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对吴征杨澜,要不要“痛打落水狗”?

曹长青

星期媒体报道说吴征杨澜夫妇准备收购香港《成报》(价值一亿六港币),一位香港记者采访我,我当时的回答是,这十有八、九不是真的,而只是放个风声。因为任何一个人通过前一段媒体对吴征杨澜的报道中都可以很容易得出,吴征绝不是一个想认真办份报纸的人(他既无专业知识,也无实践经验);而且他对任何一个具体的企业都没有耐心和专业管理能力。

吴征擅长的是在几个事情之间做经纪人(broker)。而经纪人成功靠的是信誉,吴征恰恰又是做一次经纪人就破坏一次信誉,和几乎所有以前“经纪”过的人打官司。所以,他真正最拿手的、唯一的能力就是,在破产企业之间,你套我,我包你,云天雾罩、空手套白狼;越套越多,越套越乱,然後他在乱中大赚特赚。就像杨斌,一个企业套另一个企业,哪个都在严重亏损,用通过“兼并”新亏损企业的贷款,来填补旧亏损企业;套来套去,套了一大堆,等你要查,都正经得查几个月、甚至几年(以中共的效率)才能理出半个头绪。

我当时对那位香港记者说,吴征杨澜说要“收购”香港一家大报,最大的可能是由於“阳光公司”连续亏损,他们这两位“长袖善舞”者,要“做秀”,摆出一个他们仍很有钱的“富有”姿态,来壮声势、唬人,给大众一个表示:我们阳光文化公司不仅活得好好的,而且还在继续兼并扩张。

今天看到香港《壹周刊》发表的长篇关於吴征杨澜丑闻的报道,发现自己对这对夫妇做秀、作假、欺骗股民的胆子和能力都远远低估了。

据《壹周刊》的报道,吴杨宣布要收购《成报》,渲染他们夫妇的事业“将有大发展”之後,把他们的阳光公司股票再次(已做过多次)配股(即把股票拆股、稀释)发行,以每股6港分出售,当日阳光文化的股票就升值了近一成,达到每股6点4港分,於是吴杨通过“配股”集资了5,400多万港币。

在吴杨拿到这5,400多万港币之後的第二天,吴征就宣布“我们已经放弃收购《成报》,┅┅太昂贵了。”《壹周刊》记者在调查文章中禁不住感叹,这事“说穿了是吴征利用收购《成报》这消息配股集资掠水。”当吴征的行为被质疑时,这位已被浇了几桶冷水的吹嘘、撒谎者仍用一如既往的口吻对《壹周刊》记者说:“我是做大事的人,这些指责都无相干。”

《壹周刊》的报道说,一名香港小股民,在一年前“阳光公司”这样玩“配股”时就上了当,以每股29港分买了吴杨的“集资”股票,现在跌到仅每股6港分,而无法脱手。他痛悔说,“当时传媒的股票炒到那麽高,(吴杨的)公司又说出书、搞光碟等,结果套去了我手里的钱,现在毫无希望了。”阳光公司过去两年亏损了两亿港币,但据年度报表,吴征杨澜通过“董事”的年薪就拿了约6百万。真是吭了小股民,肥了大吴征。

当时看到吴征夫妇要收购《成报》的消息,以为这就好像一个患了重病的人,靠吃补药补品而虚胖起来,他故意当众做出一个马弓步、挥手冲拳,表示自己雄风仍在。但通过《壹周刊》的报道才明白,原来这个做出马弓步的家伙,绝不是仅仅摆姿势、挥手冲拳、自我满足,而是“挥手”要钱;把周围不明真相的小老百姓的钱拿到手後,就“收姿缩拳”,溜之大吉了。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行骗吗?!

而且吴征还有胆继续撒谎。当《壹周刊》的记者向他指出,哥大国际关系学院办公室已答复,杨澜从来不是该校的“校董”,仅是院长顾问团成员,而且是“义务性质”时,吴征虽然表示“我们现在也不再译为‘校董’,而叫‘顾问’了。”但他仍狡辩说:“在学院的层面上,叫Advisor,在大学的层面叫Trustee,功能一样。”还是一样的呢!可以想见,在过去这近一年里,吴杨跟他们的员工、周围的人们是怎样狡辩他们被质疑的问题的。

有人说,吴杨已经是“落水狗”了,就别再打了。但吴征、杨澜的这种明摆著行骗、套钱的行为根本就不是“落水狗”发出求救声,而是还“站在岸边”一面抖著身上的水,一面叫著向众人示威。

既然杨澜不久前还做出“毛主席铲土植树”状供拍照、以“向山西筑路大军赠书”供宣传、以在“王府井书店签名”供崇拜,做出“我绝对没有落水”的姿态;吴征也仍然一边用编造的“购买、兼并”套钱,一边潇洒地宣称“我是做大事的人”,做出什麽批评都与我“无相干”的企业流氓状,那麽对鲁迅所说的那种应该痛打的东西,该怎麽办呢?

2002年10月24日

2002-10-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