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读者来信∶法国思想家雷弗尔的和尚儿子是个左疯


曹先生,你好!

我是你网站多年来的忠实读者,从你勤奋工作的成果中吸取了很多养料,得到了很多关于西方社会的真知。我成为保守派很大程度是受了你网站的影响,尤其是长青论坛。2014年我从巴黎移居美国,正在半工半读向美国公民的方向努力。因曾住法国几年,所以想对你网站最近刊出的“法国精英为美国说公道话”及“编者按”中所涉及的问题,谈一点看法∶

编者按中提到的法国思想家雷弗尔的和尚儿子理卡德(Matthieu Ricard)在英语世界似乎不是很为人深知,但在法语世界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人物,我查遍法语网站,看到的是一致的溢美之词。只是不知曹先生有没有注意到这个雷弗尔的洋藏僧儿子,今天却是反资本主义抗击气候异常的大力鼓吹者。法国左派总统奥朗德热衷所谓全球气候过暖问题,其中就有这个洋和尚的贡献。

(请看这张照片∶http://www.huffingtonpost.fr/2013/09/21/attali-rapport-hollande-45-propositions-economie-positive-capitalisme-patient_n_3967370.html)



上面是2013年左派经济学家Attali等向奥朗德总统递交经济问题报告时的合影,正中间的那个身穿道袍的和尚就是理卡德。这份报告题为《为了一个积极正面的经济》(For a positive economy),探讨的是世界经济未来面临的不公平问题和气候生态问题,以及法国力所能及的对策。包括利他主义教育进学校大纲,改革企业结构并对企业主进行道德教育,在联合国推动建立国际气候监督委员会等措施。这次奥朗德在访问中国后接受“欧洲一号电台”(Europe 1)采访时说他对气候过暖问题的关切是受到“大师们的指点”,想必大师队伍里面一定有这个洋和尚理卡德。

关于理卡德,我还有另几个观察∶

1,他在嬉皮士运动如日中天的七十年代出家到尼泊尔的藏传佛教寺院,至今似乎从来没有为受中共摧残的藏人说过一句悲悯之词(我没有找到),更不用提他对北京政权有任何谴责之词。相反,在他们父子对话录《僧人与哲学家》一书中,他甚至间接暗示藏人今天的苦难是因为前世的业。

2,2011年出版的摄影集《108个微笑》(108 sourires),里面收集了西藏人的笑脸,结合他对微笑的理论研究,专门“展现西藏人质朴的幸福”。青海玉树地震后他的慈善组织前去救援,他在博文里写道北京当局的援救行动迅速有效。而实际情况恰恰是青海地震在第一时间被当局隐瞒真相,并阻止对地震救援非常有经验的日本和台湾等派遣抢救队。

3,2013年理卡德出版的新书《为利他主义辩护》(好像只有法语版),简直像是左派热衷的反全球气候过暖的百科全书,里面有这样的内容∶

大篇幅论证西方国家大量排放温室气体,受害者却都是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

开辟专门章节批判安兰德(Ayn Rand),说她的哲学多麽无稽之谈,兰德为人多麽孤僻刻薄。

谈到美国在非洲中东的军事行动中怎麽不把人当人看,作为利他主义(altruism) 被泯灭的例子。但只字不提恐怖分子怎麽不把人当人看;相反,引用数据论证暴力在世界范围内的消退,以证明当今世界的首要问题不是反恐而是气候问题。

上面谈到的这些关于理卡德的情况,不知曹先生是否有所听闻。在我心目中这个洋和尚,还有天主教皇方济各,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等,是当今世界的几个招摇撞骗的懦夫,共同点是没有什麽实践经验,却装点得五颜六色、装神弄鬼,躲在安全区域唱道德高调赢得“无知少女”的心(正如你文章曾说的,无知少女是西方左派的群众基础∶无产者,知识分子,年轻人,女性)。

最后想借此机会提一个长期阅读曹先生博客而来的困惑,是关于达赖喇嘛的。我的印象,达赖喇嘛是全世界嬉皮士、和平反战主义者心中的圣人(与密宗修行的独特仪式也有关吧)。比如理卡德经常炫耀他是达赖喇嘛的法语翻译,并说达赖喇嘛、曼德拉、甘地是他最崇敬的人。

我的问题是∶介于曹先生的早年文章中对达赖喇嘛的推崇,达赖喇嘛的言行思想(我的理解是靠近左翼自由派的)对于保守派来说有什麽价值,有什麽可共鸣之处?保守派,比如曹先生本人,还比如法拉奇,推崇支持达赖喇嘛的意义在哪里?

先提到这儿,希望曹先生能百忙中抽空为我简短解惑,感谢不尽。

致礼

刘立晖

2015年11月3日

曹长青的回信∶

刘先生∶你好!很高兴知道你移居美国,更为你成为保守派而高兴,这更是正确的选择!祝贺你!

关于你信中提到我为什麽支持达赖喇嘛的问题,这主要是支持西藏人民的选择权利,而是否尊重“人的选择权”是对自由主义追求者的一个最重要的衡量标杆。尤其是在西藏人民遭到中共专制的压迫和殖民统治之际,更应该支持他们。至于达赖喇嘛的社会主义倾向,尤其在经济层面,我当然是不赞同的。

编者按中提到的雷弗尔的和尚儿子,我之前没有关注过,听到你的介绍才了解。但大多数和尚都是左派,很多连左右也分不清,就自然左倾(左右分不清的,基本都是自然左倾,因为很容易被鼓吹“政治正确”的左派媒体蛊惑)。

祝好!

曹长青

2015-11-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