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国?


这个标题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正发生的现实∶沙特阿拉伯新国王萨勒曼上任不到15个月,对内经济改革,对外强势外交,联合全球34国反恐,其强势领袖形象不仅使美国奥巴马相形见绌,也使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影响力大有取代美国之势。

沙特阿拉伯有两点著名∶一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富得流油;二是国王年老体衰,总是病病歪歪。第一条是因老天保佑,沙特坐落在石油金盆上。第二点则是人为而致。现代沙特阿拉伯建于1932年,开始老国王就定下规矩,王位在他37个儿子之间传,他的儿子法赫德(第五任国王,当政24年)2005年去世后,就传给了早为“王储”的同父异母兄弟阿卜杜拉。由于兄弟间相传,王储多老态龙钟。法赫德去世时84岁,阿卜杜拉接班时已81岁!

阿卜杜拉打造强国

由于法赫德去世前10年就因中风而常在医院,所以基本上是王储阿卜杜拉当家。当阿卜杜拉终于媳妇熬成婆,成为国王的时候,他对国家大政已经驾轻就熟。

阿卜杜拉当政后立即改革。在经济方面,倾向自由市场,制定鼓励外来投资的政策,对一些企业私有化,增加就业,控制王室预算。石油收入占沙特国家财政的七成,但他推动经济多元化,而不是只依靠石油。

阿卜杜拉的改革取得相当成效,据世界银行2013年的报告,在全球181国中,沙特的商业自由度排名第22位,是最受欢迎的阿拉伯国家之一。据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4年的数据,沙特的全球竞争力指数在133国中排名第24位,同样位居前列。据联合国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沙特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在全球排名第12位。2012年时,沙特人均收入就已达2万5千美元,其外汇存底现为英美两大国总和的2点5倍以上!

阿卜杜拉也开始推动社会层面改革。虽然仍是王室统治,但在市政一级采用选举,并给予女性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但女性仍不得驾车)。沙特开始有了首位女性部长(教育部长)。2013年,阿卜杜拉任命30名妇女进入协商会议,并修法规定女性比例不得低于20%。当年沙特内阁还首次通过《反家庭暴力法》,家暴者可判刑入狱和罚款。

在国际舞台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向都是美国盟友的沙特,近年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反恐行动中,扮演了超出以往的重要角色,成为G20中唯一的阿拉伯国家。阿卜杜拉国王被外界称为“改革者”,被《福布斯》杂志2012年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列第七位),是阿拉伯世界唯一进入前十名的领导人。

萨勒曼国王推动变革

2015年初,91岁的阿卜杜拉去世,原定的王储、他的同父异母兄弟、79岁的萨勒曼继任。阿卜杜拉晚期也是年迈体弱,很多国政是王储萨勒曼打理,所以萨勒曼继位时,也已对国政驾轻就熟,上任后不仅延续前朝的改革(原来很多改革都有萨勒曼幕后推动),更展现出求变求新、且要负起大国责任的雄心。

他首先改革了“老人接老人班”的兄弟间王位相传的制度,废黜了原定的兄弟王储(已70 岁),而任命55岁的侄子纳伊夫为“第一王储”,29岁的儿子穆罕默德为“第二王储”(副王储)。

除了在王位接班上的变革之外,萨勒曼还大幅改革其它方面的王室政治,把很多王公贵族解职,而启用贤能之士。他撤换了做了40年外长的王室重臣,首次任命不是王室成员的人出任外交部长;同时把前朝的12个政府委员会全部废除,重组为两个,一个负责国防外交等,由侄子王储纳伊夫主掌,另一个负责经济司法等,由儿子王储默罕默德主掌。

政改同时,萨勒曼国王在经济上更大幅改革,他要把石油公司上市,走向私有化。他的儿子、副王储穆罕默德不久前接受美国彭博社(Bloomberg)五小时采访,全面讲述石油改革,削减赤字,扩大非石油产业,每年带来千亿美元额外收入的一揽子经济改革计划。

在政改、经改的同时,萨勒曼国王继续前国王阿卜杜拉已经开始推行的大国外交,尤其表现在反恐问题上,主动承担大国领袖的角色。早在阿卜杜拉时代,沙特阿拉伯就坚定支持美国领衔的两次伊拉克战争,直至铲除萨达姆(当时沙特是美军补给供应的重要基地)。沙特也支持了利比亚终结卡扎菲暴政的革命。尤其是在2013年埃及推翻穆斯林兄弟会总统穆尔西、塞西将军当选总统时,沙特阿拉伯更是全力支持塞西,给了埃及新政府数十亿美元支持,帮其度过难关。现在来看,这些主要政策基本上也是在阿卜杜拉的认可下,由萨勒曼主导的。

两少一老的决策体制

出任国王时已79岁的萨勒曼为什麽在内政外交上如此有雄心?又是因为有思路(而不仅是血缘)一脉相承的背后操盘者。第一王储、他的侄子纳伊夫亲王曾在美国受教育(能讲流利英语),今年才55岁,精明强干,是目前最有能力的王室成员。对于他被任命第一王储,美国方面极为高兴,认为是最合适人选,因他既能干,又很亲美。而副王储、萨勒曼的儿子穆罕默德今年才30岁,更是年轻有为,而且在反恐,在推动沙特成为世界大国上,更有强烈企图。

去年初萨勒曼登基后,沙特就组织了34国反恐联盟,不仅囊括中东地区的众多阿拉伯国家,还有北约成员土耳其,以及远在亚洲的巴基斯坦等都成为联盟成员。沙特阿拉伯还对外出兵,轰炸也门的恐怖组织,把被叛军推翻的该国总统接到沙特避难。

也门的叛军胡塞武装,得到(同是什叶派)的伊朗支持。伊朗明显要以自己为轴心,建立包括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也门胡塞集团的中东势力范围。面对这种邪恶轴心的形成,本应是作为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国来出面遏阻,但奥巴马上台后,对外全面后退、甚至妥协绥靖,在胡塞集团大开杀戒时,对在也门的美国侨民,都不派美国军舰接回;此举曾受美国朝野批评。当时连中国都派军舰接回了在当地的民工等,给了中共官媒自吹并嘲笑美国的机会。

西方分析家认为,沙特敢对外用兵,强势反恐,主要是由两位年轻的王储主导,尤其是萨勒曼的儿子穆罕默德,他不仅负责全盘经济,还兼任国防大臣。

不久前80岁高龄的萨勒曼国王出访埃及、土耳其等数国,明显展示出大国外交的雄心。他跟埃及总统塞西可谓心有灵犀,在反恐,强势打击穆斯林兄弟会等极端伊斯势力上完全默契。萨勒曼国王在开罗宣布,要出巨资在埃及和沙特之间的红海上架设大桥,使两国之间的“通勤”时间缩短到20分钟,既方便埃及的穆斯林到沙特的麦加圣地朝觐,也方便沙特民众到埃及旅游等。同时沙特还向埃及提供60亿美元的投资、200亿美元低息贷款。沙特是中东最有经济实力的大国,埃及是中东人口最多、军力最强的国家,这两国的联手,对反恐、强化区域稳定、解决叙利亚和也门等问题,都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而萨勒曼国王跟土耳其总理最近的互访,则加强了沙特跟这个北约唯一穆斯林国家的连结,同时更强化两国的共识∶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推翻阿萨德政府。

萨勒曼国王最近还接待了中国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理莫迪。沙特跟中国发展关系,明显是要牵制北京对德黑兰的支持;跟印度发展关系,则促进巴基斯坦积极参与反恐联盟。沙特不仅明显进入大国政治,而且在经济上,跟中国的贸易额已达700亿美元,跟印度达400亿美元。

沙特王子正在改变世界

沙特阿拉伯领导海湾合作委员会,在巴以问题、阿拉伯之春、伊朗核问题、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也门危机、埃及变局等地区性危机中都起到了领导作用。在利比亚反对派推翻卡扎菲、叙利亚反对派(正在)推翻阿萨德政权,埃及军人推翻穆尔西政府的一系列正义行动中,沙特都给予了巨额经济援助。同时在巴林、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巴勒斯坦、也门等地,沙特也在全力阻击伊朗的扩张;在相当程度上,是承担了自由世界的旗手美国应该承担的角色。

在宗教问题上,虽然沙特阿拉伯的国民都信奉伊斯兰教(法律规定国民必须是穆斯林),但无论是前任阿卜杜拉,还是现任国王萨德曼,都大力宣扬伊斯兰教的和平、宽容性质,强烈反对伊斯兰国等极端伊斯兰势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设立了“国际反恐中心”,并出资一千万美元帮助联合国创办“国际反恐中心”。

沙特近年还特别推动不同宗教间的对话。阿卜杜拉国王成为第一位访问梵蒂冈并与教宗会谈的沙特国王,沙特还在麦加、马德里等地举办世界宗教对话大会。

萨勒曼出任国王后,不仅萧规曹随,而且在这些方面更显得开通和进步,这也可能跟他身后的两位年轻有为的王储的智慧和雄心有关。他的30岁的王储儿子穆罕默德领导的对也门叛军开战,尤其得到沙特年轻人的支持;而沙特三千万人口中70%低于30岁;加上穆罕默德王子推动经济向私有化改革、支持大国外交等幕后推手作用,都使国际社会对这位王子刮目相看,不仅认为他决定沙特的未来,甚至会影响全球。美国彭博社甚至说,“这个才30岁的王子正在改变世界”。

跟北韩、中国等共产国家领导人一代比一代更倒退、更疯狂相反,沙特阿拉伯是幸运的,虽是王朝,但一代比一代更走向进步,走向现代(约旦王国也同样)。沙特的走向,令人对中东伊斯兰国家迎来新时代充满期待。

2016年4月17日美国

——原载《看》月刊2016年5月号

2016-05-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