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淇昆∶柴玲令人惊叹的狂妄

作者 刘淇昆(加拿大温哥华)

关于“柴远事件”,我已经写过五篇文章,对柴女士提出了严重的质疑。无论是柴女士本人,还是她的热心支持者,比如凌俐女士,对我的质疑一概装聋作哑,一声不出(尽管凌女士此前指名道姓地要我发表意见)。这种态度并非出乎我的预料。面对思维慎密的推理、合情合理的置疑,她们无言以对,理屈词穷。

今天在曹长青先生的网站上霍然发现了柴女士的第七封公开信及其附录。对这篇“懒婆娘裹脚布”式的文章,本人实在连(捏著鼻子)看完的耐心都没有,更没有任何评论的兴致。只是偶然看到了柴女士在“附录VI”的一段话,觉得柴女士的自我膨胀和狂妄,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请大家看看这段文字。这对于认识柴女士的本性,对判断“柴远事件”的是非曲直,或许不无助益。

在“附录VI∶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中,柴女士宣称∶“我意识到1990年时我本该是得救嫁给主耶稣的。那是真的┅┅认识到这个可能是让我很痛苦的,像打开洪水的闸门一样。想想过去19年会有什麽不同∶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认识主耶稣的。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开始抗议一胎化政策的,这三百万个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轻松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原本可以不一样的事会有多少啊”。

柴女士在这里大声疾呼∶由于远志明在1990年强暴了她,致使她没有在那年“得救嫁给主耶稣”,因而使她没有“在1990年开始抗议一胎化政策”,因而使三百万“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国孩子丧失了生命。柴玲开始抗议中国一胎化政策的早晚之别,决定了千百万孩子的生死存亡。

请读者不要以为柴玲在这里主观上夸大了她的作用和影响。柴女士在她的公开信中,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过类似的说法(由于没有她的参与,千百万中国孩子丧失了生命),“附录VI”实际上还是她表现得“最谦卑”的一次。请看柴女士在她的第一封公开信中是怎麽说的。

“1990年本该是我认识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挣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没有办法帮助中国结束一胎化政策,2到3亿孩子就这样被杀死了。如果我(们)能在1990年,当全世界的媒体还在关注中国和中国的人权状况下,就提出废除这个一胎化政策,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由于柴玲没有在1990年“就提出废除这个一胎化政策”,“2到3亿孩子就这样被杀死了”,这难道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最大的遗憾?!怪不得柴女士用三个惊叹号结束了她的陈情。

柴女士的自我评价、自我期许,不能不使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望洋兴叹。在钦佩之余,还要向柴女士请教一些问题。首先要请教的是,由于柴女士没有在1990年就提出废除一胎化政策,倒底有多少“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国孩子丧失了生命?您在第七封信中说有三百万个孩子,可是在第一封信中,您断言原本可以得救的孩子高达2到3亿。因为数字相差太大,不能不请柴女士澄清一下。

其次是逻辑问题。1990年远志明还不是基督徒,更不是牧师、传道人。即使他真正强暴了你,怎麽会使你和基督教会疏远,怎麽会妨碍你和耶稣结婚呢?远的恶行和基督教扯得上关系吗?再者,即使没有“嫁给主耶稣”,就不能抗议一胎化政策吗?抗议该政策是基督教的专利吗?以抗议该政策闻名遐迩的陈光诚,不是基督徒吧?(陈光诚其实没有笼统地抗议一胎化政策,他只是抗议在推行该政策时的野蛮和不人道)

柴女士既然深信,由于你没有在1990年“嫁给主耶稣”,由于你没有在1990年开始抗议一胎化政策,2到3亿中国孩子因此丧生,今天中国政府改变了一胎化政策,一定是你抗议的结果,一定是你的大gong大德了。遗憾的是,公众的认知好像并非如此。中国一胎化政策的松动和转变,是因为长期推行该政策的恶果已经显现。在不远的将来,恶果可能是灾难性的,中国将面临严重的人口老化、劳动力短缺,对国计民生将有重大影响。中国政府开始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悬崖勒马。

如果柴女士坚持认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举足轻重的作用,坚持认为因为没有你的及时参与,千百万“原本可以得救的”中国孩子丧失了生命,坚持认为自己结束了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就请柴女士原谅我的“有眼不识泰山”。

2015年4月15日

2015-04-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