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余英时∶学生占领立法院是“保卫台湾民主”

作者∶余英时(台湾中研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这两天我在CNN、英国BBC、日本NHK和美国几个大电视台上,一再看到台湾大学生群体冲进立法院大厅,静坐抗议的许多镜头。好几年了,我没看见过台湾曾这样受到全世界媒体的重视,三月二十日我又在《纽约时报》上读到Austin Ramzy的显著报导("Trade Deal Spurs Protest in Taiwan"),并附有大幅照片。读报之后,我才知道抗议起源于台湾政府将和中共签订「服务贸易协议」。

抗议的人群不信任这个「协议」,认为必将对台湾经济造成长远的损害。因此他们要求「协议」必须在国会中进行逐条逐项的实质审查。但由于国民党在立法院占有绝对多数的席位,政府方面似乎希望全案在国会中可以很快获得通过,不必强迫逐条审查、逐条表决的手续。

据《纽约时报》,台湾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这项「协议」者百分之四十四.五,支持者百分之三十二.八,没有意见的百分之二十二.九。但最值得重视的是百分之七十三.七说∶他们赞同对此「协议」进行逐条审查。

反服贸就是保卫民主

又据香港《苹果日报》记者陈沛敏的报导(〈站在香港 看看台湾〉,三月二十日),学生占领立法院得到数以万计的民众在场外声援,律师、医生等专业人士纷纷挺身义助,各大学当局也表示尊重学生的行动,教授们更公开发声支持。尤其令人感动的是一位警员在「脸书」上留言∶「脱下制服,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反对草率过关┅你们今天来到立法院争取民主,而我们站在立法院前捍卫法治。我们不是敌人,而是站在对面的战友。」这是台湾的民主风范已发展到极高境界的证词。

为了弄清楚这次抗议的真实性质,我曾先后和我十分信任的台北友人们通过电话。他们众口一词告诉我∶这是一次自动自发的公民运动,而以青年学生为运动的主体,绝不可误解为反对党的政治操纵。有一位朋友更指出∶抗议群众甚至拒绝政党参与运动的要求。


《纽约时报》已在抗议群众和反对党之间划了一条清楚的界限,对两者的活动分别叙述,而不是混在一起。它引了一位年轻的医院工作人员(女性)的话∶「我们目前也许有点迟了,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活动,我们便不能让政府听到人民的声音了。」这里流露出来的是真正的民主意识,绝非任何党派所能假借的。

中共以经促统被识破

在整个抗议活动后面,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台湾公民,特别是青年一代,对于海峡对岸极权政府的极端不信任。中共近六、七年的对台政策是运用经济把台湾牢牢地套住,等到台湾离开大陆无以为生时,「统一」的机运便到来了。这是通过经济以发挥政治影响的障眼法,但今天已被参加抗议的公民识破了。《纽约时报》说∶抗议的人群反对「服贸协定」是深恐给予北京太多的经济影响力。他们显然已认清∶这种经济影响力事实上即是政治影响力的化身。


这次公民抗议是一场保卫并提高台湾民主体制的运动,对于人民和政府具有同等的重要性。人民固然可以通过运动而巩固其公民的权利,政府也可以因为「听到人民的声音」而提高其民主的素质。台湾已归宿于民主是一个不可更改的现实,在民主体制之下,人民和政府之间往往存在分歧和冲突,但不可能是敌对的。因为不民主、非民主或反民主的政府已不复有存在的空间。



中共一直在千方百计地企图摧毁台湾的民主,台湾的人民和政府都必须把警惕提到最高的程度。民主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证。


英时 上 二○一四、三、二十一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14年3月24日;原编者按∶“史学泰斗、中研院院士余英时透过台大教授刘静怡,在其脸书上发表《台湾的公民抗议和民主前途》一文。”

2014-03-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