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金恒炜批军方、罗致政斥宪兵看台湾民主



【曹长青按∶台湾发生宪兵队违法搜查民宅和扣压平民事件。评论家金恒炜撰文痛批国民党仍是热衷军中特务统治。配合此文刊载的录像,是台湾立法委员罗致政对国防部长、宪兵司令等人就此事件的质询。罗致政原为东吴大学政治系教授,今年初当选立法委员(民进党籍)。他的既专业又犀利的质询,赢得网友赞赏,此录像被广泛传播。对於中国大陆人来说,且不谈这个事件本身,只是这个质询场面,就可看出台湾的民主——堂堂最高军事首长和宪兵司令等,都在立法委员的质询下,战战兢兢地回答问题,不敢嚣张,不敢放肆。在民主宪政体制下,他们必须尊重国会,顺从民意。】

金恒炜∶宪兵、主任教官们为什麽敢?

洪仲丘虐杀案在大法官释宪之後,立法院终於修法,现役军人「平时」犯法纳入司法审判,司法院自我表彰,号称「国家司法权一元化」、「一次到位」。现在却又发生宪兵非法滥行搜索,公然侦讯非军人的一般人民,而且第一时间国防部宣称宪兵具「司法警察」身分,故一切「依法处理、程序合法」。

宪兵身兼「司法警察」的法源在∧刑事诉讼法∨的第二二九至二三一条,明文规定「宪兵长官」、「宪兵队官长、士官」,甚至「宪兵」都属「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宪兵之所以敢大剌剌的滥搜魏姓平民,恃仗的就是此恶法。台湾的司法体系明显不在「一元」或「二元」,而在「司法军法化」。国防部发言人罗绍和威胁说∶「宪兵执行相关任务,社会上如果有意见,也可以回归本务,但社会是否因此要付出更多代价?检警是否愿意?」这副口吻,像不像军人化身教官进入校园的说法?

「司法军法化」还不是唯一问题,更严重的是「军法特务化」。时代力量党团记者会中,国防部保防处长赵代川在立委徐永明、政论节目主持人彭文正连续逼问下终於坦承∶「这个指令是我下的!」难怪有媒体大叹∶「政治作战的情治人员也涉入!」滥搜平民的背後,揭露的是军中特务横行,不但监控军人,还可藉司法警察遂行白色恐怖。

台湾司法体制弄到今天还不能还正义於人民,就因为两蒋的司法操弄已造成结构性的难以改变。雷震案时,蒋介石坚决采行军法而不顾胡适等人回归司法的呼吁,原因就是司法不能定雷震等人之罪。这种党国以军法戒严的心态,渗入到司法体系中,於是宪兵跋扈到违宪乱法而振振有辞。国防部六日「五点声明」,一再强调「依法律规定,并无滥权之事」,七日的「六点声明」更反守为攻,批国人不够「理性、客观」,「让问题失焦」,反咬被害人之女所说失实;质问社会没有公平评论出售涉及国家安全档案的「动机与目的」?法务部长罗莹雪悍然挺身当军特们的门神,怪罪是媒体「越报越扯」。有马统们的保护,宪兵、军特、教官怕什麽怕!

军方情治人员可以不受司法与社会制约,不必严守司法程序与证据法则,不必管毒苹果理论,祭出「无票搜索」就能横行。但「无票搜索」的前提是「情况急迫」,「二十四小时内有伪造、湮灭或隐匿之虞」,而且,「执行後三日内报告该检察官」,宪兵一项也没遵守。

要问的是,宪兵们为什麽敢?就如同质问政大主任教官张惠玲及校警为什麽敢?不正是党国幽灵还在台湾作祟!从正面看,这些隐藏在底下的魑魅魍魉的自作孽,在在提醒我们转型正义要从根做起,全面而彻底。

2016/03/08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金恒炜专栏〉

(更多金恒炜评论请见其博客∶http://wenichin.blogspot.tw/)

(台湾另一立法委员管碧玲质询国防部长和宪兵司令视频∶https://youtu.be/cVAwI-c8QKg)



2016-03-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