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声援周玉蔻 对抗马英九

曹长青




马英九总统正式对电台主持人周玉蔻提告,刑事起诉“加重诽谤”,民事索赔一千万台币(并要求周登报道歉)。

我在前天发表的“马英九要把台湾变警察国家吗?”一文中谈过,在美国,从来没有总统(无论在任或卸职)告记者、告媒体,更不要说告一介平民的。因为作为总统、三军统帅,跟平民打官司,毫无疑问是以权压人、以势欺人、以法整人。

在总统和平民之间,尤其是台湾那种政治环境,哪来的法律平等?在真正的民主国家,如果总统认为记者的报导与事实不符,都是通过检调机构调查来澄清,而绝不是动用司法警方来惩罚对方!以总统的高位和影响力,有太多的机会自我申辩,澄清事实。即使受了委屈,也是做政治人物(何况还是总统!)的代价。而像马英九这样告记者,大阵势地压制言论和新闻,是绝对不应该被容忍的。

马英九这个举动明显是要杀一儆百∶任何人敢对总统说三道四,就可能吃官司,甚至坐牢。在这样一种肃杀气氛下,今后哪个记者,哪个媒体人,哪个电台主持人,还敢报导、质疑高官的贪污受贿?

周玉蔻不仅面对马英九的起诉,还因此被国民党开除了党籍。党员指控前党主席贪腐就被开除党籍?这不跟对岸的共产党完全一样了吗!即使周玉蔻经司法审判后被判错报,也不能以开除党籍来罚呵,更何况司法程序还没开始。马英九们在延续独裁政党做法的时候,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顾、连做个民主社会官员的姿态都不必,真是嚣张到天边了!

周玉蔻在被马英九起诉的同时, 被她指为“顶新魏家大掌柜”“白手套”的胡定吾也提告,国民党副秘书长林德瑞也提告,国民党中常委刘大贝也提告,还有总统府前副秘书长罗智强也要提告,还信誓旦旦“先告刑事,再告民事”,连国民党中央(整个党)也同样提告!周玉蔻一介平民,同时要面临至少六个官司!

他们这样做要传递什麽信号?就是要通过起诉周玉蔻,让台湾人民都闭嘴、都噤声、都噤若寒蝉。然后马英九们不要说拿顶新的政治献金,就是自己成为“顶级”贪腐犯,也就可以高枕无忧、毫无监督之声。

如果他们能得逞,将是台湾民主的巨大倒退,是整个台湾的耻辱!

你闭上眼睛设想这样的画面∶周玉蔻一个人、一个女性、一个媒体人,面对一个总统,一群达官要员、一个政府,一个政党(被纽约时报称为全世界最富有政党)的起诉控告!我无法不怀疑,台湾真是一个民主国家吗?!全世界哪个民主国家有这样的画面?马英九政权,在继陈水扁案之后,还继续创造民主国家的恶劣记录吗?

目前台湾媒体多是在报导和讨论周玉蔻被马英九起诉的法律细节,但根本的问题是,总统不可以告记者,整个国家机器不可以这样压制一个平民、一个新闻从业人员!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政治观点和理念不同的媒体,无论平常多麽针锋相对,但碰到政府侵犯言论和新闻自由时,就都会从同业角度、专业意识,尤其是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原则理念,同仇敌忾,对抗政府,捍卫人权。像美国左翼的《纽约时报》和右翼的《华尔街日报》,因理念不同和商业竞争而相当对立,但遇到政府及高官践踏新闻自由、侵犯记者权益时,两家大报却一致发声明谴责,并联手对抗(政府和权势)。这种专业意识、同业理念,是美国得以保有相当充足的言论和新闻自由的重要原因之一。

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说∶我宁可有报纸而没政府,也不要有政府而无报纸。他曾在总统府送给外国来访者一叠报纸,说看看我们国家的报纸是怎麽攻击污蔑我的。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不是为自己的名誉受损而愤怒,而是为美国的言论和新闻自由而自豪!

所以今天在台湾,无论哪派的报纸电视等媒体,都应该把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价值摆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任何珍惜台湾民主的人,都应该声援周玉蔻,对抗马政府!民主,没有言论自由的保护,就是没有支架的大厦,它可以在瞬间倒塌!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周玉蔻没有真凭实据,她就可以随意爆料、任意指控(总统)吗?这里有几个概念需要理清∶

第一,从现有的资讯来看,周玉蔻并不是凭空捏造,她提出有国安会前副秘书长提供内幕资料。现在这个“深喉”(张荣丰)出来说,他只是跟周玉蔻聊天,他的话不应作为指控证据。但周玉蔻反驳说,张荣丰的话和事实有出入。那麽周、张两人谁说的是真话?

从两个细节来看,很可能是张荣丰没说实话。首先,如果周玉蔻是编造(或捏造)了张的谈话内容,那麽她怎会给张发电子信,请求张作为证人出庭?这个电子信本身就说明,1,有这样的谈话 (张本人也承认);2,周玉蔻不仅相信了张跟她说过的内幕,而且还期待,甚至相信,她十分敬重的老朋友能够出庭作证。

其二,张荣丰后来解释说,他只是说“顶新的捐献行情顶多也只有2亿”,而不是说顶新已给了马英九2亿。但这句知道“行情”本身说明,他对企业给马英九政治献金的整体状况是通晓、了解的。所以柯文哲的前竞选总干事、前新党立委、对蓝营内情非常了解的姚立明才强调,张荣丰说知道行情,这才是关键!“要知道顶新捐了多少次钱,才能确定顶新政治献金最多2亿的行情。不可能顶新只有给一笔就断定行情是2亿!”

由此也可推断,张荣丰跟周玉蔻的确透露了行情,或者实情,但在国民党压力下,为了自保而被迫食言缩回去了。众所周知,国民党是什麽恶毒的手段都敢使的!

但即使张荣丰为自保而翻盘,周玉蔻也已表示,她不是仅仅只有这一个消息来源,还就张提供的资讯跟其他线索有过交叉核实等。所以这个可能进入司法程序的“官司”还有得看。

但如果在美国,在法庭上记者完全可以为保护消息提供者而拒绝交代新闻来源,顶多被以“蔑视法庭罪”而判坐几个月的牢。美国好几个有名的记者宁肯做那几个月的牢,也不交代消息来源。他们不但不可能因诽谤罪而被巨额罚款,更绝不会因“诽谤总统罪”而去坐牢!那是不可想像的!

马英九起诉周玉蔻的理由是,要捍卫他的名誉。但奇怪的是,以前有人指控他非法接受企业政治献金,马英九怎麽就装聋作哑,不顾自己名誉了呢?

我远在美国都看到报导,前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公开说,他知道的就有两位科技界大佬各捐给马英九5亿台币政治献金。而在马英九公布的资金来源上,并没有这笔钱。那麽这笔庞大的资金,马英九都藏到哪里去了?另外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曾爆料,“三位企业人士捐6亿给马”。马也没报账。这些加起来就是16亿,远超过周玉蔻爆料的2亿。那麽今天信誓旦旦要捍卫自己声誉的马英九,为什麽不起诉李远哲和柯建铭?

马英九不敢!因为李远哲是诺贝尔奖得主,世界知名,还是前中研院院长。起诉李远哲,就成为国际新闻。这是马英九不可承受之重。柯建铭是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马英九起诉柯,就等于跟整个在野党作对,也要承受相当的份量。但是今天对周玉蔻,马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周玉蔻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台主持人,她背后没党没派,孤身一人 ,而且是女性,最好欺负,最好吓唬,最好威胁!那个国民党(更有泛蓝媒体)上上下下齐声喊“认错、道歉”的吼声,很令人想起中国御用导演张艺谋拍的电影《英雄》中,那百万征伐统一的秦王大军齐声高喊的“杀不杀,杀!”的威吓场面。周玉蔻简直成了国民党蓝军讨伐台湾人民的征前祭品。

这是国民党九合一选举惨败之后的一次发泄、一次反扑,台湾人民应该联合起来,抵抗马英九国民党的这次反扑。还应该联络国际上捍卫言论和新闻自由的组织,给马英九和国民党以压力,向世人展示马英九是在怎样地践踏台湾的言论自由!

此时此刻,不应该让周玉蔻孤军奋战,你的一臂之力是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

2015年1月1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5-01-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