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如何看待马丁•路德•金的性丑闻?

作者∶沈彬(上海)

4月4日,是马丁•路德•金逝世44周年纪念,1968年4月4日,金被暗杀。微博上不少人,趁着中国的清明节向这位民权斗士表达了敬意。

因为距离产生美,金在中国的形象,从他遇刺后第12天,《人民日报》刊登毛泽东所作的《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开始,一直就是“高大全”——从反抗美帝压迫的黑人运动领袖,到凝聚美国进步力量的像征。其实,马丁.路德.金的私德的确有亏,作为一个牧师,他通奸、嫖妓;作为一个博士,他抄袭、剽窃。这在美国就不是什麽机密,在这里重提这段旧事,不是弄搞臭这位民权斗士的“诛心之论”,而是希望通过对马丁.路德.金丑闻的分析,谈一下我们怎麽看待名人的私德,哪些真的只是他们的“私事”,哪些是公共事务;以及以怎样的心态看待历史,关照现实。

马丁•路德•金只在中国“高大全”

在二战之后民族解放的大背景下,美国南方黑人越来越不能忍受长期执行的“种族隔离”制度,民权运动风起云涌。1955年,黑人妇女Rosa Parks因为占用公车的“白人专座”而被逮捕,为了反抗恶法,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发起了罢乘运动,从此他成为民权运动的领袖人物。

金也因此成为FBI的监控对像。从1924年就担任FBI局长的胡佛,是个铁腕局长。原本,胡佛派人窃听金,是认为他可能跟共产党、苏联有联系,结果意外地发现了这位人权斗士不堪的另一面。

1964年2月22日,洛杉矶某旅馆里,金和同事谈起了电视转播的肯尼迪总统的葬礼。当时,肯尼迪的遗孀俯身亲吻在棺木中部,金笑著说了一句∶“那才是她最想念的地方!”这话录在了磁带上。这句极端刻薄、怨毒的话,出自一位整天在布道时宣扬基督仁爱的牧师口中,无疑证明言者的伪善。

不仅如此,FBI发现马丁•路德•金的巡回讲演,就是巡回嫖娼,白人妓女、黑人妓女,他都召,有时同时招2个以上的妓女,搞乱交;醉醺醺的多人性派对,甚至要持续几天。嘿咻时的淫言秽语,呢喃呻吟,都被记录到FBI的录音带里。即使,金去斯德哥尔摩领取诺贝尔奖时,他在晚上唯一的兴趣还是招嫖。

马丁•路德•金放荡糜烂的私生活,还得到了他的同事的证实。Ralph Abernathy也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之一,他在自传中提到∶就在金被暗杀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和3个女的一起鬼混,并且还殴打了其中一个女的。金的传记作者也披露过他的不少通奸行为,不过金解释称∶通奸只是减压的方式。

在FBI胡佛局长眼中∶金就是个伪君子,不配领导民权运动。胡佛是一个严格固执的人,对于局里的人,哪怕是露出酗酒或性淫乱的神情都是不可容忍的。他对像金这样向国人讲经布道的人言行如此背离感到极为愤慨。

之后,马丁•路德•金的性爱录音带,被寄给美国的媒体、民权运动的资助者,以及金的妻子。这样做的意图非常明显∶即使不能把金搞臭,也要毁掉他的婚姻。于是,在1965年1月5日,金夫人收到了那盘记录他丈夫出轨的性爱录音带,跟金大吵了一架。而美国的媒体却出奇一致地拒绝发表这些资料,认为性丑闻与金领导的黑人民权事业无关,相反是胡佛搞的窃听之类,更可恶。

私德不影响其政治主张

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美国国会讨论设立马丁•路德•金纪念日的法案时,他疑似与共产党的关系,以及他的私生活不检典,成为反对者的攻击目标。共和党参议员Jesse Helms竭力反对设立纪念马丁•路德•金的全国性节日。在参议院通过此项法案前的一天,地区法官John Lewis Smith Jr.拒绝了Helms要求公开FBI监听录音带的请求,并规定这些资料直到2027年才能公开。之后,里根总统在1983年12月签署了此法案,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成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

金的另一项丑闻就是剽窃抄袭。华东师范大学刘擎教授曾在《东方早报》上专门介绍过∶左翼组织在整理金的遗作时,发现他当时的博士论文存在大量剽窃问题。之后,学者内部产生了严重分歧,是否公开?指责金抄袭,无疑是“政治不正确的”;最后,是英国媒体于1989年捅破这层纸,一时舆论哗然。

1991年10月,波士顿大学的审查委员会向校方提交了正式的鉴定报告,指出“确定无疑的是,金博士在其博士论文中有抄袭行为,他挪用材料的来源有些未在注释中标明、或错误标明、或泛泛标明,并在行文的间隔之中,稍作措辞变化或逐字逐句地挪用了别人的材料”。抄袭比重在论文的上半部分占45%、下半部分达21%。此外,他的经典演讲《我有一个梦》,那些气势恢宏的排比句“让自由之声响彻”都与黑人牧师Archibald Carey在1952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演讲相同或高度雷同;他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发表的演讲也大量“挪用”了J. Wallace Hamilton牧师的作品┅┅

金的丑闻已然坐实。我个人不是很认同“有污点的伟人”的说法,那其实是为“尊者讳”,隐含的逻辑是“伟人”有权干坏事,不该受指责。但,当时美国媒体没有跟风FBI,用性丑闻搞臭马丁.路德.金,保证金的公共形象,有助于推动美国民权运动,最终美国取消了种族隔离。这顺应了历史进步的潮流。这是有责任的媒体的胸怀和眼光。

另一方面,金的确有抄袭、心胸狭隘、淫乱通奸,但这些有没有妨害他在领导民权运动时那些种族平等、反对暴力的公共主张?是不是因为通奸嫖娼,他的政治主张就是错的了?难道嫖客说“1+1=2”,也是错的?

不过,有些国人、绿卡族的“神一样的逻辑”,让人大跌眼镜,比如他们会用马丁.路德.金嫖妓,论证中国官员包二奶的合理性,一样是“私德问题”嘛┅┅但,有哪个中国官员包二奶用工资的,还不是用腐败的钱,这是私德吗?金不是官员,不掌握公权,能跟包二奶的官员一样吗?

一根筋式的抬杠,或者扮演“道德帝”,或者“刻舟求剑”地将历史比附当下,都是王小波说的“童稚状态”,盲目崇拜和盲目攻击,都只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比如前些日子,有人翻出舒淇早期的艳照来羞辱她。她当年是拍了艳情片,但有伤害过谁呢?她有窃据公器吗?如果都没有,那就是人家的陈年私事,老揪著就是对舆论的公器私用。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事实上,是我们对历史的了解——时刻影响著我们思维和生活。要有智慧,我们便能从历史中汲取进步的力量,而不是搞“扒粪”,学犬儒。

2012年04月11日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网》

2013-08-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