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潇潇雨歇∶“巴以冲突”错在哪一边?

作者∶潇潇雨歇(香港)

2014年国际局势非常动荡,在马航MH17被导弹击坠之前,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发动大规模空袭,继而又派遣地面部队,进入加沙清剿哈马斯武装分子。以色列在2005年撤走加沙殖民区后,和平并没有到来。以巴冲突依旧频仍。今次以军大举对巴动武,显然是出于对国内安全的焦虑,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打一场大仗实在别无他路。

传媒忽略的具体问题

在舆论上,香港的主流传媒基本上就是国际左媒(如纽约时报)的翻译机,本地左胶们更不用讲,每天都是大幅洗板谴责以色列如何杀戮巴人儿童,以色列是现代犹太纳粹党云云。但一些具体问题,例如加沙地区争议的远因,哈马斯到底做了什麽,以色列2005年撤走殖民区又是什麽回事,统统被左胶们选择性忽略,这个问题不限于香港左胶,因为他们的国际朋友——环球左胶也是这样的。纽约时报报导以军屠杀巴人的篇幅,比他们的西方朋友遭导弹残杀还要侧重,可见以巴冲突对他们的重要性。

中东战争的由来

加沙地区原本是由埃及控制的,1948年以色列获联合国大会多数同意合法建国后(但这造成了以巴分治,因此尤其遭到阿拉伯民族主义者的痛恨),阿拉伯国家几乎立即组织军事攻势,意图消灭以色列这个犹太人国家。这便是后来五次中东战争的由来。在阿以战争当中,接壤埃及的加沙地带成为了阿联军队进犯以色列的绝佳跳板。为了解决这个心腹大患,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战争占领了该区,并开始建立殖民区。但以色列占领加沙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承认,因而是非法占领。

哈马斯主张消灭以色列

随著埃及等阿拉伯国家陆续和以色列和解,要求以色列撤出加沙,归还巴勒斯坦主权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最终为了缓和巴人和阿拉伯社会对以色列的敌视,以色列最后在2005年,在国内极具争议和怀疑的情况下,撤走加沙区内全部殖民归国。然而以色列撤出并未缓和区内局势,极端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哈马斯反而利用加沙地带的地理优势,不断对以色列发动攻击,一般的手法就是,哈马斯武装在加沙平民区装置火箭炮,对以色列国境进行无针对特定目标的轰击。此外,武装分子挖掘隧道潜入以色列放炸弹也很常见。

哈马斯自2007年在选举中得到了巴勒斯坦政府控制权,该组织的理念,便是批判由曾由阿拉法特领导的巴解对以色列和解,是出卖巴勒斯坦民族,哈马斯主张绝不妥协,坚持必须消灭以色列,把犹太异教徒赶出中东。

逾千名以色列平民丧生于恐怖袭击

因此,以巴地区烽烟再起,以色列自2005年之后曾多次以空袭等方式还击哈马斯,但成效不彰。哈马斯的袭击严重威胁以色列平民的人生安全,2006年至今已有1300名以色列平民丧生于哈马斯的恐怖袭击。今次内塔尼亚胡指令以军倾巢而出,明显是有以色列国内民众的强大政治压力的。

左胶们抨击以色列,往往是透过展示巴人被空袭丧生的血腥照片,强调以色列如何屠杀平民。然而他们往往选择性地忽略,哈马斯也攻击以色列平民,并造成大批以色列人伤亡。

当然,在数目上,历次以巴冲突中,巴勒斯坦平民的伤亡远比以色列惨重。但造成这样的结果,却和左胶们所声称的,以色列政府故意屠杀灭绝巴勒斯坦人,是犹太纳粹完全不同。

从不谴责共产党灭绝藏人

笔者首先要澄清一路以来被左胶滥用得已严重偏离原意的“纳粹法西斯”,纳粹做的是种族灭绝,在德国国内及欧洲占领设立大量灭绝营(德语∶Vernichtungslager),执行“最终解决方案”,即是把已经剥夺一切人权的犹太人及其他所谓“劣等人种”(包括吉普赛人)用火车运去灭绝营,妇幼老弱立即送往毒气室杀害,青壮的则暂时留下做苦工直至体力透支死亡为止。被杀的“劣等人种”尸体会被火化,因为纳粹也不想德国人知道他们做出如此反人类的滔天暴行。

遇害者的金牙、随身物品甚至头发会在火化前摘取,供纳粹出售或制成假发获利。二战欧洲种族灭绝始于1942年,六百万犹太人及其他受害者是死在有精心组织、部署和执行的纳粹灭绝计划中。纳粹种族灭绝的效果是非常可怕的,举例说,波兰原本有数十万犹太人,1945年后只剩下了数千,几乎被纳粹禽兽杀光。

类似的悲剧,在南斯拉夫内战再现欧洲,当时是塞尔维亚人有组织灭绝波斯尼亚人。另外,毛泽东时代抢夺农民口粮搞大跃进,造成三年人祸饿死三千万中国人,也可以算是有意图,有组织,有部署的人口灭绝(不算“种族”灭绝,但在西藏、新疆可会算的,但左胶从不谴责汉族共产党灭绝藏人、维吾尔人)。

以色列1967年控制加沙,并进行殖民,这当然并非正义之举。但在以色列控制的38年间,加沙地带还有七成的地方是由巴人继续居住,而且以色列撤走后,国际社会也没有发现什麽万人坑,焚尸炉。

巴人被杀,是死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的军事冲突,(笔者其实不太喜欢“冲突”一词,明明打仗就打仗嘛,什麽狗屁“冲突”?)既然是打仗,世界上有哪场战争,是完全不会波及平民的?杀红了眼的军人,有时胡乱开火,滥杀无辜,根本就是战争状态下无可避免的。

哈马斯用平民当肉盾

这个现实是负责任的领导者必须清楚明白的,战争的残酷,不为人的意志转移,所以,一个责任的政府,在战争来临之前,必须做的便是组织平民从速撤离危险区域,例如人口密集的城镇(加沙偏偏就是此类)。

笔者绝非胡言乱语,英国政府在二战初期,为防备纳粹德国空袭,便大举撤走居住在英国城市的妇女儿童,到偏远乡郊避难,力图减少妇孺伤亡。

以色列也不是对加沙不宣而战,在发动空袭和地面进攻前,以色列已经不断警告将对该区发动攻击,劝告居民撤离(参见)。巴勒斯坦人也并非无处可逃,埃及等阿拉伯国家长期同情巴勒斯坦,完全愿意收容巴人暂避。

关键的问题在于加沙的控制者哈马斯,他们只管把火箭炮装在居民区,用平民当肉盾 (哈马斯发射的火箭炮,由图片可见,发射位置就在居民楼中间!(见图),却完全不见安排人员协助巴勒斯坦平民大规模撤离!

哈马斯是无耻至极的政权,因为他们明白,不多死几个巴勒斯人平民,就不能换取国际左媒的镜头聚焦以及同情。而国际社会的压力往往对以色列的军事行动构成极大的政治制约。利用群众,消费群众,哈马斯和香港左胶,在本质上是没有分别的。当然,哈马斯的行径,更为刻毒,冷血。

笔者是非常同情巴勒斯人的,让这样卑劣的政权管治,无疑等于住在人间炼狱!

反观以色列,为了保护平民安全,以色列政府在国内广挖防空掩体,并且专门研发大量火箭炮预警雷达,这些完备的民防措施,挽救了大量以色列人的生命。哈马斯对己方人民生命的不尊重,才是造成伤亡枕藉的祸根,更遑论战衅本由哈马斯一方主动挑起。

此外,在今次以巴开战期间,联合国也居中调停,例如敦促双方短暂停火,以便拯救伤者,以及收敛遇害平民遗体,以军对这些人道措施,也没有予以阻挠。

反观在乌克兰,MH17遇害者遗体被亲俄武装丧心病狂地扣押,几天后才用火车移交荷兰,笔者实在,难以想像,MH17遇害者的家属,在电视看见这一幕幕,是何等无助、愤怒、煎熬和痛苦。对于这些,国际左胶们又是集体失明,在他们眼中,只有巴勒斯坦平民才有“人权”,只有他们才被“灭绝”,以色列永远是“犹太新纳粹”,而普京沙皇则是拯救世界,打倒美帝的大英雄。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第一时间奔赴加沙,高调展现他有勤力工作。然而,对于同时发生的马航残杀,联合国至今未有任何实质行动。荷兰和马来西亚都分别表示成立调查团,但两个主权国家(荷马)到底有什麽把炮,能如何对另两国主权国家(俄乌)进行包括搜证、盘问、巡查军事基地、翻查雷达记录等等?笔者真是极为怀疑。

2014-07-24,原题∶浅评以巴冲突

——原载《香港本土新闻》http://localpresshk.com/2014/07/gaza-crisis/

2014-07-2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