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波兰新闻界的丑闻

曹长青

最近波兰新闻界出现了重大行贿丑闻,涉及此案的都是华沙鼎鼎大名的人物,有全国知名电影导演、最有影响力的报纸总编辑,以及波兰政府总理。它好比是中国的电影导演张艺谋、《人民日报》总编辑、以及朱熔基三人合夥行贿,可以想见它在波兰的震动有多大。

在东欧和俄国的共产政权全部垮台之後,不仅那里有了民主选举,而且有了新闻自由,民办报纸和电视等,可谓雨後春笋,不仅大量出现,而且成为了主流媒体。《纽约时报》曾发表过一篇题为“病态的东欧新闻”的社论,对东欧各国的报纸,包括俄国报纸的非专业化倾向进行了尖锐批评;同时指出,只有两张东欧的报纸是出色的,一张是捷克的《布拉格敬报》(Respekt),另一张是波兰的《新闻报》(Gazeta)。

1996年,我曾在波兰《新闻报》的华沙总部大楼,采访了该报副总编辑培斯维奇(Piotr Pacewicz),得知波兰《新闻报》的全名是《Gazeta Wyborcza》,直译为《选举期间的新闻》,它是在1989年6月波兰全国大选期间正式公开发行的。在这之前,它是一张地下周报,1982年由10名持不同政见的知识份子创办,秘密发行。现在《新闻报》主要编辑记者都是前持不同政见者,是当年办地下报纸的主力。

该报总编辑米尼奇克(Adam Michnik)是个传奇人物,他曾是“波兰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的朋友,瓦文萨领导波兰人反抗共产主义时,米尼奇克曾领导一个由著名知识份子组成的委员会(KOR),为瓦文萨这位工人出身的异议领袖出谋划策,为此他蹲过六年监狱。波兰共产政权最後被推翻,和波兰这种知识份子与工人两种力量紧密结合有直接的关系。米尼奇克曾被称为“波兰的哈维尔”。

波兰结束了共产党统治之後,立即出现各种民营报纸、电视等媒体。但由於米尼奇克主编的《新闻报》的这种特殊背景,它迅速成为波兰最大的报纸,平日发行40万份,周末约150万份。波兰人口4千万,等於平均每百人拥有一份这张报纸,这个比例超过美国任何一家大报,因为美国发行最大的两家报纸《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报》才各是190多万份。总编辑米尼奇克每星期都在该报上发表一篇政治评论,对於塑造後共产时代波兰知识界的舆论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因而他也被誉为“波兰的路德”。

在波兰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发行量居首的《新闻报》自然有大量广告和收入。在有了经济实力之後,米尼奇克所属的《新闻报》集团想收购华沙一家电视台。但这个想法被波兰国会中的部份议员阻挠,他们担心《新闻报》已对波兰,尤其知识界具有很大的影响作用,如果这家报纸同时再拥有电视频道,那麽左右舆论的可能太大,因而波兰国会不予通过允许他们收购电视的法律。

去年六月,波兰非常著名的电影艺术家庐.赖文(Lew Rywin)为此事进行运筹,他到《新闻报》集团的女总裁那里游说,提出,如果《新闻报》集团肯拿出一千七百五十万美元给现任波兰总理米勒(Leszek Miller)的话,这位总理会在国会运作,使之通过议案,允许《新闻报》收购那家电视台,并特别强调,这笔钱只是他们收购电视之後收入的5%,明示这是一笔值得做的“交易”。对显然是要求行贿的企图,《新闻报》集团女总裁一口回绝。随後这位女总裁给米尼奇克打了电话,告知此事。米尼奇克不相信这会是他的好朋友、总理米勒所为,立即给米勒打去电话,对方说没有这事。

後来米尼奇克又把这位著名导演邀到自己的办公室,假装对这个交易有兴趣,结果赖文再次提出这个交易,并保证如果《新闻报》肯出这笔钱,总理米勒一定说到做到,让《新闻报》如愿以偿,得到那个电视频道。精明的米尼奇克把这番谈话全部悄悄地做了录音。当天晚上,波兰总理米勒单独宴请了赖文和米尼奇克这两个朋友。

对於这样一个政治大丑闻,《新闻报》一直压著没有报道,足足扣了六个月,去年底在外界有了风声之後,《新闻报》才把它曝光,一下引起波兰舆论大哗,并被国际媒体报道,连美国《纽约时报》也刊发专文,报道和评论这个事件。《纽约时报》认为,米尼奇克这样处理新闻是有问题的,这麽大的政治丑闻被压了这麽长时间不予公开报道,违背新闻原则。知情人分析说,这主要因为米尼奇克是总理米勒的朋友,他为了私情,牺牲了新闻独立和监督的原则。

这件事之所以在波兰引起轰动,不仅涉及到现任波兰总理这样的政治权力人物,而且当事人包括米尼奇克这样的前持不同政见者、波兰知识界名人,以及那位电影导演赖文。赖文不仅在波兰,在整个东欧都是非常出名的,他是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辛德勒的名单”的共同制片人,也是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钢琴家”的共同制片人,在波兰可谓家喻户晓。这样两个波兰知识界名角,再加上波兰总理这样的政治明星,可想而知,这件丑闻的震憾和冲击力。

波兰结束共产专制之後,瓦文萨当了一届总统就被选下台。接任他的总统亚历山大.克瓦希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比瓦文萨还反共,在竞选时就宣称“共产主义时代已经死亡并被埋葬”,并非常亲美,和美国总统布希私人关系密切。去年七月以来,克瓦希涅夫斯基两次访问美国,他是唯一的欧洲国家元首在华盛顿得到布希总统设“国宴”招待。这位非常亲美的波兰总统,和波兰现任左派总理米勒政见不同,关系不睦。

米尼奇克虽然有在共产专制下持不同政见者经历,但在基本理念上仍是一个西方左派,强调社会平等(而不是自由),倾向欧洲的福利社会主义。即使在反抗波兰共产制度时,有人问到米尼奇克当时领导的支持工人运动的知识份子组织KOR是左派还是右派时,他为了不失去西方反共右翼势力的支持,借用朋友的话搪塞说,“我们不是来自左派或右派的阵营,我们来自集中营。”

在米尼奇克获得了波兰新闻监督“第四权”的掌舵人位置後,为了他的左派理念,为了他的同一个意识形态阵营的左派总理朋友的利益和私情,结果做出了违背新闻原则的蠢事。现在连他自己也痛悔“我蠢死了,压了这个报道。”但他不承认是为了和左派总理的私情,而是强调是为了波兰国家利益,说“欧盟”当时要讨论波兰入盟,如果刊出这样的政治丑闻,会影响波兰入会。但这个理由好像并不被人们接受,尤其从《纽约时报》的报道和评论来看,更没有被他的美国新闻同行们接受。波兰第二大报《Rzeczpospolita》的副总编辑斯科任斯基(Jan Skorzynski)说,“我真的弄不懂《新闻报》和米尼奇克,你既然做了录音,就应该发表出来嘛。”因为按照新闻规律,知道这麽大的丑闻,应该马上报道。

从波兰新闻界的这个丑闻可以得出这样的教训:

第一,新闻记者必须坚持自己的界限,不能去直接参与(玩)政治,而应该始终坚持新闻的独立性,以及监督政治人物的第四权职责,不可角色混乱。米尼奇克在波兰共产政权垮台之後,在瓦文萨当选总统时,曾直接参与政治,当选了一届国会议员,後来退出专心办报。这次明显是他“越线”,卷到政治权斗和利益之中。

第二,新闻人员不能为私情和意识形态而牺牲新闻原则。米尼奇克所以陷入丑闻,不仅因为总理是他的朋友,而且更因为他们同属左派,在意识形态上是政治盟友。《纽约时报》对此评论说,在瓦文萨领导“团结工会”反抗共产主义时代,米尼奇克和他主编的地下报纸《新闻报》广被视为“波兰的良心”,但这个丑闻显示,“《新闻报》和波兰都已发生了变化”。

第三,艺术家去玩政治、行贿,结果会身败名裂。虽然赖文是“辛德勒的名单” 和“钢琴家”这两部知名电影的共同制片人,在波兰的名气比张艺谋在中国还大,但这个丑闻使他名望扫地、无地自容。当得知《新闻报》要刊出这件丑闻时,他对总理米勒说,“杀了我,枪毙了我,或让我自杀”。他已感到没脸再活下去了。而对波兰总理米勒涉嫌勒索,国会已组织独立委员会专案调查。

波兰新闻界的这次丑闻表明,对於前共产国家的新闻界来说,坚持新闻原则,坚守记者的职业操守,成为更具专业性的第四权,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2003年2月25日

2003-02-2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