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桑兰的三大心理残疾

曹长青

就桑兰案我已写了十多篇文章,现大致总结一下,桑兰为什麽会走到这种罕见的千夫所指的地步(在海外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几乎一面倒谴责她)。在2011年5月第一篇“桑兰被丈夫和律师毁容”中我就断定∶“桑兰案不仅打不赢,还会赔进她的形像∶一个原来令人同情的伤残女孩,变成贪婪、不择手段、恩将仇报的丑妇。”

这个预测不幸言中。桑兰从打索赔案开始,迄今四年多,已把当年靠美国媒体捧起、加上无数国人帮她打造的形像,都砸得粉碎。如果说上次她摔在纽约,毁了自己的下半身;那麽这次打炒作索赔官司,则是毁掉自己的下半生。“桑兰”这两个字,已跟谎言、敲诈、贪婪、恶毒等连在一起。南京有个徐老太,北京则有个桑兰贪。网上已有人提出警示句∶做人不能太桑兰。

桑兰从火箭般升起,到暴跌成“垃圾股”,当然是有清晰的原因。它跟中国的体育制度、一夜成名的爆发心态、拜金主义的社会环境等等,都有直接的关系。其中最明显的两个因素是∶

一是缺乏学校教育和家教。桑兰从5岁练体操,到17岁摔伤,一直接受中国那种封闭式的官方训练,几乎与外界隔绝。这期间,本应是一个孩子上小学、初中、高中的心智成长阶段,但桑兰不同,她在体操队封闭式的训练,父母几个月才能见到一面,既无法得到良好的家教,也没法系统地学好文化。这使我想起曾看过的一部电影Rocky IV(洛奇4),描写美国拳击手(史泰龙主演)和苏联选手对决。那个苏联拳击手受到机器人般的严格训练,最后也几乎成了机器人,既无个性,也无人性。桑兰的情形跟那个苏联选手大同小异,在17岁摔残前,就已经不是个正常孩子,在心灵和人性成长上,(回头来看)已经“畸形”。

二是一摔出名对心灵的扭曲。那些从中国宫廷式体育训练出来的人,多数都缺乏学校教育和家教。但为什麽别人没变成桑兰?因为他们没有“非正常地”一夜爆得大名。桑兰不是靠赢了金牌,而是因为自己失误摔残废了,靠人们天性的巨大同情心而得到大名。尤其是因为桑兰摔在美国,摔在全球媒体最强势的国家,于是一个之前几乎默默无闻的二线运动员,突然之间成为全美国、全中国的“名人”。

无数得到金牌的优秀运动员都没有过桑兰那种风光、那般媒体的重视、那份人人呵护的娇宠。一个不见经传的机器人女孩,突然被美国人“升空”,结果“好事变坏事”。

越不是通过自己艰辛努力得来的大名,就越无法承受其“重”。为什麽?就因为那个“名”不实在,水分太重,一压就泄了。桑兰就是在意外得来的“盛名”之下,被压出了“心理疾病”。迄今为止桑兰的一路恶行(对,是恶行!欲了解更多实情请参见我的“桑兰海明谁更毒”一文),基本是三个病症的“综合发作”。

第一是“夸大妄想”。

桑兰突然爆得大名,明摆著只是人们对一个可怜女孩的同情,因为这触动了人类最敏感的神经。但它却促桑兰产生了“名人心态”,而且在摔伤后不久就开始了。例如她回忆在美国过第一个生日,有多少名流来看她,她不断“接见”,累得要回屋休息一会,再出来“握手”;什麽客人车辆太多了,当地警察都得帮忙;什麽巨型生日蛋糕,专门厨师做的。这里没有她受感动的细节,没有深切的感恩,或从名人们那里得到什麽人生的启迪,全部的回忆都是——她重要,她有名,她被众星捧月。

桑兰自视越来越高,居然抱怨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没去医院看她,CNN总裁特纳没给她寄慰问信。本来是她摔瘫,别人是同情,可她把同情看成了自己的成就,自视名人贵人了,人们都得去拜她,不拜她就抱怨。病态居然那麽迅速就开始了。2008年那次来美国,她还想举办演唱音乐会,她以为全美国都还记得桑兰,都在等待桑兰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间。音乐会最后没开成,可能也是她对监护人夫妇的底火之一。

2011年到美国打官司时就更孤家寡人,更没人来拜。于是她就自己摆谱,自作名人状。例如主动去“看望”一个被枪击的华裔青年,还当场给那个越南华裔赠送中国国旗服。这种神经错乱举动,用俨然一副使馆官员的姿态做出。她既不管那个青年有聚众滋事的可能帮派背景,更不顾那根本不是新闻,而是她来美国之前就发生的。总之,她要利用(并且自创)各种机会,摆出“名人”架势。在她家里,大概这套玩得通,所以她丈夫黄健开口闭口称她“我们家明星”。

自视名人,就会耍大牌。于是有了“飞机门、保姆门”等等。她拒绝航空公司推来的轮椅,坚持必须坐自己尚在货舱中的轮椅,导致飞机晚点2小时。她对保姆不满发怒,居然在凌晨四点要保姆“滚出去”(那个钟点还没公共汽车)。保姆在电视上哭诉∶“她规定我,你和狗都接自来水吃,自己要煮开的就去烧,别吃我的桶装水。把我当狗一样,大部分情况还没有狗的待遇┅┅”

据网上的报道和博客文章,即使对自己的母亲,桑兰也训斥苛责,她的母亲曾痛苦得撞墙寻死。中国一胎化产生了许多“小皇帝”,而桑兰不仅是独生女,还因摔伤而赢得了更广范围的溺宠,于是她就把自己当“小慈禧”了,比小皇帝的骄横还高一个等级。

随著时间的推移,光环弱了,来拜的人少了,她就要“捉事”(东北话∶制造事端),就像孩子在地上打滚,要引起大人注意。她需要媒体报道,需要镁光灯,需要关注,需要她自己“重要”的感觉!至于这种“满地打滚”是否给别人、给社会“添乱”、造成损失,她是根本不在意的。

桑兰来美国打跨国索赔,什麽“维权、讨说法”呀,只是给自己的真面目化个妆而已。她的真正目的就两个∶一是指望敲出笔巨款;二是引起媒体注意,引“舆论”烧身,烧出一片光芒、再镀光环!

索赔21亿美元的天文数字,就是根“火柴”。桑兰说了,即使为此毁了名声也在所不惜。没错,她要燃烧自己,不是照亮别人,而是吸引别人眼球。用黄健的话说,要人们“还记得桑兰”——她又能满天满地上报纸电视了,人们又“闲坐话桑兰”。于是,一个提醒人们她仍“重要”的目的就达到了。

桑兰要光环、炒名声,但更根本的目的是获利发财。她曾跟新浪网有广告合同,她写一篇新浪博客,可获一万元稿酬。她的博客旁的广告模板和按钮,新浪也要每周付一万元,仅这几项,桑兰就年入一百万人民币;再加上其它类似合同,桑兰每年可进账50万美元。所以桑兰要不断“制造事端”,引起争议,才能获得博客点击量,每多一个点击,都是一个叮当响的铜板呀!可是桑兰在美国打官司的诉状却极力哭穷,说她在中国生活悲惨,月入只有230美元,还没有医疗保障。甚至为获政治庇护(移民美国)而控诉中国是极权国家。别忘了,她同趟旅行中还穿国旗、挂国旗、送国旗。自我夸大妄想症已经把桑兰弄得神魂颠倒了。

第二个是“被害妄想”。

在精神医学上,“夸大妄想”后面一定跟著“被害妄想”。由于名声是虚的,她赢的是同情票,不是敬佩票,所以别人并不认为她多有份量、多重要。于是那个夸大妄想者,就认为自己被轻视,甚至被外界敌视;这时“被害妄想症”就发作了。

桑兰到美国打官司的前奏,是中国体委没给她要的一个手续“盖章”。这麽点小事,她就勃然大怒。按理说,桑兰的人事关系在浙江体委,应由原人事单位出手续。北京那个办事员没给桑兰“破例”,就变成整个体委的错。在桑兰眼里,她是“名残疾人”,就应该走通(横行)天下。甚至连体操队“春晚”没请她,也成了罪过。总之她自己摔伤,就全世界都欠她了。做不到百分之百按她意愿款待她,就是轻视、敌视,甚至迫害她。桑兰的前律师海明曾披露,桑兰提出申请政治庇护的理由,是她申请出国护照时,公安局的审批时间过长。

桑兰跨国索赔21亿美元的诉状出来后,任何脑袋没疯掉的人都会认为荒谬绝伦,所以网上恶评如潮。但桑兰不是马上自省,而是用“被害妄想”心态认定网上对她的痛斥都是义务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组织”的一场攻击抹黑桑兰的“网络战争”,于是又增加30名网友被告。

就算那对监护人夫妇神通广大到可以“收买”“组织”各种人到网上骂桑兰,但谁有本事“组织”全体网民都沉默、不替桑兰说话呢?中国政府都做不到。国内网民就有四亿五千万,当局想少听几句网上对官府的骂声,都一筹莫展呢。2011年刘谢夫妇居然能买通这麽偌大的网民群体,都不出来替桑兰说话,大概比中国政府还有钱,难怪桑兰动心告他们几个亿呢。

有人说都是她的律师海明出的坏主意,海明害死桑兰。这一点都没错(那个小丑应该被痛骂),但海明的每一个恶主意,都是桑兰本人先提出线索。

第三个是“神经错乱”。

一个人要有了“夸大妄想”和“被害妄想”症状之后,下一步就开始神经错乱,一本正经地做一些疯子之举。但多数疯子的症状,都仅仅表现在要证明自己“重要”上,并不会去刻意坑害别人。桑兰则是在夸大妄想和被害妄想之后,除了“疯”之外,更加上了“毒”。

暂且不提那个最毒的——她兴高采烈去警察局报“被强奸”,这里仅举几个实在疯得不行的例子∶

其一∶告CNN前总裁特纳一亿美金,说他不兑现“要养桑兰一辈子”的承诺。而且(起诉书宣称)桑兰把账单给寄去了,特纳竟然拒绝支付。那张养桑兰一辈子的账单是去要多少钱呢?这倒挺令人好奇的。

其二∶桑兰宣称,刘谢夫妇说过他们在北京的公司会关照桑兰直到她经济独立,但刘谢的公司在2003年关闭后,就不再支付桑兰的费用了(她当时已有月薪三万的工作),于是要告刘谢夫妇一亿美金,也因不兑现“养桑兰一辈子”的承诺。你助她一臂之力,你就欠她一辈子。当然啦,特纳连见都没见过桑兰,赞助了一个友好运动会,就欠桑兰一辈子了。以此逻辑,照顾过她十个月的,其实应欠她十辈子的。

其三∶桑兰起诉书拉了一个清单,说刘谢侵吞她的财产,包括尿布、导尿管、轮椅什麽的。根据网上的报道和博文,任何人都可以明显看出∶刘谢除了照顾桑兰10个月,又在接下来的13年里为保持她的美国医疗保险(每年必须花够500美元,否则保险就被取消)而为她领取尿布、导尿管等等。由于太多桑兰用不完,就没全部寄回国,而堆在他们自家仓库里。结果这些就都成了刘谢侵吞桑兰的财产。且不说刘谢家没有人瘫痪需要尿布、轮椅什麽的,即使人家有需要,能没有自己的医疗保险吗?她不说人家是亿万富翁吗,还需要用桑兰的尿布?桑兰无视别人这些年费时费力地帮她领取、往中国邮寄那些东西也就罢了,但用这些来做刘谢侵吞她财产的证据?你说这到底是疯了,还是毒到没药可救了?

其四∶桑兰起诉书中,附有一封2008年刘国生写的一封英文信,说桑兰黄健来美国的机票、食宿费用等,由他们(捐助桑兰的)基金会承担。这封英文信明显是给美国领馆签证用的。但桑兰今天居然把这份东西当作这对华裔夫妇违约的“证据”。这是一个多麽恶劣的做法呢?我举个例子∶

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无数中国人挖门捣洞想要出国留学,但苦于找不到国外的经济担保人。在那些终于从八杆子打不著的“亲戚朋友”那里“求”到一份担保的人中,大概90%以上的“经济担保”都只是名义上的,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抵美后自己打工念书、生活。但如果有一个留学生来到美国后,看到“担保人”家里富裕,起了邪念,把担保人告上法庭,说他拒付担保书所承诺的一切费用,要赔偿损失。你说这个经济担保人是不是傻眼了?在法律意义上,那份“经济担保书”是向美国政府宣誓的法律文件,不遵守,就违法。你说这个告经济担保人的留学生毒到什麽程度?

我只是做个比喻,在美国二十多年,还从没听说过谁干这麽缺德的事儿呢。这次桑兰做的,就缺德到这种地步。刘国生那封信,连法律文件都不是,而且信中提到的基金会的14万多美元也全数交给了桑兰,现在她居然控告人家“违约”,没支付她来美费用!

其五∶再说更让人眼珠子都掉出来的荒唐吧。桑兰来美打官司,原来没想起诉刘谢夫妇,又提出住他们家。刘谢安排桑兰黄健在他们家住一周,然后去住纽约中国领馆的旅店。但在桑兰(继索赔18亿诉状之后)提出索赔21亿的诉状中,其中向刘国生谢晓虹索赔7亿,起诉书中竟然有这麽一条∶刘谢不支付桑兰这次来美打官司的费用。

天呢!你来美国起诉我几个亿,我还得支付你家三个人(桑兰黄健夫妇及保姆)来美国告我的旅费、住宿!你们大家说说,这是不是病、疯、毒到地狱里的魔鬼都得甘拜下风的程度了?

当时海外网络上对桑兰恶评如潮,应该说真是有人组织的,这个人就是桑兰自己。在股票市场,一旦股民知道那支股票是灌水的假货,无论它曾升到多高,名多大,都会马上抛,直到它成“垃圾股”,再无回升之力。桑兰的行情,在她自己主导下,已是“垃圾股”般暴跌。

都说桑兰摔在美国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看来,美国是“害”了桑兰。本来她自己摔下来只是伤了身体,结果被美国往天上一扔,她要能一直悬挂在天空也行,大家就众人赏月吧,管她身上有多少阴影,反正遥远地看著亮,就行了,没想到她拼死命往下跳(无数人喊著千万别跳,会伤著你自己,她理都不理)。结果,这次摔下来,心和脑都给摔残了。

人身只是一个动物体,心和脑才决定“人”这个定义。身残不是丢人现眼的缺陷,但心残、脑残,那就在“人”这个概念之外了。

2015年12月1日改写

2015-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