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 夏业良 论英国新政府的“新政”


【热点互动】∶英大选尘埃落定 影响几何?(新唐人电视文字整理稿)

主持人纪岚∶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特别的来宾,一位是时政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另外一位是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的研究员夏业良先生。两位都是通过Skype加入我们今天的节目。今天我们探讨这样一个非常热的话题,就在今天英国大选刚刚选出,在此前预测的结果都是难分轩轾,但是最后的结果却跌破眼镜,保守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怎麽样看待这样一个结果?首先请教夏业良先生。

夏业良∶我觉得这个也不算太出乎意料,因为保守党在英国的政局里面一直是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它的影响力相当持久。卡梅伦这个首相大家觉得他还是比较年轻,知识丰富,视野开阔,而且执政的过去几年里面,大家可能还是认为他做得不错,所以愿意由他继续执政。

但是我想第三大党的地位改变,可能会对这两大党之间的竞争会形成一种制衡的作用,所以可能做一些调整,在有些正常的进行微调。虽然讲他现在的主要重臣,比如说外交、内务、国防、财政大臣都没有换,但是我想在政策的实施方面还会有一些变化,尤其是他这次强调了继续对工薪阶层给予最多的关注。

我想英国的福利大家都知道,在世界上算是比较好的,甚至有人说福利过高,一方面吸引很多人留在英国不想走,另一方面对那些享受了英国的福利却不能给英国创造更多更新价值的这些人来说,也有很多人会有一些抱怨。所以对于英国的政策未来的走向,我觉得还是有很多探讨的余地。

主持人∶好,接下来我想请教一下曹长青先生,因为我知道您一直也非常关注英国大选,从这样一个难分轩轾到保守党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这样一个非常戏剧性的变化,您有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您觉得为什麽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

曹长青∶这次英国大选是全世界非常重视、非常关注的,因为英国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国家,全球七大工业国家之一,而且今天所谓英美代表西方文明,那今天美国是站在英国思想家的肩膀上站立起来的,主要的人类的文明思想来自英国、来自《大宪章》、来自洛克的“个人权利”,所以英国这场选举全球关注,到底哪个党(哪种理念)胜利。

之前英国主要民调,包括左派媒体的预测,都是两党分不清谁能赢,平分天下、难解难分。但最后结果根本不是难解难分,而是泾渭分明,保守派大获全胜,单独一个党就赢得国会过半数的席位,不用联合其它小党就可以自己组阁了。

在事前,当然我没有完全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但是我不太相信英国那个民调,和英国那些左派媒体的预测。因为过去,除了这次之外,之前英国5次全国大选有4次都是媒体对左派工党的得票率估计过高,高估了他们,为什麽高估?就是他们希望左翼工党能赢。

熟悉西方媒体情况的朋友都知道,今天在西方国家基本都是左派占主要媒体地位,在英国也这样。他们希望共同理念的左派工党能够赢,所以看不到赢,他们就说两家差不多,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

这次英国大选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英国人民选的是保守派的理念∶小政府、大社会、减税、限制福利、平衡预算,走一个真正的原本的撒切尔夫人所代表的资本主义方向,而不是左派工党所代表的社会主义。

主持人∶好。我们看到过去的在英国的历史上是两党轮替,那目前似乎这种局面已经被打破,尤其是这次苏格兰民族党在这个苏格兰选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那麽在此前,我们追溯历史可以说是上一次,就像是在1918年的时候,新芬党在爱尔兰夺下2/3的议席是一样的。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未来的英国政局会产生什麽样的影响?我想请教一下在线上的夏业良先生。

夏业良∶我觉得苏格兰民族党从第四大党上升为第三大党,对这前面两位大党地位形成了一些新的挑战和压力,实际上起到一种制衡的作用。再加上它的独特的历史地位和区域地位,大家知道英国灿烂的文明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由苏格兰构成,我们知道“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就是苏格兰人,还有很多的思想家、重要的学术流派有很多都是由于苏格兰这种灿烂的文明所形成的。

今天来看,苏格兰要求独立公投这样的一个诉求很强烈,我觉得有很多种原因,一个是历史上的渊源,还有再加上后来因为地位上的一些悬殊,尤其是说跟英格兰之间的这样一些矛盾积累已久。但是现在到底能不能公投成gong呢?上次已经做出了一个证明,以后我想可能还会有新的公投。

但是不管怎麽样说,如果英国政府主动的给苏格兰公民有更多的平等的权利,包括各个方面的选择机会,这样的话,苏格兰他们提出这种独立的诉求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我觉得现在这届政府是否有这样一个积极的意向,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另外,讲到苏格兰,当然等一会儿我还要讲关于移民的问题和社会福利的问题。如果苏格兰地区能够多一点外国移民,同时苏格兰的福利跟英格兰的福利在有些方面能够取得一些平衡,还有一些其它的因素的话,我想都可能会使这种愿意独立的意愿受到一些影响。

主持人∶好的,对于这个英国国内的一些具体影响,一会儿我们再请夏教授具体的分析。我们看到这次大选其实还有一个亮点,就是有关华裔,几百年历史上英国首次有华裔当选议员。接下来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曹长青先生,您怎麽看待这次在英国的选举中,华裔的当选和华裔的参选?

曹长青∶如果我们说英国大选有两大亮点的话,第一个就是刚才大家谈到了,让英国各大媒体跌破眼镜,保守党能够一个党在国会超过半数,增加了99个席位。

第二个亮点,对华人观众、全球华人来说,比较振奋的就是这次英国历史以来第一次有这麽多华裔参选,11个人,而且不全是左翼工党的参选人。一般来说,移民容易有受害者心态,所以多参加左翼政党。而今天是5个保守党、6个工党和绿党等,5个右派、6个左派,平分天下。

再一个就是打破了英国的纪录,第一次英国历史上有华裔议员了,而且这个议员来自保守党。第四个令人很振奋的是,这11个华人议员参选者中有2名来自中国大陆,其中一个最晚是2001年才来到英国的,在那留学、成gong,然后融入英国社会,成为印度重要的大企业“塔塔”在英国重要部门的经理。另外一个也是公司的经理。都很有成就。一个来自黑龙江、一个来自重庆,一个35岁、一个30岁,这麽年轻,参加了保守党,作为保守党参选人,虽然没有当选,但他们还是很有机会。

这麽多华裔能够参选,积极地关注所在国家的政治、参与这个政治,我觉得是个很可喜的开端。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今天的中午,卡梅伦已经会见了英国女王,而且准备筹组新的内阁。面对卡梅伦新的内阁的巨大挑战又会是什麽?英国经济方面又会向什麽样的方向发展?接下来我想教夏教授,您怎麽看待?

夏业良∶我觉得英国过去这些年经济发展虽然还算平稳,但总的来讲,已经让人很难联系过去老牌大英帝国的雄风。追溯它的原因可能有几个方面,一个是英国的创新能力不足;而且它的金融,过去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已经丧失;而且英镑的地位,自从欧元起来之后,美元的地位早已经建立起来,欧元起来以后,英镑的地位也是大大不如以前。

所以从各方面来讲,英国在很多方面,话语权和对世界的主要影响力,基本上都在丧失,或者至少大幅度的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英国在未来的若干年里面没新的举措,尤其是在科技创新、在文化对外输出的影响力方面没有显著发展的话,那英国确实是不容乐观。

今天的英语是世界主要的语言,英语主要来自于英国,包括整个世界文明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来自英国,包括最先进的制度、文化都是在英国这个基础上产生的。那麽现在英国人如果好好的反省,能够恢复它一些原来的优势,应该是有很多可以挖的潜力,这方面我们就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讨论。

主持人∶接下来我想请教一下曹长青先生。您对未来新的组阁阁员在新一届的政府里面,虽然是卡梅伦续任,在政策方面是否会有所变化?哪些会延续?哪些会进行修正?

曹长青∶我觉得主要会加强原来卡梅伦所走向的市场经济道路。因为原来上一届,2010年上次大选,卡梅伦的保守党没有拿到国会过半数,不得不跟“自由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自由民主党基本是个左派政党,所以是非常受牵制的。这次保守党拿到了过半数,不需找任何小党,可自己组阁,大刀阔斧政治或经济改革。

主要的改革会走向我刚才谈到的原本的资本主义方向∶小政府、减税、市场经济。因为过去人类二百年或二千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只有走市场经济,实现个人权利才可能个人致富,然后水涨船高、国家才能富强;是个人富有导致国家富有,而不是国富民强,而是民强国富。今天保守党走的就是一个保护个人权利的道路,而不是大政府的道路。

我觉得卡梅伦政府今后5年会更加强烈地、鲜明地走这条道路。当然英国是内阁制,动不动就小党倒阁,但现在是单一政党可组阁,不存在倒阁了。另外一个,英国为了防止动不动就不信任政府,把政府解散,2011年通过一个法律,如果没有三分之二议员的反对,这一届政府就得做满。这说明卡梅伦可以做满5年。加上过去5年,等于创造英国走向资本主义、重新恢复原有辉煌的这麽一个道路。

主持人∶对于国内政策,对于英国本身内政方面的影响之外,这次大选对于欧盟也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我们也知道卡梅伦说最晚将在2017年他会提出脱离欧盟的公投,这样一个提议最终会对欧盟以及英国会产生什麽样的影响?我们首先请教夏业良教授。

夏业良∶关于欧盟的问题,英国过去的态度也不够积极,虽然加入,但是很多人表示,作为英国来讲,很可能会被拖累。因为只有一些比较穷的国家,或者基础比较脆弱的国家愿意加入到这样一个共同领域里面,而英国总是担忧自己的利益受到一些损害。所以我想2017年的确还很关键,公投如果重新讨论,到底有没有必要?我觉得对英国人来说也是一个重新的调整,也是一个重要的选择。

那麽刚才讲到福利方面,英国除了欧洲大陆之外也是福利程度水平比较高的国家。它这个主要的福利高呢,让人感觉一方面体现了制度的优越性,另一方面保护了一些人,特别是低收入的群体。但如同跟在美国的情况差不多,当然它福利水平要比美国高得多,都是过高的福利就会保护一些弱势群体,但同时也拖累了经济、也拖累了创新能力。

所以我觉得现在西方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有一个同样的弊端,就是过去过于注重社会福利,也就是社会主义的观点,或者讲左派的观点,在社会舆论中往往站在正义的优势、道德的优势,但事实上它可能会给整个经济和未来的发展造成损害。

主持人∶接下来同样一个问题我想请教曹长青先生,英国,尤其是卡梅伦政府他一直在主张英国要脱离欧盟,这样会对英国和欧盟产生什麽样的影响?您有什麽样的观察?

曹长青∶我们今天看到英国经济是整个欧洲盟国中最好之一了,它现在的失业率是5.6%,欧元区失业率是11.3%,也就是英国的失业率才是欧元区的一半,而英国过去2年的经济发展是欧元区国家的10倍。

为什麽英国经济能这麽好?就是因为它没有参加欧元区,没有被它们拖累;同时,现在越来越多的英国人认为我们应该脱离欧盟,不要参加欧盟。欧盟,在撒切尔夫人当首相的时候非常反对这个想法,认为“建立欧盟可能是人类最愚蠢的举动”。

为什麽撒切尔和保守派很多人反对欧盟呢?因为欧洲44个国家,GDP不一样、人均收入不一样、国土不一样、领导人不一样、制度不一样,太多不一样了。你说英国人均收入4万,有的欧盟国家收入不到4千,那怎麽能建立欧元?怎麽统一货币呢?怎麽统一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呢?完全是共产主义那种方式的乌托邦的。

你说这次卡梅伦为什麽大赢?其中有一条他提出来,如果我连任,2017年我就举行英国是不是留在欧盟的公投,由人民决定,由6300万英国人民发出声音来决定是不是留在这里。

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很可能导致欧盟的多米诺骨牌,最后欧盟就垮台,或者欧元区就垮台。你想一个小小的希腊,它的经济规模只占全球0.4%,它要退出欧元区,就把法国、德国、欧洲精英们吓得半死,简直是连哄带劝,来对付希腊那些恶霸、政治流氓,没有办法,就希望它留下来。为什麽怕它走?怕它产生一个多米诺骨牌效应。

如果大英这个国家离开,刚才夏先生说了,现在英国的国力跟大英帝国当然不一样,但今天它仍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国际七大工业国家之一,而且在欧洲也是最大的国家之一。所以英国如果退出欧盟,那对欧盟、欧元区、欧洲合众国这种乌托帮的梦想是一个巨大沉重的打击。

主持人∶我们看市场对现在保守党的当选其实已经做出了反应,目前英镑汇率大幅地提升,对这样一个选举的结果做出了一个回应。未来经济上还会有什麽样的走势和走向?夏业良教授,能请您再做一下具体的分析吗?

夏业良∶欧洲现在几个大的经济体,尤其是像德国在工业上,制造业和科技创新能力上都是很强的。那麽英国如果想发挥一些独特的优势,我觉得可能跟它的金融服务要结合起来,跟第三产业的服务结合起来,跟教育文化的输出结合起来,那英国还是有机会在其它方面领先。

所以我觉得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英国可能更加要主动地走出去,同时也吸引更多的外国资本到英国来投资。那麽英国投资的领域还有很多,比如说像房地产行业、旅游观光业、农贸,以及发掘一些跟历史相关的一些主题旅游,还有跟这个教育,包括私立的中学,尤其是有传统的这种公学,伊顿公学、哈罗公学,都能吸引很多贵族、富家子弟来进入。

所以说我觉得英国其实有很多的卖点,如果它的移民政策能够更加宽松。当然我这个宽松指的不是什麽人都来,而是说既制定一定的这种专业要求和门槛,同时在数量上能够略微放开一点的话,那麽对英国经济未来发展是有利的。因为它吸引的不仅仅是财富,还可能吸引了一些特殊的人才,还有其它的一些带动的文化和这个理念的一种交会。我觉得这个很多方面都可以加以发挥的。

主持人∶刚才夏教授提到了这个移民的政策,其实移民政策也是英国这次大选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议题。接下来我想请教一下曹长青先生,您怎麽看待卡梅伦现在续任首相之后,将会如何的对这个移民政策进行改变?

曹长青∶一般熟悉西方政治情况的都知道卡梅伦属于保守派的政党。今天像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都是有保守派,有左派。那保守派的政党共同一个特点都是反对非法移民,但左派就把它歪曲成反对移民了。反对移民和反对非法移民,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反对非法移民就是说,我们欢迎合法的移民,欢迎中国人、欢迎亚洲人、欢迎非洲人,其它国家合法的进入英国。一个民主的国家必须有法治啊,但是非法移民必须是反对的。如果都允许非法移民的话,那大家还排队移民干什麽呢?通过合法手续干什麽呢?都非法进去不就完了吗?这不论是美国、英国,卡梅伦和美国保守派的领导人都是强调反对非法移民,保持国家的法治。所以卡梅伦今后在移民上还会采取一个控制非法移民,欢迎合法移民,优秀人才进入英国的政策。

另外我觉得移民还不是今后卡梅伦政府最要解决的问题,主要会致力三大政策∶第一个就是降低税收。今天工党为什麽失败了?工党的领袖强调了他要高收税,全面增税,对富人全面收税,而且提出一个豪宅税,超过200万英镑的房子我要特别征税。全球七大工业国家其它都没有这麽做的。太荒唐了!这不等于是毛泽东当年打土豪、分田地吗?这不是抢劫吗?我好不容易辛苦挣了钱了,我住个好房子。你就要特别收税?那我将来开个奔驰你要收税,我吃个大宴你要收税,一个女性买一个耳环的话收奢侈税?我有私人飞机也收税,穿个新的名牌西装也要收特别费,这怎麽可以呢?这不抢劫吗?所以这种高税收导致了工党全面失败。

卡梅伦今后会走向更多的减税。自然界的现象是水往低处流,商业的现象是商人往低税收的地方走。低税收就吸引投资。

另外会砍这个赤字,现在英国工党留下来的赤字很严重,过去5年砍了一半,还要继续地砍,平衡预算。

再一个就是刚才夏先生两次谈到的福利问题。英国的福利像美国一样非常严重,很多养懒汉。美国现在4400万人在领著福利券,美国哪有6个人就有1个活不下去的?根本没有!是靠我们勤劳致富的人,吃人们的税款。今天英国也这样,必须削减福利,要每个人必须工作,不能躺在别人税款上吃鱼,必须去钓鱼。所以卡梅伦刚才讲到,他今天要照顾、想到的是工薪阶层,就是那些劳动的人,而不是不劳而获的懒汉。

主持人∶这个跌破眼镜的结果可以说使英国的政治格局发生了一些变化。在这样的一个变化下,究竟会对于中英之间的关系会产生什麽样的影响呢?我想请教一下夏业良先生。夏先生,您怎麽看待这个中英关系和英中政策之间的一个变化?

夏业良∶过去这些年来,中英之间的关系是相对稳定的。因为英国政府在基本价值理念上当然坚持的是传统的西方价值理念,人权啊、法治啊、平等啊这些理念都是非常强调的,尤其跟中国政府首脑会见的时候也通常会提出一些议题,包括西藏的一些人权。但是在经济方面,英国是更加灵活,就是在很多方面,文化交流、教育、经济合作方面都愿意跟中国展开更多的合作。

所以我想今后卡梅伦政权在今后一段时期里面还是持续原有的一些政策。那麽由于中国现在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增大,尤其是在对外投资方面,所以我想英国在这个方面可能会有意的在吸取一些中国向英国的投资,其中光留学这一项就能带来很多的收益。当然还有一些金融房地产方面的投资的可能,包括基础设施,包括高速铁路,都是有可能经济合作的方面。

主持人∶好的。那麽我最后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曹长青先生。那麽我们看到英国目前的这个政治版图的变化,尤其是苏格兰民族党的壮大和崛起。去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最后失败,那麽现在这个苏格兰民族党的壮大是否会再次引发苏格兰公投的这样一个议题?您怎麽看?

曹长青∶这个是很多人担心的。因为上次是55比45,苏格兰独立派拿到了45,差6个百分点就过半了。今天这次选举他们获得了全面压倒性胜利,59个席位拿到56个;而上次大选拿到6个,增加了50席,所以气壮如牛。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可能再次提到公投的问题。

因为上次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提到了,我们还会再提这个公投,下一代解决。什麽叫下一代?一代是多少年?就很可能会利用这个情况再次提出来,所以这是卡梅伦政府要面对的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因为苏格兰的土地占整个英国三分之一,它的石油能源,不要说占英国,占整个欧盟的60%以上。如果它分离独立出来,这是英国的不可承受之重。

刚才夏先生说这个英国不是当年的大英帝国了,地位很下降了,如果苏格兰再走了,更加会下降。所以一般有识之士都希望能够不分裂,保持一个强大的英国、自由的英国、民主的英国,来增加自由世界的力量,来击败包括共产中国等一切专制的力量。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两位的点评分析,我们看到这个英国的大选可以说是平分秋色的预测,但是最后是一个戏剧性的变化。无论怎样,这场选举最终的结果将对英国,以及世界和欧洲产生深远的影响,我们在今后的节目当中也将继续为您关注。好,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评述,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2015-05-09

——转自“新唐人电视”网

2015-05-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