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西方年轻人为何加入“伊斯兰国”(ISIS)

曹长青



对侵入伊拉克的ISIS(伊斯兰国)的最新评估,他们有两万人,其中约二千人来自法、英、德、美等西方国家。这些在西方土生土长、享受西方生活和自由信息的年轻人,为什麽会去参加砍人头的ISIS,狂迷伊斯兰教?这里起码有六个原因∶

第一,极端意识形态的诱惑。

伊斯兰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自然会在各地有信奉者,包括西方国家。而ISIS恰恰是这个宗教的极端者,要在中东建立“伊斯兰宗教国”。它的最大卖点,是强调精神性(对抗物质享受)、纯粹性(对抗人类的世俗性)、平等性(对抗资本主义的贫富差别)、垄断性(要在全球实现伊斯兰)等。另外它的极端性(包括残暴),也对享受腻了西方(和平、宁静)的狂热穆斯林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

任何一种以反资本主义、强调平等、热衷群体主义的意识形态,都有它特殊的诱惑力。这跟共产主义的吸引力是类似的。当年就有不少西方年轻人,跑到共产苏联和中国,参加他们视为理想的共产革命。

例如现在的纽约市长白思豪,当年就跑到苏联朝拜他为之著迷的、认为是平等美好的共产主义。他的婚礼蜜月还特意选择在共产古巴。他至今仍持同样的意识形态。这点我曾在“共产分子当上纽约市长”一文中详述。

另外像加拿大《环球邮报》的华裔记者黄明珍(Jan Wong),当年才19岁,就(得到周恩来特批)跑到中国参加尾声的文化大革命。一个在西方出生长大的第三代华裔孩子,和中国的学生们一起去上山下乡,吃尽了苦头,就因为她对毛的革命著迷。在付出了青春的代价、目睹六四屠杀后,她回到加拿大后写了本《神州怨》(Red China Blues),记述自己当年的荒唐。

有西方评论家说,ISIS是“打著宗教招牌的政治邪恶”。但它对一些狂热的平等主义者,尤其是年轻人,具有相当的迷惑和欺骗的力量。

第二,失败者的圣地。

从现已披露出的ISIS的西方支持者情况来看,他们在西方国家多是那种无所事事、一无所成的loser(失败者)。他们缺乏专业技能,甚至中学都没毕业,游手好闲。那种不被社会重视的“边缘人”心态,使他们滋长一种反社会、反资本主义的情绪,从而很容易被某种异端邪说吸引。ISIS高调要跟西方对决,尤其是它的血腥,给这些西方“失败者”提供了一种希望,让他们感到自己有了用武之地,可以通过残忍(像砍人头)来发泄他们长期的不满不忿不平之意。

人们对“得意忘形”总是很容易看到,但却经常忽略另一种更可怕的现象,那就是“失意无形”——因失意而失去理性、理智,失去自我,有些甚至完全进入一种精神症状中。而那些失意者、失败者一旦聚集,群体发泄,就是一种可怕的毁灭性力量。

第三,左派媒体掩盖真相。

在左派主导的西方媒体上,人们看到ISIS砍人头的报导,但却缺乏对伊斯兰原教旨的批评和深入分析。左派热衷“政治正确”,他们不会像(已故)意大利知名记者法拉奇那样直言不讳地指出,极端伊斯兰只是冰山一角,有1400年历史的整体伊斯兰教才是根本问题。法拉奇曾激愤地说,伊斯兰教是不把人当人,女人不值骆驼钱的宗教。所以,因缺乏对伊斯兰的深入真实报导、批判,导致这种宗教的落后愚蛮方面,没有被西方民众,尤其年轻人知晓,他们从一开始就失去警惕。

第四,清真寺的宗教洗脑。

西方民主国家强调宗教自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甚至明文规定,国会不可立法限制宗教。这当然是完全正确的,但却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它给了(没有像基督教那样经过改革的)伊斯兰在西方发展的机会。清真寺在英美等西方国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加——

据2007年的数字,当时英国有清真寺1700个,法国有1600个,德国有2200个。而现在(2015年),英国的清真寺增至1834个,德国增至2400个,法国增至2500个!等于过去八年,法国平均每年增加112个清真寺!从而使法国成为整个欧洲清真寺最多的国家!

在美国,据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数字,当时有清真寺约1200个,现则增至3186个,等于二十年间增幅160%。美国的清真寺多在加州和纽约,这两地总共有1032个。即使在摩门教大本营的犹他州,现也已有15座清真寺。在美国清真寺最少的是夏威夷(3座)、阿拉斯加(2座)、佛蒙特州(1座)。

不少清真寺被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把持,他们关上门,给年轻人灌输反西方、反资本主义(物质享受)、反世俗化的原教旨伊斯兰主义。那些头脑如同一张白纸、刚刚涉世的年轻人,就在这种灌输中,潜移默化地成为“伊斯兰国战士”。

第五,家教的失败。

由于强调多元文化、性自由,导致西方有大量单亲家庭。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据统计,每四个黑人女性中,就有三个是单亲母亲。单亲妈妈带几个孩子,不仅有经济压力,更精力不足,当然很难给孩子足够的家教(绝大多数单亲母亲本身就严重缺乏教育)。那种家庭的孩子,更可能成为社会边缘人、失败者。另外,西方有些家庭过于放任孩子,强调让孩子“自由”发展,结果一旦接触伊斯兰、走进清真寺,就可能迷上“伊斯兰国”。

第六,福利制度的惯养。

单亲家庭的日益增多,跟西方国家的高福利制度有直接关系。因为无论她生出多少孩子,国家全都管了,政府提供充裕的福利。在美国,一个单亲母亲养三个孩子,政府提供的各种福利,超过一个电脑公司的中等职员的收入。所以美国曾有一个女人用人工受孕,一次生八胞胎的惊人之举。之前她用同样方法生了六个。她一个人怎麽能养活十四个孩子?因为有政府福利。而政府并不产生钱,是用高税收强行从勤奋工作的人那里抢夺来的(不交税要坐牢)。在热衷社会主义的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美国现在领福利的人,已高达五千万(占美国人口的六分之一)。美国各级政府现在仅仅是一年的社会福利支出就超过6000亿美元(美国2014年度军费才是六千亿)。

那些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所以不急迫找工作、养活自己,因为政府的福利把他们养起来了。这样他们就有时间、有闲心,去清真寺,去热衷伊斯兰等。

像美国波士顿去年发生的马拉松爆炸案,被查明的两名恐怖分子,弟弟在上学,已是成人的哥哥(及他全家)都一直在领取福利生活;他们平常去练拳击等,根本不用工作。等于政府用抢夺勤劳者的钱,养活这些恐怖分子。

用穆斯林人口占领欧洲

上述种种现像,在欧洲国家更加严重。因为那里的社会主义更兴旺,福利金和清真寺等更多。所以“产生”的ISIS的支持者也远超过美国。

据情报部门数字,ISIS中,有法国700人,英国500人。美国没有统计数字,但联邦调查局长说,受到监控的有十多人。如果超过英国法国,早就会有报导(而美国人口是英法两国总和的两倍半)。

出现这种情况,还跟中东阿拉伯人涌入西方社会有直接关系。美国相对较少。据统计,在美国的阿拉伯人,70%成为基督徒,只有23%信奉伊斯兰(成为穆斯林)。

另外,美国的穆斯林人数也不多,约有200万,占美国总人口0.7%;是美国华裔(400万)的一半而已。这200万美国穆斯林中,25%是黑人,72%来自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国家。土生土长的白人穆斯林,在美国是非常少的。

穆斯林在全球人口已占22%。在欧洲,穆斯林已有5600万,接近一个英国的人口。尤其是在法国,穆斯林的增长速度最快,已占法国6400万人口的11%。预计25年之后,法国一半人口会是穆斯林。

在英国,最近英格兰西北部小镇克利瑟罗的一座(废弃)基督教堂被改作了清真寺,成为轰动新闻,这个极富象征意义的事件,再次折射出伊斯兰在英国迅猛发展的势头。所以有伊斯兰主义者宣称,我们不用入侵欧洲,用穆斯林人口就可以占领他们了。

要想解决穆斯林人口中走向极端主义、甚至恐怖主义的状况,最根本上,不是禁止这个宗教,而是铲除中东的独裁政权。只要没有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没有政权的支持,恐怖主义的孕育土壤就难以产生,极端分子的生存空间也骤然缩小。与此同时,穆斯林内部的改革声浪会大增,最终促使伊斯兰改革。

——原载《看》杂志2014年12月号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曹长青的脸书



2015-1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