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沈汉娜∶瓦文萨线民档案和波兰转型正义

作者∶Hanna Shen (波兰驻台湾记者)

【曹长青按∶沈汉娜(Hanna Shen)是波兰驻台湾的记者,持坚定反共的保守派立场,对波兰的左派和后共产势力,一向严厉批判。几年前,波兰左翼媒体人米奇尼克访问中国,在北京跟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见面,建议中国人不要跟共产党对抗,而要遵循他的经验,跟共产党合作,用这种方式促进民主。当时沈汉娜给我写信,提醒中国人不要上米奇尼克的当。我随即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中介绍了沈汉娜的观点。

(曹长青∶一位波兰记者对米奇尼克的评价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aochangqing/caochangqing-08182010114100.html)

这次沈汉娜就前波兰总统、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被挖出做过共产党秘密线民一事,撰写了介绍和评论文字。同时再次提醒中国知识分子,米奇尼克对波兰转型正义起到阻碍作用。对他的(跟共产党合作)建议中国人应警惕。沈汉娜的原文为英文,由文字工作者沈澄河译成中文。】

波兰最大报纸《选举日报》(Gazeta Wyborcza)主编米奇尼克(Adam Michnik)于2010 年7月与中国的自由派人士在北京会面,他建议中国知识分子应该遵循波兰的妥协模式,与共产党合作来推动民主。米奇尼克说∶“现在,我们必须耐心等待共产党的『意识』改变。”

最近,由共产波兰政府的秘密警察头子基斯查克(Czeslaw Kiszczak)在家中藏匿的一份文件被揭露,是有关瓦文萨的过去。

这份档案显示,这位前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曾为共党政府的秘密线民。这个事件预示,包括中国等国家,只要追随米奇尼克的策略,将会缺乏转型正义,会在修复(被共产党损害的)司法系统,以及推动和解时遭遇困难。

波兰国家纪念研究院(IPN)[1] 于2月22日公布的这份文件显示,莱赫.瓦文萨于1970年至 1976年间(共产党掌权时期)的支薪秘密线民。

在IPN所公布的文件中,有一份日期为1970年12月21日,其手写备注是∶“本人愿意与秘密警察合作,揭发和对抗波兰人民共和国的敌人”[2]。备注上的签署人为“莱赫.瓦文萨”。

该批文件也包括共产党于1970到1976年付款给瓦文萨的签收清单与备注。波兰国家纪念研究院院长(也是档案专家) Lukasz Kaminski证实,这批700多页的档案是真实的,确实是共产党秘密警察的文件。

曾经撰写瓦文萨与共党情报部门合作相关书籍的历史学家Slawomir Cenckiewicz[3]是首批见过波兰国家纪念研究院公布文件的人之一,他说看完文件,令他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因为根据文件上描述,“瓦文萨竟然能残酷无情、不受限制地秘密监控他周围的任何人”[4]。

这些文件明确显示,瓦文萨身为前团结工会领袖,曾经参与秘密警察活动。除了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外,从瓦文萨长期以来所参与的政治事务中,还隐约令人感到,他在“去共产党化”和转型正义的执行中所表现的诡异行为是有原因的,而这些诡异行为明显造成了对波兰的国家主权以及人民利益的损害。这些档案很可能前共产苏联也拥有,被用来威胁、左右瓦文萨担任总统时的一些决策。

由波兰国家纪念研究院 (IPN)公布的瓦文萨文件,数十年来由波兰共产党政府时的内政部长基斯查克将军非法保存于家中。基斯查克在1996年留了张纸条表示,文件必须于瓦文萨死后五年才公布。基斯查克于2015年11月去世后,他的遗孀 通知IPN此档案的存在,并提出变卖的条件。

换句话说,有关瓦文萨的秘密档案(包含在后来由IPN于2016年2月24日所公布的重达50公斤的大宗档案中)被保存在波兰最恶名昭彰的秘密警察及1980年代共产党内政部长基斯查克将军家中。档案非但没在1989年共产党垮台后被交出来,却一直秘密地被非法隐藏于过去掌权者家中,在波兰经过几次民主选举及政党轮替,超过26年,执政当局仍无所知,也未采取任何行动。

因此,可以合理推断的是,有多少前共党分子家中还保存有类似的档案?自然令人存疑,还有文件所涉及的内容?这令人猜测,共产分子是否会为了想要继续控制波兰而在手中握有一些文件。

以瓦文萨为例,有人可能会质疑他于1990年至1995年在担任波兰总统期间,是否能够做出独立决策,或他的决定是否受到某些知道他曾是政府线民的共党分子(许多人被描述为莫斯科的傀儡)所影响?

希望公布的档案以及进一步的调查能让我们了解瓦文萨在担任总统期间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行动。例如,在1990年代初期,波兰政府希望成为北约(NATO)成员,这本是对波兰全国人民更安全的保障,没想到当时担任总统的瓦文萨竟然提出不同意见,建议所谓的NATO-b版,作为NATO北约组织正版的诡异方案。若当时瓦文萨建议的方案付诸实施,波兰加入 NATO-b版,而非真正成为美国与欧洲国家的盟国,今日波兰的情况可能会与乌克兰类似——国家主权及领土完整性一再受到莫斯科挑战。在1990年代,波兰国内十分支持加入北约,因为这被视为波兰自由的保证,而瓦文萨的NATO-b版概念则被视为让波兰加入联盟的阻碍。还好,波兰于1990年正式加入北约,没让瓦文萨得逞。

另一个瓦文萨的神秘行动发生在1992年,在其指导之下,推翻了公布前共产党秘密警察情报员名单(包括已发现有瓦文萨名字在内的档案文件)的右派政府的决定。这个行为也说明,为什麽瓦文萨阻挡当时政府执行除垢法(Lustration Law,即∶追究、清除前共产党员,共产党秘密警察的线民不准于新政府机构任职)。

由以上较明显的两例,证明瓦文萨的所有这些决定都是对波兰稳定与主权是不利的,但背后的原因是否与他1970年代跟共产政府签署的同意做线民的文件有关?

瓦文萨阻碍波兰去共产化、阻碍波兰对净化法案的执行,这些行为隐约配合一些人,例如米奇尼克,他的报纸《选举日报》指责支持除垢法案的人有独裁倾向,那些主张以司法制裁前共党高官的人受到米奇尼克的谴责。掌权份子间存在著沉默的合谋,导致该用于转型正义的事实资料无法公诸于世。

从 1989年开始,米奇尼克与许多应为其所犯罪行受审的共产高官为友,例如,雅鲁泽尔斯基将军(Wojciech Jaruzelski),克斯查克将军(Czeslaw Kiszczak),并且称他们为“有荣誉感的人”(the men of honor)。米奇尼克强烈反对起诉于1981年在波兰宣布施行戒严法的共产时期国家元首雅鲁泽尔斯基,1990年5月1日米奇尼克在他的报纸上发表文章强调,波兰共产党的党产不应该回归人民,后共产党员有权利拥有党产!由于有米奇尼克和他的报纸的支持,党产没有被追回,共产分子没被清算,这些权贵阶层持续主导波兰的法庭、银行、工业及媒体等。

在 1989年后,米奇尼克成为对波兰共产党采取“爱的政策”的始创者之一。而因为此策略,波兰缺乏转型正义,而过去的秘密线民在重要的政策制订、行政、刑事司法系统与媒体等领域仍然掌权,这些前共党分子与线民的势力仍存在,转型正义根本是空转。

在共产主义瓦解的26年后,波兰仍无法将前共党分子诉诸法律制裁,因为如Slawomir Cenckiewicz等人所指出,他们手中仍握有特定事件的文件,作为自己的保单。像瓦文萨这样的人,想确保政策不在新系统下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瓦文萨尝试掩盖过去的行为是有问题的,而米奇尼克想要等待“共产党意识的改变”更是错误的期待,这不是建立民主社会的方式。在独裁与民主之间,需要转型正义!

注释∶

[1] IPN 是波兰档案和学术教育机构,在苏联支配波兰时曾负责调查犯罪事项,属于政府机构,也有司法效能。

[2]波兰人民共和国(PRL)是波兰共产党于1989年之前所使用的正式名称。

[3]《共党的秘密警察与莱赫.瓦文萨》(SB a Lech Wałęsa. Przyczynek do biografii) 于 2008年出版,作者 是Slawomir Cenckiewicz 和Piotr Gontarczyk。

[4] 2月23日电视台专访。

2016年3月13日

2016-03-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