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华裔保守派之声∶美国30年内崩溃,毁于谁之手?(李麦逊)

作者∶李麦逊

美国如今的状况,标志政治经济灾难再次降临。这远不是“社会主义化”那麽简单的事情,而是涉及美国的国运和所有国民的未来。面对美国如此严峻的时刻,不得不冒著千夫所指(种族主义分子、法西斯分子、文化自戕、自虐┅┅)的风险一吐为快,望抛砖引玉,引起争鸣。自以为不那麽政治正确,却是冷冰冰的事实。我始终认为,能否超越自己的阶级、阶层和利益谈论问题,不仅仅出于勇气。

作为一个新美国人,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如果不吐露真言,就对不起这片给了自己新生命因而值得感恩的土地,也对不起自己前半生苦心追求受上帝垂青而实现了的梦想,对不起后半生乃至子孙后代的情感寄托和身家性命。说句有点政治矫情的话——我们是在说自己的家事。

看来,人类不但有普世价值,还有普世劣根性——好逸恶劳,仇富,不理性。在和谐国你不仇富你就有问题,在美国不仇富你同样也有问题。

真为美国的未来担心,尽管只有两届期限,但因为政策的后续性,美国前景堪忧,我甚至第一次觉得,该轮到美国人唱“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了。

美国的问题(或者说西方的问题)在哪儿?根子在哪儿?

冷战结束后,美国以世界唯一超级大国身份傲视环球,但很快就走下坡路,以致于今天疾疴堆积如山积重难返,比冷战时的尼克松时代还严峻。很多人把“911”作为一个分水岭,也有人把2008年金融危机看成根源,我却认为两者均不是主要原因,甚至不是次要原因,而是一个结果。其实,恶之果早在二战后就种下了。

“文化多元化”是西方左派知识分子和政客鼓捣出来的,这个提法似乎很有政治正确性,美国作为一个民族文化大熔炉,更是不容置疑。但文化背后有价值,价值的高低之分是显而易见的。美国以尊重和保护个人权利为核心的“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价值,就跟极权国家宣扬的“群体主义”(collectivism)高低立判,甚至是对立的。在美国,左派提出“文化多元化”,实质上是有意贬低美国的以保护个人权利、市场经济、资本主义等为标志的主体文化价值,或者说变相降低美国价值。

美国左派高喊“文化多元主义”,把所有文化都等量齐观,这就像把沙子跟珍珠摆在一起喊“物质多元化”,其实就等于把珍珠的价值贬低了。表面看,这好像是慷慨,是对其他文化的欢迎,但实质是给“沙子”鱼目混珠提供了可能。美国今天的价值混乱,都可以从这里找到原因。

美国作为新大陆,并不仅仅是自然环境的新,而是价值观的新。新移民尤其是欧洲新教徒对美国的建设和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论你怎麽谴责殖民主义,你都不能否认这新大陆是人家发现的,并主要是他们开辟出来的,也不能否认欧洲文明是现代文明的主线并在新大陆被发扬光大,你也不能否认这样的文明,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层面都惠及于全人类几百年了。

倘论贡献不论大小,移民及移民文化应该获得尊重和保护,但前提应是融入美国的保护个人权利的主体价值之中。也就是说,美国文化不是拼盘,盘中各自保留山东馒头、意大利通心粉、日本寿司等;美国文化是熔炉,各种文化融为一体,其根本价值是保护个人权利,个体价值至上(而不是群体,更不是国家),即美国《独立宣言》所确立的个人三大权利∶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权利。

我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因为任何种族都有优秀分子,都有人才。我就是马丁•路德•金、曼德拉、MJ、乔丹等人的粉丝。但总体而言,说句有点达尔文意味的话,他们的母体文明非常不幸地、可以被大胆地称为“后进”“欠发达”。

绝大多数情况下,人才所以能被发现,能够涌现,能够实现(其才能),最根本的是有一个自由的社会,一个尊重和保护个人权利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人的想像力、创造力并保护他们的智慧结晶,也才能孕育出各种心地善良的人,不论他是白人还是黑人,是亚裔还是西裔等。

例如,我来美国时的签证官就是一位优雅的黑人女士。当年刚到美国不久在芝加哥一家超市那位黑人女收银员莫名其妙地和我长时间热烈握手,活像我就是她失散多年的老公,连身旁朋友都开我玩笑她爱上你啦。在哈莱姆,几次也被黑人朋友热情指点路径并提醒安全┅┅但现实情况是,西方过于宽容。基于文化多元化和人道主义等原因,移民尤其是非法移民过度膨胀,已每十人就有一人为非法移民的地步。这就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了,和美国的移民政策的初衷背道而驰。我有个担忧而且我敢说不是杞人忧天。其实有人也不那麽公开地说过∶美国迟早会毁在非法移民手上。具体说,主要是毁在除亚裔之外的非法移民上。

为什麽对亚裔网开一面呢?绝不出于自私,看过我博客的都知道我对母文化的态度。亚裔,尤其是东亚裔,虽然有很多劣根性(如以血缘为利益和是非标准、缺乏公德心、法制观念、坑蒙拐骗等),但由于美国缺乏儒家文化的土壤,他们的文化基因基本无法传染给后代(我接触和测试过)。即使第一代非法移民很艰难,有的素质极其糟糕(如专坑华人的,经营月子中心的┅┅),但大多很勤奋,大多能自食其力,有的还成了中产阶级。中国人还有个罕见的优点,不论知识分子、商人还是贩夫走卒,都重视后代教育,而且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华裔后代也很争气,教育、收入均高于美国平均水平就是明证。生造个“物理学文明”词汇,他们是美国梦的正能量。

反观其他的,麻烦就大了。很多人除了生孩子,似乎无所事事。最可怕的是,他们只管生,不负责抚养。孟菲斯有个老弟,年仅28岁,和11个女人共生了30个孩子,导致每个孩子每月只能从他那里得到1.5美元赡养费。当面对电视镜头时,此老弟毫无惭意。热播电视节目“Steve Wilkos”,“Maury Show”和“Judge Judy”系列还有海量案例。更别说重视教育什麽的,完全拿生孩子当生意做,因为可以获得福利,非法移民还可以为孩子获得国籍,为自己合法化打时间战。近几年我游历了不少地方,非常震撼,南部一些州,除了基础设施还算不错,感觉就是去了非洲,比如孟菲斯、新奥尔良┅┅,乞丐成群,问个路也要钱。我灵机一动说我是专程来看世界上最大的黑人殉道处的(马丁•路德•金遇刺处和纪念馆),才打了个折。从孟菲斯Downtown去猫王(Elvis Presley)故居雅园(Graceland),路边简直就是一条在中国也难找的拉圾带,臭不可闻,长达十多公里。简直有辱猫王亡灵。从南加州到佛罗里达辽阔而漫长的地带,已经出现拉美化的景像。我听一个教授抱怨,非裔和西裔学生辍学极高,即使有政府补贴也不去学校。对我们这些来自中国这个还有大量因贫困儿童失学、有人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没钱读而自杀的国家的人而言,纯粹自作孽!在美国,众所周知,少数族裔会受到很多优待。如果一视同仁,我真的怀疑奥巴马能进哈佛(他至今不愿公布他的成绩单)。

我在飓风前不久去纽约,住朋友(白人)在哈莱姆的住处,短短一周,就在两个街区外发生一桩凶杀案。一个黑人杀了一个西裔。走路都提心吊胆。那里,还有地铁,实在让我不舒服。太多的人无所事事,宁愿闲著也不干活。需要强调的是,他们大多都出生在美国,和新移民相比有不可替代的先天优势,但依然无所事事。我和太太以及一些朋友(均为白人)私下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大致说很多黑人认为他们的祖先太苦了,他们没必要拼命。不拼命可以理解,不拼命难道就是无所事事吗?至于有人亲眼目睹领福利的、用政府发的食品券买42美元的蛋糕、买啤酒(在不法小店)都是小Case了。

鉴于他们的生育率远高于白人和亚裔(2011年起,甚至新生儿总数也超越欧裔),所以,从人口学上讲,不用50年,美国就不再是一个欧洲后裔为主的国家;从文化上讲,美国不再是一个西方国家;宗教上讲,基督教趋于没落甚至被归入邪教;政治上看,现行的选举制度将一劳永逸地将美国变为一个伟光正政党一统天下的和谐国。(毫无理由的多年不纳税也有投票权的法律必须修正)。我甚至连名字都想好了——美利坚斯坦(那时的欧洲已叫欧罗巴斯坦)。整体上的北美以及他的近亲欧洲将变成一个几不像的魔幻现实主义怪物。现代文明的灯塔和火炬手油尽灯枯,百年来的荣耀躲进历史的暗影,不费一枪一旦的入侵者发出得逞的狞笑。那将是各位目睹的景像。

更糟糕的是,一点也不像美国人的奥巴马(指意识形态)不但不正视问题——其实他自己就是个问题,反而为了讨好移民获得选票而置美国前途于不顾,大笔一挥,1100万之多非法移民就合法了!可以肯定的是,这脑残甚至居心叵测的政策势必鼓励更多的非法移民溜进美国,加速美国的崩溃(果然,这一消息一公布,偷渡费猛涨)。这对合法移民、尤其对那些寒窗十多年学有所长苦苦为身份挣扎的留学生是多不公平,对美国之外眼巴巴等美国技术签证的高端人才是多不公平!对那些为建设美国捍卫自由流血流汗甚至献出生命的美国人是多不公平!实行了几十年的每年5.5万名随机抽签的“多元化移民”政策(半数给了恐怖主义和艾滋病温床非洲)简直形同儿戏,买彩票呢?美国还不够多元化吗?谁敢保证不被恐怖分子抽到?共和党提出以高科技绿卡替换此配额,再合理不过,却一再被民主党阻击。

不讲前提的全球一体化是极其糟糕的,不是让差的和好的看齐,而是让好的向差的看齐甚至让步!就像一个优等生老和差等生混,你也只会沦为一个层次。退一步讲,真要维护多元化,世界上早就多元化了,只不过以国界的方式存在于各个国家并共存于地球,何需非要强扭在一起?弄成几不像,都不开心。

幼稚的左派政治家已经付出代价,尤其是西欧。法国、西班牙和德国的穆斯林化严重得积重难返了。二战后大量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移民,使得欧洲伊斯兰社会迅速扩大。39年后法国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共和国(法国最大的港口城市——马赛实际已经穆斯林化了)。不到40年,德国也将成为伊斯兰国家。欧洲大陆难逃伊斯兰化命运。新移民一般聚居,早期的抗议基本出于民生。获得身份、生活福利后,衣食无忧的他们“玩起了政治”,居然要求独立!再下一步,估计就是动员甚至强迫邻居街坊进清真寺了!翻开世界地图,你会被他们开疆拓土的速度吓得瞠目结舌。

这样的悲剧正在北美上演!美国非法移民已达3千万,每年遣送的不过三四十万,堪称愚公移山!非法移民明目张胆大规模聚集示威,仿佛他们是被绑架过来的受害者似的。2012年春,United We Dream组织在全美20多个城市举行示威游行,竟然占据了奥巴马的竞选办公室,简直不可思议。黄金之州加州的破产、帝国之州纽约州的摇摇欲坠、南部一些州的乱七八糟无一不跟非法移民泛滥以及民主党的纵容政策有关。受非法移民困扰最严重的亚利桑纳通过的所谓最严酷法律,完全出于无奈,不过一个法制国家的常态,居然被左派媒体和奥巴马政府批得犹如纳粹暴政!笑掉和谐国联防和城管的大牙。

加拿大情况不比美国好,听那边的朋友说,一船一船、一飞机一飞机的假难民来到加拿大,一窝一窝地生孩子,被遣送的极少。最近加拿大移民大改革,打击的是有钱的和有技术的,恰恰对这类人无能为力。这世界真有那麽多买得起机票船票付得起巨额蛇头费的难民吗?连那个人类有史以来面目和灵魂最和谐、甚至在微博里放言烧毁移民局的女人凤姐都冒充难民,移民局居然拿她没办法!

欧洲中世纪野蛮的宗教改革后矫枉过正的仁慈,造成现代西方人的硬伤和难以治愈的后遗症!试想一下,不说西方人移民中东,就算你在那里修一家教堂试试看!而他们的清真寺,公然修到了911遗址附近!仅在法国,就有两千多家!到底谁侵略谁?胡德堡的枪声还在耳畔回响。

再有,任何流氓政权的媒体都可以在西方浩浩荡荡,各种邪恶的图腾和标识在美国商店里公开出售,各种复杂政治背景的集会畅通无阻。贪官家属招摇过市。可是他们怎麽对待你的呢?别说去那里办媒体,就是派个记者也有名额管制,种种采访限制,轻则驱逐出境,重则受皮肉之苦,甚至有性命之忧。所以,绅士和流氓斗,永远都是绅士吃亏,轻则输掉内裤,重则输掉脑袋。当今西方,尤其是美国,不出一个强有力的、真正理解自由价值的领袖,前途堪忧。罗姆尼显示出了这样一些潜质,可惜为了选票患得患失,面目模糊,反而马失前蹄。我挺钦佩女专栏作家Ann Coulter和媒体人Glen Beck,他们很有勇气。很可惜,这些真正的知识分子和爱国者被美国主流知识分子——幼稚、虚弱、偏狭的左派视为洪水猛兽。

所以,如果哪一天美国真的毁掉了,美国左派知识分子和政客的手上,也一定沾著自由女神身上温热的血!

最后说一句,既然一些势力可以公然仇恨西方,仇恨一切“异教徒”(他们的眼里永远充满仇恨,永远是打了鸡血似的布满血丝,就像每个人都和他们有血海深仇),我至少有不受强迫地不和你交往的权利,有躲著你、井水不犯河水的权利。你的自由不能以毁灭我的自由为前提。

扪心自问,你的美国梦是拉美梦吗?是索马里梦肯尼亚梦吗?是阿富汗梦吗?为了我们的后代——女孩不受压迫,男孩免于恐惧;为了我们的家园,免于被毁坏;为了我们的心灵的栖所,不被异物入侵,我们要勇敢地发出真实的声音!

——原载《世界华人周刊》2015-08-23

读者推荐(更多李麦逊的文章请见∶http://blog.ifeng.com/7742106.html)

2015-08-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