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关於远志明 柴玲写给教会的信

作者∶柴玲

“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
——柴玲写给教会关于远志明的信

2014年12月23日

亲爱的主内兄弟姐妹,长老,牧师们,

主内平安!

我在这里给您们一份公开信,希望您们按神和圣灵的带领来帮助这位牧师和因他而受害的众妇女。

在今年4月15日的一份公开信上,我提到我曾被性侵犯。神如何大大地祝福了我们的顺服和饶恕,成就了神要做的事情。我当时是想用这件事情来说明饶恕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基督饶恕的大军,让中国早得自由。(再次说明,饶恕不等于不求公义。相反,当我们饶恕的时候,神会帮助我们早日找到公义;同时,饶恕也不等于和解。和解必须是对方认罪改变行为时才能发生)

没想到很多的人会对我被强暴的事更关心和反应。很多人也打电话写邮件来问,是谁,怎麽回事。

我没有跟人马上说是谁,怎麽回事,而是专心地跟神祷告,寻求他的道路。我感到圣灵指使我按马太福音18:15-20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感谢神的恩典,在我按神的方式执行的时候,几乎在24年之后,我在6月底终于跟这个现在是牧师的人在两位牧师的见证下见面会谈。

按照圣经的原则,第一步是两人单独处理,如果不行的话带两到三位证人再会面处理,这样还不行的话就要把事情交给教会。

很遗憾的是,现在马上就到感恩节了,但是这位牧师还是不肯为自己的罪真心地道歉。还在编故事撒谎。

更遗憾的是,帮我作见证的一位牧师也被他说的谎言影响,而不再相信我。她还试图在7月8月时说服我现在的教会长老牧师不要再帮助我,说这事成了是“他说的,她说的”。这让我对这个作证的牧者和这个教会系统非常失望。但更可怕的是,我差点对神的公义的应许失去耐心和信心。

感谢基督是掌管真理真相的基督,基督是信实的神。终于在11月19日,当神帮助我通过“深入亲密神”的祷告从假的属灵权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的控制下摆脱出来后,神让我感到他就是我在天安门时感到的真正的神。几天后,神为我找到了个职业测谎专家(polygraph tester)。这位专家不但通过测试完完全全地证明了我说的是真相,并且充满信心地建议我对所有有需要的人说∶“我们永远可以找出真相,你愿意吗?”我希望神通过这位专家赐下的话,和我自己这24年来被强暴后走过的痛苦路程,能够缩短成百万的受过性强暴的妇女儿童和男孩子们的心理路程,能让她们也早日得到公正,医治,美满,自由和永生。

这也是为什麽在今年感恩节前,我按照圣经的原则,把远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顿强暴我和至今还在撒谎不肯认罪的事情交给教会。希望教会可以帮助实现以下的三个事情∶

1,让远志明认识到他的性暴力对妇女,对教会,对基督,对他自己的伤害,能让他在主面前和教会面前忏悔,承认他在这方面所有的过犯;教会的粉丝信徒也认识到我们信的是基督,不该是偶像化的人;

2,让所有远志明强暴过的妇女,过去的和现在的,勇敢地举报,以制止他再伤害下一个无辜的女子;让每一个因远志明的伤害没有办法相信基督的人,没有办法真正信任上帝的人,能真正认识到“上帝爱我们”;让她们可以来接受基督无私的爱;并在基督中得到完全的恢复和医治;

3,让每一个受性侵犯的受害者,无论是不是基督徒,都能看到基督能够完全医治我们的大能而不放弃希望;并因此得医治得救恩;让每一个信徒知道珍惜基督的救恩的珍贵,能勇敢地忏悔,重生,不再耽误神要在世上的工作;让教会的牧者认识神对牧羊人的期望和职责,来真正喂养神的羊,把天国的公义和怜悯行在世上,让神的国在世上降临等。

为了给您们提供背景信息来做判断,下面,我把今年6月1日后跟远志明的交流付上∶

Sunday 6/1/2014 6:34 PM

远志明,你好。我下面的交流是按照这以下的基督的教诲而行的。

马太福音18:15-20 Chinese Standard Bible (Traditional) (CSBT)

挽回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对你犯了罪,你就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间责备他。如果他听你的,你就赢得了你的弟兄;如果他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个或两个人一起去,为要使’任何事,凭两个或三个见证人的口,才能成立。’如果他不听他们的,就告诉教会;如果他连教会也不听,就应当把他看做像外邦人或税吏一样。”

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时候,我给你发过一个电邮,说我已经饶恕了你在普林斯顿强暴我的事。你马上给我回了电话。你第一句话便问我,我有没有把这件事跟人说。我说,我跟教会的老姐妹祷告,我决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像大卫不会挥手击打扫罗一样。

你立即说,“柴玲,我读了你的书,你把这件事跟人说,对你不会有好处。”但是我听了,很有点生气。

我进一步跟你说,“因为这件事,让我19年来没能信主。感谢主的恩典,终于在19年后通过像云牧师这样的人把我带到主里来。你还对谁做过像对我那样做的事,你应该去跟她们道歉,以致于她们不致像我一样,没有办法信主得自由,得永生。你也知道基督所说的话,“耶稣对他的门徒们说∶’那些使人绊脚的事必然出现,不过使它出现的人有祸了。对他来说,就算脖子上拴著大磨石被丢到海里,也比他使这些卑微人中的一个绊倒更好。(路加福音17:1-2)’”

你反而笑了,说,“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的已经过去,看哪,新的已经来临”(哥林多后书5:17)

我们后来又说了几句,就结束了。

通话后我感觉很不好,但是因为我当时忙于拯救女童的事工(我们正准备去罗马的行程),我没有让我们之间的交流影响我对主的工作的专心。我是新基督徒没错,但心里觉得我们的这次交流,跟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心里很不舒服。

2012年2月份左右,我在一个华人的教会图书馆里面看到你们制作的纪录片《十字架》。我看了后,也为那些基督徒的先辈的牺牲和奉献深深感动,也在主面前为你的这份工作献上感恩。我也的确在2013年春天跟通过交换我的书来买十几盘录像,为的是让福音更广的传播。我也试图让自己饶恕,和解。

但是2012年11月份时,在兄弟姐妹为我做医治释放的时候,基督突然让我感到你在1990年在普林斯顿对我的强暴是多麽深深的伤害著我。那时我刚刚搬进新的公寓,你说你要给我看一个电影。我听你自己说你是《河殇》的创作人之一,也就很自然地相信了你。以为你又有什麽大作。没想到你拿了一片黄色电影来放给我看,当时我觉得不好意思,要你停止离开时,你抓住我,用体力强行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强暴我,并用我挣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盖住我的眼睛。直到今天,这封信还是很难写的原因,是我始终不能忘记那在天花板上的电灯是那样的刺眼,我心里是多麽的痛恨你对我的施暴┅┅。

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于再在我的记忆里认为你是一个人,这麽多年来,每当我听到你的名字时,我都在心里说一句“伪君子”。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你当时提起裤子时,似乎像个没事人一样,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你随意地说∶“柴玲,他们的天安门屠杀算什麽。你不知道中国的计划生育,那血淋淋的强迫堕胎,很多小孩堕下来还是活著的,护士马上把他们的头按到水桶里,小孩挣扎几下就不动了┅┅小孩子这样被堕掉的多的不得了。他们认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药,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来,堆得像小山一样┅┅”

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用衣服盖住我的被玷污的身体,痛苦极了。不光为我自己,也为那些不幸的母亲和孩子们。

当时我万万没想到,在我逃出追捕,失去家人,失去国土,失去一切,心灵身体极其破碎的时候,我会被你强暴。魔鬼在1986年秋天没能成就的事,你在1990年却做到了。

那时我为了保护民运的声誉,决定不把你报告归案。回头看来,这样也免了你因强奸罪入狱十年剥夺自由的惩罚。这是神对你的多大的恩典!

可是,因为我这样的决定,我也让自己陷入了魔鬼的谎言∶“无论我怎样努力,我永远都不会战胜邪恶。”这个谎言,一直捆绑了我19年。也使我19年里没有能做主为我预备好的工作。

但是神的力量毕竟是远远的胜过魔鬼的。神不仅让我得胜,并且让我得胜有余。 在2009年12月4日的祷告里触摸我拯救我,让我信主,得救。

但是你当时的强奸,确实给我造成了很大的伤痛。最邪恶的是让我对上帝和基督没有信任。在2012年11月跟12月底我接受神的医治时,那时我已经经历了神的大能和大爱,但是我还是不能相信,神为什麽允许这件事情发生。神给了我话语,也给了我承诺。我的心在主里一点点地愈合。你知道吗,1990年本该是我认识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挣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没有办法帮助中国结束一胎化政策,2到3亿的孩子就这样被杀死了。如果,我(们)能在1990年,当全世界的媒体还关注中国和中国的人权状况下,就提出废除这个一胎化政策,(与主同行,与众同心)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我给你的第一份电邮就问你,你信主后,为这些孩子做了些什麽?你没有回答。你这算信的是什麽基督教???你真正能够安心的上学,查经,祷告,讲道,而不看见那些孩子痛苦的脸吗?能不听到那些妈妈们撕心裂胆的哭喊吗???

2013年3月,我感到事情很严重。我的师姐指明给我,你说的“人信主,就是一个新造的人,过去的都过去了”,是多麽的被滥用。而在这里,基督也很明确的表示∶“撒该站著对主说∶’主啊,请看,我要把我财产的一半分给穷人。我如果勒索过谁的东西,就偿还四倍。’耶稣对他说∶’今天救恩临到了这一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要知道,人子来,是为了寻找并拯救迷失的人。’(路加福音19:8-10)”

在箴言6:30-34,盗贼因饥饿偷窃充饥,人不会鄙视他。但如果他被捉住,就要七倍偿还,要把他家里所有的财物都交出来。

难道你不知道神对强奸罪的痛恨∶在申命记22:25∶“如果有人在田间遇见了已经许配人的少女,拉住她,和她同寝,只要把那和她同寝的人处死。”

你自己也说,你在主面前昼夜不安定,求主怜悯。你既然知道真理,你怎麽会又用《圣经》骗我(2011年11月),然后又骗周爱玲牧师(2013年3月),跟她说,我们之间的事是发生过,你不同意是强奸的说法,还骗周爱玲牧师说是我到你的住所找你的。难道是真理的基督不知道你做的事的真相???

我是饶恕你了,也在神面前不断地为你祷告,求主给你勇气来面对过去。我也知道我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受到你的性暴力的。难道主不听我们在他面前昼夜不息的祷告?

我希望你能跟我正式道歉,并跟我讲你当时为什麽那样做。我也希望你跟其他所有受害者道歉。

如果你现在做了牧师还是继续行走在淫乱,暴力,谎言和欺骗中,你必须立即停止。认罪忏悔,抚恤受害者。

我们都是罪人。神在我们认罪后,还会给我们更大的事工和恩典。像亚伯拉罕,大卫,等。但是如果知罪还犯罪,那实在是真正可怕的。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回复我。周爱玲牧师和云牧师是我的见证人。——柴玲

几天后,远志明回电邮说愿意约定个时间见面。为了达到真正的饶恕与和解,我又很直接地回了以下的电邮∶

在Jun14, 2014,11:48AM,Chai Ling 写道∶

远志明,你好。谢谢你的回电。我虽然在旅行中,但是可以收到电邮。我们可以通过电邮先交流。

经过快24年后这个事情还没有解决,我不会再浪费时间拐弯抹角。我会很直接地面对真正的问题∶我很愿意称呼你为主内兄弟。但是你做的事∶性侵犯和撒谎让我很难知道你究竟是什麽。美国也有几个披著基督的外衣行杀人犯罪的人。我从2011年到现在跟你的接触使我没法对你有信任。但是基督上了十字架,我们任何的罪他都是可以饶恕的。但是要我们有勇气来面对罪。任何继续的否认和借口都是不能让你得到自由和救赎的。因此,我希望在三个方面有交流。

1. 如果你现在还有性侵犯的事情,你不但要立即停止,而且要面对受害者立即认罪悔改。

2. 对于你在普林斯顿,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你成为了她们信基督的障碍。请立即道歉请求她们的饶恕,为基督正名。

3. 我希望你对我的性侵犯和后来的两次欺骗行为(第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对我说的谎话和威胁;第二次是2013年3月对周爱玲牧师说的谎话)书面道歉。

如果你愿意面对这三方面,我们可以安排一个见面或电话会议。我在6月22日会回到Boston。谢谢。——柴玲

远志明再来电邮说他愿意来真正道歉和解。几经周折后,我们终于在6月24日见面。我们在证人面前继续试图和解。这是我在7月13日写给所在人的备忘录∶

远志明,你好。我们在6月24日在周爱玲牧师的教会见面。我们的谈话会面都在徐永海牧师和周爱玲牧师的见证下。云牧师没有在场。请把这个email转给徐永海牧师。

我们的会面从上午10:30左右开始,大致下午2:30结束。

首先我要谢谢你来Boston跟我见面。在24年以后终于有这样一个进展,是主的恩典。我也特别谢谢周爱玲牧师和徐永海牧师花时间来陪伴作证。谢谢云牧师从凌晨两点到六点的不停的祷告和劝勉。

我们见面的结果是∶“柴玲对在1990年被远志明强暴对证时,远志明拿出自已的版本,并称柴玲跟他有继续的男女关系。这里称两个版本。在会谈的继续中,远志明在柴玲的版本上道歉,柴玲再一次给予饶恕。周爱玲牧师做了双方切断魂结洁净的祷告。但是远志明对柴玲要求的三个方面都没有认真的回答和认罪道歉。柴玲认为有两个版本,这只是一个开始,并没有结束。会谈后同意写备忘录为未来做记录。备忘录要求交给双方的牧师、长老汇报做交代。柴玲并要求对关心这件事情的公众有个交代。在发表公众声明前会给大家过目。

会谈结束后,柴玲给在德国的云牧师做了个简短的汇报。柴玲跟云牧师的共识是∶只有真理才能让我们得自由。真理只能有一个版本。

现在柴玲的立场是∶柴玲坚决不同意远志明的版本。坚决不认为在被远志明强暴后曾继续跟远有任何男女关系。出于恩典,在会谈中柴玲给了远志明的版本三个可能∶是真的;是记错人了;是撒谎。柴玲坚决不认为远的故事是真的。那远志明是记错人了还是在故意撒谎?

为了继续搞清真相,柴玲在6月30日给远志明很熟的朋友苏晓康通了个电话∶得知在1989后当远志明和苏晓康来到巴黎时,也有一位女士指控远志明强奸她。万润南和苏晓康收到这个指控。但是没有给予调查处理。

来到普林斯顿时,远志明把朋友的妻子“小马”从巴黎带来一直跟他同居,直到远志明的妻子从北京来才结束。进一步证明远志明的版本柴玲跟他有男女关系是不成立的。

圣经的原则要求我们经过三步程序来处理冲突∶

先是单独见面;这步已经发生在2011年11月;

再是带证人见面,这步在6月24日已经发生。

结果没有达成和解的第三步是要把事情交给教会。

柴玲已经把事情汇报给她所在的美国教会。教会的长老和牧师立刻表示他们要帮助处理这件事情。他们会跟周爱玲牧师联络,希望进行下一步。云牧师在10月3日去洛杉矶。他也提出可以继续帮助。

柴玲的祷告是∶基督你是真理。请您用您的大能和神奇把真相显现出来。让神的儿女和您的教会在真理中得完全的自由!教会是您基督的,请您恢复您的教会的圣洁!我们以耶稣万胜的名祷告,阿门!”

以下是没有发出的给公众的声明的草稿∶

“关于给公众的交代,这是我的简短声明∶

谢谢朋友们对我的关心,没有想到在公开信里的一句话提到我对曾对我性侵犯饶恕会引起这麽对人的关心和反应。感谢神的恩典,也许是在公众的舆论影响下,几乎24年之后,我在6月底终于跟这个现在是牧师的人在两位牧师的见证下见面会谈。按照圣经的原则,第一步是两人单独处理,如果不行的话带两到三位证人再会面处理,这样还不行的话就要把事情交给教会。我们的会面虽然有进展,但是并没有达成真正的认罪和解。下一步已经准备交给教会长老处理。

性侵犯是一个很邪恶的罪行。受害者很多,但是很少的受害者在社会中能得到公义和医治。她们一生都生活在痛苦和煎熬中。但是神爱我们。基督在2000年前上十字架时就为我们预备好了公义和医治。今天,他也正带领我们走向真正的自由和幸福!虽然我本人走向自由的路还没有完结,但我希望跟我有同样类似经历的姐妹兄弟们不要放弃希望!神的承诺是真实可信的!

请主内的兄弟姐妹们为我们的下一步祷告。我们知道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愿他在这里彰显真理,在真理中让神的儿女们彻底的得自由!愿基督的教会光明圣洁!愿所有因性强暴的伤心人得以医治,被囚禁的人得释放!以耶稣尊贵的名祷告,阿门!”

7月到8月,我们全家受主的安排在国外朝圣旅行学习。圣灵在一步步地教导我们他要带领未来中国走的路。圣灵在兴起中国,未来的中国是要有教会来带领的。但是神要他的教会真诚公义怜悯圣洁。中国未来的政府是绝对公义的政府,因为她是要建立在基督和教会带领的社会的基础上的。神的热心要成就这事!(以赛亚9:7)

8月底我回到Boston后,立即去见了我美国教会的长老。没想到在我出国期间,刘彤牧师似乎居然试图说服美国教会的长老牧师不要再帮助我找出真相。把这事放弃。我在神面前原谅她。美国教会长老很不理解,为什麽远志明不可以说个道歉,他还在隐藏著什麽。长老认为,如果没有真相的话,何谈饶恕,他决定支持我去找谎言测试专家,来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他也认为这是一场灵界的征战,并为我们成就神的公义祷告。

9月,10月,11月,争战很激烈。但是神是得胜的神。他让我们看到教会里普遍有个很邪恶的教导,那就是假的属灵权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声称∶不要碰神的受膏者,否则会受诅咒的。这本来是神对他所有儿女的应许保护,绝对不是用来允许牧师,先知,主教滥用神的名义虐待神的孩子和信徒的。每一个信徒都是神的受膏者。(你们从那圣者得著膏抹,这是你们都知道的。约翰一书2:20)几位维护远志明的牧师都用神在使用他的理由来说服我不要继续证实真相。并以这件性暴力发生时他还未信主等为他开脱,甚至攻击我为什麽胆敢把这件事讲出来等等。

但是我深知,我们必须敬畏神,不要敬畏人。我一定要听到神的声音和指导。在我们跟神的祷告中,我感到神对虚伪的极度愤怒,“Enough is enough!”“足够了!我的教会要圣洁!”神几乎是在愤怒的呼喊。深深痛恨人滥用他的名,偷窃他的荣耀。神可以让驴子讲话,石头起来敬拜他。他要我们一定要敬畏神,不要偶像人,不要把神的荣耀当成是人的作为。对人的罪,神要我们在爱中说真心话。不要互相撒谎。

歌罗西书3:9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不要彼此说谎,因为你们已经脱去了旧人和旧人的行为。

当神帮助我把曾经信奉的假的属灵权柄废除后,很快,在11月19日,这位测谎专家来了,真相出来了。当他做完一切时对我说,“告诉他们,我们是永远都可以找出真相的。他们愿意吗?”我当时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的感觉,如此容易的真理,为什麽要经过24年的磨难才能得到?

回想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实的种种磨难,包括2013年2月,在周爱玲牧师的带领下去见她的资深牧师(刘彤牧师)。在2012年的12月底,当我得知这位资深牧师是为远志明按牧的6个牧师之一,我很高兴,以为他可以成为调解人,让远志明跟我有机会认错和解。在他的要求下,我昼夜没睡,一气写了7个小时,12页的背景材料。

没想到2月份见到刘彤牧师时,他很冷漠的说,“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解决过。是‘他说的,她说的’(he said, she said)。这个人好了,得医治,那个人就会受伤┅┅。“然后他双目看著我,斩钉截铁地说,“我相信他。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我们每个月都在一起吃饭┅┅”我实在很吃惊。但还是忍不住冲口而说∶“难道神的教会不应该圣洁?!”(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但还是忍不住在飞回东岸的5个多小时的飞机上泪流满面。

之后我的同事Brian知道这件事,又写电邮给这位资深牧师,建议他应该至少调查一下这件事。但是Brian说他收到这位资深牧师的电邮,说,“不要再提这件事。这事结束了。”(Don’t even mention this matter to me. It is over !)

为了调查这件事情,我还忍受人冲我吼,摔电话;还有其他的资深牧师不肯介入。

那位作证的男牧师相信了网上的一份冒我的名而写的信,对我已怀成见,在今年6月24日的会上并不帮助我,反而责问我为什麽在公开信里提这件事,使我觉得何其孤单。像前面说过的,连开始帮助我的牧师也最近承认她已改为开始相信远志明,又说,她不知道该信谁,并让我的美国长老牧师不再帮助我找到真相与公义。

这还不算在这之前那漫长的路程,从耻辱,痛苦,孤独中走出来的艰苦路程。

当我在6月25日《女童之声》的董事会上忍不住地把6月24日跟远志明见面时的受挫讲出来时,美国牧师听后很吃惊,“这样的事对一个像你这样强壮(strong)的女人都这样难的话,那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他们会是怎麽做哪?”

是的,就像是我6月24日跟那位男牧师讲的,“如果没有上帝,我们就没希望。”如果我不在每次的受挫受伤后立即在心里饶恕这些伤害我的人,我就不会走出来;如果在每一个艰难路程中,我不是感到上帝与我的同在,我就不会坚持到今天,坚持到找到神把他要给他受侮辱的女儿们医治公义道路方式的今天。

这个道路方式就是这个测谎专家传递的从基督那里来的信息,“我们永远可以找到真相,你们愿意吗?”那一时刻,百感交集的我在心底深处由衷地涌出无尽的赞美和感恩,我是多麽感激这个过程中始终不疑地支持我的丈夫,是他在2013年春首次提出可以用测谎来找出真相的方式的人;我是多麽感激指引我丈夫的神,“神哪,您真是掌管天地万物公义怜悯的神。您是让孤儿满足,让寡妇心中歌唱的神!”(约伯记29章)

马太福音18章的下一步要求是跟教会交代远志明的事情。那谁是他的教会哪?谁是他的长老?谁是以圣经的标准要求他的牧师们呢?谁是以圣经标准要求他的兄弟姐妹们呢?我前面受挫的经历让我很惆怅。27年来寻找公义社会的答案带领了我到神的面前,神让我感到未来中国的希望在教会。但是教会的希望(hope)和公义(justice)在哪里?

前天晚上跟神的祷告中,神带领我到了以西结书34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谴责失职的牧者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啊!你要说预言攻击以色列众牧者;你要对他们说预言∶’主耶和华这样说∶以色列众牧者有祸了!他们只顾牧养自己。牧者岂不应当牧养羊群吗?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羊,却不牧养羊群。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患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包扎;被赶散的,你们没有领回;迷失的,你们没有寻找;你们反而用强暴严严地管辖它们。它们没有牧人,就分散了,作了田野一切走兽的食物。我的羊在众山和各高冈上流离;它们分散在全地上,没有人去寻,也没有人去找。

因此,你们这些作牧者的,要听耶和华的话∶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没有牧人,就成了猎物,作了田野一切走兽的食物。我的众牧者不寻找我的羊;他们只顾牧养自己,却不牧养我的羊。这是主耶和华的宣告。因此,你们这些作牧者的,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这样说∶看哪!我要与众牧者为敌;我必向他们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养羊群,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

耶和华亲自作以色列的牧者

“因为主耶和华这样说∶看哪!我必亲自寻觅我的羊,把它们找出来。牧人在他的羊群四散的时候,怎样寻找他的羊,我也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幽暗的日子四散到各处,我要把它们从那里救回来。我必把它们从万族中领出来,从列邦中聚集它们,领它们归回故土。我必在以色列的群山上,在众溪水旁,在国内一切居住的地方,牧养它们。我必在美好的草场上牧养它们,以色列的高山必作牧放它们的地方。在那里它们必躺卧在美好的牧场上,它们必在以色列群山肥美的草场上吃草。我必亲自牧养我的羊,亲自使它们躺卧。这是主耶和华的宣告。迷失的,我必寻找;被赶散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包扎;患病的,我必养壮;肥壮的,我却要除灭。我也必按著公正牧养它们。”

神的话语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安慰。我也希望读我的这封信的人们在神里得到安慰。我也并不是说上面提到的几位牧师就是神不喜悦的。这是需要他们自己跟神祷告的。但这却是神对他的教会的要求和期望。只有在建立起这样荣耀神的教会,中国才会有公义自由。但是我们不必担心,神会成就这事的。

当我在做测谎的同时,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哈佛神学院的演讲中说,10%妇女受强奸,20%的妇女受性骚扰,都是4%的男人做的。统计说,如果一个强奸犯不被终止的话,70%的机率是会重犯的。一个强奸犯会平均伤害至少5个人。

前总统卡特的演讲不是孤立的。这符合神在2012年底,在我的被强暴的医治中得到的异像。神在大大动工,医治他的受伤的儿女们。看看最近的报道,每天,有多少关于在军界,学界,传媒界,神在大大清洁他的社会,揭露处置性暴力。难道中国教会不知道美国天主教会对他们的性丑闻的遮盖而导致的衰退吗?

今天,神要把公义,圣洁,真诚,怜悯的权柄给他在世上的教会,耶稣的新娘。他要教会兴起来,制止这4%的男人的暴虐,包扎这30%的妇女的心,灵,和生命。基督号召牧者成为真正的牧羊人∶约翰福音10:11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教会不要再为罪遮盖了。

有人也许会问,这样做是饶恕吗?是不是柴玲为了推行事工,出名,报复,等等。这都是前几位牧师为了维护远志明制造的借口。那神是怎麽看哪?我在跟神祷告的时候,神很清楚地说,“都不是的!我派我的儿子去圣殿翻桌子不是审判,是热烈的爱”。神鼓励我凭著热烈的爱,勇敢地去揭露这些黑暗,使众人惊醒回转来得到耶稣付上代价要给我们的永生的真理。

神让我感到,真正的审判和报复是像发生在Masada的事。Masada是以色列山上的一个城堡,在那里,在耶稣遇难升天33年后,犹太人暴动,罗马人来攻打耶路撒冷,犹太人全城覆灭。最后的一千人逃到Masada。但是在被罗马军攻下的前夜,这一千人决定自绝。十个人被选出各杀百人,妇女孩子一律杀,最后的十个人抽签,一个杀九个人。最后的这个人没有自尽投降下落不明。就像耶稣遇难前警告他们的那样。如果他们不回转,这才是神对罪的报复和审判。

在此,让我以最后一次给远志明的信做结束。未来是怎样,我也不知道。但是真相就是真相。上帝就是上帝。公义就是公义。不管多迟才来,但是一定会来的。因此,我也把这个24年来的痛苦,伤害,折磨,完完全全地交给爱我们,掌管一切的上帝,和他的教会。我相信,神会兴起公义的牧羊人,神会兴起真正的代表勇敢基督精神的教会。

Monday 11/24/2014

远志明,从6月24日见面后,我们没有再联络。我们的教会长老跟周爱玲牧师见面后,又在8月底跟我见面。我们的决定是我去做谎言测试,来证明我讲的是真的。因为事工忙,灵里还需要做的医治,和花时间找到测谎专家,也一直希望你能忏悔回转,但是没有回应。

神终于在11月19日时,使我做了测试,我关于你对我强暴的话被专家的测试证明是完完全全真实的。我在第一次见你时被强暴,我之后也跟你没有任何性关系。

你在6月24日说,你不愿意做测谎证明你的故事。但是你还是在撒谎∶说我继续跟你有性关系,还说你没有强奸别的女人。

你这样既称自己在基督里,还是在不停地犯罪,是不对的。

希伯来书10:26-30

如果我们领受了真理的知识以后,还是故意犯罪,就再没有留下赎罪的祭品了;只好恐惧地等待著审判,和那快要吞灭众仇敌的烈火。如果有人干犯了摩西的律法,凭著两三个证人,他尚且得不到怜悯而死;何况是践踏神的儿子,把那使他成圣的立约的血当作俗物,又侮辱施恩的圣灵的人,你们想想,他不是应该受更严厉的刑罚吗?因为我们知道谁说过∶“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主必定审判他自己的子民。”

我只好按神的教导∶把你交给教会。

希望你能忏悔,得救!

愿基督的教会圣洁!以基督的名祷告,阿门!

马太福音18:15-20 怎样对待犯了罪的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要去指出他的过失来。如果他肯听,你就得著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肯听,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好使一切话,凭两三个证人的口,可以确定。如果他再不听,就告诉教会;如果连教会他也不听,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税吏吧。“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在地上捆绑的,在天上也被捆绑;你们在地上释放的,在天上也被释放。我又告诉你们,你们当中若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为甚麽事祈求,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

约翰福音8:32“你们必定认识真理,真理必定使你们自由”

为基督的好牧羊人的榜样献上真正的感恩节的祝福!

柴玲

Chai Ling
Founder
All Girls Allowe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101 Huntington Avenue, Suite 2205
Boston, MA 02199
office: 617.492.9099 x241 fax: 617.492.9081
www.allgirlsallowed.org

——本文首发於《女童之声》(http://www.nvtongzhisheng.org/blog);在这个柴玲授权发表的新版本中,柴玲增加了先前版本中隐去的牧师名字等。

2015-01-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