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杨澜的骗局还要持续多久?

曹长青

最近,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就哥大国际关系学院和哥大亚裔校友联谊会给杨澜颁发杰出校友奖,向哥大校长发出抗议信。杨澜则在9月15日以公开信方式回应哥大学生学者的抗议。一如两、三年前的吴征杨澜,不仅完全抵赖她在履历、经历上对中国媒体所发出的错误信息,甚至试图反咬一口,说我(虽然她没敢指名道姓)对她的批评文章与事实不符。

就吴征杨澜的一系列谎言和对中国读者的误导,我前後写了近30篇文章(http://caochangqing.com/gb/index.php?Content=15),不仅曾引起海外读者的关注,也被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引起国内民众对吴杨二人诚信的质疑。那麽「要脸儿”的杨澜为什麽不出面一一澄清?还曾给我发律师信,在媒体高声喧嚣要打官司的吴征杨澜,怎麽後来不敢诉诸法律解决问题了呢?就因为我文章中所有的事实引述都有出处,吴征杨澜清清楚楚,他们根本无法抵赖那一堆数起来都累得慌的谎言。

●冒充“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董”

令人无法不愤怒的是,杨澜在这封公开信中继续公开撒谎。首先,她承认自己在履历上写的是“国际及公共事务学院校董”,然後说她在发表中文履历的同时发表了英文履历,其英文是“正确说法”。这里的谎言和问题是∶

第一,“校董”就是“Trustee”,而英文的“Member of Dean’s Advisory Board”可以很容易地译成“院长顾问团成员”,却无论如何也译不成“校董”;

第二,杨澜在撒给中国各媒体的履历後面根本没有附英文原文,原因很简单,她的中文履历中(网上可轻易查到)有多处夸张、与事实不符的地方,无法原样译回英文。

第三,即使她同时发布英文履历,为什麽中英文不一样?这里根本不存在哪个英文词没有对应中文不可译的问题。

事实是,杨澜这类人要玩的,恰恰就是这种中英文的“文字差”。在英文中,他们没法、也不敢撒谎,而在中文中就巧妙地夸张,刻意误导读者。看看杨澜中文履历中的这句话∶“杨澜被选为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校董,成为这所美国长春藤名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董事。”(http://www.icxo.com/rich/show_yanglan.jsp)。到底是谁在误导?谁在撒谎?这短短的一句话里就有三个明摆著的谎言∶

第一,顾问团成员不需要“选”,校董才需要选,所以杨澜说她是“被选为”校董;

第二,“成为这所美国长春藤名校”,给人清楚的感觉是指哥伦比亚大学本身,因为长春藤名校从来都是泛指整个大学,而不单独形容下面的某个学院。杨澜这种表达完全是刻意引导读者相信她是哥大的校董。

第三,“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董事”,这里“董事”是谎言;“有史以来最年轻”是误导,因为“顾问团成员”只是个没有价值的虚名,根本不会有人一本正经地宣称什麽“有史以来最年轻”,这就像如果谁宣称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街道委员会成员”会遭嘲笑一般。

而且,即使这个“有史以来最年轻”也是杨澜自己的创造,因为对那个虚的“顾问团”,没有任何人会去记录其成员的年龄,杨澜哪里得出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年轻”之说?她刻意制造和强调“有史以来最年轻”,显而易见是为了突出其“校董”和“董事”地位。所以,杨澜在这里不仅冒充了“校董”,而且编造了她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董”。

●吹牛撒谎,夫唱妇随

对如此清楚的、严重自我抬高身价的谎言履历,杨澜一如既往地毫不认错。更有甚者,就她是否曾被美国三大电视台邀请做主播一事,她做出了同样自扇嘴巴的辩解。她说,“我从未声称美国三大电视网‘争相’邀我做‘主播’。在毕业前夕,由於《纽约时报》和《新闻周刊》对我的报导,确有当时美国三大电视网中的两家与我接触,有意聘请我做出镜记者。”

也许,想为谎言狡辩,只能再编另一个(或一堆)谎言,於是更被戳穿∶

1996年,杨澜吴征在接受上海《新民晚报》采访时表示,杨澜放弃了在美国做三大台主持人的机会,回去报效祖国;

1997年,在杨澜的《凭海临风》序言中,她的丈夫吴征写道∶“对杨澜来讲,她也已经可以成为第一个非美国出生,在三大电视网中一家任职的亚裔主持人,拿一份优厚的待遇”;

2002年,即使在她和吴征的一系列谎言遭质疑後,杨澜还在《南方日报》表示,“我只说过美国的主流电视台邀请我出任他们的记者或主持人。”

现在杨澜似乎忘记了这些她和她丈夫在中国媒体上的宣称。反而强调她没用“争相”邀请的字眼(谁说你用了?她自己造出个“争相”然後自己一本正经地否认),继而荒唐地强调什麽她说是做“主持人”而不是“主播”。杨澜的吃力的狡辩实在太无力,主播和主持人根本没有什麽区别;就像丹.拉瑟既是美国CBS电视台的晚间新闻主播,同时是60分钟节目主持人。

虽然现在杨澜从“主持人”的说法退步了,但还是硬著头皮说,“美国三大电视网中的两家与我接触,有意聘请我做出镜记者”。但这句话仍是谎言!也就是说,美国主流电视台请她做“出镜记者”完全是谎言!

●杨澜的英语够上电视吗?

我在《杨澜的英语够上电视吗?——追寻“杨澜传奇”之四》中,用许多事实和解释,通篇证明的是,以杨澜的英语程度和她对美国的无知,她不可能当上美国的电视记者,更何况是主持人。大概是由於她用谎言抬高自身价码後,在中国星运亨通,太容易了,所以至今不知道,有多少个美国出生的、念了新闻学院的“小宗毓华”们,在竞争那有限的“出镜记者”职位;从小记者做起,一步一步挪到拿话筒上镜头的位置,哪里轮到一个20多岁才来美国读了二年书,对美国社会和政治一窍不通,而且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新闻经验的杨澜!

不对,杨澜正是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知道她不仅没有可能当上美国电视的主持人,就连个小记者都当不上,所以才选择回国的。今天,在被事实质问下,她承认了,母语不是英语,在美国没有优势。既然承认这一点,那要不要为当年那“可以成为第一个非美国出生,在三大电视网中一家任职的亚裔主持人,拿一份优厚的待遇”、“美国的主流电视台邀请我出任他们的记者或主持人”等等骗人说法道歉?

●在美国花钱买“头衔”唬中国人

杨澜是不能道歉的,她和吴征就他们在美国的履历和经历撒了太多的谎,除了“校董”,“美国主流电视台聘请做主持人”之外,杨澜还编造出她在哥大念书时成绩排名前百分之五、她的故事上了《纽约时报》头版、就读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传媒系、被《新闻周刊》大幅报道、她创下了亚洲主持人进入美国主流媒体之先河,等等。还有吴征的一系列谎言∶什麽巴灵顿博士、艾美奖共同主席、他的讲话全球几亿人看到、在上海时“文科考第一名”、法国萨伏大学法语系毕业、在美国成功的华人企业家,等等,等等。

这一系列谎言,给他们在中国堆起了一个耀眼的光环,为他们在中国赢得了仰慕、崇拜、名声、地位和金钱,然後他们又把这样得来的金钱,用捐款的方式换取国外的虚头衔(像吴征的国际艾美奖理事、杨澜的顾问团成员等。美国有无数组织,只要你捐款,就给你什麽理事头衔),然後他们再用“买”来的各种美国头衔,唬国内老百姓,於是身价再高涨,再赚到千百倍“换头衔”的钱;於是再拿到美国捐,再回去中国换┅┅倒霉的是那些香港和内地的小股民们,把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投进了那个用谎言编造的光环里。

吴征杨澜死不认错,不仅是毫无廉耻心,而且是想继续把这种“国内外双向利用”的游戏玩下去。杨澜这次能到哥大来接受这个奖,就说明她是很看重海外的“光环”的;她知道,这个小光环,经过稍微误导性的语言,回到国内就可以被放大千百倍(当然这次由於哥大学生学者的抗议,那个效果达不到了)。杨澜如果有起码的自尊,对哥大学生学者联谊会两年多前对她诚信问题的质问稍有羞愧感,这次就应该婉拒这个奖,或者起码本人不来领奖。但杨澜不仅接受了,还居然能谈笑风生地发表领奖感言。这无法不令人对杨澜的毫无廉耻之心刮目相看。或许,杨澜不仅没想到婉拒这个奖,甚至得意∶你们不是攻击我的诚信吗?我还不是照样得奖!事实上,她的确是在用接受这个奖,来挑战所有对她和吴征的诚信提出质问的大众。

●从赵忠祥那儿学的抵赖本事?

杨澜是师从赵忠祥起家,如果她从恩师那里学到的只是抵赖的本事,那麽现在应该去和她的赵老师交流一下,他的抵赖游戏玩得开心吗?前景会怎样?

杨澜吴征之所以今天还可以在中国玩下去,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中国政府保护她,这不仅是因为杨澜的一贯亲中共立场,还因为中共认为她作为奥运大使为中国赢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立下汗马功劳(其实,以当时的情景,不需任何奥运大使,中国也会以压倒多数赢得主办权),所以即使在杨澜的诚信受到严重质疑的时候,她居然仍被指定为全国政协委员。她受到一个价值颠倒的独裁政府的庇护。作为一个以求真实为天职的新闻工作者,杨澜能在撒了一堆谎之後,不仅依然不倒,还继续高升,当然全托那个专制政府的“福”。

其次,作为吴征杨澜谎言事件的主要调查和写作者,我本人是中国的异议人士,我的作品不能在中国发表。关於吴杨的文章,刚被《中华读书报》转载了一篇,就遭封杀。如果我的近30篇关於吴杨的文章都能在中国的报刊发表,恐怕政府也难保住他们,因为读者和电视观众是有起码的价值判断能力的。虽然吴征杨澜这出骗剧今天还在继续上演,但独裁政府会有落幕的那一天,所以骗剧也注定会有剧终的时候,只是,剧拖得越长,人们对骗局的剧情会印象越深刻,所以未见得是坏事。

(原载《开放》2004年10月号)

2004-10-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