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茉莉∶彭丽媛是个什麽样的女人

作者∶茉莉 (瑞典)

在嫁给习近平之前,彭丽媛已经是著名的歌唱家了。她的父母曾不愿把她嫁给高干子弟习近平,可见她来自一个不愿攀附权贵、比较有尊严感的平民家庭。

一入侯门深似海。彭家父母没有想到,尽管习家没有委屈彭丽媛,但一旦习近平从地方官员升任为中共中央总书记,他们的女儿就被称为“中国第一夫人”。此时的彭丽媛,不管她的外表如何时尚亮丽,风度如何优雅迷人,她的名字就不可避免地,进入世界众多“独裁者夫人”之行列。

◎ 第一夫人应对其夫的政治负责吗?

将彭丽媛女士列为“独裁者夫人”,恐怕要使她的大批崇拜者和粉丝生气了。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共当局严重侵犯人权的批评甚多,但这位第一夫人的非凡魅力不仅征服了很多中国人,就连西方媒体也常用温和的笔凋描绘她。

可是很遗憾,作为“人类正义的最高法庭”(黑格尔语)的历史,在评判人物时,总是会摒弃个人崇拜,掀开温情面纱,洞察出真相与本质。我们普通女人一般只需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历史在评价第一夫人时,却必须考察其夫——一国统治者的gong过,以及第一夫人在其夫的政治体制中所具有的影响力,所扮演的角色。

在评价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时,人们首先要问的是∶她丈夫的权力来自何处?其权力的取得是否合法?权力的行使是否具有正当性?如果其夫的权力来自暴力,并用暴力维持其统治,他统治的国家没有人民多数意志的制衡,没有选举,甚至以铁腕禁止政治反对派的存在,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根据常识做出判断∶这位美丽的习太太是一位独裁者夫人。

那麽,是否所有独裁者夫人都应对其夫的政治专制负责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从国际历史上看,每一位独裁者夫人染指权力、介入政治与挥霍财产的程度不一样,其责任大小也不一样。总的看来,大多数独裁者夫人都要对其夫的独裁承担某种责任。

为什麽如此?首先,原本是普通的女人,因为嫁了独裁者,一下子被推上政治高位,从此拥有一个举世瞩目的公开舞台。在那个舞台上,她们的所有言行,哪怕是给花儿取名、展示书法与教刺绣之类的风雅之事,都像征丈夫的地位,代表丈夫的立场。换言之,她们成了丈夫的合伙人。

其次,一旦成了第一夫人,国库大门从此对她们敞开,她们尽情享受的金钱财物,全都是纳税人的血汗。少有独裁者能够用他们的正式收入,支付太太华丽的衣饰,昂贵的旅行以及奢侈的家居生活。

基于以上理由,即使是“最可怜的第一夫人”——萨达姆的妻子萨吉达•海拉拉,在历史法庭上也不能免责。那个温柔的女人被迫容忍丈夫多妻,在两个女婿被丈夫杀害后,她一直生活在无言的恐惧中。但伊拉克人民仍然不能原谅她,指责她作为第一夫人,经常跟在丈夫后面公开露面,做那个政权的装饰品,对萨达姆的大屠杀保持沉默。同时,萨吉达和她的孩子所享受过的奢华生活,来自独裁者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也可视为一种经济罪行。

◎ 前车可鉴,彭丽媛不可不虑

对国家统治者的全面评价,一般要盖棺论定,至少也要等他们的政治生命告一段落。目前习近平仍在任上,尚无法全面评论他的是非gong过。而这位本是独立歌唱家的夫人,已经服从了男权制定的规则,让那个男人成为她的信念和真理,她的活动一切以丈夫为中心。因此,要公正评价彭丽媛这位第一夫人,现在也还为时过早。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从彭丽媛的表现中看出一点端倪。例如,1989年六四事件后,彭丽媛曾去天安门广场,以歌声慰劳戒严部队。当时彭丽媛已与厦门市副市长习近平结婚,她的行为应该是丈夫所赞同的。这就说明,彭丽媛的歌声虽然优美,但她本人却不太像是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仁慈天使。

在习近平上台的三年间,彭丽媛在国际上一直扮演“亲善大使”的角色,试图给自己树立一个“社会良心”的形像。这位中国第一夫人穿著华丽精致,带著端庄可爱的微笑,不辞辛苦地旅行世界各地,散布了一种温馨而梦幻般的印像,似乎中共这个政权是富于人性的。

然而就在这几年,中国人权状况严重倒退,在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羁押未判及强迫失踪人员大幅增加,新闻言论自由遭受更严厉的钳制。新疆的民族冲突,西藏人的自焚,形势更为严峻。2013年,习近平被无国界记者列入“新闻自由公敌榜”。但是,身为联合国“亲善大使”,彭丽媛对中国严酷的人权迫害、以及受害者及其家属的苦难,闭上眼睛不发一言。

今年九月,习近平夫妇访问美国,彭丽媛的专车被中国访民堵到人行道旁。十月,流亡英国的邵江博士举著“调查六四真相”的标语,在伦敦大街上迎著习近平车队示威。即使是亲眼见到中国人表达愤怒的抗议活动,彭丽媛仍然一味沉默。如今,她热衷于指导新版大型歌剧《白毛女》,有人因此质问彭丽媛是否想以毛泽东夫人江青为师。

笔者将在下篇文章中介绍一些“红色公爵夫人”,其中几位前共党领袖的妻子,都曾去北京见过江青,并成为江青的崇拜者,例如,阿尔巴尼亚前独裁者霍查的妻子涅治米叶,还有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夫人埃列娜。这些红色夫人后来不是像江青一样被判刑,就是被处死。前车可鉴,彭丽媛女士不可不虑啊!

◎ 逃脱被诅咒命运的两位女性

在笔者所能观察到的多位独裁者夫人中,只有两位优秀的女性逃脱了被历史诅咒的命运。一位是斯大林的第二任妻子娜杰日达•阿里卢耶娃,另一位是前中非帝国皇帝博卡萨的妻子玛丽(Marie-Reine Hassen)。

年轻的娜杰日达是斯大林心爱的妻子,一位具有浪漫理想的女性。但是,为斯大林生了两个孩子的娜杰日达却在她31岁的芳龄,以一把左轮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为什麽这位前苏联的第一夫人会走上绝路? 斯大林的女儿斯维特兰娜认为,这是因为她的母亲不能容忍丈夫的残忍,当娜杰日达无法制止那些罪恶时,她宁愿自我消失。女儿写道∶“如果她没有死,那麽她以后的命运会是如何呢?不会有什麽好的结果。早晚她会成为父亲的政敌。当她看到她的最好的老朋友,如布哈林、叶努基泽、雷登斯、斯瓦尼泽夫妇都一一死去,她决不会沉默。她绝对熬不过去。”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娜杰日达以死抗争的做法,虽然使斯大林痛苦不安,却并没有改变暴君残害人的政策。无论如何,这位可尊敬的夫人保持了自身的清白和纯正。

最幸运的的独裁者夫人,要数前中非皇帝博卡萨的妻子玛丽。玛丽在少女时曾和其母被博卡萨监禁,在胁迫之下成为皇帝的妻子之一。结婚后,聪明的玛丽在后宫假装疯癫,博卡萨只好把她送还给家人。

后来玛丽去法国和美国攻读学业,在中非帝国终结后回到祖国,担任外交部长并竞选总统。玛丽希望凭借自己的知识才能,努力使贫穷混乱的中非赶上时代。

——原载香港《动向》杂志2015年12月号∶原题∶独裁者夫人与人类历史法庭

(更多茉莉文章请见其博客∶http://blog.creaders.net/u/4775/)



2015-12-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