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湾:族群分裂还是认同危机?

曹长青

台湾大选发生纷争,导致蓝绿更显对立,於是有人认为台湾已处於本地和外省两大族群分裂状态。但所谓族群对立的背後,主要原因不在出生地、祖先、文化背景的不同,而是国家认同的分歧,和对台湾民主现状的心态不同所造成的。

这种认同和心态的不同,完全打破了省籍界限。「泛蓝」的支持者中,也有很多本省人,例如为国亲两党助选的许信良、陈文茜等,他们不仅是台湾本地人,还曾在民进党中做过党主席和文宣部长。

同时更有很多外省籍的知识份子,支持认同台湾「泛绿」的主张。例如早在蒋介石时代,外省籍知识份子雷震,就曾尝试组党,并提出台独主张,要建立「中华台湾民主国」而遭到蒋介石的迫害,入狱十年。

台湾另一位更知名、更优秀的外省籍知识份子是殷海光,他一直为争取台湾的民主自由而呼吁。许多最早从事台湾独立运动的先驱们都深受殷海光自由主义思想的影响。殷海光早在六十年代就指出,蒋介石是利用反攻大陆做幌子,连在南京制定的那部并不民主的宪法都不实行,而以「戒严法」实施军事独裁统治,用「反攻大陆」之说,来欺骗台湾人民接受蒋介石的终身制和蒋家王朝。

●外省人的台独理念

这次陈水扁连任总统後,报载要请叶菊兰入阁,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叶菊兰的丈夫郑南榕更是知名的外省人,他为台湾独立的理念,为抗议蒋家王朝,自焚身亡,成为台湾人最尊敬的民主烈士之一。

目前活跃台湾学界和舆论界,支持台湾独立的外省籍知识份子,更是大有人在,例如当年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的孙子、前台湾总统府秘书长陈师孟,《当代》杂主编、评论家金恒炜,电视评论节目主持人谢志伟,还有曾参与撰写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政治报告、被称为胡耀邦的谋士、现在台湾淡江大学担任教授的阮铭等。

这种打破了省籍界限的分野,正反映出台湾内部对国家认同的分歧。泛绿的支持者,更强调认同台湾,视自己是台湾人;他们追求的是建立一个真正主权独立的新的国家;或至少是保持现状,拒绝中共的一国两制,绝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

●活在「大中国」幻觉里

而泛蓝的支持者,则倾向认同虚幻的「中国」,反对台湾独立。但他们的这个「中国」概念根本不清楚。像连战那种「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的宣称,大概连他自己都欺骗不过去。因为显见的事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被国际社会广为认可代表「中国」。而如果认同用五百枚导弹瞄准台湾的独裁政权,他们自己也说不过去;於是就闭著眼睛不看导弹,只看自己脑子里幻觉的「大中国」。

「泛绿」强调,不管本地还是外省人,不管先来後到,生活在这块土地的人,都是台湾人;外省人则被称为「新台湾人」,由此组成台湾命运共同体,一起来珍惜台湾,建设台湾,保卫台湾。这种认同民主自由的台湾的意识,越来越成为台湾的主流,这当然是陈水扁能够连任总统的最主要原因。

但在台湾有些人认为这种本土意识将导致亡(中华民)国,因而才出现这次大选後如此激烈、情绪化的纷争。其实中华民国早就名存实亡了,只是泛蓝的人无论如何无法接受和承认这个现实,这个真实。他们以为继续拒绝认同台湾,那个虚幻的「中国」就真的存在。

●当主子还是当主人

另一个导致族群分裂和对立的原因是,一些曾掌握权力,或曾享受特权的外省人,仍有继续当「台湾的主子」的心态,他们不愿意和台湾人一起共同做「台湾的主人」。主子是这片土地的掌权者,而主人是这片土地的耕耘者,这是两种心态。

当年蒋介石撤退到台湾,带去五十多万党政军人员。这些人成了台湾的「主子」,统治了台湾半个多世纪。国民党所代表的外省人,成为台湾的特权阶级,几乎所有好的位置、机会,都属於他们。外省人三个字,曾经是「上等人」的代名词。本地人不仅毫无政治地位,连说自己的「台语」当年都要被罚款。而无论日制时的台湾,英制下的香港和葡制下的澳门,都没有做到这麽绝;可想而知,国民党特权阶层对台湾人歧视到何种程度。

我去年在四个台湾社团演讲时发现,这些本地学者团体的负责人几乎都是医生,後来在美国的台湾人社区演讲时,发现也同样,他们中许多人都是医生;一问才知道,原来当年国民党等外省人垄断了台湾主要的党政军要职,留给当地台湾人的只有医生等理工科空间。另外当地人也不敢进入政治等领域,因为担心不慎而遭到迫害。

●草鞋皮鞋都要走台湾的路

这种区分本省外省的最明显标莫过於台湾的「眷村」,蒋介石政权把自己从中国带到台湾的人马,集中安排住在一起,还享受到本地人没有的食品卷等特殊待遇。这在某种意义上如同希特勒把犹太人集中安排到「Ghetto」,纳粹是按种族进行隔离和虐待;而蒋介石则是把外省人集中到一起,给予优待,成为「人上人」。台湾媒体的编辑记者多支持泛蓝,就是因为他们多是从「眷村」出来的,是外省人的後代,才得到这种进入新闻等上层建筑的机会。

我在台北参观二二八纪念馆时,兼职解说员是位中学老师,她说,外省人那种视自己是「上等人」的心态相当严重。例如她所在学校的一位外省籍老师授课时就公开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是民进党」。意思是做民进党人没出息。本省人的屏东县长苏嘉全被提升为内政部长,他首次和国民党籍的台北市长马英九见面时,泛蓝的人就说,这是「穿草鞋的去见穿皮鞋的」。马英九是典型的外省人代表,当年是被国民党保送到美国读书,根本不需像本地人那样吃自费留学的苦。

但随著国民党失去权力,那种「眷村」式的等级则难以继续。但有些国民党人仍然是居高临下瞧不起本地人。比如他们说,这次大选民进党是赢在了「一高一低」∶高年龄段、低学历。毫不掩饰地表示,只有老人和没文化的人才支持民进党。这种继续对本省人的歧视态度,表明他们觉得自己应该继续当台湾的主子的心态根本没有变。

台湾要想结束所谓的族群对立,最根本的解决之道是,以国民党人为代表的外省人要改变「主子」心态,发自内心地尊重和平等对待当地人,认同台湾这块土地,共同做台湾的主人。

(原载《开放》2004年5月号)

2004-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