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杨斌和金正日合演闹剧

曹长青

被北韩任命的新义州特首杨斌,还没正式走马上任,就被中国警方关押。全世界恐怕找不出第二个这种戏剧化的外交例子。平壤和北京对此到底会怎样“交易”还有待观察,但各种迹象显示,即使杨斌不被“调查”,金正日想办一个北朝鲜的“深圳”的设想也几乎是无法操作的;它更像是这个喜欢拍电影的北韩独裁者编导的一出闹剧。这从以下几点就可以看出:

第一,深圳连接全球经济自由度最高的香港。

中国在深圳成功地办了第一个经济特区,除了开放政策以外,更重要的是它和香港只有一桥之隔,而香港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条件:600万中国人;实行了百年以上的资本主义;全球的金融和商业中心之一。据美国“卡托研究所”(Cato)2000年发表的“世界经济自由排行榜”,前四名是香港、新加坡、新西兰、美国。正是香港向深圳的大量投资、把它当作“来料加工”基地,才给了深圳特区的立足提供了支点。

但新义州对面是中国丹东市,丹东完全没有香港那些条件,两者的经济地位可谓天壤之别。当年邓小平决定建特区,如果不是选了深圳,而是内地的兰州、乌鲁木齐或丹东等,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因为即使北京给了特殊的经济政策,但没有像深圳和香港接壤那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很难吸引外资,尤其是在最初的阶段。因此金正日想把新义州建成“深圳”,幻想成份大,可操作性低。

第二,深圳集中了全国的财力。

深圳建特区前仅是个几百人的小渔村,到处是泥塘。现在成为拥有600万人口、高楼大厦几可与纽约一比的现代化都市。但深圳最初的基本建设(水电、平整土地、建居民楼和办公大厦等)都是中国政府倾国家之力来投资的。当时中国主要省市都在深圳设了“办事处”,如同各省在深圳的“大使馆”,负责投资项目,拓展内地经贸,深圳成为中国连结世界经济的窗口。

但新义州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北韩今天处於严重经济困境,不仅缺乏财力向特区投资,而且金正日的想法是从特区捞钱,想打“短平快”,根本没有长期的经济开放政策和设想。

今天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在致力发展经济,融入全球化;并不是谁说办“特区”,资本家就向那里蜂拥的时代。例如非洲48个国家,42个实行了多党选举并走市场经济,但西方资本家去投资的仍有限。北韩有什麽特殊的地方超过了非洲和其他亚洲国家?它的特殊性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个全球罕见的政治动物:神秘兮兮、神经兮兮的“世袭皇帝”金正日。他会吸引全球资本家吗?

第三,深圳吸引了全国人才。

深圳能有今天,还在於它吸引了全国各省市的人才。深圳初办时,来自北京、上海的人最多,而这两个城市是中国教育水平、人才比例最高的都市。而深圳建特区之时,正值中国恢复高考後入学的前几届大学生刚刚毕业,他们中许多人以及很多有创业精神的年轻人都想到深圳这个开放之地一博。而新义州能从整个北朝鲜集中人才吗?在火柴盒式的共产密封统治下,在极度贫穷的折磨之下,北韩是否真的有什麽人才都非常令人质疑。

第四,深圳的“特首”具管理经验和能力。

深圳的开创者中有一批具实干精神、开放意识的管理者。像首任市长梁湘(六四後遭李鹏整肃忧郁而死)等,在调入深圳之前都在政府机构长期磨练过,具有一定的管理经验和行政能力;而杨斌既没有在任何大小城市管理的经验,也不是在大公司逐级升迁获得今天的职务,而且还不是朝鲜人,拥有荷兰的护照。如果新义州特区出现问题,杨斌随时都可以溜之大吉。而中国的梁湘们,不仅没有外国护照,还作为党和政府的官员,出了事情必须承担责任。

第五,邓小平和金正日理念、气质都不同。

深圳特区初办不久,就有人告状到北京,说深圳除了挂五星红旗,其他都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了。1984年邓小平去深圳视察,但没给一句评语就离开,去了广州,其气势比清朝皇帝乾隆下江南还威严,以至大小官员谁也不敢问邓小平到底怎麽个想法;他们当然十分紧张,因为邓小平的印象和结论不仅决定著他们的仕途,更决定著特区的命运。机智的副市长邹尔康想出一个办法,派人去广州请邓小平给特区题词,因为从题词中就可以揣测“邓大人”的想法。可想而知,邓小平在宣纸前挥毫运笔之际,梁湘、邹尔康们的紧张。邓小平题词之後,深圳市委大院等都放鞭炮祝贺,因为他写的是“深圳的发展经验证明我们办特区的想法是正确的。”题词被制成巨匾,挂在市委大楼正厅,被称为“镇妖匾”,邓力群等左将们不敢再妖魔化深圳了。

邓小平办经济特区,是他重视经济的理念和务实的个人气质的结果。六十年代初他就和刘少奇搞“三自一包”,倾向私有化。他的“白猫黑猫论”也表现出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而毛泽东却动不动就“奇”想连篇,夜不能寐,让全国的所有政治经济政策都随他的诗人浪漫情怀而上天入地。金正日的气质明显更像毛泽东,浪漫奇想有余,务实扎实根本没有。金正日身上也有毛式文人细胞,他不写诗,但喜欢拍电影。据西方媒体报道,他还喜欢看美国的NBA,但他可能是最奇特的球迷,因为他不是著迷乔丹、奥尼尔的高超球技,而是著迷场上啦啦队美国女孩子那种热情奔放、活力四射的劲头儿(北韩人的活力,都被他自己的残酷统治给窒息了)。仅从金正日找杨斌这种咋咋呼呼的暴发户做“特首”,又不和中国方面事先沟通的做法,就可看出金正日公子哥式的任性和随意。他的办新义州特区的设想,以及任命杨斌为特首之举等,都更像在拍电影,“虚构”场景。

但为什麽金正日要编导这样一出“闹剧”?《华尔街日报》最近在题为“(北韩)政权垂死的阵痛”的社论中说,因为金正日已走投无路,只要能弄到钱,缓解北韩的困境,苟延他的政权,他什麽都会尝试。最近汉城媒体揭露出,当年南韩总统金大中访问平壤的所谓“破冰之旅”就是通过贿赂金正日“买”来的。当时金大中把四亿美元的政府资金通过一家亲北韩的公司转给了金正日。在金大中动身访平壤前,北韩曾宣布推迟24小时,世界媒体曾惊讶和推测,北韩可能变挂;现在才清楚,北韩推迟的原因,是由於那笔四亿美元还没转到金正日手上,因金大中政府为掩人耳目,通过私人公司多次转账,这笔款在路上走的时间比预计的长了。金正日收到这笔款後才同意金大中来访。於是南韩政府用四亿美元给金大中买来了所谓“外交突破”和一个“诺贝尔和平奖”桂冠,100万美元的个人奖金,而南韩人民几乎什麽也没有得到。

现在金正日又开始和日本政府玩这一手了,不仅邀请小泉首相访问平壤,还公开承认北韩当年绑架日本国民。而小泉也像金大中一样,宣布是“外交突破”, 但事实是,金正日又得一笔赚钱的买卖,这次东京不是秘密贿赂,而是公开承诺要给北韩100亿美元的贷款。

那麽杨斌到底是怎麽回事?据媒体报道,他在被中国警方关押之前曾透露,他给了金正日二千万美元。但他到底总共给了多少钱,外人还暂不得知;目前人们可以看到的是,金正日导演的这出闹剧,失去了杨斌这个“主角”,连“闹”的戏剧性都没有了,变成了独裁者的一出尴尬的哑剧。

2002-10-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