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打击叙利亚有法理吗?

曹长青




美国正调兵遣将,准备军事打击叙利亚。美国的行动有法理性吗?完全有!因为巴沙尔.阿萨德军队居然对平民使用毒气,导致1429人死亡,其中包括426名儿童。美国国务卿克里把它称为“无法想像的恐怖”。

用毒气杀人践踏了人类文明的最底线,国际社会绝不可容忍!

自1925年(当年国际社会决定全面禁止毒气武器),过去近百年,除了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和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之外,其他任何国家,包括纳粹德国,都没有在战场上使用过生化武器(希特勒们曾用毒气室杀害犹太人)。

据《华尔街日报》引述的数据,人类二千年历史中,在战争中死于毒气的只占4%。就是因为“生化武器”太残忍,造成的后果太严重,别说文明国家绝不使用,即使一般独裁政权,也不敢动用。

在二次大战中,英国遭受纳粹德国的狂轰乱炸,英国首相丘吉尔曾考虑,一旦纳粹攻入本土,英国准备动用一切武器自卫(包括毒气)。但最后出于“道德”考虑,还是放弃了这个设想。

二战之际,只有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动用空军向埃塞俄比亚投放过毒气。埃塞俄比亚人说,那场面非常恐怖,“天空落下毒雨,人们马上被毒死或烧死。”

再就是1988年,伊拉克的萨达姆下令,对北部库德族的40个村庄使用毒气攻击,在几小时内杀死了约五千人(很多是妇女儿童),导致一万多人伤残(双目失明,神经错乱等)。

在美国波士顿布兰德斯大学任教的伊拉克异议作家马基亚(Kanan Makiya)曾在《残酷和沉默》(Cruelty and Silence)一书中详述了那次毒气攻击中,他全家25个成员(包括他的妻女、父母、兄妹及亲属等)被毒死的场面∶

“当我来到靠近我们家房子的小河边,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母亲,她的嘴还咬著河床的沙子。所有我们家的成员都跑向河边,因为我曾告诉他们,水可以对付化学毒气。当他们跑到河里的时候,多数都窒息或昏厥,倒在河里淹死了。我把母亲的身体翻过来,她已死了。我想亲吻她,但我知道,这样做化学毒剂就会传染上我┅┅我继续沿著河边走,发现了我的九岁女儿,拥抱著她的婶婶,她们都被毒死在河边。后来我又发现另外一个侄女的尸体。┅┅我来到家里的房子,在二、三百平尺的院子里,我看到我们家庭的十多具尸体,我的孩子,我的兄弟,我的父亲,我的侄女和外甥┅┅我的兄弟和我妻子的鼻子和嘴都冒出了血┅┅我家里的25个成员都这样被毒死了┅┅我非常痛苦,流了无数的眼泪,最后眼泪都哭干了。我们没有能力再感觉任何事情了。”

看看这些描述和报道,那些至今仍在批评美国打伊拉克战争是错误的人(理由是没发现大众毁灭性武器),不知道还有没有一点逻辑和常识(更不要说良知与道德)?只凭萨达姆动用毒气杀害平民(那是5000条人命啊)这一条,这个政权难道不应该被推翻、被铲除吗?

今天,同样的悲剧发生在叙利亚。各方面的报道已证明,包括426个孩子在内的1429个平民,是被毒气杀害的。大家可以上youtube,看看那些叙利亚民众上传的视频∶大批平民,包括妇女、儿童等,呈现出化学武器伤害后的神经中毒症状∶昏迷,四肢瘫软无力,需要呼吸泵维持呼吸等。

更何况,在这次使用化学武器之前,自2011年以来,阿萨德政权已导致10万叙利亚人丧生,170万人逃到邻国,成为难民(叙利亚人口2000万)。

国际舆论普遍批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犯下反人类罪。美国、英国、法国等领导人,都强调要惩罚阿萨德政权。中东的沙特阿拉伯、北约中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土耳其,也都强烈支持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还特别指出,由于俄国、中国在联合国有“否决权”,所以美国应该采取“科索沃模式”,即绕开联合国,直接采取军事行动。当年美国轰炸了南斯拉夫78天,最后导致米洛舍维奇政权垮台(他被抓获审判)。

从哪个角度,美国都应采取行动,维护人类道德底线。而且奥巴马总统多次强调过“文明价值”的重要性,并具体提过,如叙利亚使用生化武器,就是“过了红线”。

从目前局势来看,美国采取军事行动,无法得到联合国授权,因为俄国、中国反对。另外,伊朗也激烈反对美国打叙利亚。

CNN的评论说,俄国的反对主要出于两大原因∶军火生意,意识形态。俄国是叙利亚最大的军火供应商。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报告,俄国跟叙利亚的军火交易超过40亿美元;2009和2010年,就各达一亿六千二百万美元。俄国训练叙利亚战机的合同就高达五亿五千万美元。另外克林姆林宫不希望阿萨德政权垮台,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扩大,还是暗中跟美国较劲。

伊朗支持阿萨德,则有宗教和战略两大原因∶伊朗是个伊斯兰什叶派主导的国家。叙利亚同样,也是被什叶派(分支)所主导(叙利亚的反政府力量多是逊尼派。在两伊战争时,同为什叶派主导的伊朗、叙利亚是战友,而共同对付被逊尼派主导的伊拉克)。从战略角度,阿萨德的叙利亚是伊朗影响和指挥其傀儡黎巴嫩真主党的主要通道,真主党是伊朗威胁以色列的主要工具。所以德黑兰当然不愿看到大马士革政权垮台。

中共支持叙利亚,表面是经济原因(2010年中国就已成叙利亚第三大进口国),但背后则有更复杂的心理,主要是担心自己对西藏、台湾等动武时,也遭国际社会干预。所以北京一再强调“不可干预他国内政”,而反对美国打叙利亚。在英国驻联合国代表提出惩罚叙利亚方案时,中国代表则随俄罗斯代表一同退场,使提案讨论根本无法进行。

中共的这种立场可想而知,北京从来都是站在世界各地的独裁者一边。在当年的科索沃战争时,也是中共、俄国等阻扰,美国最后绕过联合国,直接军事打击米洛舍维奇政权。

所以,今天中共官方媒体批评美国“干预叙利亚内政”时,就和当年《人民日报》谴责美国领衔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时一样(米洛舍维奇政权当年对科索沃种族清洗,导致当地一半人口成为难民),对此世人的回答应该是∶西方自由世界这种正义的行动(制止种族清洗,制止毒气杀害平民),为什麽非要得到中共这个杀害本国人民、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的邪恶政权批准?

在科索沃战争时,捷克总统哈维尔说,“北约对南斯拉夫的战争,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为人道而进行的战争,它彻底改变了以往战争的概念。”因为美国领衔北约的军事行动,不是为了资源,不是为了土地,也不是为了不同的宗教信仰(米洛舍维奇的南斯拉夫主要是基督教的东正教,而科索沃人多信奉伊斯兰教),而完全是出于人道目的。

今天,美国领衔军事打击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惩罚他们使用毒气杀害平民,跟当年的南斯拉夫战争性质是一样的,也是为人道而战,为捍卫人类的文明底线而战。

如果这个世界有政府使用毒气杀平民,作为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国再熟视无睹(奥巴马政府已无动于衷好久了!)不作出反应的话,这个世界的秩序、文明、道德,都将失去价值的底座。

所以《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仅仅对叙利亚的军事设施发射几枚战斧巡航飞弹(一枚造价150万美元)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全面摧毁叙利亚的毒气工厂和仓库。但评论家斯蒂芬斯(Bret Stephens)说这也不够,他在“把阿萨德作为目标”的评论中说,应该像干掉本拉登那样,去干掉阿萨德!

只有像利比亚人击毙卡扎菲那样,用战斧飞弹铲除阿萨德,才可能使叙利亚像利比亚那样获得新生。但奥巴马总统有这种认知与魄力吗?他是扔几颗飞弹平息一下舆论批评(美国无作为),还是真正想解决问题,我们拭目以待。

2013年9月1日于美国

曹长青的推特

2013-08-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