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柴玲错在对著“凯撒”讲“上帝”

作者∶青青子吟

每年春夏之交都会有许多关于“六四”的话题纷纷扰扰,今年除了支联会的“六四纪念馆”历经曲折终于开馆,恐怕就是柴玲第二封致“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引起争议。

柴玲在这封公开信中肯定了“天安门母亲”坚持不懈的追求正义,还继续为自己辩解称“上帝为证”,在六四中即便那样说了,但心里并没有“期待天安门血流成河”,然后反覆引用《圣经》,再弹“原谅论”的老调,洋洋洒洒一大堆,让这封“万言书”变成了一次乏味的“布道”,大多数人根本没有耐心看下去。

“支联会”以及“天安门母亲”,都指摘柴玲是在天安门母亲的“伤口上撒盐”。丁子霖认为柴玲在抵赖狡辩,且流亡在海外的八九民运领袖,没有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对中共政府施压。

笔者曾看过柴玲这段非常有争议的视频,个人认为,柴玲的是自辩是可以接受的,在那种情境下柴玲并不是期待“天安门血流成河,自己要求生”。

“天安门母亲”之一的张先玲称,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廿多年,仍愤怒的时候为什麽要说这样的话,她要求柴玲不如诚实的站出来说明自己要负什麽责任。

笔者觉得很奇怪,屠杀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罪魁祸首是没有底线的中共政府,柴玲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学生,即便一些言论有些争议,对“六四屠城”也没有什麽“责任”而言。唯一的责任就是该不该去天安门广场上抗议,以致招来血腥镇压。柴玲在公开信中称如果回到当年,她不会那麽做,让那麽多无辜的生命惨死,她会诉诸于万能的上帝来改变。

在中文里,笔者最讨厌中共官媒经常用到的的一个词汇“别有用心”,柴玲这封公开信一公布,一大堆“卫道士”都指责柴玲“别有用心”,被“招安”了,“向主子示好、奴才”等等。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这类言论非常令人反感。

柴玲的“宽恕论”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先生的“无敌论”,都引起过争议,“宽恕论”和“无敌论”哪一个更“宋江”暂且不说,刘晓波、侯德健当年也曾在电视上说天安门没有死人,血流成河是谎言。“天安门母亲”和“支联会”的反应却完全是天壤之别,没有说刘晓波、侯德健该负什麽责任,也没有说“无敌论”是在伤口上“撒盐撒辣椒”,而且刘晓波获得和平奖以后,“支联会”和“天安门母亲”无条件的颂扬、支持。无数作家都写文,从“信仰”的角度解读“无敌论”,褒扬不绝于耳,有些甚至“肉麻”,却没人从“信仰”的角度解读“宽恕论”。

是不是“诺奖”的“荆棘王冠”太耀眼了?还是刘晓波身陷囹岳而柴玲身在美国事业有成?还是“无敌论”就是比“宽恕论”境界高?这个需要有思辨能力的人自己去判断。

《新约》上记载犹太法利赛人为了诘难夫子说道∶师傅,您说按照上帝的真理去行事,不要顾忌任何人,不看任何人的情面,那我不纳税给凯撒行不行?耶稣知道这个“假冒伪善”的人想用“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办法来陷害自己,于是睿智的说∶钱币上肖像和名号是谁?那人说∶是凯撒的!夫子说∶那上帝的就归上帝,凯撒的就给凯撒!耶稣一句话就轻易地化解了这个诘难。

我相信柴玲是一个虔诚基督徒,熟读《圣经》,在公开信中“引经据典”,但是,显然她没有分清“上帝”和“凯撒”管辖的“范围”,她唯一的错误就是“对著凯撒讲上帝”,诉诸于“祷告求神迹,福音救中国”,且当个人的信仰与大众的共识发生抵触,辩解就会显得苍白无力,越辩越黑。对待这个问题,有句犹太人格言说得好∶以平静的心,接受不能改变的事情,以勇气去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而最大的智慧是分清二者之区别。

——原载《香港独立媒体》2014-04-28

更多青青子吟的文章请见∶http://www.inmediahk.net/user/529183/post

2014-04-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