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写在美国国庆节

曹长青

来美国这十多年中,多数的美国国庆节都是在纽约渡过的,主要是看曼哈顿“梅西百货公司”(Macy's)放焰火,有时是挤在人群里和大家一起欢呼、直接感受人们对美国的热烈情怀;有时是在家里看电视,随著和焰火一起绽出的音乐,重温一遍到美国後很久都无法相信的、那种终於来到一片自由的土地之後的心境。今年则由於去美国之音做节目,首次在华盛顿度过美国的国庆节。

7月4日傍晚,华盛顿的气温高达99度,几乎要平了历史记录(1919年国庆节那天华盛顿气温达100度),但我在国会山庄前的大草坪及附近的航空博物馆足足站了五个小时,看了两场露天音乐会及晚上的焰火。从音乐会上的热浪到人们挥舞的星条旗的海洋,我无法不被美国人那种自发的、发自内心的爱国情怀所强烈感染。

在美国之音的电视节目中,有个中国听众打来电话问,美国政府在国庆日组织什麽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他说,像中国过国庆时,政府会组织升旗仪式,阅兵式等,对老百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我告诉他,在美国生活这十多年中,我还没有看到过一次美国政府组织阅兵式。美国是当今世界军力最强大的国家已是不争的事实,年度军费预算超过四千亿美元,不仅全球第一,而且是第2到第19位的18个国家的军费总和;北约26个成员国中,其他全部国家的军费开支才是美国的52%。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中国的20倍以上。但我不仅从没看到过、听说过有大阅兵,也只见过美军在波斯湾战争胜利後在纽约举行的庆祝游行;还有在军人节时,美国历次战争中的退伍军人上街游行纪念,把二战时的老旧坦克、装甲车开到大街上,其简陋、笨重比当今的儿童玩具还不如。

全球还在用大阅兵显耀武力和国力的恐怕只有北朝鲜、中国,还有已从地球上消失了的阿富汗塔列班政权,在它被铲除之前还组织阅兵式,虽然他们总共只有4万5千人的民兵式武装,7架直升飞机。

美国不仅在国庆节不举办阅兵式,政府也不出面组织“群众性庆祝活动和爱国主义教育”。纽约市每年的国庆节都是放焰火,但这既不是布什内阁出钱,也不是纽约市政府组织的,而是私营的、座落在曼哈顿第六大道的全球最大的梅西百货公司出资举办的。

梅西百货公司创办人斯特劳斯夫妇是美国历史上永远的名人,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创办了世界上最大的百货公司、是著名的慈善家,还因为他们双双在90多年前的“泰坦尼克号”巨轮沉没事件中遇难。在泰坦尼克号要沉没之际,有人向这位67岁的著名富翁提出,“我相信不会有人反对像您这样的老先生上小艇”时,斯特劳斯坚定地回答,“我绝不会在别的男人走之前上救生艇。”由於他的63岁的太太艾达坚决不肯离开丈夫,於是这对老夫妇挽著手臂,坐在甲板的藤椅上,平静、高贵地迎来了生命的最後时刻。梅西百货公司每年出资组办国庆节焰火、感恩节游行,都是在继承施特劳斯夫妇的那种慈善、热爱美国的情怀。

我不清楚华盛顿的焰火是谁组织的,但两场音乐会都是民间举办的。一场是由美国航空博物馆邀请的美国空军管弦乐队,在博物馆门口台阶上演出的,演奏者与合唱团的人加起来不到40人,台阶下有几百名观众。而後来那场被电视转播的大型演唱会也是民间组织,现场有几万观众。两个音乐会上,都是唱到“上帝保佑美国”这支歌时,全场激昂共振成一个整体,人们自发地喷涌出的那种对美国的感恩和感激,令人感慨万千!

不仅是传统的美国人,外来的移民也同样对美国充满感情,发自内心热爱这个国家。7月4日在一家中餐馆午餐时,见到餐馆的经理打著美国国旗的领带,和他交谈了解到,他是当年逃到美国的越南华侨;谈到美国,他滔滔不绝地表达对这个自由国家的感激。

911之後几天,我曾开车到纽约的“第二中国城”法拉盛转了几圈,看到那里约70%以上的汽车和住宅、中国人开的餐馆和店铺等,都张贴或悬挂了美国国旗。当然没有任何美国政府机构组织和要求他们必须这麽做,这完全是一种自发的,表达热爱美国、和美国共命运的心情。

长期居住纽约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曾说,“美国是情人,不,是丈夫,我对他永远忠诚。”这种比喻意味著,双方关系是平等的,是选择的结果,它包含著不选择或放弃选择(离婚或分手);而不是绝对服从或顺从的关系。但像某些独裁国家,则把国家、或政府、或领袖说成是父亲,这种关系首先就决定了双方地位的不平等,因为父亲就高你一等,你就得绝对地孝敬,这种关系不是选择的结果,而是命定的。

在共产国家,领袖常自封为人民的“父亲”,党则是“母亲”,要求人民热爱。斯大林就宣称他是全体苏联人民的父亲,而且是“伟大的父亲”。记忆中曾读过郭沫若写的赞美斯大林的颂诗,称斯大林也是中国人的父亲。

北朝鲜的金日成自封为朝鲜人的父亲,更是人们熟知的。当年中国风靡的“卖花姑娘”等北朝鲜电影,都可以听到这种台词。金日成死了,他的儿子则接著当朝鲜人的“父亲”。今天除了金正日,还有古巴的卡斯特罗宣称是古巴人的父亲;再一个是阿拉法特,说他是巴勒斯坦人的“父亲”。

据美国之音节目主持人说,国庆节那天从中国大陆打过来的电话比以往都多。有点令我惊讶的是,所有打来电话的人,只要谈到美国国庆这个话题,一面倒地都是表示对美国国庆的祝贺和祝福,并关切美国的安全,而且相当客气、友好、真诚,很令我感动。而在以往我参加的电视节目中,各种观点都有,尤其是谈到中东和阿拉法特这个话题时,绝大多数从中国打来电话的人,都不同意我对阿拉法特的批评。

从中国观众听众对美国国庆节的关切和祝愿中,我感受到了他们对美国价值的认同,对自由、尊严的美国人民的羡慕。我毫不怀疑,有一天,在自由的中国的土地上,人们也会自愿地、发自内心地、真诚地热爱自己的国家。

2002年7月9日纽约

2010-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