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如果你想十分钟明白陈水扁案

作者∶金恒炜(台湾)

【曹长青按∶台湾政论家金恒炜先生在当地很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新台湾加油》(主持人廖筱君)谈陈水扁案,后被整理出文字。金恒炜对陈水扁案的性质,政治背景等做了透彻的分析。你只要读过这篇文字,就能知道陈水扁案的真相。特此推荐。】

主播∶我想请教金老师,你也认为这是个民选总统对前任的民选总统的政治追杀吗?

金∶陈水扁做了八年的总统,被关了五年,这个就是台湾的现实。陈总统现在的身心受创,最重要的是,他自己讲过,是手铐铐著他的那一刻,是他最大的梦魇,也就是说他的忧郁症或他的心理疾病,是从那一刻开始种下的;来自于对他的羞辱。

我们思考看看,这是不是有意羞辱他呢。陈总统被送到台北看守所的时候,需要铐手铐吗?我举个例子来对比。刚刚影片也有,他到台南去,奔丧那一次,不用戴手铐;从北监到台南,这麽长的时间、这麽长的路程即不用戴手铐,从台北地院到台北看守所就要戴。这不是故意羞辱是什麽?我觉得这个羞辱对陈总统的打击非常的大,我认为这是他一辈子的奇耻大辱;其实这个是重要的因素。

那我们也看到他现在要回北监的情形会怎麽样。陈总统写过字条∶从“一位前总统之死”,到“我会死在狱中”,到“我可以死了”,这是目前发展。非常清楚,陈总统的所有医疗小组成员都讲说,他的病就是北监来的,送回北监,他绝无活路,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是陈总统自己也不愿意活,他说我死掉的话,我最少对台湾还有最后的贡献;这是他自己的话。只要跟这些见过陈总统的医生谈,他们都会告诉你陈总统的情形,现在就是这样子。

至于说这不是政治追杀,是司法案件,我们也可以举很多例子。我想你们也访问过陈总统的律师,这些律师最知道案情,我只是从政治的发展来讲。把陈总统关到牢里头,不是针对陈总统一个人,而是以他为核心,制造出民进党是贪腐集团的结论。

你只要看扁案,不只让陈总统家里所有人被牵扯,连他那时候三岁的孙子也要当证人,他的家族,从他太太一直到他孙子,然后他周边的政务官,政务官大概有十几个,全部被认为是贪腐罪,最后却没有一个判刑,全都是无罪。

《自由时报》整理民进党公职人员被滥诉的名单,里面有十四位∶彭百显、许添财、邱义仁、高英茂、谢清志、石守谦、副总统吕秀莲、游锡堃、许阳明、陈哲男、周礼良、吴乃仁、吴明敏,还有这里面没有写进去,吴澧培、苏治芬,这麽多人。这个一大串意思是什麽,就是要把民进党搞成贪腐集团。从2006年发动红衫军开始,到抹黑民进党成贪腐集团;达到两个目的,一个是解除了国民党的黑金,一个是把“贪腐集团”的标 贴在民进党头上。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国民党是黑金,但是等到他把民进党贴上贪腐集团之后,国民党自己的黑金就被隐藏起来,这个抹黑的政治工程在2006年就已经开展了。

主播∶以司法威吓来进行所谓的司法枷锁,套在你身上。

金∶就是一方面左手是政治,右手是司法,这两个互相为用。2006年的时候,红衫军案提到的是国务机要费。还有TVBS,李涛夫妻档,那时候天天把吴淑珍什麽礼券的,弄得一大堆,最后全都是无罪。

所以可以看到,从2006年开始铺陈,一直铺陈到马英九上来,陈水扁被抓;我们当然不晓得陈水扁被关多久,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马英九当总统当多久,陈水扁总统坐牢就坐多久,这完全是同步的。再看陈致中的市议员,因为法院判他做伪证,内政都就把他的市议员拿掉,当时他没做多久。他是替他父亲作证,在法庭里面即使是说谎,老实讲在西方也不会认为你有罪,最多判你缓刑,这个是政治追杀的情形,非常清楚。

所以一步一步这样下来,我们可以看到有太多司法的问题。特侦组可以站成一排说扁案办不下去我鞠躬下台?全世界民主国家里头没有这样子的检察官。然后司法节的时候,法务部长跟检察官、法官出来演戏,演什麽戏呢,演陈水扁被手铐铐起来的戏,在司法节演这样的戏码,这是司法之耻,对司法的耻辱,连孔杰荣都说你们搞的就是马戏团。(孔杰荣为马英九老师,原哈佛教授)

你也可以看到换法官、然后找人做伪证,辜仲谅做伪证这个是事实;然二次金改判无罪,马英九立刻找了法务部长、司法院院长吃饭,说不符合社会期待;司法可以受到社会观感的影响吗?

接下来最高法院马上自为判决。我们司法界有两个造法;法官造法就是自己制造法律。在成文宪法里,所有的法学家都告诉我,成文宪法的法官没有造法的空间,即使你要造法也不能够离开他的语言结构,我们的法官都不管。我们有两个造法,制造大水库理论,大水库造法是让马英九脱罪,另外是炮制实质影响说,造法的结果是认为陈水扁总统有罪。实质影响说违反了很多条法律,第一个违反宪法,行政最高机关是行政院长不是总统,总统不能参加行政院会,无直接指挥部会之权,实质影响说违背宪法。何况大法官释宪文第六七七号,一一表列总统的权力,不含行政权。宪法规定得很清楚,所以用法定职权说取代实质影响说,完全违宪!

而且我们刑法第十条条列公务人员法定职权权限,判总统有罪的这些事件,其实都不是总统的职权,总统也不能直接下令完成得了的。为什麽要用实质影响说,后来我看到法务部有个发言人出来讲,他说实质影响说的情形之下,即使赂款没有达到目的,也可以有对价的关系,讲得很白,所以你可以看到司法的迫害造成陈总统身心受创。

陈总统不是没坐过牢,陈总统替一本法律书《丹诺自传》写序,他说因为蓬莱岛事件他在牢里,他也是趴著写,那时候对他的身心没有受害,第一个他当时年轻,第二个他那时候知道他是被冤枉的,现在的情形是他被抹黑,抹到他爬不起来,民进党又跟他切割。

所以我觉得陈总统到今天这个情况,大家要思考。我也要讲一下,陈水扁总统是民进党里头唯一一个选上台北市市长,民进党里没有其他人选上台北市市长,陈水扁总统又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选上总统而且连任成gong。陈水扁总统是民进党里真正能够达到执政目标的唯一天王,目前为止没有人可以跟他比。另外一方面,他在2002年2003年喊出一边一国,要公投,大家说公投绑大选,他要用公投来决定台湾的宪政地位,在民进党的理念这一块,陈水扁是站在第一线。虽然有很多人对他批评,尤其“四不一没有”,我也批评过,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目前为止民进党里面有谁把民进党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只有陈水扁总统一个。所以,这也是为什麽马英九或是共产党非得要把陈水扁关进牢里,非得要用手铐铐起来,就是要告诉台湾人,你们台湾人选出来的总统会变成阶下囚,所以只要帮陈水扁政府做过事的这些政务官,非要诛杀不可。这一连串的情况是政治上的大阴谋,我们讲过,陈水扁自己也讲,他是替台湾人钉上十字架。我们必须承认。
┅┅┅┅┅┅..

金∶我现在举一个实际的例子,美国的福特总统特赦尼克森,连审判也没有。我觉得福特的这一段话其实可以非常睿智的投射到台湾的陈总统事件来。福特说明为什麽要特赦尼克森,他说∶

“前合众国总统没有受到与其他被控违反法律的美国公民一样公平的待遇,为了给社会交代,无论是维持无罪推定或是对他进行匆忙的有罪判刑,他都会受到残酷和过度的惩罚,漫长的拖延和诉讼必定激发人民憎恶的情绪,我们人民的观点会再度两极分化,政府自由制度的可信度会再度在国内外受到挑战,最后,法院会认定对尼克森的审理缺乏应有的法律程序,对他在总统任内那些指控的历史性判决,会显得毫无意义。”

这一段话拿来看台湾马英九对付陈总统,福特所说那些事情,果然都发生了。陈总统受到无情的漫长的诉讼对待,然后两极分化,而且法院不管你怎麽判大家都不满意。这些事情从福特特赦尼克森中可以很清楚知道。特赦没有前提,连要不要进去司法程序都不用考虑,是总统他就有权特赦,特赦没有定不定谳的问题,这从尼克森的案子中可以看得出来。
┅┅┅┅┅┅┅

金∶我补充一点,我还记得,2006年红衫军的时候我去总统府,我见了总统后出来,碰到马永成,我跟他讲,2008年总统大选,民进党选不上,陈水扁全家会被诛杀,包括你在内。2006年我就讲过,因为我太了解中国的政治了,我太了解中国历史上怎麽对付他的前朝,2006年我就讲了,我不知道马永成有没有把话听在心里。

主播∶现在我们在台湾,台湾是民主国家,这是台湾这不是中国政权,不是共产政权。

金∶我一直强调民主制度的三权分立,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行政权跟立法权有得时候可以合在一起,比如说总统在国会里头掌控多数,或内阁制国家,是行政权跟立法权可以合一,所以司法权是唯一可以维持民主制度能够运转的最重要的基石。现在台湾司法权已经整个沦陷了,行政立法司法变成一体。马英九下命令,特侦组就要做,司法院长就要听,然后对付他的政敌,判刑之后可以说与社会期待不符,然后高等法院就自为宣判,还可以把二次金改案中的龙潭案切割处理,然后自为宣判;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没有司法权的国家,不能叫民主国家,2008年后台湾已经不是民主国家。我碰到很多西方的人,不管是记者还是政治人物,我都告诉他们不要认为台湾是民主国家,台湾的民主已经被马英九破坏殆尽了,台湾已没有制衡的力量。台湾民主大倒退,你看到媒体、人权,陈水扁在的时候最好的民主指标,那样的记录,包括副总统从事的人权成就,全被破坏殆尽。所以,台湾不是民主国家,才会发生追杀前总统这样的事情。
┅┅┅┅┅┅┅.

金∶我补充一句,我常常跟别人解释扁案,如果陈水扁总统真的罪证确凿,司法需要用那麽多肮脏的步数吗?换法官,到日本去找辜仲谅做伪证,你去看红火案的笔录就很清楚,越方如他们花了多少力气施压、施惠辜仲谅。辜仲谅从头到尾跟特侦组讲,那3亿没有进扁家,最后他们判扁有罪的说法是,即使陈水扁没有拿到那3亿,辜仲谅的3亿,是为了将来索贿的需要而准备,又说那3亿是抵充被陈水扁总统索贿后的空洞;可以拗成这样子。所以在扁案的司法的程序里,没有一件不是没有问题的,是合法的;美国是法治国,只要在司法程序上出一丁点差错,整个案子就通通不成立,辛普森案就是显例。洪英花法官说扁案自始无效,因为换法官,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些肮脏的奥步,所有不该有的招数,在陈水扁的案件中通通出现。
┅┅┅┅┅┅┅┅

金∶我觉得你对马英九期望太高。谢志伟说马英九是职业学生出身,他告谢志伟,法院说谢志伟讲得有根据。马英九从来都是反动派,反对取消戒严法,反对直选,反对修改刑法100条101条,这都是马英九做的。这样的人做了总统之后,你会要求他遵守民主吗?他遵守民主才怪,那就不是马英九了。
┅┅┅┅┅┅.

主播∶问题是他现在身心受创严重,我想柯文哲医师用很简单的方式说,陈水扁病了,而且病得非常严重。如果是很严重的情况,他需要的是什麽样的治疗,如果是严重的精神方面疾病,要治疗可能不是说短暂回去过阴历年就能够解决,而是说怎麽面对他的病情,尤其是有什麽原因导致这样的病情。其实陈乔琪、柯文哲跟陈顺胜医师会站出来,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要救一个人。没有看到民主国家元首这样的人物,关进去一点三八坪的牢房,到最后病成是这个样子。病因是什麽,没有病因吗?这一切都不单纯的。

金∶曼德拉在南非被关的时候,他还可以在牢房的外面跟所有被关起来的政治犯讨论策略,怎麽样在监牢之外发动恐怖攻击,这都是事实,他还可以在花园种菜。王丹的回忆录最近出版,他被关的时候,是单独的房子,有院子、有花树,随时可以出来,还有收音机,可以跟狱卒打桥牌。陈水扁总统说宁愿被共产党关,他不愿被马英九关,可以讲出这样子的话来。
┅┅┅┅┅┅┅┅┅

主播∶你们提到真相,其实大家都看过陈总统在这段时间的折磨。为什麽他的案情起起落落,到处都是破绽,都是手脚?这是什麽司法!国务机要费案、陈敏熏案、二次金案案、龙潭购案等四大案,一审、二审都是一起审,到了高院三审,经过马英九的黑手,高院就独独把龙潭购地案与陈敏熏案切割出来,且自为判决,是前所未有的作法,就是不让阿扁出狱;因为二次金改扁已判无罪,一旦高院四案全部发回更审,只有放扁之一途。就民主国家的司法制度来看,司法独立性十分令人质疑,其中政治力介入的斧凿斑斑。只要陈总统可能会判无罪,就换法官,把蔡守训换上来,二审判无罪,高院就自为判决;随著这四、五年下来,这种判决,一下无罪、一下重罪、一下十八年,怎麽会有这样的司法?这也是加重陈总统病情,甚至导至精神疾病。陈总统是台大法律系第一名毕业,九自己可以好好打这场官司,但是陈总统没想到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我的意思是 ,为什麽在台湾这还原扁案的真相是如此困难。各位最近都看过,有人拍了影片。看了影片之后,我们让专业来判断,他有病没病。真的是装病吗,那现在我们发现连真相也没办法公诸于世,可是国际人士来台,我想社长非常清楚,这段时间,包括国内很多媒体试图要把扁的病情真相公诸于世,可是到最后都无疾而终,我不知道这是一个什麽样的氛围,为什麽。

金∶我觉得很难,我参加过他们两个小组,一个是司法小组,到开始帮陈水扁总统打官司的律师,每个礼拜开一次会,我每一场都参加。接下来的医疗小组,开始一个月或几次之后我就参加,从来没有缺席。这些医生跟陈总统没有关系,过去也没有关系,也没有拿陈总统任何好处,但是他们全心投入,每周固定开会,没有间断,每天联络,交换讯息、意见,互相打气,目的只有一个,救陈总统回家。

主播∶甚至里头有蓝营的团队。可是医疗应该不分蓝绿,就是为了要救人。

金∶你刚刚讲的,柯医师也好、陈顺胜医师也好,林信男医师也好、陈乔琪医师也好、陈昭姿医师也好、郭长丰也好、张叶森医师也好,还有郭正典医师,都是台湾一流的医生,他们都尽全力救陈总统。陈顺胜是从高雄跑到台北看总统,这些人组成的团队尽心尽力,除了救陈水扁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想法。他们觉得很奇怪的是,陈总统病得那麽重,为什麽没有管道、没有媒体愿意来报导。我们接触过三个媒体,都是很大的杂,都没有成gong过;只有一次成gong,大家已经看到了。为什麽会这麽困难?问题出在哪哩?其实我觉得我们媒体的问题跟我们的司法问题相比,不见得病得比较轻。不知道媒体出了怎麽啦?没有人可以批评跟共产党有关的人事物,没有办法正面的批评共产党;你可以骂马英九,可是中国不能骂。很多人说台湾的媒体香港化,香港在九七年以前走的路,现在台湾在复制。这个才是台湾真正危险的地方;陈总统只是这些危险里面最突出的标志而已。
┅┅┅┅┅┅┅.

主播∶扁案在过去这段时间,曾经让很多人抬不起头来,支持者伤心挫败甚至热情不再,不是因为民进党下台,而是因为扁案代表著很多人的耻辱,但是随著真相水落石出,很多司法不公、政治力介入,让很多人对扁案开始有不同的看法,对扁案关心的续进能量似乎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人发现他们所听到的并不是检方说了算的,一个追求司法公正司法独立的国家,扁案,恐怕不能以为闭上眼睛就什麽都看不到,更多的真相期待被揭发。

金恒炜按∶这是三立“新台湾加油”在2013/02/16播出的本人发言的文字稿,由凯校张富美校长先找人笔录,本人再逐字逐句修订。特此声明,并向张校长及凯校致谢。

此文为该节目文字稿的节选。

(原载金恒炜博客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03-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