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埃及大选扇西方左派嘴巴

曹长青




明天(26日)将开始的埃及总统选举(投票两天)没有悬念,可以确定是前国防部长塞西将军当选,而且会是高票。

对埃及大选,美国左派媒体《纽约时报》等不冷不热,甚至冷嘲热讽。该报曾引用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的话说,这是一场闹剧(farce)。

《纽约时报》的态度代表了西方左派的某种倾向,即对这位埃及前将军持有敌意,认为他领导军方(顺应民意)推翻了穆斯林兄弟会总统穆尔西,是“军人干政”,是不民主。包括一些中国异议人士也这样认为。

我在以往评论埃及的文章中谈过,在世界很多地方,民主和专制的对立,是主要的价值选择。但在中东等穆斯林国家,当今则主要体现为“世俗化与伊斯兰”的冲突。我们当然希望,既是世俗、又是民主的局面。但在还无法达到这一点之前,如果只能在这两者之间选择,则宁可要世俗专制,也不要政教合一。具体针对埃及而言,就是宁可要穆巴拉克式的不民主,也不要伊朗那样的毛拉们专制。也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何况对埃及而言,在穆兄会的穆尔西总统要把埃及推向伊斯兰主义、人民起来抗争之际,塞西领导的军方没有站在权力者一边(塞西是穆尔西当总统后提拔的军队领导人),而是站在抗争的人民一边。这本身就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另外,穆尔西被推翻后,塞西没有自己掌权,根本不是像目前泰国那样赤裸裸的军事政变(推翻民主政府,然后军头当政),而是组成由首席大法官为首的临时文官政府,然后制定了清晰的“民主线路图”∶制定世俗宪法,全民公投,选举总统。这是任何认同民主价值的人都认同的线路,即由人民决定(宪法/总统)——主权在民!

在八千多万人口的埃及,这部新宪法的公投支持率竟高达98%!我当时评论说,“在近年无论是中东还是成熟的民主国家美国英国等,任何公投都难有这样高的支持比例。” 西方观察家认为这是公平的公投,是民意的展现。

这次的埃及总统大选,塞西能拿到多少选票还无法知道。但从已完成的海外投票可清晰地预测结果。海外有近32万埃及人投票(是上次宪法公投的三倍),塞西获得了近95%的选票!这种高比例,也是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候选人完全拿不到的。

这个95%的民意是真实的。因为第一,这些“海外埃及人”多是生活在欧美等西方国家。他们能看到广泛的、多元的报道和评论,所以更开明、更开化。《纽约时报》等西方左派媒体说,埃及内部的民众被塞西军方控制的媒体所左右。即使这种指控是真的,那麽身在西方的海外埃及侨民们则不受那种左右。

第二,生活在欧美国家的埃及侨民的政治选择(投票),没有任何恐惧,更是真实的。例如在海外投票期间,在加拿大多伦多就有穆兄会支持者集会抗议(反对塞西),这更说明在海外的政治选择(包括言论)更是自由的。

第三,能够来到欧美生活的埃及人,在整体知识水平上一定超过埃及八千万人的平均值(埃及很多农民)。所以仅是海外投票结果,就展示哪个埃及候选人更代表开明,哪个更呼应时代(塞西的竞选对手只获5%海外选票)。

塞西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是偶然。虽然《纽约时报》的长篇报道渲染塞西是富家子弟,从小就穿戴高级,开豪华车等,但也无法否认他的“政治发迹”是靠自己的∶

四年前的2010年,塞西主管军队情报。他向军方提供了一份准确的“未来埃及政局”报告,提出穆巴拉克想把权力交给儿子,人民会起来反抗,届时穆巴拉克会要求军队镇压。军队是站在人民一边,还是忠于穆巴拉克?塞西提出,军队不能做镇压工具,应与穆巴拉克“分离”。现在回头看,塞西的这份报告不仅预见精准(人民起来抗争),而且具民主理念——军队不做镇压人民工具,跟独裁者“分离”。

后来埃及的演变,军队的角色,基本都是沿著塞西的“报告路线图”进行的。穆尔西当选总统后,提拔了塞西做国防部长(兼参谋总长),据说他认为塞西是高层将领中对伊斯兰最少敌意的(可见整个埃及军方对伊斯兰的反感)。

在穆尔西走向伊斯兰主义,千万埃及人起来抗争(拒绝宗教化)时,塞西将军挺身而出,再次选择站在人民一边,而不是统治者(穆巴拉克或穆尔西)。他的大智大勇,深得埃及人民赞赏,所以他出来参选总统,获高票支持(不仅海外,国内也会是高票),证明他的作为深得人心。

当时塞西这样做是冒很大风险的,因为穆斯林兄弟会很有组织力并持有一定武装,对付这种伊斯兰势力相当棘手,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塞西的行动开始时没有得到西方国家支持,奥巴马政府甚至在第一时间宣布暂停对埃及的军援,等于发出反对信号。《纽约时报》等左派媒体更是(对塞西)一片谴责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反对和压力下,塞西将军敢对穆兄会的穆尔西总统采取行动,得有相当大的勇气。

当然,塞西的行动得到本国民众的广泛支持,也得到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力挺。例如在奥巴马政府要取消埃及军援(每年13亿)时,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科威特,三国前后向埃及提供了200亿美元的援助(是美援的15倍)。因为这三个世俗国家都感到(更是深刻认识到)伊斯兰主义兴起,对他们君主统治的威胁。他们说,对埃及的援助“不论看起来有多贵,都比冒险让穆兄会在阿拉伯世界扩展势力的代价来得便宜”。

阿联酋政治学教授阿卜杜拉说∶“埃及不稳定意味著中东不稳定。”塞西代表著“埃及国内唯一能够恢复稳定的机构”。这是真正懂得埃及和中东局势者的真知灼见。因为埃及(按人口)是中东最大国家,如被伊斯兰统治,变成第二个伊朗,整个中东将陷入动乱,甚至成为恐怖分子的基地温床,这对美国的全球反恐,对人类的自由进程,都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另外从经济角度,即使对中国等亚洲国家来说,如中东被伊斯兰主导而陷入混乱,石油产量下降或出口受阻,需要石油的中国等国经济马上会受累。更不要说中东的石油影响整个世界的经济和繁荣。从民主潮流的角度,对中国人来说,埃及的一人一票选举,再次传递出清晰信号,哪里的人民,哪种宗教和文化,都可以选举,都能用选票证明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塞西做不好或走向独裁,埃及人民可以把他选掉或像以往那样推翻)。

值得庆幸的是,多数埃及人民懂得这个(纽约时报等左派们装作不懂的)道理。他们不仅将高票选择塞西做总统,并把这位具政治远见、敢作敢为的将军视为“国家英雄”,认为他在关键历史时刻,拯救了埃及。在塞西领导下,埃及不仅成为抵制伊斯兰主义的世俗化堡垒,又通过选举走向民主。这是埃及和世界的幸运。

2014年5月25日于美国

2014-05-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