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神圣洁,教会也必须圣洁—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第7封信(第一部分)

作者∶柴玲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长老,牧师们,主内平安!

非常感谢你们的代祷和支持。我的报案很顺利,是在新泽西州的首府特伦顿(Trenton)报案的,受理的是警察局的“特殊受害者部”(special victim unit),报案号∶SV15—00106。

我和教会能做的都做了。下一步会怎麽样,我把远志明交在神的手中。圣经教导我们∶“11不要参与暗昧无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来”。希望其她的受害者继续勇敢报案。如果需要帮助,www.rainn.org的热线电话1-800-656-HOPE(4673)会给您指导。神已经把真相显现的承诺给了我们。只要我们相信神,不要像我以前一样被种种谎言误导,没做我们该做的揭露,我们和教会都可以进入神预备好的自由的应许之地。

我这封信主要是针对刘彤、周爱玲、徐志秋等三位牧师,以及《举目》杂志,在这个过程中的行为而写的。(编者注∶维基百科显示,《举目》是远志明早期参与编辑的基督教刊物《海外校园》创办的附属杂志。柴玲说,该杂志拒绝刊登她写给教会的信。但却发表了明显为远志明辩护的周爱玲牧师、徐志秋牧师的文章。)

性强暴的受害者一般受两种伤害∶一种是最初的性暴力的伤害,另外一种是在举报过程中受到的从机构权柄代表来的伤害。在这里,因为上面四方都代表教会、牧者和基督新闻机构,我就把它定义为属灵虐待(spiritual abuse)。所有的虐待,我都在神里饶恕了。而且我也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的步骤跟每一位牧者机构沟通过。但是他们拒绝道歉,改正。我们的交流没有达成和解。所以我把这些事实写出来,告诉教会。并不是为了为难任何人——因为耶稣已经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而死,任何人无意有意中犯的错误,在忏悔后神都是原谅的。我们不必成为耻辱、面子、羞kui的奴隶。同时,也希望教会的长老,牧师,弟兄姐妹们在看到真相后,在同样的情况发生时,能以此为鉴,不去效仿这几位牧者的行为,而以18位牧者为榜样,杜绝教会中的属灵虐待,使神的教会真正成为圣洁安全爱的圣所。(因为这第七封信比较长,所以分几个部分发表。这是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关于刘彤牧师对远志明强奸事件举报后的处理。

2011年10月到11月,我饶恕远志明后,J姐妹要我告诉远志明。但在电话上受到远志明的要我闭口的威胁和圣经误导∶说他不需要认罪忏悔因为他在主里是个新造的人。我听了心里很觉得不对劲。

2012年2月左右,我开始去周爱玲牧师的教会敬拜,刚开始看到周爱玲牧师给我家人的医治祷告,她祷告医治的信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听她说自己为教会(买教堂建筑)付出了代价,我也很尊敬。她教导的PHD: preaching, healing, deliverance(传道,医治,释放)似乎很全面和符合圣经。她讲道时喜欢引用很多圣经。我在事工中经常经历连续不断的争战,我的灵听到圣经的话语就欢喜雀跃。她经常组织不同的讲员来启迪教会的信徒,教导∶圣灵的充满和工作,琴与炉的祷告,敬拜,先知预言的恩赐,医治的属灵恩赐,等等。这些是我的英文教会不教导的,却是我事工属灵的争战里需要的。

她说自己是要在传统教会里憋死了,觉得为什麽神在圣经中写到的大能神迹我们在教会生活中感觉不到,所以她在被圣灵充满后终于被圣灵带领建立了这个教会。

我也很同意基督生活应该体现出圣经全面的教导,不是片面的部分。尤其是我看到参加的一个中文的查经班里只是注重查经,而不谈行公义,施怜悯,让我觉得自己在跟神全面地走似乎很孤单。所以,当周爱玲牧师再讲到为美国祷告,并带领信徒去“五月花”船到岸处,为美国的属灵堕落认罪悔改,让神把他的国和保护再降到美国来时,我似乎找到了个同道人,至少,还有人关心著神的国、神的业。虽然她当时还没有更进一步的讲到或做到关心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的不公义等,但至少她给了我一线希望,以为这是个愿意实践神的全部教导的教会。

所以,从2012年的2月后,我自己也经常来这个教会敬拜,也在她的图书馆里借书,寻求各种教导,很饥渴地寻求了解神的国和义。我的祷告,信心,也都在成长。我们最初的关系,是很纯洁美好的信徒跟牧师之间的关系。也是神的教会应该做的。

2012年4月,也是在这个教会的图书馆里,我第一次看到(远志明拍的片子)“十字架”,受感动,试图以交换书籍和DVD的方式忘记过去;向标杆奔跑,致力于结束一胎化政策。

2012年9月中旬,我带同工去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s(国际祷告殿)。在那里服侍完时,受到极大攻击。怜悯的神使我遇到那里可以通过祷告医治的弟兄姐妹。那一个晚上,我被接到这对夫妇家中,在祷告中遇见了神,神把我生命中很多不解的问题都个个回答了,神把我的眼泪也给擦干了。我好感动。凌晨两点这位姐妹开车送我回旅馆时,她说,这样的7×24小时的祷告医治在波士顿也会有份。那天我坐飞机回来,到家稍休息就直接到教会里敬拜。心里充满对神的巨大的感恩。敬拜后我写了张5万美元的支票,交给周爱玲牧师,看是否也能建一个7×24小时的祷告中心。她拿到后也很感动,说神给了她这样的建祷告中心的异像。如何建立,还要再祷告等候。

几天后,周爱玲牧师突然给我打电话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她拉住我的手说了很多,说她在祷告中听到神给她的话语,我们都有各自的使命和职分,神喜欢我的心,我的丈夫是我的博阿斯(路德记里的Boaz),神让她来帮助我。还特别告诫我不要依赖人,要依赖神。这些话,至今回忆起来,还感到大部分像是神说的。她问我如何可以帮助我们。我说也许她可以帮助我们的同工做一些医治释放的服侍。她也确实每个星期抽出一天来给我们的同工们一步步的走过那些医治释放的程序(中文版本的类似一个尼尔•安德森的“一步步在基督里得的自由”的程序Neil Anderson: the steps to freedom in Christ study guide)。这样一直进行了几个星期。

2012年10月到11月时,周爱玲牧师给我来电话,说来不及安排我们11月份去加州她的母堂每季度举行的牧师退修会里分享事工,但是也许可以问问是否可以在2013年2月份再去。我们祷告后,她来电话说机票很便宜,觉得似乎是神的确认。我们定了四张机票,她说那里的刘彤牧师很欢迎我们去分享事工,给我们很多时间来分享。像接受每一次邀请一样,我们做了很多准备,包括预定了50多份的婚姻课程(http://www.amazon.com/Marriage-Course-Boxed-Set-Relationship/dp/1934564249/ref=sr_1_1?ie=UTF8&qid=1426559098&sr=8-1&keywords=the+marriage+course),事先寄到加州的教会,并寄去了很多我的书和资料。总共投资数千美元。我们对帮助华人教会成长充满了热心。

那时我很受倪柝声的属灵权柄的书影响,以为是要通过服侍尘世权柄来侍奉神。甚至以为也许神要我们服侍这个教会系统来服侍神(现在知道这本书很误导我——深深忏悔∶还是要多看圣经的好),像保罗一样,“7以前对我有益的事,现在因基督的缘故,我已经把这些事看做是损失。8不但如此,我甚至把一切都看做是损失,因为我把认识我主基督耶稣看为是至高无上的。我为基督耶稣损失了一切,而且把一切都看做是粪土,为要赢得基督”;我信主后把以前的成就、建树全部抛下,完完全全地谦卑顺服,以敬畏尊荣的心来侍奉神的事工,神的教会。

2012年11月,周爱玲牧师开始跟我们谈起帮助她的教会贷款的事。我们当时是在牧师信徒同心建造神的教会事工中,互相帮助成就神的国,我很火热,恨不能什麽都捐上,甚至连抵押都不考虑。律师还是按常规写了贷款条款。

2012年11月底,我把国际祷告殿的那对夫妇请到波士顿来,给我的同工做培训亲密神的服侍。圣灵做了很大的工作,给我们的同工带来很大的医治。没想到,这也是圣灵要我面对被远志明强暴的时间。我再次遇见神,在祷告中回到那个痛苦的时刻;使我认识到这不是,也不应该是个可以埋葬的事;在神的医治后,我的感动是要面对远志明。但是我不知道谁是他的长老。

2012年12月3日,我在回家的路上给周爱玲牧师打电话讲了我被远志明强暴的事,神医治了我。她听了后,跟我分享了她自己的经历。让我觉得我可以相信她。她并跟我说,好好祷告,神一定会做的。

2012年12月7日,尖子班基金会给周爱玲牧师的教会贷款25万美元,周爱玲牧师只要贷款两年,我的先生充满了来自圣灵的恩典,说8年期限吧,免得两年时间太短,为难教会。我当时开始心里有点不安,有种感觉如果将来有什麽事该怎麽办;但是试图以帮助建立神的家来说服自己,贷款就这样过户了。

2012年12月3日到11日,这是最痛苦的一周。神确实大大地遇见我,来医治我。但是我要重新回到那个破碎的时刻。流了很多眼泪,神也给了鼓励救赎的话语。我也终于第一次跟我的丈夫讲了这事。他很好,不但没有怪我,反而说,看看神这次要带领我们做什麽。从他的搜索中我们看到性侵犯,是多麽严重的一个社会问题。

2012年12月11日,我们在祷告时我在网上看到刘彤牧师是为远志明按牧的6个牧师之一,又是周爱玲牧师的资深牧者,我很高兴,以为他可以成为一个合适的调解人。我在下班的路上给周爱玲牧师打了个电话。她说先祷告一下,再跟刘彤牧师讲一下。

2012年12月14日,终于努力写出给Urbana的演讲稿。能够最终在那里讲被神拣选,并医治各种创伤,包括性强暴,也经历了很大的争战,最后被圣灵领路。在我先生的带领下,我们最终能够成行。

2012年12月22日,我跟周爱玲牧师告别。她说刘彤牧师希望我写一下被强暴的情况。我给教会的弟兄姐妹们送完圣诞礼物后,回到家里,已是午夜。这是我第一次坐下来面对那个场景,在祷告和敬拜的音乐的支撑下,我忍住伤痛,从午夜一直写了7个小时,长达12页的信,通过周爱玲转给刘彤牧师,试图请刘彤牧师帮助调查,使远志明认罪挽回这个弟兄;也凭著信任神的承诺,“33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都必加给你们。”马太福音6:33,相信当我全心服侍神的国和义时,神一定会为我行使公义。

2012年12月22日后到2013年1月1日,我在写完信后就跟全家开车去Urbana服侍,Urbana是个有18000人来参加的福音派遣大会。我在会上作了神如何把我拣选,医治的见证,使得整个大会的祷告医治室饱满。我们又讲了两个专题讲座,给3000多名爱耶稣、有使命感的年轻人讲神医治的大能。讲座后又亲自给要求医治的弟兄姐妹祷告服侍。神让我们大大看到他的心∶如此之多的年轻人曾有过这麽多的被性侵伤害的经历。神很快的通过祷告,饶恕施暴者,给每一位医治。服侍很累,但是看到她们的生命个个得到整合自由,圣灵让我们的心也充满了满足;圣灵让我们的心里为这些备受创痛的宝贵的孩子们带到耶稣的面前,在祷告中看到耶稣帮助她们“松开凶恶的锁炼,解开轭上的绳索,使被压迫的获得自由,折断所有的轭┅┅。”我们的心也在愈合(以赛亚书58)下面的链接是我的主题讲话内容∶http://www.allgirlsallowed.org/videos/chai-ling-urbana12-let-freedom-rise。

2013年1月,周爱玲牧师来电话,说刘彤牧师要我的讲话减至40分钟。几天后,又来电话,说要减到20分钟。我在灵里感到很压抑。已经准备好的资料里面有很多内容,20分钟没法讲完的,而且要我们四个人飞到西岸,20分钟是没法完成服侍的。是不是有什麽变故?是不是刘彤牧师不希望我们去?周爱玲牧师坚持说,没有了,没有了,还是不要取消这个行程,不是通过机票的降价得到了圣灵的确认了吗?但是我的灵里受著极大的压迫。圣灵在我祷告后给我的话语是,“你们去的是阿爸天父的家,不是那个人自己的教会”,这才有些平安。

2013年2月我们按计划飞到加州去分享事工,并见刘彤牧师。我们很单纯的凭著一个爱主爱教会的心,不但自费参加他的牧师的聚会,除了带来的书籍,DVD,甚至看到他生病讲不出话来也专门让同工出去给他买感冒药。耶稣教导我们,“35你们如果彼此相爱,世人就会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约翰福音13:35,我们也是这麽做的。

我对刘彤牧师对我们团契冷漠的态度有些不理解。他的师母本来热情地要采访我的计划也被取消,我信主后在很多西方教会传道服侍这麽久,还从来没有被这样不友好地对待过。那里有50位分堂的牧师们与会。在我分享之前有五、六位牧师讲,有的说是被临时叫起来讲的,难怪时间有些紧。但讲的全部都是关于买教堂,被捐给教堂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们被带去参观刘彤牧师花四千万美元建的教堂,看儿童事工中很奇特的可以一个人喂十个孩子的桌子,是很可观。但是我在灵里的感觉有些不对。他们救济贫苦的花销只有三万美元。很像是“Radical”一书里批评的很多美国教会都成为建大堂,但很少给贫困地区帮助的教会。

中间只有一位是在西藏做传道人的牧师上来讲他在中国贫穷地区的事工,他很真诚地说,“我们一定要警醒,等我们去见耶稣时,他会怎麽审判我们?”他说的是马太福音25∶31-45“45王要回答他们∶‘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然没有作在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没有作在我的身上了。’46他们要进入永远的刑罚,义人却要进入永生。’”大家似乎被震动。他讲完了轮到我了,我以通常喜欢鼓励人的心情说了句,“圣灵一定会带领我们都成为像基督一样的。”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后悔。希望这位传道人原谅。当我讲时,大家很安静。第二天早上,几位牧师说,牧师们看到一胎化政策下的苦难,很多都在难过得流泪。我也提到神对我被强暴的医治,但是没有提施暴者的名字。刘彤牧师似乎有些坐立不安,让我的分享也很紧张。

晚上有位美国人来服侍讲道。他说了一个传道人到非洲,带了个山羊,因为他不能喝牛奶。非洲的一个部落的首领要跟他交换礼物,他心里祷告,神哪,千万不能要我的山羊,要走了就没命了。但是那首领就单单要走了那山羊,但给了他一根棍子。他说,这个棍子可以做什麽哪,所以很忧愁。其他人看了,说,“你怎麽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棍子,这是首领的杖子,有了它,你要什麽都可以。”他后来又说,一个美国少年在杂货铺里尽心打工,本来应该被提升为经理,但是主管不公平,反而把他给解雇了。这个少年没有在忧伤中度日,反而继续努力,后来成为了一个连锁杂货店的股东。

我在后面人群中,觉得这两个故事似乎是圣灵特意给我说的。当时我受这本属灵权柄的书的影响,本来是准备通过侍奉周爱玲,侍奉周爱玲的母堂刘彤牧师的教会系统来服侍神的,刘彤牧师这样的冷漠和拒绝使我很压抑难过。这个故事似乎是圣灵赐来解除了我的自我谦卑的束缚,给了我不必通过侍奉刘彤牧师来侍奉神的允许和自由。

在结束时,这位美国人又说,今天晚上,圣灵要对一位心灵难过的,似乎在做妇女事工的女儿讲话,他说,圣灵要给你的话语是以赛亚书60∶“锡安哪!起来,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已升起来照耀你。2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蔽万民;但耶和华要升起来照耀你,他的荣耀要彰显在你身上┅┅”

虽然我没有挤到讲台前面得祝福,但是圣灵的话语给我带来了安慰。那天晚上回到简陋的旅馆里再读这些经文,虽然我当时还不完全明白它们的全部意义,但是没有什麽比知道神与我们同在更令人安慰的了。

当我今天(2015年4月)写这些回忆时,我重新又经历了2013年感到的刘彤牧师的冷漠,感到这个教会系统被带领的没有体现出神的爱和公义、而使我对神的教会的希望破灭的极度痛苦。这个痛苦让我在跟家人度春假的过程中病倒了两天多。看到家人孩子在外面开心玩,四处风景美好,但是我的心没法平静,没有办法进入休息,总觉得必须把事做完。在旅馆的床上浑身痛没法动时,只好祷告呼求神,圣灵在睡梦中让我记起上面这些故事,并让我再次仔细读以赛亚全书∶当我读到,“我要立和平作你的官长,立公义作你的监督。18在你的国中必不再听见强暴的事,在你的境内,也不再听荒废和毁坏的事;你必称你的城墙为‘拯救’,称你的城门为‘赞美’┅┅”,我心中因为强暴事件后一直二十多年来遭受的折磨一下子被拿走了。也许这就是所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吧。没有被医治好的人经常都不知道这个折磨的严重性。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人的灵魂二十几年来一直在被放在油锅上被煎熬不停一样,一下子,油锅被拿走了,身上所有的不断在寻找安全保护而没法进入安息的折磨也停止了。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不但用经文说出来,还用经文给了必然成就的应许。让我看到神是多麽的体贴,他把能安慰我的话语在攻击到来之前就预备给我了。

但是在2013年的2月,我还没有完全经历体会到神的这些预备,我根本没有预料到很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在第二天早上我临返程之前,我终于决定还是要直接问刘彤牧师一下,看他对远志明事件的处理方案。我万没想到刘彤牧师居然会冷漠直接地说,“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处理过。是他说的,她说的(he said, she said)。这个人好了,得医治,那个人就会受伤。又是信主以前的事,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然后他双目看著我,斩钉截铁地说,“我相信他。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每个月都在一起吃饭┅┅。”我实在是非常震惊。但还是忍不住冲口而说∶“难道神的教会不应该圣洁?!”(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走过会场,强忍著委屈,看到辛苦买来的很多书籍,婚姻课程也只被牧师们拿走了一半,也顾不得了,留给他们的书店了。如此一腔热血而来,遭到如此冷酷的对待,在飞回东岸的5个多小时的飞机上忍不住泪流满面。

周爱玲牧师在机场时,也陪著我哭了。她说,刘彤也让她哭著走出来过。刘彤只给了她一万美元做分堂,拒绝借给她钱买堂,使得她和先生提早拿出自己的退休金来买,被税务局罚了二十多万——这个为追随神而摆上的故事当时让我很感动很信任她。我问她刘彤牧师是怎样的一个人,她说他以建了200个分教会而著名。我心想,建教堂再多,就可以这样对待人吗?

2013年2月20日,女童之声的执行主任给刘彤牧师建议调查的信,Brian把所有不敢,不愿调查的顾虑完全解释了,任何一位有中立立场的属灵长辈都没有不调查的理由。见附录I。

2013年3月13日,刘彤给Brian回电邮,完全拒绝调查。

2013年5月,据18位牧者的调查报告,远志明在德国某营会中,作为讲员,对一位80后年轻姊妹有不当行为。

2013年9月,据18位牧者的调查报告,远志明在巴黎,试图诱奸一位90后姊妹(未遂)。

2015年1月14日,刘彤牧师在小组长会上,却发出下面这样的讲话(请见∶http://www.rolcc.net/rolcc/mediasync/prayer_meetings/20150114.mp3),为了便于分析探讨,我把他的讲话录音写成书面文字(如有不准确的地方,请以录音为准)。请看附录II。对中间一些不实、不同意的部分,我有这样的回应∶

#“今年已开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国巴黎恐怖份子开枪杀了十几个无辜的人,如果看网上的新闻的话,在华人教会里有一个大新闻∶就是柴玲姐妹指控远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刘彤牧师对我不得不公开揭露远志明性强暴还在继续撒谎的事跟巴黎的恐怖份子枪杀无辜相提并论,是在是伤害我和其她受害者的言论。

#“其实为这件事情,远志明牧师也跟我商量过。”请公开远志明跟刘彤牧师是如何商量过的?因为我是在2012年12月就凭对耶稣的教会的牧者的信任和尊敬给刘彤牧师写了12页的信,要求刘彤牧师作为远志明的按牧人之一,和我的教会的母堂的资深牧者来调查这件事情,已达成认罪和解的。你们商量的是什麽?什麽时候商量的?结论是什麽?是认真调查还是掩盖遮蔽?为什麽不把商量的结果告诉受害人?

#“去年他已经专门飞向东岸去向柴玲道歉。虽然他不认为他在当时有任何性侵的意图,但是他是为那一次发生的事情他还是道歉。”

#“虽然他不认为他在当时有任何性侵的意图”,是个很无聊的辩解。强奸的定义是没有对方同意的性交行为。关键是远志明在两个证人面前都承认那次性交确实发生过。那是绝对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而发生的。远志明在两个证人面前承认的性行为,和他最近通过公开声明承认的性过犯已经证明远志明做的就是强奸。强奸是个严重的罪行。我们几位受害者彼此都不认识,但都检举远志明使用黄色录像,黄色电影,照相等类似的行为,怎麽能证明他事先没有性侵的意图?

#远志明给刘彤牧师说的是“为那一次发生的事情”,但是在两个证人的面前,远志明编出一套自己的谎言,为了圆自己的谎,让他的假话更有可行性,他又在两个证人的面前编出我跟他有继续的男女关系,以后不止一次等的故事。这本身就是个互相矛盾不攻自破的谎言。那时远志明跟小马住在一起,同套房子里还有多位当时也住在那里的普林斯顿民运人士,远志明怎麽可能再跟我有什麽关系而大家都不知道?在那天晚上被他强暴之前我根本不认识远志明。之后我也根本没有跟远志明有任何男女关系和性行为,这麽会编故事的远志明为什麽到现在也不敢测谎来证明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值得注意的是,远志明给刘彤牧师的印象是他去波士顿给我道歉,他给云牧师和我在会面之前的印象也是他要来真诚道歉的。但是远志明在见面时的行为哪里有真诚?哪里有道歉?远志明所说的,跟所做的不是证明他是一个言行不一的人吗?不是证明他是个连自己的好朋友刘彤牧师都敢欺骗的人吗?

#“柴玲请了我们波士顿的灵粮堂的周爱玲牧师,这是为什麽柴玲会牵扯到我的身上,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会跟大家讲这种事情。”这不是我牵扯到刘彤牧师的原因。刘彤牧师之所以被提到是因为他是远志明按牧团的牧师之一,也是当时我的牧者周爱玲的资深牧者。是应该来首先处理对远志明性侵控告的合适人选。

#“本来以为远志明牧师这样的诚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伤害,没想到今年柴玲还是提出公开的指控。”远志明以道歉为名,编出侮辱人的谎言声称我是引诱他或者是同意的,还自诩是像耶稣一样本无罪,为有罪的担当式的道歉实在是虚伪至极。在会议中远志明当著两个证人进一步撒谎,说没有其她的受害者,事实上在巴黎就有一个女士指出也被强奸的指控,这算什麽“诚意”,这算什麽“道歉”?这样怎麽不是对受害者再一次的伤害?那个会议以两个版本结束。我们的长老牧师建议双方都测谎来证明各自的真实性,到现在为止,我在2014年11月19日就测谎了并且通过了。远志明至今还没有做,这说明了什麽哪?刘彤牧师明明知道我已通过测谎,我也请远志明、周爱玲、徐志秋转给远志明一方的长老、董事们,刘彤牧师也是可以看到我在2014年7月13日写的回忆备忘录,怎麽不指责远志明的失职过失,反而指控我按圣经马太福音18∶15-17的程序公开这事哪?

#“当然至于柴玲对我的攻击那只是我没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来处理而已。”我没有对刘彤牧师攻击。刘彤牧师作为远志明的按牧团成员之一,又是周爱玲牧师的资深牧者,对教会的羊提出的诉讼没有负起牧者应有的责任,对我做为一个受害者再次经受属灵伤害,差点让我失去信仰和生命,才是我不得不告诉教会原委的原因;刘彤牧师把我的申诉用“攻击”的字眼来描述,是对我和教会的会众的封口和属灵虐待。难道我们教会信徒,除了全心侍奉,捐献,爱主爱教会爱牧师,在被牧师的不公义的行为欺负压迫了以后,连言论自由的权利都要再被剥夺吗?如果我什麽地方说的不符合事实,你可以指正。但是连我说话的机会都被叫成对你的“攻击”,这是个教会牧师的行为吗?说“只是我没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来处理而已。”这是事实吗?我要的是什麽?Brian建议您做的方式是什麽,13位华人牧者建议的是什麽?受害者去警察局报案希望的是什麽?奥巴马总统给数百个学校罚款的原因是什麽?天主教被告被罚款的原因是什麽?不都是受害者要求领导机构来调查案例未成吗?我要求的调查不是所有受害者的要求吗?我渴望的教会要圣洁要安全不是所有的教会的会众牧者们的渴望吗?不是神的教会,神的家应该提供的吗?刘彤牧师作为一个资深牧者,不但不按神的心意做,按社会公义的常规做,反而来打压会众,丑化举报者要求权柄公正调查的正当要求和权益,这是一个神的仆人应该做的吗?神允许你这样来带领他的教会和教会系统吗?

#“但是昨天我好像听说徐志秋牧师跟周爱玲牧师他们的文章都已经上网了,”徐志秋和周爱玲的文章上网之前既没有给我看,跟我沟通,更谈不上得到我这个当事人的同意,他们的行为是既违背圣经马太福音18∶15-17做证人的原则,又违背做牧者对信徒保守隐私权的法律,和对性侵受害者隐私权的保护法案,作为一个资深牧者,鼓励他们做不对,不合圣经,不合法的事,是什麽样的属灵带领?

#“但无论如何,当我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会里利用各种机会做分化的活动。我感到华人教会好像因为这个事情,好像分成两个阵营。”请问会众这是魔鬼的分化,还是神通过这件事情的暴露来检验我们的心思意念,来净化圣洁上帝的教会?

#“我们需要为华人教会建立一个祷告的城墙,来抵挡仇敌的工作。”“今天教会需要重新回转到神面前祷告。不要叫容许这些事情让教会更是四分五裂。”我跟刘彤牧师一样,对教会的四分五裂心痛。但是如何建立城墙,抵挡魔鬼的工作,让神的百姓不要像我,像巴黎和德国的受害者一样的受凌辱,刘彤牧师的教导是不符合圣经的。

#仅仅祷告,持续地祷告和彼此扶持是不够的。“祷告就是我们属灵的兵器。”也是不对的。以赛亚书58∶2-5中说的很清楚,什麽样的祷告禁食是神不喜悦的。没有公义,公正,真理的祷告也是神不听的,见以赛亚书59∶1-15。我们祷告成gong的前提,是必须知道和行在神的教导中∶“7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留在你们里面;无论你们想要什麽,祈求,就给你们成就。8这样,你们结出很多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你们也就是我的门徒了。”“6人若不住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风乾了,人把它们拾起来,丢在火里烧掉了。”(约翰福音15∶6-8)不住在耶稣里,不遵循神的教导的祷告不但神不喜悦,连人也保不住。

#我们对付属灵争战,战胜仇敌必须是在真理真相的基础上∶圣经在以弗所书6中给我们的∶“10最后,你们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里面刚强。11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使你们能抵挡魔鬼的诡计。12因为我们的争战,对抗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黑暗世界的和天上的邪灵。13所以要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使你们在这邪恶的时代里可以抵挡得住,并且在作完了一切之后,还能站立得稳。14因此,你们要站稳,用真理当带子束腰,披上公义的胸甲,15把和平的福音预备好了,当作鞋子,穿在脚上,16拿起信心的盾牌,用来扑灭那恶者所有的火箭;17并且要戴上救恩的头盔,拿起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我们必须在生活中行在真理真相中,以行公义作为我们的胸甲,随时传福音,对所有的攻击诽谤伤害以对神的信任来面对,时时记住我们是已经得到了永生的人,人间杀生命的是没法夺走我们的灵魂的。所以我们可以永远刚强壮胆,最后,我们的属灵兵器,是圣灵的宝剑,是神的话语。在远志明在性侵这件事上,刘彤牧师拒绝调查找出真相,没有真理,是站不住脚的,更别说抵挡仇敌了。

#对于教会的四分五裂,神也给了合一策略∶以弗所书4章中说∶“所以,我这个在主里的囚犯劝你们∶行事为人要配得上你们所蒙的召唤,2要以完全的谦卑和温柔,以耐心,在爱中彼此容忍;3以和平的联结,努力保持属圣灵的合一∶4一个身体、一位圣灵,就像你们蒙召时也被召入一个盼望,5一位主、一个信仰、一个洗礼、6一位神——就是万有之父,他超越万有,贯通万有,在万有之中。7然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按照基督恩赐的尺度被赐予了恩典┅┅11他赐下一些人做使徒,一些人做先知传道,一些人做传福音者,一些人做牧人或教师,12为了要装备圣徒去做服事的工作,以建立基督的身体;13直到我们大家达到在信仰上以及对神儿子真正认识上的合一,达到成熟人的地步,达到基督那丰盛完美的身量。14这样,我们就不再是小孩子,在人的狡诈和诡计中陷入那迷惑人的骗局,被各种教义之风摇动,飘来飘去。15我们却要在爱中说真话,在一切事上向著他长进;他就是头,是基督。16本于他,全身藉著每一个关节的支持,照著每一个部分适当的gong用,互相连接,结合在一起,使身体渐渐成长,以致在爱中建立自己。”可见教会的合一是要建立在信仰上对神的儿子真正认识上的合一,达到成熟人的地步。方式是我们“要在爱中说真话”。这样我们才能在一切事上向耶稣迈近,直到成熟。圣经也再次叮嘱我们一定要去旧人,成基督的新人∶因为旧人“19他们麻木不仁,任凭自己好色,以致贪婪地行出各样污秽的事。”我们需要“23在自己的心灵里得以更新,24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在真理的公义和圣洁中被造成的。25所以,你们既然脱去虚假,每个人就要与自己邻人说真话,因为我们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彼此相属。┅┅”虽然我们的中国文化不鼓励我们这样坦诚的交流,但是本著在爱中说真话的原则,跟刘彤牧师和会众分享。对于远志明的不轨性行为,不正是圣经教导我们教会要处理的行为吗?不允许在爱中说真话,不正是阻止教会合一的阻碍吗?

#但是,当我们按神的话语争战时,神一定会应许给我们教会的承诺,让上帝的子民不再受凌辱∶“18在你的国中必不再听见强暴的事,在你的境内,也不再听到荒废和毁坏的事;你必称你的城墙为‘拯救’,称你的城门为‘赞美’。”(以赛亚书60∶18)哈雷路亚,感谢神!

#网上有传刘彤牧师在小组会上说我给远夫妇礼物的事,再次声明,我根本没有!而是远志明给我拿来礼物∶2014年6月24日,远志明来波士顿时带了一些DVD,还有他太太给的面油等。我希望刘彤牧师更正。如果刘彤牧师认为谁送礼物谁就有罪,请刘彤牧师对远志明夫妇判罪,要麽就更正自己的说法——因为这对我造成很大伤害。

#至于周爱玲牧师是否去我们教会的长老牧师那里说明情况,还是劝他们不要管这事,周爱玲牧师最知道。马太福音18∶15-17是很好的方式。她自己完全可以跟我直接交流。我说的不对的我也一定会改正。我们既然在主内,总是可以达到真诚和解的。婚姻课程中有三节课都是教导如何解决冲突,无论在刘彤牧师的教会,还是周爱玲牧师的教会,我们都赠送过这套教材。两人之间的冲突,在没有直接面对时就拿到第三者那里,是不符合圣经原则的。

2015年2月17日到2015年3月4日,我给刘彤牧师多次发电邮,试图通过马太福音18∶15-17交流(见附录III),始终没有任何回应。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不符合马太福音5∶23的;不肯跟主内弟兄姐妹和解的敬拜,是神不喜悦的。

因此,当我把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一步,第二步,都走完后,我只好按照马太福音18∶15-17的第三步程序。我希望什麽哪?

我希望刘彤牧师对他的教会和整个华人教会承认∶在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单单凭与远牧师经常在一起吃饭就对远志明性侵真相下的判定是错误的。他认为的“他说的,她说的”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据专家统计,90%-98%的性报案是真的,每个强奸犯有90%的可能是惯犯∶http://www.nsvrc.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_NSVRC_Overview_False-Reporting.pdf)FBI在1997年的报告说只有8%是虚报的(http://en.wikipedia.org/wiki/False_accusation_of_rape)。

所以,任何一个对性强暴的指控有绝大多数的机率是对惯犯的揭露,作为一个教会系统的带领和按牧团的牧者,刘彤牧师对这样严重的可能犯罪的姑息纵容遮盖,对受害者的举报的打压,伤害,是很严重错误行为。这样的判定实际是对几位受害者再一次的伤害——是属灵权柄伤害,属灵权柄的伤害对受害者的伤害是更深更长远的;也是对远志明个人缺乏真爱的表现;是对教会的圣洁、安全、公信的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相信也很难面对公义、鉴察人心的上帝。

最近美国国会将要通过的法案对每一个不调查的大学里的性强暴的案例要罚大学15万美元。这是不调查不公义的严重性。刘彤牧师如果在这之前不了解这些事情的严重性、没有选择正确的行动也是可以原谅的。但是现在,在知道这麽多真相后,还不承认错误,就不对了。“9凡是从神生的,就不继续犯罪”(约翰一书3∶9)希望刘彤牧师能以实际行动改变以前的错误。

我希望刘彤牧师能够在神的话语和教导中带领教会。学习实践神对属灵争战的真正策略,教导鼓励“在爱中说真心话”来帮助教会会众成熟,合一,实践婚姻课程中教的“交流,解决冲突,道歉饶恕和解” ,使神委托的教会系统真正成为行公义、施怜悯、在神的话语中谦卑地走的成熟、得神喜悦的教会。

2015年3月14日—4月13日

下面是本文的四个附录∶

附录I∶女童之声在2013年的执行主任Brian Lee 与刘彤牧师之间的电邮,要求刘彤牧师调查远志明强奸的指控。刘彤牧师拒绝。柴玲在跟Brian联络后,在最近收到他的原文。并征得他的同意发表。原文翻译如下∶

发信人∶Brian Lee

时间∶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上午11:53

收信人∶刘彤牧师

主题∶关于强奸指控的调查

亲爱的刘彤牧师,

在主耶稣基督里问候你。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几周前见过面。我以前是哈佛大学的牧师,带过林书豪,现在在女童之声工作。谢谢你几周前在Santa Clara生命之河教会接待柴玲,我,以及另外两名同事。那个会议非常好。显然主你身上正在做奇妙的工作,也正在大大地使用你和生命河教会。他在这个世代兴起你在属他的教会中作他恩膏的领袖。谢谢你的带领,你为主而发的热心,在恩召中显出的忠心。

我想跟你谈一下关于柴玲指控远志明强奸她的事情。柴玲声称她被远志明强奸过,而据我所知,你是远志明的朋友,也是你按立了他,因此,某个程度上来说,他也在你的属灵权柄之下。

我想先跟你说明一下,不是柴玲要求我给你写信,是我自己做为一个主内弟兄主动写给你的,期待基督身体在这个黑暗世代中发光。希望你认真对待这封信,并作为主里相亲的同工为我写的内容代祷。我只是主的一个卑微仆人,因此我将这些写给你,不是出于自己的权柄,而是因为我相信这是出于神的权柄以及他的旨意。鉴于我并未亲历柴玲所述强奸事件的任何相关情节,我不便判断柴玲对远志明的强奸指控是真是假。所以我写信给你是为了完成一个尽责的调查程序,而不是为了肯定或否认这个指控。

我理解为什麽很难针对柴玲关于远志明——一个老朋友——的强烈指控采取行动。你刚见过柴玲不久,她还是个比较新的信徒,而你认识远志明那麽长时间,怎麽能相信她所说的呢?为什麽柴玲20多年后才站出来指控,不早一点公开这件事呢?这件事这麽久了,现在就这麽重要?最后,展开调查是出于什麽目的呢;不怕事情对教会的声誉有损,成为教会信徒的绊脚石吗,不怕事情只会徒增痛苦和伤害吗?这些都是值得一问的好问题。我将会一一作答,如果你有不同意见,欢迎进行讨论。

我想先从最后一个问题开始∶如果调查出来是真的,难道不会带来更多伤害和痛苦吗,难道不会成为事工的阻碍吗?某种程度上,我理解这个担心。但是,同时,我相信当教会领袖对他们的缺点和软弱坦诚布公时,这实际上能够启迪会众,让他们更能理解神的恩典和圣洁。我想最好的例子莫过于犹大和彼得。他们都犯了重罪∶犹大出卖了耶稣,彼得否认了耶稣。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两个罪比其它很多最都重,因为这两个罪都直接伤害了我们的主。马太、马可、路加、约翰有理由忽略这些缺点,至少有两个理由∶

(1)这些缺点显出耶稣的判断力并不好,因为他选错了门徒;

(2)对教会不利,因为教会应该是建立在彼得这一磐石之上的。如果让大家知道教会的初期创始人是否认过基督的罪人,对教会有什麽好处呢?后来,保罗又极为清楚地当面指责彼得,指出他将自己与外邦信徒隔离的罪。如果保罗说出来会打击会众,使之失去对门徒之首彼得的信心,那他为什麽还是要说呢?

我认为,圣经中的这类例子明显表明早期使徒和福音使者并不担心将真相放在光中,相反,和约翰一样(约壹1),他们都认为任何事情都应放在光中,并且最终耶稣(世界之光)将会归正每件事。犹大和彼得的故事不但没有击垮教会或成为教会的绊脚石,而且还证明了有两条路可走∶要麽是不悔改而被定罪,要麽是悔改而重新站立。耶稣并没有选错犹大和彼得;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作出错误选择的是犹大和彼得,但是最终彼得作出悔改的选择归向耶稣。同样的道理,如果该强奸指控是真的,你并不用怕事件显出你的判断力不好。我自己也是一个带领人,有人在我带领下工作,我也曾在聘用员工的事上有过判断出错的经历。但是有时是因为信息不全,误解,或是下属自己的欺骗,才会出错。如果指控是真的,主不会允许你被诽谤的。

其次,你可能会想问,为什麽过了20多年当时人才站出来指控强奸,都这麽多年了,旧事重提有什麽好处?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一方面,请理解从统计的角度来说,通常强奸受害者会在多年后认为自己安全、不会再进一步受到更多攻击的时候才会站出来。因此,如果柴玲的确被远志明强奸过,她要这麽多年过后才能面对这件事,我并不觉得奇怪。另外,柴玲分享她有很多往事都是首次去面对的,比如4次堕胎,被前夫虐待等。她在2011年10月所出的书中提到了这些经历。因此我认为可以理解,她接著开始面对下一个受伤的回忆。

但是现在重提这件事有什麽好处呢?美国法律允许报案期是15年,过期之后不再起诉。为什麽教会应该调查多年前的事?我认为有几个原因∶

(1)像天主教的性丑闻一样,有必要调查所有的性侵指控,因为有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2)圣经明确指出除非神的子民为他们的罪(如列王及民众所犯之罪,导致以色列和犹大被流放)悔改,否则神仍以他们为有罪;

(3)如果远志明确实犯了强奸的罪,那麽他应该全然悔改,才能得救,不至于死(参看雅5:19-20);

(4)如果指控陈述属实,有必要确保远志明不再继续伤害其他妇女;

(5)调查指控可形成一种氛围,鼓励受害者站出来分享他们的伤痛,而不是将之隐藏。调查不需要认错或认罪,只是尽责程序的一步。想想天主教会性丑闻,多年来,天主教内高层领袖都不相信这些指控是真的。但是,现在隐藏的事,将来会在房顶宣扬(参看路12:3);通过调查而非其他方式来处理,对教会和当事人来说都是极佳的选择。圣经不是命令所有重罪指控都应经过调查吗?(参看申13:13-15;22:13-21)

接著又有几个问题∶如果远志明宣称他是无辜的该怎麽办?这样的话将有两种可能。他在说谎(这种情况下,你作为他的属灵带领人,不再负有责任,因为你已参与调查)。或者他说的是真话(这种情况下,柴玲才是冒犯的一方,她的话将不具可信性)。无论怎样,如果你已参与调查此事,你和生命之河教会都没有责任。至此,又有一些问题。如果远志明承认犯罪并为之悔改?再好不过,他做了主认为对的事。如果是这样,他对悔改应有合宜方式,正如施洗约翰所说,结出于悔改相称的果子。(路3:8)我不是法官,不知道应是什麽果子,但是一份简短的道歉声明可能不够,还应有一些形式的补偿。如果远志明认罪,但不全然悔改呢?那麽为了使他的灵魂得救并归向主,我们也知道应该像保罗在哥林多前书5:4-5说的那样做。

是的,我们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阿门!同时,我们背负著我们的罪和过去经历。正是因此,虽然跟随主多年,我一直在为过去的错误和失败悔改,尤其是那些伤害别人的经历。假设我对我的女朋友犯了罪,导致她怀孕,后来我信了主,我不能简单说声对不起,我现在在基督里是新人了。我必须结出与悔改相称的果子,为她提供支持,帮助她抚养那个小孩。不单对于我们的罪是这样,对于我们祖先的罪也是这样。这就是为什麽今天,中国人民要与日本人民就他们祖先在中国犯下的罪进行和解。

也因为此,美国土著要与美国人民就他们祖先对土著犯下的罪进行和解。在教会更是这样。如果教会能站在罅隙之间,就这些纷争达成和解,那将是多麽振奋人心的消息。

刘彤牧师,主给了你权柄和领导的职分,他也呼召你照看他的羊群。我并不羡慕你的负担,相信这个担子正如保罗所说那样,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林后11:29)因此,我祈求主给你力量和勇气作出决定,以此荣耀他并爱他的羊。如果你对我所写内容有不认同的对方,欢迎你提出来我们一起讨论。如果我与妻子能在穆斯林人群中成gong植堂,我们将需要在神的带领下学习有效的带领教会。我很期待向你学习。非常欢迎你给我写信或是打电话(号码在下方签名档内)。

谢谢你考虑我所写内容。就我所闻所见,你是一个真正属神的人。愿主帮助你行他看为正的事,愿他因你的忠心服侍祝福你和家人,直至万代!

主内问安!

Brian Lee

执行董事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Brian Lee再写道∶

亲爱的刘彤牧师∶

我在跟进三周前给你写信提到柴玲声称远志明强奸她的事情。希望你能读一下那封信,期待你的回复。愿你一切都好,愿你的事工继续荣耀主,多结果子。

祝福!

Brian

刘彤牧师回信∶

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上午12:27

亲爱的Brian:

来信已读。关于这件事我只能说我已经跟柴玲解释过,不想再说一遍。
谢谢你的关心。愿主祝福你,为你祷告,愿主为你在中国开路。

刘彤牧师


附录II∶ 刘彤牧师在2015年1月14日对他教会的小组长的讲话节录

读尼希米记2∶17 “17 后来我对他们说∶“你们都看见我们遭遇的患难∶耶路撒冷成了荒芜之地,城门被火焚毁,你们都来吧!让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免得我们再受凌辱。”

今年已开年就是多事之秋。不但法国巴黎恐怖份子开枪杀了十几个无辜的人,如果看网上的新闻的话,在华人教会里有一个大新闻∶ 就是柴玲姐妹指控远志明在二十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是两个人一起在普林斯顿读书,两个人都还不信主,柴玲就指控远志明牧师对她有性侵的行为。

其实为这件事情,远志明牧师也跟我商量过。去年他已经专门飞向东岸去向柴玲道歉。虽然他不认为他在当时有任何性侵的意图,但是他是为那一次发生的事情他还是道歉。当时他们还各请了一个见证人,要来见证远志明向柴玲道歉的过程。远志明请了他的好朋友徐志秋牧师,柴玲请了我们Boston的灵粮堂的周爱玲牧师,这是为什麽柴玲会牵扯到我的身上,不然今天晚上我也不会跟大家讲这种事情。

本来以为远志明牧师这样的诚意地道歉可以化解一切彼此的伤害,没想到今年柴玲还是提出公开的指控。当然这样的指控一发出来带来极大的影响。世上很多人还搞不清什麽事情就已经破口大骂,其实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层面在里面, 我们从来不能只是听一面之词嘛。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跳入到结论里面。当然至于柴玲对我的攻击那只是我没有按照她想要的方式来处理而已。但是昨天我好像听说徐志秋牧师跟周爱玲牧师他们的文章都已经上网了,他们详细说明了远志明牧师向柴玲道歉的整个过程。我相信他们的见证能够澄清很多很多大家对这件事情的误解。

但无论如何,当我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看到魔鬼撒旦在教会里利用各种机会做分化的活动。我感到华人教会好像因为这个事情,好像分成两个阵营。我看见好多华人信徒好像因为这件事情,好像彼此划清界限。我的心真的十分的难过。其实无论远志明跟柴玲的事结果是如何,今天教会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祷告啊。我们需要为华人教会建立一个祷告的城墙,来抵挡仇敌的工作。这就好像当年的尼希米一样的,那时耶路撒冷城墙破损,以致仇敌就进来攻击,神的百姓受到凌辱,他没有在那里指责谁是破口,他乃是说,“来吧,让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今天我们同样也是这样。事实在二十来年前没有信主前发生的事也不是我们旁人也能断觉的。有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了。今天教会需要重新回转到神面前祷告。不要叫容许这些事情让教会更是四分五裂。我们要呼召说来吧, 让我们来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阿门。

要怎麽样来祷告哪?第一个要持续地祷告,我相信我们都明白祷告的重要。而且我们也都很愿意来祷告。但我告诉你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持续的祷告。否则就像尼希米记一样的,他们在建造城墙的时候,建造了一半仇敌的工作就不断地涌上来了,所以我们就看到尼希米的4章10节,犹太人才这样说吗,“搬运的人气力已经衰败了”为什麽力量会衰败了?因为仇敌的攻击太多了, 教我们灰心唉,以致于无法做下去。弟兄姐妹今天你也要知道同样的事情,一方面你要知道祷告是很重要的,但我告诉你, 另一间更重要的事情是要持续祷告下去。你知道多少时候我看到神给我们的应许无法实现,多少时候神给教会的异像, 梦想无法成真,多少时候神给教会的Prophecy也无法成就,为什麽?有时候我们常常责怪神为什麽成就? 其实常常不是神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多少时候因为仇敌的重重攻击当中,我们灰心了喔。我们没有持续的祷告,我们没有持续持守神给我们的托付。

今年一月我刚从意大利回来,1月1号我就赶到一个分堂去。为什麽? 要处理紧急情况。什麽紧急情况?就是因为仇敌接二连三的攻击,牧者就灰心了。当我去到教会,她(他)已经离开了。同工也灰心了。有的要辞职了,有的要休息了,有的已经离开教会了。整个教会不知何去何从。本来是很有Potential 的教会,本来充满梦想的教会,本来充满动力的教会,现在却变为荒凉。

弟兄姐妹我告诉你们,仇敌越是厉害的攻击我们,越是我们要持续祷告的时候了。千万不要因为仇敌厉害的攻击你就灰心了。千万不要上仇敌的当,以致我们无法完成神来给我们的托付。阿门!

越是仇敌厉害的攻击,越是祷告。阿门。在你生命当中也是一样。我告诉你多少时候,仇敌的攻击是你意想不到的。多少时候你面对这样的攻击你不知道如何去回应,有时候叫你灰心,好像你以为,神你在哪里啊?很多时候我们灰心我们失望,那我告诉你,越是仇敌厉害攻击的时候,是你要持续祷告下去的时候,不可以灰心。我再次说祷告是很重要的。但持续祷告更加重要。因为仇敌一定会攻击我们。阿门!

第二个,要一边工作,一边祷告。我们看已希米给我们这样的祷告。第4章17节,“17 那些建造城墙,搬运重物的,都是一只手作工,一只手紧握兵器。”什麽是兵器哪?祷告就是我们属灵的兵器。哥林多后书第10章第4节,这里讲到“4 因为我们争战所用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而是有属神的能力,可以拆毁堡垒——拆毁各样的心思,”换句话说, 祷告就是我们属灵的兵器。今天无论我们做什麽,无论我们生活或者是服侍,我们都要警醒啊。因为仇敌遍地寻找个吞吃的人嘛。你知道我真的感觉到神这次容许这些事情发生,也是给我们很好的提醒。有时候我们在神的恩典里面太久了,一切都还顺利,都被蒙恩,我们都已经很松懈了。忽然而来的惊恐,什麽会事情啊?神还是提醒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忽视了属灵争战的真实性。神再一次的提醒我们。在生活中,在一个领域里,一边工作,一边服侍,让我们一边要来祷告。我们才不容易落入仇敌的圈套当中。才不容易在仇敌的攻击当中灰心丧胆。阿门?神再次提醒我们,无论我们做什麽,在生活当中,在每一个的领域里面,让我们一边的工作,一边的来祷告。

第三,我们要彼此扶持啦。一定要彼此扶持。尼希米第4章第19节,“19 我对贵族、官长和其余的人民说∶‘这工程浩大,范围广阔;我们在城墙上彼此相隔很远。20 所以你们无论在甚麽地方,一听见号角声,就要集合到我们那里来。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当我们在这里面对仇敌的攻击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要说,啊还好,不在我这边啊,是在他们那边啊。所以我们就常常袖手旁观。我们一定要学会在主里面的彼此扶持。仇敌从一方面来攻击,其实就是对我们整体的攻击。我们就需要一同起来,彼此地支援,彼此的扶持,一同来争战。我们看见神容许这些事情发生,再次提醒我们,要起来一同争战。千万不要以为与我无关。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在基督里,我们同属一直军队。我们要一同起来为主争战。阿门!当我们起来为主争战的时候,这里的应许是什麽哪?神必为我们争战。哈雷路亚!

弟兄姐妹,2015年一开始就看见是充满争战的一年。也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啊。当我要说,越是仇敌攻击厉害的时刻,也是我们越多可以经历神的时刻,是我们更要起来祷告的时刻,是我们可以更多领受神恩典的时刻。阿门!

让我们心中不要害怕。因为上帝与我们同在。阿门!在我们个人生命当中也是这样。我不知道我们在生活当中经历的困境是什麽。让我们在今年紧紧地抓住神。神在今年年初就提醒我们祷告。我们就要持续来祷告。不但为你自己来祷告,也为我们教会来祷告。我们要为整个华人教会来祷告。你们知道这些年来我为华人教会的四分五裂心中常常难过。好不容易我看到这些日子好像有一点突破了,忽然间这些事情又发生了。好像教会又被撕裂。但是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持续地祷告。不要灰心。为华人教会祷告,华人教会不能再这样的软弱下去。华人教会要为主兴起。上帝必要为我们争战。阿门?永远不要灰心。哈雷路亚!我们的上帝仍然坐在宝座上。我们的上帝永远还有答案。

我们在这里要记念到远志明牧师要记念到柴玲姐妹。我们也相信神要在他们生命中掌权。我们看到这两个家庭都有很多的伤害。只有上帝能来医治他们。阿门!

让我们不要来做一个决断,断觉谁对谁错的人,我们相信只有上帝才能化解这一切。教会需要为此来祷告。因为我相信不只这两个人的这件事情,是整个华人教会。我们的眼光要更远大一点。要看见上帝的心意是什麽。也让我们在这里与神一同来配搭,为神兴起来争战。上帝必为我们争战。哈雷路亚。阿门!

你相信神会为你争战吗?阿门!你相信神会为整个教会来争战吗?阿门!让我们今天就化一点时间向主呼求,让我们来祷告∶“亲爱的主,让我们再次来到您的面前来仰望您,我们好像看见忽然间这样一个争战临到,不但是远牧师跟柴玲之间,也是华人教会之间。好像我们教会被牵扯进去,但是我们眼目不是看这些事情,我们眼目看您自己,你坐在宝座上,你知道答案在哪里。主我们在这里,不是在pointing the finger, 不是在指责,让我们一同同心来祷告。让我们能够体贴你的心意,让我们真的在这里为华人教会来祈求,求神的恩典临到,让我们不再上仇敌的诡计,不再让他分化你的教会,不再让他分化你的百姓。让我们想尼希米一样,让我们起来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吧,让你的百姓不再受凌辱。我们再次求你在我们中间掌权。在整个事情上掌权。感谢祷告奉耶稣得胜的名求,阿门!


附录III。我跟刘彤牧师试图通过马太福音18∶15-17沟通和解不通只好告诉教会的电邮记录∶

February 16, 2015 (only to Pastor Liu Tong)

Pastor Liu Tong,

As a believer in Christ Jesus I formally and privately ask you to make amends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against me according to the process defined in Matthew 18:15-17.

On December 22, 2012, I sent you a letter as you asked, requesting your help to investigate Yuan Zhiming’s rape against me in 1990 and maybe others. In February 2013, I and three staff came to visit you at your church in CA. We brought books, DVDs, even medicine for your flu, however, the way you treated me in front of Pastor Jocelyn were deeply hurtful and unacceptable as a senior Christian pastor. You said you wound not investigate this matter because Yuan was your friend, you had meals with him and his wife once every month, you trusted him.

When Brian Lee, our then Executive Director took on his own initiative to email you a few days later and urged you to investigate, you again rejected his request.

Recently your speech and teaching further defamed me by your dishonest account on why I involved you in this matter. It was not because that you did not do as I asked, it was because you did not investigate this important matter at all. http://www.rolcc.net/rolcc/mediasync/prayer_meetings/20150114.mp3

So I ask you to apologize for your actions in public to me for the following actions:

• Your rejection and refusal to investigate Yuan Zhiming’s crime in 2013 as Yuan’s ordination member, and as my senior pastor through Jocelyn;

• Your recent inflammatory comments about my pursuit of justice and transparency, implying me as the “enemy’ that causes division and destruction of church and of God’s work;

• Your dishonest statement to cover up your decision to not investigate saying instead you did not do as I asked;

• Your role if any in Yuan’s ordination committee to stonewall our church community’s request for investigation;

• Your role if any in the June 24th 2014 meeting with Yuan through Pastor Jocelyn and through Yuan;

• Your role if any in ordering and encouraging Jocelyn or Xu to publish their meeting notes without my permission, review and corrections. Their actions broke two laws.

I look forward to your immediate response.

Ling


February 17th, 2015 (to pastor Liu Tong, CC 18 pastors, and AGA board)

Pastor Liu Tong,

I have not heard back from you regarding my following requests. I respectfully ask the 18 pastors and my board to be my witnesses in my II step with you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back from you.

Ling


Feb 24th, 2015 (to pastor Liu Tong, CC 18 pastors, and AGA board)

Pastor Liu Tong,

I trust you have seen the report from the 18 Pastors’ investigations: 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3900

With all these additional cases against Yuan’s sexual violence, I urge you to make a public apology immediately, as the Lord commanded us: “Rebuke your neighbor frankly so you will not share in their guilt.” Leviticus 19:17. Matthew 18:15-17 Step II second time.

Ling


March 4th, 2015,

Pastor Liu Tong,

I have not heard back from you regarding my following requests.

Given all the recent development since my last email,

• Yuan Zhiming’s resignation: http://www.chinasoul.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800:2015-03-01-07-29-37&catid=25:newsevens&Itemid=48&lang=en-gb

• China Soul’s Board not proclaiming Yuan’s innocence: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february-web-only/convert-chai-ling-accuses-yuan-zhiming-rape-china-soul-aga.html?start=3

I hope you had a chance to reconsider the actions you took in the past.

I respectful asking the 18 pastors and my board to be my witnesses in my II step with you the 3nd time according to Matthew 18:15-17.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back from you soon.

Ling


附录VI: 2012年12月22日,我要周爱玲牧师转交给刘彤牧师的电邮信节选

(中间有很多得神医治的细节,希望对其她受害者有帮助。有些信徒可能对这样跟神的交流不习惯,请原谅。这不是圣经,但是我跟神的经历的分享。我们每个人跟神的关系都有可能不太一样,鼓励您们继续追求跟神的亲密经历)

那日在美国国会关于一胎化政策的听证会里,听完一个曾被强行堕胎的妇女的证词后,我先想起的不是我的堕胎经历,而是那次被强奸的经历。我没有把那段经历加进去,因为我去见了我的导师兼代祷人,J姐妹(当时我还没有跟丈夫说被强奸的事),她帮助我处理了这个经历。她的第一反应即为神正在使用他。J姐妹使用远志明的见证去装备中国学生。她先是告诉我远是神的受膏者,所以我们应该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不自己伸手击打他。我同意了。我的书是在2011年10月4号出版的。

大约在2011年10月7日,我给远志明写了电邮,从张伯笠或是苏晓康那里得到他的电话号码,那一次是因为要找远志明向另一对年龄较长的夫妇传福音,他们的名字是阮铭和阮若英。这对夫妇也是从普林斯顿来的异议人士,他们希望我能支持他们两年,但是我丈夫认为让他们认识主比仅仅接受经济支持更加重要。但是阮铭不想听我给他讲福音。张伯笠告诉我这对夫妇喜欢远志明,也许他可以帮助他们。远志明回电话了,他当时正在亚洲某地讲道,那是第一次通话。他不敢相信是我。我俩立刻都想起了那次强奸的事,但是我们都没有提。我问他为什麽没针对一胎化政策做点事,他没有说什麽。

在2011年10月的某段时间,我们的团队正在考虑是否去罗马参加一个民主会议。我们发起了一个会议,邀请教皇参加,请他发表倡议书呼吁结束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我们寻求了主的印证∶如果教皇愿意见我们,那麽罗马就是神要我们去的地方,我们就去那里。接著我们的团队就祷告、倾听,以求辨明神的旨意。当我们倾听时,不能集中在罗马之行上面,我得到的感动只是主耶稣要我饶恕远志明。我为此感到吃惊,随即与神较力。正如我在12月28号的演讲中写的一样,我确实因著对耶稣的爱选择了饶恕。紧接著,我们接到了罗马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我们可以在梵蒂冈见面(我们见到了教皇的中国事务秘书,他告诉我们他已经看完我的书,我们的见面是神安排的等等。)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去见了J姐妹,把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当时我仍然没有勇气把那次的经历告诉丈夫)。J姐妹说我可以让远志明知道,这样他就可以从审判中得释放,享有平安。这很难。在经历过因我们愿意宽恕时,神是多麽喜悦并愿意为我们成就难办的事, 开难开的门后,虽然写信告诉他我饶恕了他是件很难的事,我还是写了。(如有需要,我可以请Brian帮助我找出从2011年11月7号开始写给远志明的这几封信,2012年4月的还有几封。Brian,你可以帮我吗?)

第二天早上,远志明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主整晚都在折磨他。接著他开始否认那次是强奸,说我们都有过很多次了。我说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也许是他对其他女人也做过,错记成是我了。他沉默了,之后问我还告诉谁了。我告诉他我只跟一个美国姊妹说了,那个姊妹跟我商量好我会像大卫对待扫罗那样处理这样事(当时我同意不让撒旦击倒神所膏立的两个带领人,并且我同意J姐妹的建议不跟外人说出去)。然后他说,他读了我的书,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对我没有好处。(当时我不明白他为什麽这麽说。现在看来,我想是因为他读到我在书中写到我在北大把企图强奸我的同学告上而受的挣扎,他们反而来损坏了我的名声)。我本带著平安的心接电话,听完他的话后,我开始感到有些不舒服。我继续说道,由于他所做的(强暴且不悔改),我很难来到神面前。只有靠著神的恩典我才能终于来到神的救生里。他当然知道使小子中的一个迷失将会有什麽样的惩罚。我说他应该向其她受害人道歉,使她们不致于跌倒。他笑了,说他已经与神和好,他与妻子的婚姻变得非常好,接著他说∶“柴玲,你是一个新基督徒,你不知道,一个人来到主面前,旧事已过,他是新造的人了。”我在灵里感到不安,对此并不是很确信。鉴于我和J姐妹决定为了教会和神国的缘故不跟别人说这件事,我结束了跟远的谈话。我来到J姐妹这里, 心里很不舒服。J姐妹为我祷告,说我按所有神的要求都做了,远志明做的是不对的,但还是由神来对付他吧。我和我的团队继续罗马之行,神的确开了门,引领我们一步一步结束一胎化政策,并给我们看到新的异像∶通过重建婚姻的方式来来重建神的教会。以弗所书5章。

2012年4月,我开始去生命河教会。爱玲牧师的勇敢信仰,她充满力量的讲道及图书室的资源,都吸引了我。我观看了纪录片《十字架》,深受感动。因此本著和好的精神,我用几本我写的书来交换十字架的DVD,并把这些DVD寄给几个美国教会的领袖们。但是我心里并不是全然平安。

如果你读到我的12月28日的最终演讲稿,你就会看到神在这个秋天对我和团队的奇妙医治。三周之前Michael和Claudia的医治培灵会让我想起与远志明的这段被深埋的记忆。只有那时,我才意识到把它埋起来并不能保护教会,或是医治我,也不能成就神的计划。相反,这段记忆是这麽捆绑我,让我不能信任华人教会的男性带领人,让我再背负过分的以为自己不能再饶恕的自责。但是Michael及Claudia的话(男人不是我们的敌人,那恶者才是)让我马上意识到撒旦想离间我们,但是主耶稣要我们爱我们的弟兄。

但是过去三周,对于这个伤痛的医治让我因难过而泪流满面,也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痛。22年来一直试著将这件事埋掉,并且坚持走下去,我不曾真正面对它,来重新经历当时那种完全无助的感觉,亦不能全然明白失去的究竟是什麽,并来为此悲伤,悼念,最终在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上得到平安和知道发生的原因和目的。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是大卫的女儿他玛,她的异母哥哥暗嫩强奸了她,(她的亲哥哥押沙龙)要她闭嘴。她的父亲大卫王没有为她主持公道,去教训对她施暴的人。结果,他玛变成了一个凄惨被遗弃的女人,暗嫩被谋杀,他玛的哥哥押沙龙被放逐,之后造反,被杀。大卫也为此几乎失去王国。

因此我向神呼求。那是2012年11月29日,我对神说“你是我的天父,你不是大卫,虽然他是合你心意的人。你不会使我像他玛一样成为一个凄惨被遗弃的人。”神是信实的。第二天,他差派了我的另一个姊妹Deb来探访我。我们很忙,有几个月没见面了。她是我小组的带领人。她问我发生了什麽事。我把那件事和远志明的话(我们在主里,旧事已过,都是新造的人了)告诉了她。Deb说这不对。她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她去找了赔偿的经文,即赔偿所偷之物外加1/5,之后她又翻到税吏告诉耶稣将赔偿4倍的那一页。耶稣说“救恩到了这家......”那一刻,神的真理将我从远志明对神的话语的谎言中释放出来。要麽是远志明不明白救恩来自诚实的悔改(他这麽只会将教会带入迷途),要麽他知道这个真理,但是却通过操纵和欺骗的方式让我保持默。(请看属灵虐待的定义∶blog.sina.com.cn/s/blog_5cf4c0070102dzq2.html)

这个痛苦是多麽大,我知道我不会得到医治辅导,因为Claudia 和Michael是来访问我们团队的。在他们到访之后,我已经就其他伤害经历过三次医治辅导了。我内心的痛是真实存在的。

12月1日下午我问Michael我们应该做些什麽。他说我需要继续接受医治。我强忍著眼泪,到楼下给孩子和自己买些吃的,不知道我还得背负这个伤痛多久。我一边走向美食街,我一边向神哭诉。回去之后,我的队团在分享他们得医治的经历,我坐下来,用Michael教我们的方法∶跟著感觉,找到记忆,找到创伤时接受的魔鬼的谎言,来用神的真理取代。几秒钟后,主耶稣在我心中与我相见,将我从深深的伤痛和难过中提起来,把我的灵带到天国与他同坐,让我知道我的身份不是远志明施暴的受害者,不是女童之声的创始人,需要依赖远志明和张伯笠,以及其他华人牧师帮助为中国教会的门的人(我的一个同工跟我分享了这个异像,他父亲是一家国内家庭教会的带领人,他们祷告并预言了这个想法,告诉我要向张伯笠和远志明谦卑自己(以便他们用他们的影响可以共同帮助在中国教会中推动女童之声的事工)。每次一想到要谦卑自己,我就感到有一种深深的愤怒感,随时都可能爆发,我也因此责怪自己不是一个好基督徒。它的确爆发了——当我意识到这里有一个没有治愈的深刻伤痛时)。耶稣似乎是说∶“他是中国的头,也是“中国教会”的头,我是他珍贵的新娘,无论向他求什麽,他都会应允我。他会亲自为我们开路以做成他的善工。因此,对于包括远志明在内的华人牧师,他会处理(当然不清楚主怎麽处理远志明)。对于其他牧师,有的从我们这里拿了钱,但是没有做所承诺的工作,耶稣说给他们怜悯和恩典。如果他们软弱,被钱试探,给他们就好了。如果这名员工的父亲因为要写一本书不能为我们的工作提供帮助,就由他去吧。饶恕他们,依靠神。”整个过程很快,可能只花了几分钟,其他人看著我,不知道我内心深处所发生的事。像魔法一样,伤痛一下子离开了。在这个伤痛的阴影下生活了22年,我第一次经历到自由和喜乐。那一天是礼拜六,是12月1日。

星期天,爱玲牧师做了一个很好的讲道。我不记得内容是什麽了。在讲道中间,我想起在冰上起舞的自由。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从那件事的重担之下,感到有真理和光进来,我从别人加给我的担子和谎言中得释放。之后有人邀请我见了几个姊妹,我跟她们分享了我得到的医治,帮助她们其中一个得到医治。我从那次经历中学到的,竟然能让一个中国老姊妹得自由,多麽奇妙啊。她感到一生都很挣扎,她受到丈夫的虐待时经文要求顺服丈夫。华人教会也教导她要无论如何都顺服。(我跟她讲神是爱,他在我们受虐待要我们饶恕, 但是绝对不让我们再接受虐待。对于虐待我们不需要, 也不应该顺服, 她破涕而笑)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小池塘滑冰。我还祷告求主帮女儿能考好数学,结果她得了101分。

星期一我们小组禁食祷告,分享得医治的经历。我开车回家,打电话给爱玲牧师,跟她分享了这件事。她跟我分享了她的经历,要我更迫切地祷告,神会做工的。12月3日星期一,吃晚饭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麽我从天国再次坠入现实。我想我仍然需要像所有经历过创痛的再仔细处理这个伤痛一遍一样。突然间,我感到回到普林斯顿房间的地毯地板上,感到那样完全的无助和破碎的感觉。我开始问神这些问题。“为什麽您允许这事发生在我身上?难道我受的苦难还不够吗......”。在帮助孩子们gong课的同时,我感到阿爸上帝简短地对我,“我是拣选了你来背这个十字架。”之后我与丈夫Bob一起祷告,试著想像耶稣在哪里,神会对我说什麽。我感到耶稣对我说,“这是你的苦杯,我不能把它撤去,因为它是我们天父的意愿有一天你能帮助医治神的儿女,来彰显神的荣耀。”怎麽彰显?为什麽?我不能彻底明白。

星期二,回到All Girls Allowed办公室时,Brian与我一起交流了这些感受。他也正在被医治的过程中,但是他乐意大方地将他的时间分配给我,神给了他很多智慧。他首先跟我一起探讨教会的责任。

我们读了以下经文∶

《以西结书》34章(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以色列的牧人

34:1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34:2 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羊吗?
34:3 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羊。
34:4 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
34:5 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
34:6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
34:7 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
34:8 主耶和华说∶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
34:9 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
34:10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
34:11 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它们寻见。
34:12 牧人在羊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它们来。
34:13 我必从万民中领出它们,从各国内聚集它们,引导它们归回故土,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边、境内一切可居之处─牧养它们。
34:14 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它们。它们的圈必在以色列高处的山上,它们必在佳美之圈中躺卧,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
34:15 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它们得以躺卧。
34:16 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它们。
34:17 主的羊哪,论到你们,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羊与羊中间、公绵羊与公山羊中间施行判断。
34:18 你们这些肥壮的羊,在美好的草场吃草还以为小事吗?剩下的草,你们竟用蹄践踏了;你们喝清水,剩下的水,你们竟用蹄搅浑了。
34:19 至于我的羊,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喝你们所搅浑的。
34:20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在肥羊和瘦羊中间施行判断。
34:21 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又用角抵触,以致使它们四散。
34:22 所以,我必拯救我的羊不再作掠物;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间施行判断。
34:23 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们,牧养他们,就是我的仆人大卫。他必牧养他们,作他们的牧人。
34:24 我─耶和华必作他们的 神,我的仆人大卫必在他们中间作王。这是耶和华说的。
34:25 我必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使恶兽从境内断绝,他们就必安居在旷野,躺卧在林中。
34:26 我必使他们与我山的四围成为福源,我也必叫时雨落下,必有福如甘霖而降。
34:27 田野的树必结果,地也必有出产;他们必在故土安然居住。我折断他们所负的轭,救他们脱离那以他们为奴之人的手;那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34:28 他们必不再作外邦人的掠物,地上的野兽也不再吞吃他们;却要安然居住,无人惊吓。
34:29 我必给他们兴起有名的植物;他们在境内不再为饥荒所灭,也不再受外邦人的羞辱,
34:30 必知道我、耶和华─他们的神是与他们同在的,并知道他们─以色列家是我的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34:31 你们作我的羊,我草场上的羊,乃是以色列人,我也是你们的神。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这章的经文给我带来了很多安慰。

接著我问为什麽要迟22年,我们查看了《启示录》22章12-15节。

结语∶邀请和警告(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12 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
22:13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22:14 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
22:15 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粗体字部分就像是对我说的,让我意识到耶稣是多麽恨恶虚谎。

接著Brian找到了旧约中关于强奸的经文∶

《申命记》22∶25-27(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25 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见已经许配人的女子,强与她行淫,只要将那男子治死,
22:26 但不可办女子,她本没有该死的罪,这事就类乎人起来攻击邻舍,将他杀了一样。
22:27 因为男子是在田野遇见那已经许配人的女子,女子喊叫并无人救她。

然后在Brian的帮助下,我意识到1990年时我本该是要得救嫁给主耶稣的。那是真的。我一来到美国,在 谷和普林斯顿,就有好几个人向我作见证。认识到这个可能是让我很痛苦的,像打开洪水的闸门一样。想想过去19年会有什麽不同∶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认识主耶稣的。我本来可以在1990年开始抗议一胎化政策的,这三百万个小孩原本可以得救的;我自己的工作原本可以轻松得多,我的婚姻原本可以有更多平安,可以更好(我时常被触动会生气发脾气,深深地伤害了我丈夫)。也许我也可以阻止我的亲戚们的堕胎的——他们现在仍在付代价;也许我原本可以为我妈妈祷告,这样她不会在1991年秋天去逝了。原本可以不一样的事会有多少啊。

我与神和耶稣在这一点上面争论,作工的得工价。如果神和耶稣说的是真的,这是我的十字架,我的苦杯,它给我带来这些多折磨,那麽我的补偿是什麽呢。Brian说,你应该问神。

Brian让我读《西番雅书》。

《西番雅书》3∶17-20 Chinese New Version (Simplified) (CNVS)

17 耶和华你的神在你中间,他是施行拯救的大能者,必因你欢欣快乐,必默然爱你,而且必因你喜乐欢唱。
18 那些属你,为了切慕大会而忧愁的人,他们担当了羞辱;我必招聚他们。
19 看哪!那时我必对付一切苦待你的人;我必拯救那些瘸腿的,聚集那些被赶散的;在全地受羞辱的,我必使他们得称赞,有名声。
20 那时我必把你们领回,那时我必把你们齐集;我使你们被掳的人归回的时候,必在你们眼前,叫你们在地上的万民中得称赞,有名声。

这是耶和华说的。

我的眼睛停在《哈该书》上,还以为是在读《西番雅》书,神将以下经文指示给我∶

《哈该书》2∶23(英文为NIV版本,中文为和合本)

2:23 “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仆人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啊,到那日,我必以你为印,因我拣选了你。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那一刻,我感到似乎主在回应我的问题。神拣选了我,让我做神的印戒。我觉得这意味著我将会被差派,带著神的信息,执行神的计划。我感到了几分安慰。

我们停下来去吃午饭。

我回女童之声的办公室,大家给我准备了生日蛋糕。那天是12月4日,我认识主的第3个周年。

吃完蛋糕后,我打开他们送我的卡,里面有一句经文是这样的“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8∶2)。我看著卡的时候,回想起我过去常常作的见证(还计划继续在厄巴纳作此见证),其中一个标题是“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开始有了这个愤怒的情绪。不,我没有失丧。我是被掳掠了,被诱拐,被绑架了!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的灵命不应该只有3岁,本应该有22岁的。原本很多事会不一样,很多折磨可以避开。厄巴纳方面催促我删掉在11月发给他们的演讲稿中的部分内容。但是现在我想把新的事实加进去。

之后我跟Brian分享了我的新发现,他从他的桌子转向我,说,他觉得主向他启示,这不仅是我的损失,耶稣是多麽思念我,这对我们的救主是一个多大的代价。天啊,那一刻,我能体会耶稣深深的痛苦和惋惜。最终两个相爱的人知道了彼此的心肠,我不能停止向神哭诉,像是我们灵和魂的最深处大哭一样。我试著镇静下来,毕竟是在一个工作场所,并且我需要时不时关注一下在尖子班那边召开的董事会。

那天晚上Claudia对我做了的医治辅导,我白天哭得太多,几乎不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了。但是Claudia确定主耶稣说了过去19年没有一分钟他不思念我。他是极其思念我。

Claudia给我做辅导时一开始就不顺利。随后我意识到电脑屏幕的闪烁让我想到那晚被远志明强暴,衣服从我脸上拿开后看到的天花板上闪烁的灯光。再一次,只有在选择饶恕他1990年所干的事和2011年所犯的掩盖、说谎、欺骗、操纵等罪行之后,医治和启示才来到。在我选择饶恕之后,耶稣并没有来安慰我,但是我马上看到一个异像∶那个地毯下的地板被穿破,巨大的动物从下面凸起,然后向前而行,我们的救主站在其上。我能说出来的只有∶Armageddon,Armageddon。我不是太明白这是什麽意思,但是那时Claudia告诉我这是大决战。我去查看《启示录》16章。我相信某天神会向我们启示这个异像是什麽意思。这是个大异像,也必成就。到现在我能体会只有这些。

多麽奇妙的一个3周年庆祝/生日会啊。

第二天早上Michael发给我《以赛亚书》54章1-3节,他觉得这是主给我的话。不怀孕指这19年来灵里没有怀孕。

54:1 “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要歌唱!你这未曾经过产难的要发声歌唱,扬声欢呼!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这是耶和华说的。
54:2 要扩张你帐幕之地,张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长你的绳子,坚固你的橛子。
54:3 因为你要向左向右开展,你的后裔必得多国为业,又使荒凉的城邑有人居住。

(神确实回应了我做成被遗弃的妇女的担心,特意用同样的字眼“desolate woman”来回应我的祷告。)

这正是2012年很有预言恩赐的朱牧师来生命河教会时,我觉得神给我的经文。那时我并不明白经文的意思。今天,我终于明白这节经文。朱牧师对我说预言时,她说神将使用我的个人经历成就神的旨意(不记得具体的话了)。那时,我想我已经分享了我的堕胎经历,那已经成就神的旨意了。她说我还有更多的可以奉献。今天,我才明白这是什麽意思。

此时已经是凌晨5点45,我想不起还有什麽重大的事影响了12月14日的演讲。我记得我跟我的中国小组分享了这个信息∶主是怎麽让我能在胜过强暴带来影响后,回到自己与耶稣同坐在天国里的的身份。我们当时在学习撒旦对耶稣的试探,他们都沉默了,我觉得有些尴尬,就很快离开了那里。我记得我丈夫是多麽的挣扎,我们都精疲力尽。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压迫感,几乎让我无力胜过。奇怪的是当一位参议员的候选人一定要我丈夫发出一份声明时,我读了后在邮件里回复他说我不同意。突然,我感到我有了力量。我觉得主还是想让我把这个说出来。但是说什麽呢,他的旨意是什麽呢?

7号星期五那天,Bob在网上搜索关于强奸的信息,看到普林斯顿的一名妇女写了她被强奸的经历,在37年后,她才打破沉默。根据Bob查到的统计数据,有1/8至30%的校园妇女都在约会时被强奸,只有5%会去报警,42%不会告诉任何人。Bob还搜到另一名妇女曾经在约会期间被强奸,之后她就这个经历写了一本书。他买了这本书。我们还发现施暴者如果不悔改,就有80%的可能性再去施暴。我们经过讨论之后达成一致来分享堕胎经历的过程,见证到妇女们在读到我的经历后得到的医治和自由。这次Bob相信主让我去做这一切是有神的旨意的。他准备好与我同舟共济,将这个经历公诸于众。

我在周五晚上打电话给了跟远志明关系很好的苏晓康,他告诉我当远志明刚来美国时,非常迷失。远的生活很乱。苏提到远志明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从巴黎带到普林斯顿。他还说一个叫李凌(Li Ling)的牧师说远志明强奸苏X妻子的事是假的。之后苏晓康问我为什麽问这些陈年旧事。我说我会想想再告诉他。

12月7日星期五,Brian用了拿单和大卫的故事教导团队,当一个姊妹遇到被强暴的类似情况时,教会应该怎麽做。(我们得试试看大家的反应)。

12月9日星期六,我在网上搜了新泽西州的强奸案投诉是10年限期。星期天我将这个告诉了爱玲。我还打电话给(张)伯笠,问他怎麽处理这种情况。我没告诉他我就是那个人。他说应该去找教会长老。接著他告诉我不要插手这类事。

星期天晚上,为了向长老出示证据,我再次给苏晓康打了电话。我告诉他这次我知道有个妇女被远强奸了,他是否知道类似情况。苏很生我的气,威胁要告诉远志明。我说去吧,让他知道。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到目前为止,我没有接到过远的电话。

12月10日星期一,爱玲牧师为我们做了医治和释放的培训。这次的主题是性犯罪。我们的团队面对这个话题比较安静。我还不能把这事告诉Jay和Joy。

12月11日发生了两件事。我在网上搜到了Su X并跟他联系上了。他否认远志明曾强奸过他妻子,但是,他说远志明认为Su X在北京的圈子散布了他带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去普林斯顿的消息,远志明曾威胁要杀了Su X。Su X还没有认识主,也不相信远志明是真的信主。Su X还说过去远志明有一段时间曾因他的淫乱事件与妻子的关系很差,他们常常揪住对方的头发扭打。苏晓康说远志明当初一来到美国就跟他的妻子正式分居或离婚了。

另一件事发生在12月11日。我们正要禁食祷告时,Brian说我应该通过教会渠道找长老。我不知道远志明的长老是谁,就在网上搜到按立他的几名牧师。其中一个是刘彤牧师。当我搜到这个信息,确定这是我要找的刘彤牧师时,我去访问了他的博客,看到上面写到关于《以西结书》和牧羊人的内容,我有一种平安和确信的感觉。

我请了一个具有预言恩赐的姊妹与我一起为我们12日的中国小组圣诞节聚会祷告。她觉得神的旨意是让我在厄巴纳分享这件事。她肯定了我的感觉,也认为有神的孩子需要医治。因此那天晚上,我修改了11月的演讲稿,两天后,我们完成了12月14号的演讲稿。又是一个星期五,我们进行了小组团契交通。我感到喜乐和自由。25年前针对性暴力发起的战争,终于结束。胜利带来的喜悦被失去的在今世找不回的东西的伤心和遗憾冲淡一些。神赢了,耶稣赢了,我也赢了。但是伤痛和损失是如此之多。那一刻,我感觉时常爆发的愤怒不知怎麽的消失了。我感到了奇妙无比的平安。

为什麽柴玲会重提22年前的旧事?

问得好。

是为了报复吗?我不会报复。我是基督的新娘。我只祝福,不咒诅。我已经饶恕他了。

是为了得医治吗?我已经被医治了。神能担负我的伤痛并将之挪去。

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吗?当我找两到三名见证人与我一起去的时候,我感到神说“去吧,我,耶稣,圣灵将作你的见证人。我们会让人知罪,开他们的眼,让他们认识真理。”我感到从神而来的平安。我主可以为我见证,我说的是真话。

我希望你做什麽?

做一个正直的牧羊人,来调查以下的一系列的问题,按事实和神的话语来采取行动∶

#他还是再继续性侵吗?他的受害者有多少,是谁?教会有权利知道他们带领人的真相吗?

#如果他停止了性侵,他有找Su X悔改吗?其他的妇女(小马?)会不会变成她们信主的绊脚石?在北京,巴黎,普林斯顿,还有谁被他侵犯了。鼓励不向自己向教会悔改的教导对吗?

#色情?那是他用来对付我的武器。他为此悔改没有,是否还利用色情物品?

#如果调查远志明强奸是真的话,你会为了保护教会而把事情公诸于众吗?

#他会向公众悔改吗?这样会带领神的教会走向洁净的运动。

我写了近7个小时,现在非常累。我想我可以给你信息,你可以开始调查。请原谅文中有误的地方。

苏晓康∶电话号码 (为了隐私,把具体号码都不公开)

Su X∶电话号码
Brian Lee∶电话号码
J姐妹∶ 电话号码
Deb∶电话号码
Claudia ∶电话号码
Michael∶电话号码

到1月1号之前,我将会忙厄巴纳的事。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请为我们祷告,求神来保护我们,让这次服侍神及他的子民时没有分心意外的事。撒旦恨恶我们跟随神去杜绝性犯罪和性暴力,因为这是他最厉害的武器,他利用这个武器

——原载《女童之声》http://www.nvtongzhisheng.org/

2015-04-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