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新资本论”被瞎子热捧(3之2)

曹长青

马克思的《资本论》导致的共产主义给人类带来的巨大灾难,绝“不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苏联的古拉格、中国的大饥荒、还是今天北韩的饿鬼,西方左派就是打死也看不见(根本不看)。至于共产主义把多少亿人的灵魂扭曲成魔鬼,西方左派就是在地狱里也会闭上眼睛,继续做和满目天使跳舞的梦。

今天,在资本主义大潮正以无可阻挡之势在全球蔓延的时候,一个上述那种西方左派睁眼瞎,法国的大学教授托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也译皮凯提)所著的《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被称为“新资本论”)问世,立刻被他的左盲同行像在汪洋大海中抓住一根稻草似地热捧。因为这本书用新的数据,再次把全球贫富不均、要向富人扩大收税的“左声”弹出了“新调”。

当今最勤奋笔耕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就连续写了四篇文章歌颂这本新资本论。这位当今凯恩斯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被统计在他的文章中引用马克思语录最多,难怪如此热捧他的反资本主义小师弟。

除这位目前最有名的马克思大弟子之外,从美国的《纽约时报》,到英国的《卫报》,再到法国的《解放报》等等左媒,对这“新资本论”,简直像世界杯足球赛场上的啦啦队那样狂热——终于有了一个踢资本主义一脚的“球星”呵!

如此阵势下,这书立马登上亚马逊网络书店和《纽约时报》畅销榜。台海两岸媒体当然也是一如既往地最爱跟著西方左盲们嚷嚷(否则不就“没文化”了麽),于是这“新资本论”还没变成汉字,就成了华文世界颇有点名气的小红星了。

遇到“三斯”应该三思

如何看待这本书,取决于你在哪个框架下,或者说,左派右派,你属于哪个阵营。

如果你赞成马克思(共产主义)、凯恩斯(政府控制经济)、罗尔斯(John Rawls,均贫富)这“三斯”的社会主义理论,那你就会赞同皮克迪的《21世纪资本论》,因为他们的思路是一样的,都是强调“平等”,想通过政府(公权力)重新分配社会财富(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等)。

如果你赞成洛克(个人自由)、哈耶克(市场经济)、诺奇克(Robert Nozick,权利大于善)这“三克”的个人主义理论,你就会强烈反对这个“新资本论”。因为“三克”强调的是“自由”,要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认为“自由的价值高于平等”。

道理很简单,只有在自由下,才能获得相对的平等。人的智商(能力、机会等)差异很大,这世界怎麽可能有绝对的平等。最高喊平等的共产社会,权力高度集中,实行计划经济,结果不仅阉割了生产力,导致整个社会赤贫,同时制造了政治特权阶级,把所有公民变成奴隶,成为最不公平、最残酷的社会。

马克思的巨著《资本论》认为资本带来利润,利润代表剥削,由此推论资本主义是不平等的、罪恶的。但他无视的是,没有利润,就不会有人去发明创造。取消了利润,就等于取消了产品(动机)、取消了市场。最后大家一起受穷。

投资高回报是经济之轴

今天这本“新资本论”洋洋洒洒七百页,也是全篇围绕著“平等”,集中论述了一个理论∶在当今资本主义社会,投资回报率超过了经济增长率,导致财富更加集中化,也就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社会严重贫富不均。

“投资回报率超过经济增长率”是事实,这不仅没有错,而恰恰是刺激市场经济发展的核心。只有回报率超过靠自己劳动挣的钱,人们才会去投资;而工厂得到大家投资(集资)的钱,才更能发展(包括雇更多的人),于是繁荣起来,大家人人获益。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新资本论”的作者刻意(故意)只强调富人投资,回报巨大,于是加倍地富。但他回避的是,并不只有富人可以投资,而是人人都可以投资。哪怕你只挣一百块钱,也可以省下50块去投资,赚回五百块,五千块。美国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有投资。任何人愿意去学习、去研究,愿意冒风险,都可以去赚那个超过自己薪水的投资回报。这才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机会。

两年前美国公布的最富有400人,全部是靠投资发财,无一人是靠薪水。这当然导致贫富差距,但这是最公平的差距,因为投资者投入了智慧,投入了心血。你想今天花两小时看NBA,明天彻夜看世界足球杯,后天就成巴菲特了,那就做梦吧。

惩罚勤奋 奖励懒惰

你说这世界就是不平等,张三他爹给他留下一百万,他拿去又投房地产,又投什麽苹果、古狗的,结果几年一眨眼,他变千万富翁了。可我是单身母亲养大,连爹都没有过。我做公务员年薪五万,除了养活老婆孩子加老母,勒裤带一年能剩一万存银行就不错了,结果我到死也没有一百万,怎麽可能在财富上跟张三平起平坐?这实在太不平等了。所以张三他爹死的时候,国家就应该把张三爹的钱大部分都收回来(遗产税),重新分配。这样我们这些没爹的孩子才可以跟张三平等,这样做才是一个有公义的社会。

这话好像正确无比,这正是“新资本论”的核心理论。真的,经济学实际上一点都不难,那本英文近700页的砖头,就是用一大堆数字,证明你上面那顿抱怨(所以你稍微动一点脑,也成一个经济学家了),然后皮克迪教授就按照你的意思,指明了让全球变成公义社会的道路∶对那些巨富们,除了在本国纳税以外,还应在全球再徵税。而且,对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人,应该再收80%的处罚税。也就是说,高收入有罪,必须罚款。

我们就算他那“全球徵税”的天方夜谭可以实施,就该对那个脑筋超智的张三惩罚一下。于是张三死的时候,那一千万自己花掉一百万,被罚了八百万,剩下的又被全球稽查队给搜了去。结果呢,他儿子得到的遗产,就跟你儿子的差不多了。终于人人平等啦,你儿子很高兴。张三的儿子一看,我老子每天像打仗一样紧张地奋斗了一辈子,既不能吃两辈子的饭,更不能活两辈子的命,连给他儿子留点奋斗的资本都不行,而且勤奋努力是要遭罚的,所以我这辈子可不那麽傻了。于是吆喝著你儿子,哥俩一起天天彻夜看世界杯去了。结果你儿子这辈就大家平等地喝西北风了。

如果资本主义国家的多数人都没有法国那皮大教授那麽聪明,也磨磨蹭蹭建不起什麽全球稽查队,于是全世界的人们还按照目前这种法子活著。你一看没办法,只有靠自己拼命努力,才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张三,于是你努力学习钻研,然后信心十足地把银行那一万块拿出去投资,几年后,一万变三万,三万变十万。张三看你聪明,约你合伙投资,几年一眨眼,你还没老,也成百万富翁了,把儿子送进私立好学校。成就的自豪感让你享受幸福晚年。你儿子看老子白手起家照样发达,于是再接再厉。几年后,你儿子跟张三的儿子一起开自己的游艇去欧洲旅游了。

与此同时,李四更牛,从他爹那儿继承了两百万,可就是好吃懒做又炫耀,结果不到几年,把家底挥霍个精光。当你挑灯努力终成百万富翁的时候,他跟你赤条条来人间时一样无产了。此时,法国皮大教授举著“新资本论”来了,必须把你那一百万分给李四和他儿子五十万,这样才平等,这样的社会才真正有公义。

左派要主宰他人命运

左派经济学家比较“深刻”,专能站在高尚无比的道德灯塔上,洋洋洒洒地写人类无法实现(一尝试就下地狱)的理论。上面那种农民式的大白话,不是我的发明,是我从“浅薄”的右派经济学家那里学来的。由于实在是太浅,却哪儿实践哪儿发达,所以我只是随便翻翻他们的书,就时不时很认真地相信自己是经济学家了。

其实你比我更聪明,你是去随便翻翻这“深刻”的西方左盲经济学家的巨著,就会发现自己原来是多麽了不起的经济学家,你从爷爷那里听来的大白话,远比这西方一流的主流经济学理论更“中用”。

这本“新资本论”典型地展示了西方左派的最可恶之处,那就是∶真正解决贫穷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绝不是他们的真正目标(那个全球资本徵税的办法,不是睁眼胡说吗),他们的真正目标是“权力”——通过张扬“我是好人,我是同情穷人的人,我是站在道德高地的救世主”来撩拨大众那永远感性超过理性的神经,结果就是,左派进白宫,左派掌控媒体,左派享受主宰他人命运的权力!

如果没有前车之鉴,这一切尚可理解,尽管它逆人的天性,逆生物生存的自然,逆人的生活常识。但在有了如此惨痛的前车之鉴,在共产主义的幸存者不仅还没死光,北韩还在继续制造的情况下,西方左疯们就又搬出马克思的魔鬼理论,实在是不可饶恕之恶。

2014年6月26日于美国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7-1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