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访谈∶西式民主没有失灵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静汝



最近《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田文林写的“西式民主为何日渐失灵”一文,提出从埃及、泰国、乌克兰这三国的共性特征来看,民主化没有带来繁荣稳定,反而将好端端的国家搞得鸡犬不宁。该文由此认为,这三国民主转型的遭遇,折射出西式民主日趋失灵。希望之声记者静汝就此话题采访了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

记者∶对这种观点您怎麽看?

曹长青∶《人民日报》缺乏算数常识。即使埃及、泰国、乌克兰这三国的民主失败了,怎麽能说是整个“西式民主”不灵了?三国怎麽能代表世界?联合国193个成员,有130国、三分之二以上国家实行了多党制和民选。3国怎麽能取代130国?

另外这三国的民主也不都是失败。埃及在推翻穆巴拉克之后,从穆尔西当选,两次宪法公投,到这次总统大选,这四次投票普遍被认为是真实的,是民意的体现。它不仅不是民主的失败,恰恰是成gong的标志。

另外乌克兰的情况也同样,第一轮投票,亲西方的候选人就赢过半数而当选,更展示强大民意。怎麽能说这是民主的失败?

当然泰国再次发生军人政变。泰国从1932年开始实行君主立宪制,但以君主代表的旧势力(包括军方等)跟要立宪的民主力量一直在较量。这次的军人政变,是又一次君主旧势力的反扑。泰国的动乱,恰恰是没有真正实行民主造成的。

从人类历史来看,显见的事实是,民主的国家才有真正的稳定以及经济繁荣。这从七大工业国家,也是世界七大民主国家——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等,就看得很清楚。这七大民主国家,没有动乱,没有政变,政局一直稳定,经济发展,所以这七大国成为工业国。《人民日报》“西式民主”不灵说,完全是自欺欺人。

记者∶刚刚进行的埃及大选,前军事首长塞西赢得90%选票,但投票率不到45%。有文章称,不到50%的投票率让国内外怀疑,塞西是否有足够民意基础?

曹长青∶我刚写过一篇文章“塞西高票当选埃及总统的意义”,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这次埃及大选虽有两个候选人,但塞西的竞争对手毫无民意基础,事先的民调他只拿到2%。全世界的总统候选人,可能没有比这更低的了。大选前的海外投票,塞西就拿到95%。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埃及选民觉得可能根本就不需要我这张票了,因为早就知道大局已定,塞西一定胜选。所以就不是那麽 D出来投票了。埃及这次投票率没有过半,跟这个背景有相当的关系。

虽然投票率没过半,但塞西拿到93%以上的选票,折算下来,他拿到2300多万选票,远超过上次穆尔西拿到的1300万张。所以只从票数来看,塞西也是得到埃及人民强力支持的。

塞西高票当选,对埃及还是中东,都具有重要意义。可以抵抗伊斯兰势力,避免他们把埃及带向政教合一。另外从土耳其和印尼这两个穆斯林国家来看,只有民主,才能制约伊斯兰主义,才能带来国家的稳定和经济发展。所以埃及的选举和民主发展是令人鼓舞的。

记者∶ 这篇文章还提出,所谓的选举日趋背离民主的本意。多党竞争和自由选举看似机会均等,最能体现民意,实则是资源、财富、势力的比拼,您对此怎麽看?(请举例子说明)

曹长青∶所谓民主,就是一人一票。候选人就要大张旗鼓宣传,尽量让人们知道你的政见,你的理念,你要把国家带到什麽方向。这当然需要资源、资金,助选人员。所有民主国家都是这样的。《人民日报》说这是“资源财富势力的比拼”,其实本质上这是民意的比拼,看谁能得到更多的人支持。

像奥巴马不是富豪,也没有家族势力,可他选总统时拿到了美国历史上最多的捐款,竞选经费高达八亿多美元,创了历史记录。而他的对手、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麦肯恩,才捐到五亿,比奥巴马少了三个亿。你说这是资金的比拼,但它更是实力和民意的比拼。所以奥巴马才当选。

当然,《人民日报》的这种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共产党统治下,从来没有过选举,根本没有什麽资源的比拼,连候选人都不存在,那还需要什麽经费,完全是“你办事我放心”式的钦点。共产党的民主,就是“你民我主”,永远替你“做主”,永远代表你了。你不同意,就杀你的头。

记者∶这篇文章还说,民主分权导致政府虚弱,所谓的民主化会带来力量分散化和个人自由度增加,实际是对政治稳定的威胁和对经济发展大计的偏离。

曹长青∶民主国家的决策时间确实比较长,有很长的政策辩论等,显得效率不高。但它可以避免“文革”“大跃进”“六四屠杀”这样的恶性决策;同时能够形成良性政策,并有连续和稳定性。还能通过定期选举(选掉领导人)而改变不符大众意愿的政策。一百年前中国的思想家胡适到美国时,就观察到这种民主优势,他说美国永远不会爆发革命,因为美国人天天在革命,有任何不满,就可通过某种渠道发泄出来,等于“洪水”被随时“疏通”了。

至于《人民日报》说“民主化会带来个人自由度的增加,是对政治稳定的威胁和对经济发展大计的偏离”,则是半对半错。民主化确实能带来个人自由的增加。这个观察没有错。但这恰恰是民主的优越性。任何好的制度,都要保护和扩大个人自由。连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都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就是说社会要为“每个人的自由”提供条件。《人民日报》们真是数典忘祖。

《人民日报》的下半句结论,则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个人自由的增加不仅不是“对政治稳定的威胁和对经济发展大计的偏离”,而恰恰是正道。有个人自由的社会,才有稳定,才有经济发展,才有人的尊严(生活)。相反,从希特勒的德国,到斯大林的苏联,再到今天的共产中国,全都剥夺个人自由,结果恰恰没有政治稳定。

有报道说中共的维稳经费已超过了军费开支,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可见中国是多麽不稳定,共产党多麽恐惧。所谓“维稳费”其实是“恐惧费”。

从经济角度,我上面谈到,西方七大民主国家,全都是经济稳定发展的,人均收入全都超过中国。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恰恰是放弃了毛时代的政策,开始实行一点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控制有所松动带来的。人民日报们连这些常识都不懂,不仅数学不好,也没有逻辑能力。所以人们说,人民日报是胡说八报。

记者∶《人民日报》文章认为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

曹长青∶当然了,共产党不承认普世价值,才可以搞他们的“不可一世”的专制,等于他们说什麽是什麽,过去叫最高指示,现在是什麽三个核心,八个代表,永远他们是核心,老百姓是边缘,他们代表一切。

这种专制的逻辑不值一驳,因为这是没法跟共产党讨论的问题。你怎麽跟说应该用毒气室杀掉犹太人的纳粹们讨论“普世价值”?他说没有人命、人性、人道这些普世价值,我们纳粹要把谁“纳”入“淬火炉”都是对的。就像今天共产党说强行拆迁(民房)、建造劳改营、六四屠杀等都是对的一样。纳粹和共产党都不承认“普世价值”,因为一旦承认,他们的专制就难以为继了。但是靠毒气室和劳改营能维持多久?人类的历史是一部普世价值战胜专制的历史。不管专制多麽嚣张,多麽不可一世,但在历史长河面前,它是短命的,只是“朝夕”;而民主的潮流和人心所向是“千秋”,是永存的。所以我们要对民主,对民意的胜利,充满信心!

2014年5月31日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收听∶http://www.soundofhope.org/node/481604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5-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