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湾学者谈“无毒不丈夫的马英九”

林保华、南方朔、江春男、施正锋、金恒炜

林保华∶“无毒不丈夫”的马总统

马英九总统的“一石三老鸟”,让人进一步见识到五千年辉煌的中华权谋文化如何在台湾的“拆那国民党”内部生根开花,而最盛开的就是马英九之花。不过,这不是香花,而是毒花!

盘踞在“神州”大地的中共,尤其是毛泽东,很会操弄人性,利用人性的弱点,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马英九这次要立法院长王金平俯首听命的出击,则是另树一帜的毁灭人性的做法。

王金平於九月八日嫁女儿,以王金平的广结善缘,必然会轰动全台,所以他把婚礼放在马来西亚的一个离岛上,到那里必须有那里的私人交通工具,这样可以阻止台湾媒体疯狂追逐。他在事先有向马英九请五天假,对外则保密。在检察总长黄世铭向马英九汇报“案情”後,选择王金平9月6日清晨上飞机那天,人还在飞机上,黄世铭属下的御用特侦组10点就向媒体发出记者会在11点举行的通知,因为时间急迫,许多媒体可能来不及安排,於是特别注明“切勿错过”,而且连发3次,表明有一场好戏要上演的欣欣然样子。

马英九当天也以空前速度,不像以前对自家人被查那样,拖几天才发表“毋枉毋纵”的官话,而是表示震惊与痛心,完全认同与相信特侦组的所为。接著又要求王金平立即回台湾交代,简直十万火急。这个被特侦组移送监察院而不是进行起诉的案子,有这样紧急吗?当然不是,而是马英九要制造政治张力来围困王金平。

王金平不是江洋大盗,稍有人性的话,特侦组可以等王金平回来再宣布这则关说案,王金平5天就回来,而立法会新会期的开议是9月17日,有足够时间处理事件。可是偏偏让王金平主持婚礼前,考虑是否放弃女儿婚礼回台湾接受调查;而主持婚礼时,头上乌云压顶而冲掉喜气;这正是马英九丧失人性的变态做法。

今年3月9日,马英九的女儿、美国人马唯中在台北圆山饭店举办婚宴,马英九为了担心媒体做文章,不但保密,而且自己也没有出席,为了政治而不惜丧失人性到如此地步,与薄熙来在文革期间把老爸的两根肋条踢断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是消息隔了几天还是曝光,自然也带来许多评论,包括批评性言论。一向心胸狭窄,眦睚必报的马英九,可能就把气出在王金平身上,因为 露马公主婚礼的,必然是与马家有关系的蓝营人马,於是来个秋後算账;即使消息 露与王金平无关,让宿敌王金平不好过,马的心理才会好过一点。这种病态心理常常在不同时候在马英九身上暴露出来,尤其反射在对党外宿敌陈水扁的身上,所以才不断有人认为马英九确实“寡人有疾”。

这则关说案让马英九如获至宝,没有深思熟虑就暴冲,其後遗症非常之大。最重要的就是连国会议长王金平都被非法监听,还有什麽人不被监听?且不说“五权宪法”的权力制衡已经荡然,白色恐怖更凌驾党内外。马英九借此威慑党内外,主要是党内的不同派系,完全听命与他。因此党内外的非马势力也只有团结起来,才能保障各自的人身安全,台湾才能避免恢复成为警察国家。不要忘记,刺杀连胜文的案子幕後人物还没有出来。我甚至怀疑,319枪击案,是不是也要重新追查,谁是最大的得益者?

这样一个没有人性的总统,台湾人民对他不应该有什麽政策上的期望了。尤其是年轻人,如果连马唯中结婚也得不到父亲的关爱,而王金平对女儿王馨淳的关爱也被马英九粗暴破坏,年轻人就得认识马英九这个只要权力,不要人情、人性的总统,就是他们的很大祸害。

马英九无能吗?马英九温良恭俭让吗?关键时候,他就是“无毒不丈夫”。应该重新审视这个没有人性而善於下毒手的“大丈夫”。除了选举场合外,连夫人周美青都会忍无可忍的在其他场合来损这个“大丈夫”,而马英九就假装“小丈夫”博可怜,可见一斑。

台湾的司法很黑,但是这则关说案太小儿科了,而爆发出关说案的幕後操作远远更黑!马英九为何要下如此险棋,无非立法院新会期,要讨论两岸服贸协议,王金平反对“自动生效”,不满事先没有被徵询。事关马英九渴望“马习会”的历史定位,主权都可以不要,何况缺乏“拆那心”的王金平!

2013年9月8日

——原载“林保华博客”


南方朔∶台湾的政治恶斗已开始了!

今天的台湾,几乎每个星期都有重大的状况,不是社会的纪律荡然,就是高层政治乱成一片。

上个星期五(9月6日),台湾突然爆发高层的司法关说案,卷入的有立法院院长王金平、法务部长曾勇夫、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高检署检察官林秀涛等多人,法务部长曾勇夫当天就被迫下台,但这只是个开始,後续状况开始接连发生。

法务部长曾勇夫在被迫下台後,立即公开表示,这宗所谓的司法关说案,乃是司法特侦组的上司检察总长黄世铭展开的内斗,为了斗他而「罗织罪名,令人不齿」,他决定「以平民身分,为清白奋战到底」;除了曾勇夫大爆司法高层的政治斗争内幕外,当事的检察官林秀涛也表示这宗案件都是在「断章取义,入人於罪」。

台媒认为马英九公开斗王金平

除了当事人已表示这是场政治斗争外,台湾本身的媒体亦多半认为,这是马英九主动而公开的斗王金平。马对王已长期不满,最近王金平嫁女儿,婚礼定在9月8日,王已向马请假,从6日请到10日,婚礼的地点是马来西亚一个华侨在离岛开设的度假酒店。王已於9月6日清晨出发。而马就在王启程当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对王展开奇袭,宣称王涉及司法关说案,王嫁女儿办喜事,马却选在这个时候宣称要办人,王在交通电讯都不方便的马来西亚离岛,根本无法及时回应,台湾的新闻界也都无法与王金平联络上。由此可见这次马斗王,乃是完全不对等的斗争。台湾媒体界普遍认为,马的目的是要以关说为名,取消王的立法院长甚至立委资格,如此马才可能安排亲信出任立法院长,掌控立法院,俾让核四和服贸协议等重大案件能在立法院通过。因此,这宗关说案,乃是马的亲信势力要在台湾司法检察界和立法院扩张的开始。

因此,这宗司法关说案虽然真象未明,但的确有以道德为名而搞政治斗争之实。检察总长和特侦组透过电话及手机的监听,掌握了王金平、曾勇夫等人的通联纪录,就得出关说的结论。由当事检察官林秀涛的说法,特侦组的确是故意曲解她的证辞并附会得出关说的结论,然後将这些人扣上关说的大帽子,造成人人皆曰可杀的印象。检察总长黄世铭乃是马的亲信,他以这种大动作将此案炒作,表面上看是要斗垮曾勇夫,真正目的其实是要斗垮王金平。马英九和王金平貌合神离已久,这乃是台湾人所共知的事实。最近这一年,马的很多政策在立法院都受到很大的阻力,特别是马企图将贪污除罪化,费了很大的精神,却因为立法院纪录人员的疏失,使得该案全军覆没,马认为这是王金平在搞鬼,马为了要在立法院贯彻意志,早就有干掉王金平的念头,现在终於透过监听,逮到了用关说这个道德罪名斗死王金平的时候,对台湾高层政治敏感的人,已经认为,马为了大权独揽,已开始展开整肃式的斗争,马斗王只是个开始。

司法乱成一团原因:

大问题配合政治 小问题放任乱搞

而人们都知道,当一个政权内斗频繁,这个政权的乱象即会扩大。去年《经济学人》杂称呼马为「笨蛋」(Ma the bumbler),这次关说案及法务部长下台,国际媒体都在「官员频下台」、「高层内讧」、「司法系统出问题」等问题上发挥,美联社这次甚至更用「行政笨拙」(Administrative bungling)来说马英九。Bungling有「拙劣」、「粗制滥造」、「搞坏」等意义,由这宗司法关说案所引起的内讧,外国媒体如法新社、美联社、彭博新闻等皆认为,此案对马政府将会有雪上加霜的效果。BBC中文网更在曾勇夫指控特侦组内斗上做文章,认为这是台湾内斗的扩大。不久前,台湾才闹出监察院长和监察委员的内斗,现在又是司法高层及马斗立法院长王金平。台湾上上下下斗成了一团,我们已可预料,马斗王将可能会有极大的後遗症。

台湾的司法一向不独立,因此在人民的心目中对司法的评价并不高,法官也给人「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的印象,至於检察官也多半配合政治,「办绿不办蓝」。在大问题上配合政治,在小问题上放任乱搞,这乃是今天台湾司法乱成一团的原因。近年来台湾乱判的「恐龙法官」已有许多宗,至於检察官乱起诉的案件也不断发生。这也养成了台湾的「打听关说」文化,任何人只要有官司,一定找人去打听法官和检察官是谁,甚至去关说送礼。而「打听关说」乃是个暧昧的行为,有的只是打听,打听未必是关说,像立法院长王金平这种人,朋友杂多,打听案件之事极多,但他有没有关说则需从严认定。但这次特侦组办案,却草率认定,因此当事的法务部长曾勇夫和检察官林秀涛,都要公开说是罗织斗争了。最可怕的,乃是特侦组居然对立法院长王金平这样的人,也进行电话和手机监听,难怪台湾已有人指出这已是白色恐怖的再现。任何人只要有权,就可对政敌进行监听,用监听到的资料做为斗争的工具。马斗王事小,特侦组的监听才真是恐怖。

因此,目前台湾政治已到了真正的巨变时刻,马英九为了贯彻他的意志,他要将手伸进立法院,硬将引起重大争议的核四及服贸协议通过,而於此同时,则是国民党的内斗及朝野互斗也将尖锐化,到底马英九会赢吗?

作者南方朔为《亚洲周刊》主笔

——原载香港《明报》2013年9月9日


司马观点∶马英九王金平绝裂 (江春男)

马英九召开记者会,痛批王金平涉及关说案,是「侵犯司法独立最严重的一件事,也是台湾民主法治发展最耻辱的一天」,总统对国会议长公开作出如此严厉指控,有违民主政治伦理,两蒋时代也不敢如此,民主国家更是闻所未闻。

话讲得这麽难听,说是最大耻辱,这麽绝,说是侵犯司法独立。马英九宣示王两大罪状,他没给自己留退路,也不给王金平退路,形同正式决裂。不过,这种缺席审判,对远在海外的王金平是不公平的。

就事论事,本案可疑与可议之处很多∶

一、特侦组没有约谈过部长、检察长、王院长或柯总召,也无人被移送或起诉,就急著把这件事抛出来,做法太不寻常。

二、监听国会议长,在法治国家犯了大忌。根据监听译文和通联记录,无法判断是否关说,证据如此薄弱,上法庭也不一定受理。但马英九未审先判,且判政治死刑,乃民主之耻。

三、柯建铭背信案原判6个月徒刑又可易科罚金,後来改判无罪,就算上诉改判有罪也不会让老柯坐牢,这种案件很少上诉。

四、检察总长向总统报告关说案,与调查局前局长叶盛茂向陈水扁报告洗钱案,内容殊异,但本质相同。

五、法务部长和检察总长互有心结,司法界人所共知,政治斗争之说无助於司法独立。

六、台湾五院之中,只有王金平不是马的人,马欲去王而後快,路人皆知。朝野国会龙头一起中镖,不管有没有阴谋,其结果就是一石三鸟。

国会代表民意,国会议长在民主国家地位很高,仅次於总统,但国会对总统权力有制衡作用,代表三权分立的真精神。两蒋对立法院有时也很感冒,但为了民主颜面,不会公开批评。民主国家更不用说了。

立法院在民间地位很低,但马的做法对民主宪政精神的侵害,远比关说更严重,他对别人的小缺点深恶痛绝,对自己的大缺点毫无所觉,他不知道他对王金平的指控,形同对立法权的侮辱,对国会监督权的践踏。

——原载台湾《苹果日报》2013年09月09日


施正锋∶院长被拔 王金平甘心吗?

有关於立法院长王金平关说司法事件,由於外界解读为马英九总统利用法务部长曾勇夫与检察总长黄世铭之间的嫌隙,一桃杀三士,不仅以大义灭亲逼迫曾勇夫下台,王金平可能被开除党籍而失去院长宝座,而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恐怕也难免被同志落井下石。政坛一阵腥风血雨。

马英九亲自上火线,除了再度呼吁人在国外的王金平尽快返台说明,还指出这是侵犯司法独立最严重的事情、更是我国民主法治发展最为耻辱的一天。他承认王金平有来电解释,跟柯建铭只是「安慰」话、并非关说,不过,马英九反击,如果这不是关说、那什麽才叫作「关说」?很明显地是打算诉诸庶民对於司法黑暗的嫌恶,让自来恃民意而抗拒帝王行政的国会议长就范。

拒绝配合早晚对决

环视当前蓝营政坛,连战及吴伯雄国共信差的角色鸟尽弓藏,只能寄望传子;宋楚瑜的亲民党已摧ku拉朽,关老爷被请上考试院的神桌,更不用说监察院长王建煊只有跳梁小丑的能耐。至於「马立强」三人组,胡志强在马英九台北市长特别费案爆发後未能韬光养晦,注定往上无缘;朱立伦尽管谨言慎行,无奈维基解密 了天机。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就剩下不倒翁王金平。

王金平增额立委出身,一向与人为善、广结善缘,在前总统李登辉下台後,被公推为国民党本土派的精神领袖。民进党执政八年朝小野大,圆融的王金平调和鼎鼐,与陈水扁政府相敬如宾,引起国民党本土保守派的猜忌;马英九政权上台,王金平雨露均沾,更重要的是拒绝动用警察权压制在野党,不愿意配合执政党把立法院恢复为戒严时期的立法局,早晚对决,只是,没有人会料到这麽快。

近年来,金溥聪以扫除黑金为由对地方派系进行削藩,八旗绿营,廖了以进京入阁接掌号称「天下第一部」的内政部,原本杀鸡儆猴、却是弄假成真,最後还是难逃进入总统府就地看管的命运。其实,马英九的头号战犯是国会议长王金平,不分区立委就是请君入瓮;王金平虽然人称「小诸葛」,党魁竞争未能发挥撒豆成兵,马英九引蛇出洞,杯酒释兵权是早晚的事。

尽管王金平学习孙膑装疯避祸,可是,为了国会的尊严,仍然避免不了嗫嚅一番,尤其是先前在国家文官学院批评行政部门专擅、妨碍国家进步,特别点名部会对服贸协议的沟通以及冲击评估不足,即使没有党内选举的恩怨或是威胁,让马英九脸上无光,当然引来杀机。庞涓用黑墨在孙膑脸上刺上「私通敌国」四字,马英九斗争手段一样拙劣,监军的洪秀柱虎视眈眈,就看王金平是否甘心挂冠还带、退隐山林。

明年选举立见真章

王金平是否有南面称王的雄心大志,外人不得而知;国民党分裂酝酿已久,马英九提早出手,颇有扫地出门之意。直营店能否取代加盟店,明年的七合一选举是否为王金平的马陵之战,立见真章。在这同时,绿营也有割席而去的声音,将在总统提名後分晓。国会减半、单一选区的制度性诱因尚未沉淀,政党体系还在寻求板块固著,不过,决定政党认同的还是选民的社会分歧,可不是政治人物媒体曝光造势可为。

(作者为东华大学民族发展与社会工作学系教授)

——原载台湾《苹果日报》2013年09月09日


金恒炜∶这样的马皇(“皇”应为马皇两字拼在一起),非下台不可!

马英九把吴敦义与江宜桦召来当左右护法,召开记者会,短短的「最耻辱」声明,结结巴巴的,念都念不成句子。与其说是「声明」,不如说更像「圣战」般下「诛杀令」,完成九月猎杀王金平的任务。

这个声明,荒谬极了,原文具在,一定可以留下当千古笑柄。不觉想起○八年玛丽·麦卡锡(Mary McCarthy)指控莉莲·赫曼(Lillian Hellman)的名言∶「她写的每句话都是谎言,包括『和』以及『这个』┅。」介入司法关说之高,绝超不过马英九。○八年五月二十日政权交接一个小时、扁卸任才一小时不到,马就对扁下诛杀令,这不是政治介入司法是什麽?金改案,周占春法官改判陈总统无罪,马立刻公开发声明,说此判决「背离人民期望」!立召立法、行政、司法三长会谈;结果高院自为判决,龙潭案以「实质影响」判扁有罪。那麽,以政治介入司法的始作俑者,不是「他,马的」,是谁?马自己赤裸裸地放大火烧司法,却不许州官点小灯?这才是真正可耻之人行可耻之事。

故而台湾「民主政治之耻」,不在「这一天」,而是从○八年五月二十日到现在;如果上推马统当特务学生,那就不知从何算起了。重点是,马英九才是最耻辱的开始,这是千古的确论。

马英九公开在国人面前搬演宫廷恶斗大戏,连国际媒体都看不下去,讥之为「bungling」,这是国际再认证,台湾的脸全给丢光了。为什麽说「宫闱」?马英九若以总统身分,绝不能对国会议长指手划脚,因为国会自主、自律是天条,这是权力分立之关键。更何况,王金平即使罪证确凿,却没有经过司法程序,在无罪推论下,马英九如何能说:「这不是关说,那什麽才是?」的荒唐话。马英九要宰杀王金平,只有以党主席身分祭出党纪,才能够避开宪政危机;然而,马英九说:「身为总统,不能回避。」这不折不扣是党国思维与党国作风,既破坏宪政体制,也破坏三权分立,当然重创民主。

为虎作伥的自是检察总长黄世铭;「他不是打手,谁才是?」他既悍然无视通讯保障及监察法,又公开表明自己到府「 密」,可笑的是,所持的法理竟是宪法四十四条的规定。难道检察总长不知道此一宪法条文属於总统专用?换句话说,有而且只有总统可以援用此法。检察总长引此法用,是违宪违法之举。故而其他的理由再多,全在宪法之下,所以黄世铭的 密,比叶盛茂还可怕,因为成为马 的打手了。

再引史学家傅斯年的名文题目做结罢∶这样的总统,非下台不可!也用「他,马的」话当注脚,马统下台「这件事情,没有和稀泥的空间」,如果尼克森窃听都要下台,何况马英九摧毁宪政体制呢!


(作者金恒炜为政治评论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原载《自由时报》2013年9月10日

2013-09-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