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推荐文章】李筱峰:不做亏心事,中国政权照样杀你头


李前总统的一句话「万一连宋当选,我看连我都会被『刣头』」,此话一出,立刻引来泛蓝政客反唇相讥说∶「只要不做亏心事,何必怕杀头?」

泛蓝的政客们真是健忘,台湾的民主化才不过十年,他们果真忘了两蒋的独裁统治不就是一个「不做亏心事,照样遭杀头」的时代吗?李登辉所担心的,就是担心一旦旧势力复僻之後,台湾这几年来好不容易所建立的民主绩业会遭破坏,而又倒退到那个「不做亏心事,照样遭杀头」的时代。

泛蓝果真如此健忘吗?让我们来帮他们恢复一点记忆∶

先看二二八事件的腥风血雨∶二次战後,台湾人满怀期待迎接心目中的「祖国」,没想到一年四个月後,却引来二二八大屠杀。许多著名的教授、律师、医师、作家、民代、教员等地方领袖、社会名流,纷纷被捕遇害。他们大部分都未曾参与任何暴动,但却惨遭不测。请问,台湾第一位哲学博士的台大文学院院长林茂生教授、同样从美国哥伦比亚留学回来的台湾本土金融先驱陈 ,省参议员王添灯、省教育处副处长宋斐如、高等法院推事吴鸿麒、台北市律师公会会长李瑞汉、及其弟李瑞峰律师、医学博士施江南、《台湾新生报》总经理阮朝日、《台湾新生报》日文版编辑吴金链、台北市参议员黄朝生、徐春卿、李仁贵、陈屋、前新竹地检处检察官王育霖、省参议员兼制宪国大代表林连宗、著名的抗日运动社运家廖进平、淡水中学校长陈能通、基隆市副参议长杨元丁、省立宜兰医院院长郭章垣、著名的画家陈澄波、三民主义青年团嘉义分团主任陈复志、嘉义市参议员潘木枝、卢金丙钦、柯麟、冈山教会牧师萧朝金、花莲县名医张七郎、张宗仁、张果仁父子、台南市著名律师汤徳章、屏东市副参议长叶秋木、朴子副镇长张荣宗、高雄市参议员黄赐、王石定┅┅,还有成千上万的民众,他们有谁做了什麽亏心事吗?否则为什麽必须在他们热烈迎接「祖国」的到来之後,却横死在「祖国」的枪下?那个「祖国」政府,不就是蒋介石主导的中国国民党政权吗?

接著,请看中国国民党蒋政权退处台湾後的白色恐怖统治∶仅最初十年内,就处决了两、三千人,还有八千多人被处重刑。其中真正和共党有关的(即使和共党有关,也不是做什麽亏心事)只有九百人,其馀都是冤案假案的牺牲者?曾任职情治单位的谷正文就曾经透露,在戒严统治下「情治各单位在台湾抓到的真正的匪谍约有二千人,其馀大多是错案、假案、冤案」。所谓「其馀」,数以万计,他们做了什麽亏心事吗?

记不记得作家杨逵?他在日本时代从事农运,被抓了十几次,总共合起来只关了四十天。战後国民党时代,他只写了六百字的〈和平宣言〉,却被抓去火烧岛关了十二年。他做了什麽亏心事?作家柏杨因为翻译「大力水手」漫画,其中内容为卜派和儿子流浪到一个小岛上,父子竞选总统,发表演说。国民党当局认为漫画内容对蒋氏父子含沙射影,柏杨因此被捕判处十二年徒刑。柏杨做了什麽亏心事?一位曾经无故被捕,以「阴谋叛乱」罪被军法处判刑5年的李镇洲先生说∶「曾经不只一个人不只一次问我∶『你是为了什麽被捕?』我每次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这三个字很难令问者采信,因为他们认为我是馀悸犹存,或认为问我者对我有危险,所以不敢说。其实这种想法对我是天大的冤枉,说句良心话,我实在不知道我为什麽被捕。」

五○年代主办《自由中国》的雷震,发岀民主自由的呼声,结合本土政治精英准备筹组新的政党,却被下狱十年。蒋介石还在总统府召集包括检察长、军法处人员在内的专案小组会议,指示「雷震之刑期不得少於十年」。请问,到底是鼓吹民主政治的雷震做了亏心事?还是掌控司法的独裁者做了亏心事?

到了八○年代,不做亏心事的人照样遇难。请问,林义雄、吕秀莲、黄信介、陈菊、张俊宏、姚嘉文、林弘宣、施明德┅┅这些民运人士又做了什麽亏心事?否则为何在美丽岛事件中被处重刑?

还有,林义雄的高堂老母和两岁的双生女儿亮均、亭均,又做了什麽亏心事?否则,为何必须如此杀害?大家还记得一九八一年七月的陈文成命案吗?陈文成博士又做了什麽亏心事?何以必须如此惨死?

看过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史,我们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不做亏心事,照样被杀头!今天,这个泛蓝政客集团,不就是当年这个专制集团的「遗形体」吗?然而,只知道追逐权位的人,很难了解被压迫者的痛苦,更难了解过去他们压迫人的情事,那才是真正的亏心事。

九○年代以後,李登辉总统配合民主运动的潮流,台湾开始有了民主化与本土化的契机。李前总统曾经得意地说∶「我们最大的安慰就是,民众晚上可以安心睡觉,不必再担心半夜会被抓走。」台湾能走到这个地步是何等艰辛,又是何等可贵!

上次中国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曹长青来台演讲时,谈到他到了美国,听到警车的警笛声,心里很安心,他知道这不是来抓他的。他说,在中国一听到警车警笛声,就很恐惧,因为有可能是来抓他的。曹兄之言,令我心有戚戚焉。这就是台湾为何要追求民主独立的最大理由。有一次学生问我∶「老师,你主张台湾独立,不怕万一中共来了把你抓去枪毙吗?」我回答说∶「这不正说明了我主张台湾独立的正当性吗?」

然而现在想来,不要等中共来并吞台湾,即使过去效忠蒋家政权的泛蓝旧势力集团复僻成功,我们热爱民主独立的人,也都要「皮绷紧一点」了!尤其在他们所谓的「一中屋顶」万一成真之後,「六四天安门」的滋味哪一天就要轮到我们来肤尝身受了!

我们这种担心,绝非「被迫害妄想症」,看看那群「爱国同心会」的中国人如何对曹长青恐吓就知道了,他们说∶「等连宋当选之後,把你抓起来!」连一位支持台湾民主独立的中国民运人士都要抓起来,那麽促使台湾民主化的民主先生李登辉,怎麽不被「刣头」?

(原载2004年1月10日台湾《自由时报》「自由广场」「李筱峰专栏」)

2004-02-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