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谁是中国的“疯子”?

曹长青

这个星期,美国第157届精神病学年会在纽约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精神病学专家,以及中国的精神病科医生等二千多人,参加了这个为期五天的会议。

会议除了交流精神病学和医学伦理等经验,也对中国政府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强行对他们进行“特殊药物”治疗问题,进行了讨论。

据纽约“中国精神卫生观察”的报道,中国有多达23个省市自治区、100多所精神病院,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迄今被确认迫害致死的961名法轮功学员,有15人是死於治疗精神病的药物等。

纽约西乃山医学院医生王文怡提供的数字更为惊人,他在会议上说,自1990年夏以来,有超过1,000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接受抗疯药物和电击疗法等,而他们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1992年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平反六四”横幅的王万星,被以“偏执狂”病名关进精神病院迄今已12年。他妻子说丈夫根本没有精神病,但北京市公安局主办的精神病管制院却一直不放王万星回家。而患偏执狂的病人,按医学规定,如对社会构成危害,将被终生监禁,这等於王万星将永远失去自由。

早在前年八月在日本横滨召开的“世界精神医学协会”会议,就已通过决议,要求对中国精神病院滥用权力问题进行调查。但中国政府迄今不允许国际精神医学代表团前往调查。

横滨会议前夕,美国“人权观察”和荷兰“国际基金会”联合发表的289页报告指出,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因政治原因而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人有3,000多。由於该报告是以中国官方精神病学刊物中的数字和案例做的推算,因而引起国际舆论的重视。

七十年代,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就通过《夏威夷宣言》,并在九十年代通过《马德里宣言》,特别强调和规定,不可对精神正常的人强制使用精神病治疗手段,包括药物、电击手段等。这种规定很大程度是针对当时共产苏联,因他们使用这种手段对付异议人士。

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麦德维耶夫曾写出《谁是疯子?》一书,详细揭示了苏联当局当年把异议人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治疗”的残忍过程。当时“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准备开除苏联的会员资格,迫使莫斯科被迫退出了这个国际医学组织。直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终止这种劣行之後,苏联才被允许重新加入。

参加上述会议的费城精神病学医生蒙逖(Daniel Monti)对中国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愤怒,他说,“我很痛心的看到精神病治疗方法被用於迫害一群善良的人。这种事情在前苏联也发生过。在独裁国家,人们与政府的观点不同时,就被迫害,说他们脑子有问题,产生了幻觉。”

虽然中国政府利用精神病院迫害异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被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强烈关注并要求调查,被很多西方医学专家批评和谴责,但中国的几千家报纸,上万家杂,以及电台电视等,迄今没有一家进行过报道,更不要说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

和当年共产苏联时一样,那些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人,不管是异议诗人,还是持不同政见的作家,就成为千千万万的“疯子”群体中的一员。而克里姆林宫发出迫害、摧残他们命令的独裁者,却被视为“正常人”。麦德维耶夫在《谁是疯子?》中结论说,他们这些异议人士不是精神病人,斯大林等共产党独裁者才是真正的“疯子”。

今天中国步苏联的後尘,也同样用这种方式迫害异议人士,以及并没有什麽“异议”、仅是想练练身体的法轮功成员,把这些正常人、健康人关进了精神病院。费城精神病学医生蒙逖说,“迫害法轮功的中国某些领导人,他们的精神才是不正常。”言外之意,江泽民们才是真正的“疯子”。

只有哪一天把那些“政治疯子们”关进精神病院,正常人才能离开疯人院,中国才可能成为一个健康的社会。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4年5月7日)

2004-05-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