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克里米亚与台湾

曹长青



就克里米亚问题,我写了几篇文章批评俄国的武力扩张。有台湾读者在我的脸书提出不同看法,认为克里米亚人民有权“公投”,决定自己前途;并指台湾人民也有这种自决权,意指两地有相同性。

当然,无论克里米亚还是台湾,人民都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这没有错。但克里米亚的公投是完全不真实的,它拒绝一切国际机构和监督员,封闭到如同黑箱作业。从内部传出的消息说,很多俄国人越过边境参与投票,等于莫斯科派出“投票部队”。而且这个所谓公投还是在亲俄武装人员(报道说是越境进入的俄国特种部队)的暴力威胁下进行的。只凭这两点,就说明这个“公投”并不是民意的真正体现。

“保护同胞”是侵略藉口

很多人指出,俄国吞并克里米亚跟1938年纳粹德国吞并“苏台德地区” (Sudetenland)的手法一模一样。当时希特勒就以保护那里的“德国同胞”为名,悍然出兵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这个地区(那里确实住著很多德国人)。

其实这不是纳粹的原创,早在苏台德事件之前的1931年,日本就以保护中国境内的日本利益和日侨为名,悍然出兵侵占了中国东三省。六年后,又以寻找一名失踪的日本士兵为由发动卢沟桥事变,进而侵略整个中国。

这种以所谓“保护同胞”而出兵,完全是侵略。如被允许的话,就等于为一切霸权开绿灯,因为在全球化的今天,这种“大国、强国”在哪个国家都能找出自己的“侨民”。

面对国际舆论的批评压力,俄总统普京辩解说,当年科索沃也是通过“公投”而脱离南斯拉夫,美国和欧洲国家为什麽支持?意思是,克里米亚是第二个科索沃。

但这完全是狡辩,因为两者性质根本不同。当年国际社会干预科索沃,因那里发生种族清洗。200万人口的科索沃(80%是阿尔巴尼亚裔)原是南斯拉夫(解体后变为塞尔维亚)的自治区。但塞尔维亚推行沙文主义,剥夺科索沃人民的自治权,遭反抗后,则实施武力镇压,甚至种族清洗,导致100多万阿族人逃到马其顿等邻国。当时我曾到马其顿跟科索沃的交界处采访,亲眼目睹那漫山遍野的难民帐篷,写出“种族清洗∶20世纪末最大悲剧——科索沃难民采访录”。

科索沃宣布独立用了十年

所以美国领衔北约对科索沃的干预,跟今天的克里米亚事件完全是两回事。在克里米亚,根本不存在科索沃那样的种族清洗,也没有对当地俄国人的种族迫害。亲俄的乌克兰总统逃去俄国后,乌克兰国会曾通过不再把俄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决议。但该议案被乌克兰代理总统否决,并没有实施。

另外,科索沃脱离南斯拉夫之后,没有成为美国、英国等任何其他国家的一部分,而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而且,科索沃的独立,也不是像克里米亚那样一夜决定的,而是相当谨慎、缓慢的过程。1998年北约干预科索沃,整整十年之后的2008年,科索沃才通过公投宣布独立。

但克里米亚公投之后,马上宣布加入俄罗斯联邦,这本身就证明其“独立公投”是假的,为的是并入俄国,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俄国的普京们用这种方式吞并了克里米亚。

英美俄曾签约保护乌克兰

即使有被种族清洗的历史创伤和国际同情,即使那样谨慎缓慢的独立过程,最后科索沃宣布独立(2008年),仍是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承认。至今联合国193个成员中,只有108国外交承认科索沃。2010年(三年前),联合国国际法院才以10比4票认为科索沃当年单方面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并未违反国际法。

相比之下,克里米亚“公投”迅速并随之宣布成为俄国一部分,明显是普京们的武力兼并。当然,也有人(例如原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认为,普京之举,是“纠正了当年的一个错误”。意指克里米亚本来就是属于俄罗斯的,1954年俄共领袖赫鲁晓夫为庆祝“乌俄结盟三百周年”而把她送给了乌克兰。当然在赫鲁晓夫眼里,这只是从左手换到右手,因所有的境内加盟共和国,都是共产党(统治)的。这种“赠送”没有多少实质意义。

如果说这真是一个“历史错误”的话,那也应该在苏联解体、乌克兰脱离俄罗斯时,两国进行交涉,做出裁决,才合乎逻辑。 而不是在苏联解体近四分之一世纪之后,一夜之间被强行收回(兼并)。

事实是,在苏联解体、乌克兰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时,俄罗斯不仅没有提出跟乌克兰“要回”克里米亚,反而是跟美国英国一起签署协议,要确保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包括其拥有克里米亚)。在这三大国承诺下,乌克兰才同意销毁了境内的核子武器(当时苏联主要核武部署在乌克兰境内)。

但今天侵犯乌克兰的,不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恰恰是当年曾签字画押、信誓旦旦承诺要提供保护(担保)的俄罗斯。这是一个多麽巨大的荒诞!

奥巴马无作为 纵容了普京

这就像一个少女同意销毁家里的自卫武器,三个男人签字担保这少女的安全;但其中一个男人后来却自己去强暴这个少女。这个男人不仅是背信弃义,更是卑劣残暴。而另两个签约要保护少女的男人此时却无动于衷,不履行责任,世界真是没了王法!他们当年都是签字担保的,不仅有道德责任,更有法律责任(保护少女的安全)。

在这两个“男人”中间,美国的责任更大。因为无论北约也好,自由世界也好,真正具有军事实力的是美国(年度军费开支七千亿美元,超过排在美国之后的中英法德义日印加澳等14国的总和)。但奥巴马政府迄今的表现,只是敷衍,毫无坚持原则理念、强力阻止俄国普京的行动。事实上,是奥巴马们的沉默、无作为,纵容了普京。俄罗斯知道奥巴马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无能、最怯懦的总统,所以才敢如此放肆地吞并一个主权国家的土地。

所以说克里米亚真的跟台湾有一比的话,不是这种虚假公投,而是以千枚飞弹瞄准台湾的共产中国,哪一天也要以这种“保护同胞”的名义悍然犯台。尤其是在当今自由世界群龙无首,碰上美国无能总统的时代。其实只要美国坚持原则理念,采取当年干预科索沃式的行动,以自由世界的实力(全球80%以上的财富和军力都在民主国家手里)完全可以遏阻,更能够击败任何普京式的帝国主义扩张。

“克里米亚事件”是冷战结束后人类自由进程的最大一次挫败,而且主要是由于自由世界领袖的无能和绥靖造成的。它不仅对台湾,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警告∶如果选错了领导人,会付出多麽灾难性代价。

——原载台湾《看》月刊2014年6月号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6-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