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林义雄支持施明德小丑跳梁

曹长青




(图片说明∶施明德2011年过70岁生日时,办宴会,请柬上印的是他跟两个儿女裸体叠到一起的照片,称为“三层肉”。他的女儿当时一个11岁,一个13岁,在美国,这可能要被起诉(猥亵女儿或恋童癖)的。且不说施明德的“大一中架构”的暗合北京的政见,就凭他的这种大丑陋,他在全世界哪个国家都选不上总统,恐怕连当妓院老板都不够格,妓女们也不会让他三层四层地叠肉吧?)

施明德说要选总统,居然被名嘴们说是“震撼弹”,说明他们自己是笨蛋!

无明无德的施明德是个完全过气的政客,毫无任何票房价值。他对蓝绿哪一方都不构成“震撼冲击”。如同打开瓶盖,完全跑了气,放了几十天的啤酒,你说能“醉人”,只能说明你弱智,连常识都不知道。

施明德出来选总统,是小丑跳梁。如同输光的赌徒,脱光了跳到老虎机上,以吸引大家的眼球。

对这样的小丑,林义雄居然表示支持,说他那一票会投给施明德。欣赏小丑的人是什麽人?难道真的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对丑陋的施明德,不想再多写什麽,谁有兴趣去翻街头的垃圾桶(又是在大夏天味道熏天的时候)。找出以前写的两篇短文,请大家复习一下,看施明德是个什麽德性。如果人渣还有票房,那台湾就真的向谷底堕落了!

——原载《台湾e新闻》(http://www.taiwanenews.com/)

施明德千万别“自焚”

作者∶曹长青

在专制的中国,一切都被独裁者垄断,即使想做政治小丑,也没有表演的机会。但在民主的台湾,因为有言论自由等,那些不择手段想出“风头”的家伙,就有了舞台。他们是“有婚礼,要当新娘,有葬礼,要当尸体”,只要能引人注目或上了媒体,就算赢了。最近施明德的所谓“百万人倒扁”,就令人不期然想到这种现像。

因为明摆著的,所谓“百万人倒扁”,宋马们早就玩过了,但在立法院根本没有通过。在专制的中国,动不动用“群众运动”进行政治斗争,今天批垮这个,明天打倒那个。但在民主的台湾,总统是人民投票选出来的,任何在野党和政治势力,什麽“前主席”或政客,想用大哄大嗡的群众运动把民选总统赶下台,则是直接挑战台湾人民的选择权,更是践踏民主法治的原则。

例如在美国,在野的民主党对布什政府的伊战政策非常不满,如果他们出面“倒布”,可能会得到百万甚至更多连署,毕竟民主党在大选中获得半亿多选票。但无论民主党还是什麽失意政客,都没有出来“倒布”,就因为这不仅不符宪政原则,实际上也无法操作(近半数的人可以投民主党,但却绝不会有很多人参与群众倒阁),人家羞于做政治马戏团的“小丑”。

施明德的“倒扁”,就有明显的政治马戏味道。他要求参加者每人交百元不仅有“敛财”之嫌,那篇“倒扁信”更实在倒胃口∶那种自我炫耀、吹嘘(我是“江洋大盗”,我是“重要演员”,我是首任“总召”)和连篇的空话大话,只能让人感叹“过气人物”的自卑。

但有人说施明德曾是“勇士”,倒也有几分真,因为他竟敢把这种水准的文字拿出来,可谓“文”胆包天。

而《中国时报》则更“勇敢”,竟全然不顾媒体的脸面,把这种烂文字发在头版、头条,足够做新闻课的反面教材,告诉未来的记者们,这张报纸为了意识形态是如何践踏新闻常识的。

其实施明德“倒扁”是虚,出风头是实。这位早已被台湾人淘汰了的政客,真是“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去竞选高雄市长,只得到实在可怜的几千张票(谢长廷获38万票),连从没蹲过监狱的张博雅还拿到1万3;去选立委,得票率不到半成,更是悲惨。政客落魄到这种地步还跳出来,就只有马戏娱乐观众的份了。

《联合报》说,施明德可能用激烈手段“倒扁”,不排除在总统府前用汽油桶自焚。施主席是个革命者,而且自称要放弃“温情”。可是这种“激情”实在不值得,因为他在台湾人心里的形像,早已成灰了,再焚一次,岂不是白“焚”呵!

——原载《自由时报》2006年8月14日“曹长青专栏”

施明德到这地步,要殉道就让他去吧

作者∶曹长青

常言道,“人要脸,树要皮”,无论东方西方,哪个文化薰陶过来的人都是重视做人的尊严的。人活一辈子,谁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尊敬,但这个前提是,你得拿自己当人,你得要自己的脸面。如果一个人硬是要用自己的手撕自己的脸皮,露出狰狞的丑陋,那就难怪被人厌恶,被人像看小丑一样蔑视了。今天的施明德,就是这样一个罕见的狠命地撕自己脸皮的小丑。

人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亲蓝亲绿各有理由,不蓝不绿也无可指责,但最令人不齿,三教九流都蔑视的,是“挂羊头,卖狗肉”。施明德发动的倒扁运动,明明是以亲中的国民党为首的泛蓝势力一手操纵、全力支持、全方位参与的,但施明德却口口声声为绿营的选举,哭哭啼啼为台湾的前途。明明那一片红海洋认为他们是中国人,可施明德却跪地感谢台湾人。你真得佩服这无耻的胆量、这撕裂自己灵魂的承受力。

人家连战、宋楚瑜、马英九,亲中就是亲中、亲红就是亲红,左脸和右脸起码能配上对。可这施明德,套一身大红,说他没有颜色,指挥一群蓝军,说要保护绿色台湾。“联合中国”报每天一唱一和给他做啦啦队,更有里外透红的中天、TVBS敲著钟点鸣锣开道,可施明德说他是超越蓝绿。当倒扁副指挥官之一,面对红色海洋说漏嘴,提到“台湾国的人民”,立刻遭起哄抗议,施明德要道歉三次。当台联成员要求施明德呼吁以台湾的名字加入联合国,不仅遭施明德恶狠狠地斥责,更被赶出现场,可施明德却洋洋洒洒宏文四篇,要“珍惜最后一次包容蓝绿的机会”。当红衣人高喊“中国国民党万岁”时,施明德则和“红色海洋”一起欢笑。这施明德到底是被国民党的25年监狱关弱智了呢,还是确信不当小丑就没有观众?

这场闹剧的最荒谬之处是,那号称百万的大军清清楚楚自己在举著红旗挺进中国,而那赤身裸体的指挥官,却晕晕乎乎,无头苍蝇般被红旗赶得乱碰乱撞。

这几年的台湾舞台上,不时上演一些莎士比亚也写不出的剧,安徒生也编不出的童话。这实在无法不令人纳闷,一个头脑稍微健全的人,怎麽可以被人玩到如此地步?无解。

正巧在报上读到施明德刚刚做完一个重病的手术,才明白原来他刚发病不久,还正处于那种不接受病情的状态,所以他这一系列非理智行为,从病人的角度,则都是可以理解的了。只是他的失常之举被放大到如此倍数,也实在太可怜了。但人到这地步,要为红色殉道,就让他去吧!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6年9月18日“曹长青专栏”

读者来信和脸书跟贴等选登

Edwin∶
曹长青这篇文章是否会造成反效果?激起施明德更大的斗志?

郑进文∶
他连立委都捞不到,想选总统,应该是藉机会再“募款”一番!

余文仪∶
还活在古时候的番颠大挡头,早已没市场。大和解?大一中?台湾呢?真是个不甘寂寞的大头鬼。

赖敏增∶
失明者又偏聪,还活在过去的岁月,时间像一面照妖镜,假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假有谁知。

Lo Chao-Chia∶
这照片(指施明德跟两女儿裸体叠到一起)是什麽意思。我觉得很呕心,像是乱伦吧!

Lin Wei Jan∶因为反对一个人所以丑化他所做的事情并不洽当,在心智健康的人眼里这是很温馨的天伦图。

以勒∶
这种相片真的不好,男女就是有别的┅┅父亲也一样,不可以如此 。

Luca Wu∶
恶心,看了不舒服 。

陈泳宏∶
有点怪怪的,跟女儿在搞三P吗,中间那个女儿手放在那里 ?

Huifen Lin∶
伤风败俗的照片,为何贴出?

茶之醇∶
恐怖照。女儿长大有脸见人吗?

罗德 ∶
何不让他跟文茜小妹配作夥?

林国庭∶
施兄很崇拜亚当和夏娃,他是想回到一丝不挂的那个原始时代吧!

廖立杰∶
看这张佳作,不知会有谁支持他。

Jenfu Fu ∶
畜牲无误!

Chung Yao Chang∶
鬼父。

Chiung Hsuse Yu∶
垃飒鬼,十三岁已经初经有长毛了吧~

Allen Yeh ∶
根本鬼父 !

王惠∶
还好吧,亲子乐 。国外这种画面比比皆是。

林伊伊∶
这里是台湾,不是国外,要这样玩去国外玩,别待台湾。

Ishang Chen∶
这种照片外流实在不妥

张文翊∶
岂止外流,前几年就在某周刊大幅登出了。

Fiona Liu∶
以为自己是花花公子海夫纳吗 ?好恶心 !

Surgeon∶

With regard to the photo, It makes me sick in my stomach. A rabbi surgeon who often assists my operation had been jailed for 5 years simply because FBI found his computer contains child porno.

许瑞华∶
施明德为何不倒马?不罢免马总统?一位过气的政客那有脸出来选?回家照镜子!

简佑生∶
一位忘恩负义、叛国者,还敢出面见人?可恶!

郑正诚∶
每个人都有过去,不能持续维持其光环就是过气,那些过往也只不过是儿孙、好友的茶馀饭后笑谈罢了。看不开这些,表示这个人的人生涵养很Low!不值一提!

郑正诚 ∶
当年林义雄主席曾在电视上极尽痛苦的呼喊∶信良兄,别拿人家的钱!今天,我们呼吁∶明德兄,醒醒吧!

Edmund Lee∶
林义雄也中了邪,竟要把票投给施明德。看样子,我们得发动倒林义雄运动。人家称他人格者,他以为自己是上帝,竟向马英九看齐什麽事都要管,好好的战局会被他搞砸。今后不要管他了。

Feng Hsin Chiang∶
林义雄没表示支持台湾建国,却有表达过不反对统一。

洪廷顺∶
对林义雄的绝佳印象,逐渐动摇了;如对慈济一样失望!

Edmund Lee∶
林义雄偏偏爱这种人,干。

卓国明∶
恶心!(施明德)怎麽不倒马??

廖宗彦∶此人已无实际影响力啦!名嘴只是在嚼舌头。

曾淑圣∶
人要脸,树要皮,看不下去啦!

Tim Chang∶
就是他妈一个过气,无能,抹黑,恶心,忘恩负义的小丑。这样的东西用畜生来形容都算夸奖!

苏福全 ∶
这个姓施的人不值得讨论,这样的畜牲只用批判,怒骂即可。

Chopathar Mache∶
施明德的总统梦从绿岛时期就有,有梦当然好,不过后来完全变了调。真正的台湾人总体上与中国人很不同,施明德打阿扁等于是为中共出了气,他是真正的台湾人吗?以后几个月,就会有看头。

黄俊溢∶
它只是出来工作赚钱呀,别为难人家。

Chien Chang∶
失明的,也失心。

Sharon Chen∶
失明得,只会忌妒别人比他能干有本事,然后眼红的扯后腿批判别人而已,对绿色党毫无贡献...

George Yen∶
只有台湾这种变态政治和霉体,才会有这种变态人退而不休,死而不僵!

Rongzhen Yang∶
恶心无下限!

陈朝松∶
身为台湾人认同的人格者林义雄先生近日背向民主,公开的言论放混水自趟,令人不解。

林嘉莹∶ •
我实在不想再理会施明德这种人的消息,但你不觉得曹长青的文章太有趣了吗?

李汉钟∶
林义雄一世英明居然为了一个跳梁小丑毁了。他的一句话伤透多少支持者的心。一个大是大非的人居然堕落了如此之快。悲哀啊。

林国庭∶
施兄是想出来发表一丝不挂的政见,来实现原始人类生活的型态啦!

Peter Tan Peter Tan∶
那些捐100块给他的人,我真服了他们。

姜礼明∶
这种人很不适合在台湾

余文仪∶
他的三不名言∶对女人,不拒绝、不否认、不负责。请问全天下女性,你同意吗?

Tom Yen∶
支持曹教授这篇文章,也感佩曹教授对陈前总统一路的支持!就算未曾因扁而高官厚禄...

蔡志伟∶
曹先生真是明理之人。

Yungkun Chou∶
曹老师你说的真的入木七分,太贴切,不愧为观察家,评论家,那些名嘴,不知所云┅┅

Wei Lun Tseng∶
曹先生,小心中了统媒的恶计!

HH∶
似乎是爱现,不甘寂寞,或是过气的老人还想在舞台上乞待掌声,好可怜哦! 不管他多麽的振振有词冠冕堂皇,看他行动或不行动的最终受益者或受害者是谁就不难判定其居心所在。可惜许多台湾人目光看不到三尺,或是心理很清楚也会为某些因素选择站在人民对立面,两种状况都可悲,请看曹大哥评文。民进党亏待老革命在先,不平甚至报复在后亦不是意外,不是每个参与革命者皆单纯地只为公理正义人民而奋斗的!

Ldses Jowg∶
写的太精彩了!将笨锁描写的丝丝入味,(施明德)不会殉道,拐吃骗干倒是没人能及。

Kuanming Wu∶
您的评论太贴切了!

台北人∶
骂这两个老家伙骂得好!真是跳梁小丑一对,不知今夕何夕!

James:
物以类聚!!! 慈济放狗咬人的那位尼姑已经对林义雄按赞了。这两位无法走下神坛的过往神明,用小丑跳梁形容这哼哈二将,我个人感叹这两位曾为台湾民主进程扮演淌淌沧海的先进,到了完年竟然缺乏智慧,让自己人生的末段显现沧桑、荒谬的尴尬。

修清∶
“假圣人”就是假,我早就看破他了。台湾尽是这些糟老头在现丑,连那宋楚瑜啦,王金平啦,“失明的”,都不甘寂寞, 还在自我陶醉。好丢脸喔。

Julie∶
对施明德这些天的兴风作浪,我实在嗤之以鼻。看到台湾媒体的吹捧,我只有“呸”一字表达。 (台湾人有你当建国路上的夥伴,真好) 我心中常有疑问~当鱼夫看到现在的施明德, 鱼夫心中作何感想?因为鱼夫当年曾是施的国会助理之一, 而且是主任级的。 那三层肉照片,旧照重看害我惊吓过度,又要失眠了。当年,我和朋友们看到时,都骂翻天了。 (台语说的比较贴切,“谯”到无力),不仅无耻,而且无知。

维琪∶
打开网路,在海外网看到您的大作,红衫军闹台湾的时候我没 iPad ,今天第一次拜读(只有“三层肉”已读)。您的文章透彻精彩,令人拍案叫绝!

这“苹”无明又缺德的“老不修/休”自己真的撕掉脸、剥光皮,最后如此“三层肉”与十多岁女儿如此层层相叠,肉麻当有趣!恶心到极点。(孩子的妈?死了??!哦!No!!她正在拿相机得意得很呢!台湾话说得好∶同篓子里的虫 ——半斤八两!!)

最令人难以至信的是这种表里不一、连脸/皮都不要、全家全身光溜溜的跳梁小丑居然还有叫啥“人格者”的跳出来相挺。啊!可惜啊!可惜!得来不易的“桂冠”掉进“米田共 ”大坑里喔!怎办?“凉拌”!!

——原载《台湾e新闻》

2015-05-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