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文化流氓陈文茜和国民党

曹长青

有一些朋友对我作为中国人而不支持倾向中国的国亲两党表示极大的不解。对熟人,我没功夫跟他们讲「人民有自决权」的大道理。我就跟他们说,即使不谈蒋介石军队当年屠杀台湾本地人的二二八,即使不谈蒋家王朝专制台湾近半个世纪,即使不谈国民党的黑金政治和黑帮政治(竹联帮枪杀作家江南,林义雄全家被灭门,在美任教的陈文成教授因赞成台独而被从阳台扔下杀害┅┅),即使我对台湾的政治一窍不通,就凭这次大选中「国亲」得到文化界的打手、流氓、恶棍们的拥戴,我就不会支持它。

这些文化打手中,最龌龊的是李敖和陈文茜。上帝造出一对男女,因偷吃禁果,而有了原罪。但人家知耻的後人,会认罪、祈祷,救赎。而李敖和陈文茜这对「什麽男女」,却是什麽教也不信,什麽禁果都吃,而吃了之後,却什麽羞耻感都没有,光著「灵魂」在台湾的媒体上乱跑、乱「秀」,还大喊大叫,做道德文章,摆出圣男圣女状。

●自由就是「随便交媾」的「北港香炉」

中国文化是很强调脸面的。但我最早知道陈文茜的「不要脸」,是在柏林墙倒塌後某一年。当时在香港《开放》月刊上看到署名「陈文茜」的小小说。那情节的确很陈文茜,说在东西德人民刨掉柏林墙时,台湾的几对男女则在家中交媾。电视画面上人家刨掉一块砖,这些男女就做一次。美其名曰,他们在追求通往自由之路。最後柏林墙倒了,这些男女也累得倒瘫在地上,像一堆烂肉。开始以为可能重名,後来一打听,才知道作者真的就是台湾的「什麽小妹大」。

後来从报上看到李昂写出《北港香炉人人插》,还颇为陈文茜抱不平,觉得作者如果有胆量,应该真名实姓地公开批评,而不应该影射。但毕竟那是「小说」,书中那个有点小聪明,靠出卖色相而在政治之床向上爬的女人,是虚构的。倒是陈文茜自己「对号入座」,自愧得又哭又嚎,还说要「自杀」。当时还真令人同情,毕竟人家有「要脸儿」的时候。

但「自杀」只是说说而已,到「三温暖」泡一泡就回来了,别人白「浪费」了同情。後来从报上读到,人家「小妹大」自己公开宣称,「乳房是社交工具」,这下谁都明白了,李昂的「北港香炉人人插」大概也不太过份,既然那个对号入座的人自己都这麽坦然。

●白天是警察,晚上当妓女

以在纽约居住多年的眼光来看,这种事在美国也不稀奇,人家名歌星麦当娜还为拍「写真集」而脱得精光,一丝不挂地在大街上忸怩作态。但台湾和美国不同的是,麦当娜,还是卖裆下,都不会再去主持什麽电视政治评论节目,发布道德训词。人家是专业意识明确,绝不会再「立什麽牌坊」。

但一个歌颂烂交,公开宣称乳房是交际工具的人,却还有脸在台湾的电视、报纸上教导大众怎麽建立政治道德规范。更令人惊讶的是,还担任台湾的立法委员,参与制订包括怎样教育青少年的法律和国家政策。意大利有过妓女议员「小白菜」,但她当时就是一个供晚上失眠的老男人解闷的「笑料」,很快就被国会淘汰出局,成为「老白菜梆子」而被人忘记。但人家「小白菜」也没敢主持电视政治评论节目,分析政治白菜的乏味。

不仅是意大利,在美国更是这样;即使没有宣扬过滥交、乳房是工具等等,仅仅因为是国会议员,就绝没有可能再主持电视节目,因为这两个角色是冲突的。媒体之所以被称「第四权」,功能就是要监督权力者和政府。而陈文茜白天进入立法院,是权力者和决策者;晚上则进入电视台,主持政治评论节目,是立法院的监督者;回到家里,又为报纸写文章,都不用摇身,就又是「专栏作家」了,简直是黑、白、红,道道通吃。

这种事所以在美国完全没有可能,是因为,这就像一个人白天顶上大盖帽,做警察,而绝不可以晚上穿上性感服装,去红灯区当妓女。因为这两个角色是冲突的,不可同时兼任的。

但陈文茜就有这样的「胆量」和「魄力」,敢同时游走於「警察局」和「红灯区」之间。而且不管面对多少批评,多少指责,人家都是,脸不红,心不悸,「胜似闲庭信步」,这真是台湾一绝。

●中国乡下的「鸡婆」

在台湾期间,在电视上看到陈文茜和蔡英文就大选公投辩论。陈文茜的那身打扮、腔调,完全无法让人接受,整个一个「不节制」。那种好像中国乡下公路边开低档妓院的「鸡婆」(女老板娘)打扮,和蔡英文的专业女士的装束气质,形成鲜明对比。而且这位「小妹大」胡搅蛮缠的态度更是令人倒胃口。她用玩世不恭的口气,根本不跟对手严肃地对谈,而是清清楚楚地蛮不讲理;而且还一副居高临下、连上帝也毫不在乎的样子。当时看到这些画面,感到真是难为了蔡英文。实际上,陈文茜应该去和李昂谈,到底北港香炉插了多少香,乳房交际到多少好处。由这样的女人来谈台湾的大选,台湾的前途,真是对台湾的讽刺。

但这样一个没有廉耻感的「交际工具」拥有者,却担任国亲两党的顾问高参。在三一九枪击案发生当晚,陈文茜在连宋竞选总部讲话,更是完全「不节制」,信口胡说。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就指控奇美医院作假,最後连马英九都感到不妙,逼迫陈文茜表态这是她「个人看法」。国民党用这种等级的「文人」做打手,不败北才是咄咄怪事。

记者会结束时,宋楚瑜、王金平等国亲要角,争相对陈文茜表达「谢意」的谄媚之状,已经预示了国亲的失败,因为当国民党把这种既无道德、更无羞耻感的文化打手宠为「女皇」,言听计从,那麽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人,仅凭有这些「文化流氓们」为国亲吹号呐喊,就不能支持他们。

实际上,李敖、陈文茜们,正在亲手埋葬国民党,因为历史已证明,只要和流氓、恶棍同流合污,最後总是同归於尽。

台湾有人说,陈文茜曾搞掉了施明德、许信良两个民进党主席,现在又一次性搞垮了连战、宋楚瑜两个党主席。所以现在很多中国人希望,台湾人民能热烈欢送「小妹大」去北京,用她的「社交工具」解决江泽民、胡锦涛,那中国就有救了!

(原载台湾《一号人物》杂志2004年5月号)

2004-05-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