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足球,政治和民族狂热

曹长青

法国队以她独特的足球语言—— 厉的攻势和严密的防守,在巴黎的绿草坪上创作了一首震撼世界的交响诗,在全场八万球迷欢声雷动的助威下,以三比零痛宰足球之国巴西,成为世界杯冠军,使历时一个月的足球大赛迸射出比艾菲尔铁塔还雄伟的高潮!

这是法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赢得世界杯,不仅整个体育场疯癫迷狂,整个凯旋门外的香榭里拉大街成为人群的海洋,法国人不知道该做出什麽样的惊人举动,是万众攀上艾菲尔铁塔,还是把罗浮宫和礼花一起抛向夜空,才能发泄出激动和狂热。

这是曾四次获得世界杯冠军的巴西队第一次在外国进行世界杯决赛输球,除了1950年在本土进行的世界杯决赛巴西输了外,其他所有在本土和外国进行的世界杯决赛,都捧回了冠军杯。由此可知,巴西人这次会多麽失望。在决赛前,巴西队队长就对《纽约时报》记者说,“如果我们赢了球,我不期望国人给我们建纪念碑;但我们输了球,他们会宰了我。”

据估计,全球有30亿人(世界总人口的一半)在电视前观看了这场国脚云集、出神入化的足球魔术。而巴西和法国,几乎全国空巷。一个小小的足球,牵动了全球亿万颗心,紧张、兴奋、激动、狂迷,似乎每个球迷都在自己心中的绿草坪奔跑、射门┅┅连坐在观礼台上的法国总统希哈克,也不再正襟危坐、“官”冕堂皇,而是时而紧张得两手握拳,时而高兴得手舞足蹈。

除美国之外,足球恐怕是当今世界最吸引大众的体育比赛,它的强劲、耐力、速度和团队配合,都体现了人类精神。很多人对它的著迷,已到了疯狂的程度。例如,据今天出版的《时代》周刊报道,英国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95%的英国男子说,他们宁可放弃和梦中最想要的女人上床,也要在电视上看足球。有人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现在时代进化,变成了男人的一半是足球。

足球也是中国人的最爱之一。1981年,中国大陆足球队以四比二打败了沙特.阿拉伯队,比赛结束已是半夜时分,我所在的黑龙江大学,学生成群结队自发地涌向大街,呼喊口号,尽情发泄,见到高干的小轿车,不是推倒就是围堵戏弄。後来得知,那天晚上,包括北京大学等,全国有几十所大专院校都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一场足球赛,引发一场全国性的学潮。

由於时差,世界杯决赛时,中国大陆已是下半夜三点钟,但很多球迷要一直等到下半夜看球。1986年7月1日,我在编辑《深圳青年报》时,为了看阿根廷和德国的世界杯决赛,等到下半夜。深圳能收看到香港的电视,看完球赛,虽已 晨五点,但激动不已,伏案为两小时後出版的报纸写了评论“中国:每个领域都呼唤马拉多纳”,以马拉多纳的个人全能技术,批判共产主义抹煞个人,消灭个人的群体主义。报纸後来被当局查封时,这篇评论也成为罪状之一,说我们的报纸“劝邓小平退休”,却吹捧马拉多纳。

前年我去伦敦,一位朋友热心地为我联络当地一位关注中国人权的名律师,但他刚拨通电话,这位律师就极不耐烦地喊道,你知道现在整个英国在干什麽吗?原来英国和德国正进行足球决赛,这位人权律师,这时连什麽权也不顾了。

足球不仅是人们极为喜爱的体育活动,有时也是政治,最容易煽动民族主义狂热。这次世界杯,克罗西亚虽然在半决赛中输给了法国,但克国已觉得心满意足,因为他们已大胜德国队。德国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克罗西亚深受其害,这次克罗西亚在球场报了战场的仇。

美国的宿敌伊朗,这次又在球场狭路相逢。伊朗踢败了美国,举国欢呼,认为打败了“美帝”,完全把球赛变成了政治。伊朗这种做法已是惯例,去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伊朗摔跤获得冠军,伊朗也是举国欢腾,总统亲自接见摔跤选手,称赞他使伊朗国旗在“撒旦的家乡升起,戳了老美一鼻子灰!”

法国花了五亿美元专为这次世界杯建造了足球场,就为了在这个昂贵的草坪上创造奇迹,这次终於如愿以偿。近年来,法国经济萧条,罢工不断,失业率高达12%(美国是四点三),而且法国高深文化也在美国大众文化的冲击下节节败退,法国简直到了输不起的地步,民族自尊受到很大的挫伤,因此才有去年奥运会开幕式坚持要求加上法语广播,虽然那样费时费事,但法国人执意如此,因为法语已江河日下。因此,法国上至总统,下至平民百姓,都渴望能赢一个世界杯,对民族自信充一次电。

但足球解决不了法国的经济问题。法国在长期的“密特朗式社会主义”政策下,高福利,纵懒汉;大政府,低效率。在世界七大工业国中,法国的国营比例最高,占24%以上,而美国低於15%,英国低於20%。西方经济学家的名言是:私有并不一定成功,但成功的一定是私有。“公有国营”等於是失败的同义词。而大政府和高福利,既产生官僚机构,又滋养纵容懒汉。社会自然没有活力。这次世界杯的胜利等於给法兰西全民充了电,但恐怕一个晚上的狂欢放电就用尽了。法国人守住了足球大门,让巴西队空手而归,但法国人能守住上升的物价和失业率箭头的“射门”吗?

(载纽约《明报》1998年7月18日)

1998-07-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