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吴征和杨斌的九大相似之处

曹长青

在调查采访杨斌的“传奇”时,总是不期然地想起“巴灵顿博士”吴征,因为这两位中国知名的“富豪”不仅长得有点像,都有元首(圆首)的身躯和气派,而且在编造学历、吹嘘经历、空手套白狼的发财术上,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粗略比较一下,至少有下列九点:

第一,都是编造学历:

吴征的“巴灵顿博士”已成了一个欺世盗名的典故,杨斌大概和吴征并不相识,但好像是“吴博士”亲手教出来的学生,也是用编造的海外学历来唬人。

杨斌说他是公派到荷兰莱顿大学攻读军事战略专业的留学生。但韩国记者查询了莱顿大学,该校说“莱顿大学从来没有一位出生於1963年、姓杨的人在这里上过学。”

杨斌说他是莱顿大学国际关系系教授Tony Saich的学生,但一位曾和这位同在一个学校的荷兰女士对韩国记者说,这位教授目前在哈佛教书,“我问过Tony,他说认识杨斌,但杨不是他的学生。”

在“欧亚农业(控股)有限公司”网页上列出的“杨斌主席”的英文简历是:“educated in the Netherlands”(在荷兰受过教育)。按中文的字面意思,至少指在荷兰上过学。但知情人说,杨斌在荷兰根本没有上过学。这麽笼统地说在荷兰受到教育,就是要唬人。如果真的毕业於荷兰哪所大学,以杨斌那样善於吹嘘的人,早就会大写特说了。

顺便说一下,杨斌公司网页列出的四位领导人英文简历中,除了杨斌有荷兰受过教育的“学历”之外,只有另一位“科研副总”谷祝平有学历:“visiting professor in US”(美国的访问教授)。美国的大学有几百所,到底是哪个大学的访问教授?这种模糊手法和杨斌的一样,也是唬人的。

第二,都是用骗术哄抬自己公司股票,坑害股民:

吴征的“第一桶金”除了在圣路易士卖保险欺诈中国留学生赚了二、三十万美元之外,主要是靠在香港和中国文化部属下音像公司合资成新公司,吹嘘说要发行“聪明盒”,通过有线电视网的点播系统,打败录音录像的盗版世界;经过媒体宣传炒作,吴征公司的一毛多港币的股票当年就暴涨了100多倍,在炒到4点6港元时,吴征全部脱手,大赚了一笔。但至今四、五年过去了,吴征的所谓“聪明盒”,除了保证他自己聪明地成为“暴发户”之外,再也没人提起过,也从来没有存在过,只是唬了那些把积蓄都亏进去的小股民。

杨斌的公司在香港上市情形大同小异,中国“证监会”通过查账发现,杨斌公司将过去四年收入不足一亿元的营运资产,虚报为21亿,然後把他的公司在香港上市,股票最高时炒到价值46亿。杨斌在不告诉公众的情况下,悄悄把他手里的公司股票两次就抛出八千多万股。虽然没有像吴征那样“全部脱手”,但也把那些用三块多美元买了他公司的股票,现在股票仅值五美分的股民吭苦了。他自己则成了“中国二富”。

第三,都是玩贷款,套钱:

吴征和杨澜的“阳光公司”几乎总是在进行并购、贷款、融资,在私下里做见不得阳光的“买卖”和交易。但不管怎麽做,目的只是一个,那就是从中国的官方银行,国营性质的公司往他们自己手里套钱。吴征在接受北京《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毫不掩饰地说,“我们的购并从来都是为了资本炒作而购并。”说白了,不是为了企业经营,而是通过并购来“炒”到钱。

杨斌也是这样,他的公司主要资产都是从中国官方银行贷款“套”出来的。仅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就贷了几个亿,今年第一季度香港一家中资银行一次就贷给他一亿六千万元。

吴征、杨澜和杨斌们成为“中国富翁”,他们的钱是从股民和官方银行那里套来的;他们的“富”建立在吭了百姓和国家的基础上。

第四,都是和高官勾结,合夥“贪赃”:

吴征真正赚到的第一桶金,是通过原中国广电部长、现文化部长孙家正得到的。杨斌在沈阳办花卉公司发迹,靠的是辽宁省副省长杨新华,沈阳市委书记徐文才,以及後来被判死刑的巨额贪污犯、原沈阳市长慕绥新等。正是通过这些“看不见的手”,杨斌从沈阳和辽宁省拿到农业用地(改做房地产,盖荷兰村),大量低息贷款,以及进口温室大棚的回扣等。

第五,都是安达信公司做的假账:

有人说,美国的《福布斯》杂害死了人,牟其中、刘晓庆、杨澜、杨斌等这些被抓、被调查、被人骂的虚名“富豪”都是这家杂志选出来的。美国的《福布斯》杂志的中国版看来确实有问题,因为它列出的“中国富豪”都是美国“安达信”上海分公司调查评出的。这家公司现在已因做假账而臭名昭著於世界。杨斌的“欧亚农业集团”也是由安达信公司做的账。

第六,都是在百慕大注的册:

我在“刘晓庆之後该是杨澜了”一文曾提到,吴征持美国护照,中国政府似乎管不了这位“美国人”;他在香港经商,美国政府也似乎管不到这个地盘;而香港商管机构似乎也拿“吴博士”没办法,因为他和杨澜的公司是在大西洋上三不管的小岛“百慕大”注的册。坑害股民的美国“环球电讯”(总裁温尼克Garry Winnick)也是在百慕大注的册,温尼克一开始就准备骗术败漏,卷(抛售股票)款溜之大吉。

杨斌公司的网页显示,他的欧亚农业集团公司,也是在百慕大注的册。而且杨斌比吴征、温尼克还“狡兔三窟”,人家把主公司设在了毛里求斯,网页上这个公司连个位址、电话等任何资讯都没给,让全世界都“摸不到头脑”。整个一个“神耍”。

第七,都是编造在海外的“成功”:

在杨澜的《凭海临风》中,吴征是美国的富商巨贾,一会儿是加州海边的别墅,一会儿是佛罗里达州的豪宅,其实这都是无中生有。实际上吴征除了卖保险从留学生手里赚了点钱之外,在美国没有其他大的成功,他在圣路易士办的两家公司,都被密苏里州商务局取缔,因为没提交年度财务、税务报告,连几十美元的执照税都没交。

杨斌也是这样,编造在海外的“传奇”,说在荷兰创业成功,回国带了“五千万美元”。但荷兰的知情人指出,这完全不符合基本常识和实情。

第八,都是找媒体吹捧,靠报纸造势:

吴征杨澜能够“发”起来,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通过媒体的吹捧,造势。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如果注意中国的报纸宣传,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中国女人像杨澜那样得到官方媒体的比歌颂江青还谄媚的报道。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哪些歌颂报道是杨澜吴徵用“有偿新闻”买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媒体“哄抬身价”,一是壮了吴征杨澜的胆子;二是给了那些当官的一个确信,以为吴杨真的做出了“业绩”,更容易批给他们贷款;三是胡弄了小老百姓,使他们掏腰包,买他们公司的股票。

杨斌也是这样,自己掏钱请中央电视台拍摄组到荷兰为他录制“杨斌成功在荷兰”的电视新闻。中国大陆那些大小报刊上的“杨斌传奇”不知有多少都是这样“传”起来的。

中国的媒体是当今世界最腐败的媒体,不要说“有偿新闻”成为普遍、正常现象,一个编造经历(冒充哥大校董)、吹牛撒谎、谄媚慕绥新等大贪官的杨澜,竟被《北京青年》编辑部列入《可能影响二十一世纪中国的100个青年人物》(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彭波,王林主编),而且书中称杨澜可能是“中国的法拉奇”。这太污辱法拉奇了,因为杨澜正是法拉奇的反面。法拉奇以严厉批评监督著称,而杨澜是吹完自己捧别人。自称“媒体人”的杨澜吴征怎麽可能监督杨斌,他们本身就是杨斌。由吴征杨澜来“监督”杨斌,这就是中国媒体的现实!

第九,都是“豪爽”、敢吹,能说会道:

熟悉吴征的人说,吴征的外号是“大兴”(上海话指好吹嘘),“吴征这人见面熟,称兄道弟,会拉关系;胆大,敢骗。”“有人想骗没有胆,有人有胆不会骗。吴征则是那种又敢骗、又会骗的人。”

熟悉杨斌的人说,杨斌的外号是“大炮”,指他好信口开河,敢睁眼撒弥天大谎,也是既敢骗,又有骗的能力。荷兰熟悉杨斌的人说,杨斌从好几个中国留学生那里借去了钱,这个几百,那个几千,然後就“泥牛入海无消息”。西班牙老华侨朱光在杨斌的“能说会道”下,卖掉了餐馆,连同积蓄一起,投给了杨斌的公司,最後血本全无。

吴征、杨斌,还有已倒台的“中国富豪”牟其中、刘晓庆、赖昌星等,都“豪爽、仗义”;有口气大、什麽都敢干的劲头儿;有风风火火,叱吒风云,上天入地的折腾劲儿。他们的“豪爽”都体现在大胆行贿,大方送礼。当然“大方”,因为那都是轻而易举套来的钱。

他们是那个制度的产物,而更是那个制度给了他们吹牛、撒谎、欺骗、钻营、暴发的机会,使他们成为中国“首骗”“二骗”,全都能进入中国骗子的“排行榜”。如果没有那麽一个腐败至极的制度,他们的骗术不至於从中国走向世界。吴征杨澜这对“老吴杨”,吴征杨斌这对“新吴杨”,或许有机会进入中国辞海,给後人解释“中国特色的资本家”是怎样发迹起来的。

2002-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