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马英九告周玉蔻 法官为何判周无罪

曹长青

【曹长青按语∶马英九总统2014年状告媒体人周玉蔻(索赔一千万台币)之“诽谤案”(周在评论中提到马英九收受顶新集团二亿政治献金),今天(12月31日)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周玉蔻所言可受公评,判她无罪。就此案,我曾写过两篇文章,阐述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意义。台北地院的法官认同这样的价值,令人欣慰。下面是这两篇文章∶】

曹长青∶马英九要把台湾变警察国家吗?

台湾最近发生的两件事令人愈加担忧马政府要把台湾变成警察国家∶一是马英九以“个人身份”对媒体人周玉蔻刑事和民事起诉,指控她在媒体爆料(说马英九接受顶新商家二亿元政治献金)是“诽谤”;二是马政府法务部长罗莹雪宣布,将修订法律限制网络言论。

总统告平民,在西方民主国家没听说过。我在美国住了二十多年,从没看到美国总统(无论当任还是卸任后)状告一介平民(也没告过官员)。也从未见过英法德加等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的元首出面告平民的报导,台湾的马英九做了两任总统,连一点概念都没有。这个哈佛法学博士实在羞辱哈佛!

美国总统为什麽不告个人?因为作为一国之元首,他的言行必须受第四权大众(媒体)的监督。身为总统和三军统帅,如跟个人打官司,就等于以权压人,威胁人民噤声。而没有人民公开、自由的批评监督,统治者拥有绝对权力,就必定导致绝对腐败。这是常识的常识。

媒体对美国总统的批评,偏颇、缺乏事实根据的时候会经常发生,因为毕竟高层的很多作业是不透明的;而且由于两党政治意识形态的对立,情绪化的随意批评,甚者恶意攻击,也时常见到。但别说总统尚在任期中,就是卸任后,也没有谁跟“攻击者”打官司。例如尼克松总统曾被恶意诋毁,他和女儿的头像竟被移植到一对“性交媾”的男女身上。拼制这种照片显然是恶意的,但尼克松没有提告,他的女儿(是平民)也没有打官司。美国的政治文化是,怕油烟就别进厨房。如果怕民众嘲讽、批评甚至恶意诋毁,就不要进政坛。

克林顿总统任期内被爆出婚外性时,他也没有提告,而是接受独立检察官的调查。克林顿夫人希拉里曾被人指控是女同性恋(有作家写出专著),她的两个“性伙伴”被指名道姓。但不仅希拉里没提告,她的那两个平民女友也没有起诉所谓爆料者。戈尔副总统在竞选总统期间,曾被指控接受中国方面政治现金,他也没有起诉。

美国的总统们不会状告平民,首先源自美国建国以来的传统。

早在美国刚独立时,第三任总统杰弗逊(独立宣言起草人)就有这样的名言∶我宁可有报纸而没政府,也不要有政府而无报纸。他曾在总统府送给外国来访者一叠报纸,说看看我们国家的报纸是怎麽攻击污蔑我的。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不是为自己的名誉受损而愤怒,而是为美国的言论和新闻自由而自豪!

马英九曾在美国哈佛留学,但明显地,他对言论自由,这个美国立国的根本价值之一,毫无概念,更谈何领悟。他在延续国民党用权力压制言论的独夫思路。他的妻子周美青就曾起诉政论家金恒炜,巨额索赔。

当然,美国总统不跟平民打官司,不告媒体诽谤,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法律对言论自由的绝对保护。他们中如有“马英九”,去告也打不赢官司。美国保障民主制度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不让政府官员和社会名流、公众人物 (public figure)轻易打赢诽谤官司。

美国是案例法,也就是说,官司主要是参照类似的案例来打,最高法院的裁决为同类案件确立标准。对马英九这种官员(和公众人物)打“诽谤案”,美国最高法院早就制定了(后被很多国家采用)三原则∶如政府官员/公众人物打诽谤官司,第一,他们必须证明被告失实(无事实根据);第二,当事人名誉有实质性损害;第三,被告有事实恶意(即不加核实或故意疏忽)。除此还有重要一条∶由原告举证。

如果马英九在美国打这个官司,即使赢了第一条(证明周玉蔻的指控失实,他没有接受过顶新商家的二亿政治献金),也难赢第二条,因为他必须拿出具体所受的损失,比如他的个人收入大幅降低、或妻子周美青离婚等实质性的损失和伤害;即使马英九赢了前两条,也难赢第三条,证实周玉蔻的爆料是事实恶意,即明知不实却故意用假材料整人;要证明这第三条实在是极为困难的。但比这更困难的,是由原告举证。也就是说,上述那一切的证实,要靠马英九自己拿出材料来证明。

这三原则加“原告举证”的要求,等于基本堵死了名人的诽谤官司路。那一定会有人提问,在这种司法环境下,政府官员和公众人物的名誉不就很容易受到伤害吗?难道因为他们是官员/名人就该被攻击诋毁诽谤吗?为什麽美国要制定这种对官员/名人非常不利的法律?(普通人打诽谤案不受这三原则限制,是另外的标准)

这就是美国的高明之处,或者说美式民主的优越之处∶宁可权力者和名人声誉受损,也不要因他们轻易打赢诽谤官司而使言论自由空间受限。大法官认为,权力者和名人们有很多机会在媒体上讲话,如果他们是清白的,他们有为自己辩护/澄清的机会。如果他们受到委屈,那是他们做官员或名人的代价。而一旦限制言论自由,宪政体制和公民权利都会受到严重伤害。

那这样说来,不是谁都可自由爆料、批评攻击官员或名人了吗?那整个社会不就成了一个随便侮辱、谩骂的“抹黑社会”了吗?当然不是。媒体人在正规大众媒体如果胡乱“爆料、抹黑”的话,他/她自己的信誉会迅速破产,会被媒体开除、被公众抛弃。而权力人物、公众人物,如果不受到媒体的挑战,则可能是会无法无天的;他们的有形或无形的恶,给社会带来的损失则是更严重,更难以承受的。

在马英九告周玉蔻之际,法务部长罗莹雪宣布将修改《通讯保障监察法》,以解决所谓“网路言论脱序失控”问题。这位马英九爱将说,目前台湾名嘴泛滥,“言论内容漫无节制,不实报导频传”,网上各种毁谤等行为屡见不鲜,形成“集体霸凌”。所以要通过立法对网络言论加以控制。

对罗莹雪的讲话国民党文人附和说,“媒体名嘴和网民言论失控对官员声誉造成不小伤害”,所以不仅要尽速修法限制,更要“加强政府的网路能力以遏止网路歪风”。马英九发言人甚至扬言∶“倘若未来其他人士仍持续对马英九诋毁、污蔑也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 这话简直就是模仿北韩金正恩口吻。

罗部长要管制网民,马总统去状告平民,殊途同归,都是防民之口。台湾在这样的“罗、马”统治下,真是条条道路通罗马,走向令人恐惧的警察国家之路。

但在今天的网络时代,连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叶门等中东那中世纪般的独裁政权都被结束了,今天罗莹雪、马英九们要走回独裁的“罗马”路,那国民党就等著民众(网民)反弹,迎接到比“九合一”更惨败的民意惩罚吧。

2014年12月26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网站”

曹长青∶声援周玉蔻 对抗马英九

马英九总统正式对电台主持人周玉蔻提告,刑事起诉“加重诽谤“,民事索赔一千万台币(并要求周登报道歉)。

我在前天发表的“马英九要把台湾变警察国家吗?”一文中谈过,在美国,从来没有总统(无论在任或卸职)告记者、告媒体,更不要说告一介平民的。因为作为总统、三军统帅,跟平民打官司,毫无疑问是以权压人、以势欺人、以法整人。

在总统和平民之间,尤其是台湾那种政治环境,哪来的法律平等?在真正的民主国家,如果总统认为记者的报导与事实不符,都是通过检调机构调查来澄清,而绝不是动用司法警方来惩罚对方!以总统的高位和影响力,有太多的机会自我申辩,澄清事实。即使受了委屈,也是做政治人物(何况还是总统!)的代价。而像马英九这样告记者,大阵势地压制言论和新闻,是绝对不应该被容忍的。

马英九这个举动明显是要杀一儆百∶任何人敢对总统说三道四,就可能吃官司,甚至坐牢。在这样一种肃杀气氛下,今后哪个记者,哪个媒体人,哪个电台主持人,还敢报导、质疑高官的贪污受贿?

周玉蔻不仅面对马英九的起诉,还因此被国民党开除了党籍。党员指控前党主席贪腐就被开除党籍?这不跟对岸的共产党完全一样了吗!即使周玉蔻经司法审判后被判错报,也不能以开除党籍来罚呵,更何况司法程序还没开始。马英九们在延续独裁政党做法的时候,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顾、连做个民主社会官员的姿态都不必,真是嚣张到天边了!

周玉蔻在被马英九起诉的同时, 被她指为“顶新魏家大掌柜”“白手套”的胡定吾也提告,国民党副秘书长林德瑞也提告,国民党中常委刘大贝也提告,还有总统府前副秘书长罗智强也要提告,还信誓旦旦“先告刑事,再告民事”,连国民党中央(整个党)也同样提告!周玉蔻一介平民,同时要面临至少六个官司!

他们这样做要传递什麽信号?就是要通过起诉周玉蔻,让台湾人民都闭嘴、都噤声、都噤若寒蝉。然后马英九们不要说拿顶新的政治献金,就是自己成为“顶级”贪腐犯,也就可以高枕无忧、毫无监督之声。

如果他们能得逞,将是台湾民主的巨大倒退,是整个台湾的耻辱!

你闭上眼睛设想这样的画面∶周玉蔻一个人、一个女性、一个媒体人,面对一个总统,一群达官要员、一个政府,一个政党(被纽约时报称为全世界最富有政党)的起诉控告!我无法不怀疑,台湾真是一个民主国家吗?!全世界哪个民主国家有这样的画面?马英九政权,在继陈水扁案之后,还继续创造民主国家的恶劣记录吗?

目前台湾媒体多是在报导和讨论周玉蔻被马英九起诉的法律细节,但根本的问题是,总统不可以告记者,整个国家机器不可以这样压制一个平民、一个新闻记者!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政治观点和理念不同的媒体,无论平常多麽针锋相对,但碰到政府侵犯言论和新闻自由时,就都会从同业角度、专业意识,尤其是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原则理念,同仇敌忾,对抗政府,捍卫人权。像美国左翼的《纽约时报》和右翼的《华尔街日报》,因理念不同和商业竞争而相当对立,但遇到政府及高官践踏新闻自由、侵犯记者权益时,两家大报却一致发声明谴责,并联手对抗(政府和权势)。这种专业意识、同业理念,是美国得以保有相当充足的言论和新闻自由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今天在台湾,无论哪派的报纸电视等媒体,都应该把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价值摆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任何珍惜台湾民主的人,都应该声援周玉蔻,对抗马政府!民主,没有言论自由的保护,就是没有支架的大厦,它可以在瞬间倒塌!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周玉蔻没有真凭实据,她就可以随意爆料、任意指控(总统)吗?这里有几个概念需要理清∶

第一,从现有的资讯来看,周玉蔻并不是凭空捏造,她提出有国安会前副秘书长提供内幕资料。现在这个“深喉”(张荣丰)出来说,他只是跟周玉蔻聊天,他的话不应作为指控证据。但周玉蔻反驳说,张荣丰的话和事实有出入。那麽周、张两人谁说的是真话?

从两个细节来看,很可能是张荣丰没说实话。首先,如果周玉蔻是编造(或捏造)了张的谈话内容,那麽她怎会给张发电子信,请求张作为证人出庭?这个电子信本身就说明,1,有这样的谈话 (张本人也承认);2,周玉蔻不仅相信了张跟她说过的内幕,而且还期待,甚至相信,她十分敬重的老朋友能够出庭作证。

其二,张荣丰后来解释说,他只是说“顶新的捐献行情顶多也只有2亿”,而不是说顶新已给了马英九2亿。但这句知道“行情”本身说明,他对企业给马英九政治献金的整体状况是通晓、了解的。所以柯文哲的前竞选总干事、前新党立委、对蓝营内情非常了解的姚立明才强调,张荣丰说知道行情,这才是关键!“要知道顶新捐了多少次钱,才能确定顶新政治献金最多2亿的行情。不可能顶新只有给一笔就断定行情是2亿!”

由此也可推断,张荣丰跟周玉蔻的确透露了行情,或者实情,但在国民党压力下,为了自保而被迫食言缩回去了。众所周知,国民党是什麽恶毒的手段都敢使的!

但即使张荣丰为自保而翻盘,周玉蔻也已表示,她不是仅仅只有这一个消息来源,还就张提供的资讯跟其它线索有过交叉核实等。所以这个可能进入司法程序的“官司”还有得看。

但如果在美国,在法庭上记者完全可以为保护消息提供者而拒绝交代新闻来源,顶多被以“蔑视法庭罪”而判坐几个月的牢。美国好几个有名的记者宁肯做那几个月的牢,也不交代消息来源。他们不但不可能因诽谤罪而被巨额罚款,更绝不会因“诽谤总统罪”而去坐牢!那是不可想像的!

马英九起诉周玉蔻的理由是,要捍卫他的名誉。但奇怪的是,以前有人指控他非法接受企业政治献金,马英九怎麽就装聋作哑,不顾自己名誉了呢?

我远在美国都看到报导,前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公开说,他知道的就有两位科技界大佬各捐给马英九5亿台币政治献金。而在马英九公布的资金来源上,并没有这10亿元。那麽这笔庞大的资金,马英九都藏到哪里去了?

另外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曾爆料,“三位企业人士捐6亿给马”。马也没报账。这些加起来就是16亿,是周玉蔻爆料的2亿的八倍!

马英九对周玉蔻的“2亿说”要控告,说是损害他的名誉。但“16亿说”不是他的“名誉受损”增至八倍之多吗,怎麽就不提告了呢?这符合基本逻辑吗?

今天信誓旦旦要捍卫自己声誉的马英九,为什麽不起诉李远哲和柯建铭?

马英九不敢!因为李远哲是诺贝尔奖得主,世界知名,还是中研院院长。起诉李远哲,就成为国际新闻。这是马英九不可承受之重。

柯建铭是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马英九起诉柯,就等于跟整个在野党作对,也要承受相当的份量。

但是今天对周玉蔻,马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周玉蔻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台主持人,她背后没党没派,孤身一人 ,而且是女性,最好欺负,最好吓唬,最好威胁!那个国民党(更有泛蓝媒体)上上下下齐声喊“认错、道歉”的吼声,很令人想起中国御用导演张艺谋拍的电影《英雄》中,那百万征伐统一的秦王大军齐声高喊的“杀不杀,杀!”的威吓场面。周玉蔻简直成了国民党蓝军讨伐台湾人民的征前祭品。

这是国民党九合一选举惨败之后的一次发 、一次反扑,台湾人民应该联合起来,抵抗马英九国民党的这次反扑。还应该联络国际上捍卫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组织,给马英九和国民党以压力,向世人展示马英九是在怎样地践踏台湾的言论自由!

此时此刻,不应该让周玉蔻孤军奋战,你的一臂之力是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

2014年12月30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2015-12-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