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淇昆∶柴玲欲盖弥彰、越描越黑

作者∶刘淇昆(加拿大温哥华)

众所周知,“柴远事件”纠缠不清,关键在于1990年两人发生性关系,是通奸还是强奸,双方各执一词。

在至关重要的(去年六月)柴、远波士顿会见中,远志明在两位牧师证人(徐志秋和周爱玲)面前描述了他和柴玲在普林斯顿相交,以及在柴玲卧室发生性关系的经过,说明性行为不仅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是柴玲打电话叫他,并穿著睡衣应门,主动挑逗。两位牧师见证,柴玲“并没有对远志明性爱的描述部分提出异议或抗议”。这是一个忍辱含冤二十几年、现在在向全世界高声控诉被强奸的妇女、在如此重要的当事人对质、牧师见证的场合,应有的态度吗?

柴玲当时的应对不及和失语,对以受害人自居的她,是个大纰漏。之后,她生方设法予以弥补。在给教会的第三封公开信中,柴女士宣称,她当时的沉默是因为“我当时正思想著,那远志明是记错人了?还是在故意撒谎?此外,我对远志明提出一个不同的版本,非常震惊和愤怒,这是我当时没有一一提出异议和抗议的原因”。这真是越描越黑!

远志明在牧师证人面前叙述和柴玲的交往,说得清清楚楚∶“当时在普林斯顿,C(柴玲)因80年代末事件,很有名,是大家捧著的明星”,哪里有记错人!远志明不但说明性行为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的,而且指出是柴玲主动挑逗他,这与柴玲声称被远强奸,仅仅是“一个不同的版本”吗?如果真是被强奸,面对强奸犯如此的厚颜无耻、倒打一耙,柴玲岂会一言不发、一辞不辩?柴女士曾是名闻全球的学运领袖,能在天安门广场𠮟吒风云,能在几十万人面前雄辩滔滔,怎麽此时会哑口无言呢?以柴女士的性情和经历,在“震惊和愤怒”之下,在名誉攸关的紧要关头,她决不会沉默不语,任人诬蔑。她的沉默失语,难道不是心虚理亏的表现?

以上内容,我在已往对柴女士的质疑中谈到过,现在旧话重提,是因为柴女士在给教会的第七封公开信中,露出了新的破绽,拆穿了她在第三封信中(为在证人面前完全失语)编造的谎言。

在第七封信的附录VI中,柴女士提到她从2011年11月7号开始,给远志明连续写了几封信。接著她指出∶“第二天早上,远志明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主整晚都在折磨他。接著他开始否认那次是强奸,说我们都有过很多次了。我说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也许是他对其他女人也做过,错记成是我了”。

这里,柴女士告诉我们,在2011年11月,她就听到过远志明对他俩之间(实际上是)通奸关系的陈述,听到过“远志明提出一个不同的版本”,并且她对远的“版本”当即进行了反驳∶“也许是他对其他女人也做过,错记成是我了”。既然有此一段对话、一场交锋,在2014年的波士顿会见中,当远志明再次提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对柴玲而言,就绝不是初闻乍见,就绝不会被震惊得失语,绝不会再“思想著,那远志明是记错人了?还是在故意撒谎?”柴玲在2011年和远通电话时,对远志明对俩人关系的说法立刻反驳,而在波士顿会见中,在两位牧师作见证的关键场合,对远的同一种说法,她怎麽倒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在证人面前成了哑巴呢?

柴女士在公开信中自拆谎言、自打嘴巴,不是第一次了。想一手遮尽天下人耳目,难矣。

2015年4月19日

2015-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