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马丁•路德•金是个伪君子吗?

作者∶段宇宏(北京)

50年前的今天,即8月28日,一位黑人牧师发起了“为工作和自由进军华盛顿”运动,在林肯纪念堂,他朝著大约20余万人群发表了煽情的演讲,表达了他的“美国梦”。

随著媒体的广泛报道,这篇名为《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很快跨越了国家和族际界线在全世界传播,甚至今天进入了中国的高中教材。演讲者马丁•路德•金自此在全球声名鹊起,那一年他成为了《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第二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因为这场运动和这篇演讲的影响,美国1964年通过了《民权法案》。

1986年美国政府还将每年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定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此前只有华盛顿和林肯享受过如此殊荣。

金牧师的“美国梦”阐发了他建设一个种族平等美利坚的美好愿望,45年后,他的事业不仅达成,还出现了最高潮,英俊的黑人总统奥巴马闪亮登场,多少黑人落下了热泪。

多年来,金也是个倍受争议的人物,关于他品德的争议从未停息。争议主要围绕几点∶他是一个共产主义者吗?他的博士论文和《我有一个梦想》是否抄袭?他是否有婚外情以及嫖妓的习惯?

自由派朋友对他护爱有加,而保守派人士不齿于金的人品道德,当然一些没有明显政治立场的宗教徒认为他被推为国家圣徒是基督教和美国的“耻辱”,不遗余力要戳穿“伪圣徒”。

1977年,自由派法官约翰•刘易斯•史密斯对FBI关于金的文件发布了封存令,直到2027年才可以解禁。这些文件内容包括金与共产主义组织的关系,他个人私生活的描述。

FBI曾经对金实施监视有几年时间,正常情况下FBI不会对金的私生活与社会运动感兴趣。当时正值冷战最白热化时期,两大阵营在印度支那的争夺异常激烈。FBI鉴于四五十年代美国政府、新闻界、文艺界、学术界被苏联间谍渗透得千疮百孔教训——这些人利用自己职位和舆论影响美国外交决策,有力助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的进展,增进了苏联的全球利益(美国制订的相关反谍方案被称为维诺娜计划,档案直到90年代后期才公布)。因此美国政府对金与共产党人的交往异常敏感,害怕民权运动遭到苏联的渗透和利用。FBI的监视却无意中弄到了很多金老师的私生活材料。

金的几个最得力的顾问,如鲁斯汀、李维森、奥戴尔,对金的社会运动的组织培训、路线设计、形象包装起到重要作用,李维森还是《我有一个梦想》最重要的协助起草人,而这几个人都是美国共产党员。可以说,没有他们的策划和指导,金的“社运蛋糕”不会做得那麽大,并且还能有效地统合了全美的自由派阵营。

金的社会运动发展到后期,把民权运动跟“反战运动”结合,影响美国在印度支那的外交决策,不能说他的共产党顾问们没有发挥巨大影响力。他常被人谴责的是,一方面呼呈非暴力和反战,一方面却又力挺越共,盛赞其血腥的土改。

关于金的真实政治立场和目的存在争议,因为他未公开承认自己是共产主义者,间接证据仍不足以说明问题(未来档案公布后另说);但金的抄袭与私生活的糜烂,即便很多支持他的朋友和学者(记者)们,后来也不同程度承认了事实,表示遗憾。

金最亲密的朋友,他的事业的继承人拉尔夫•阿伯内亚1989年出版的自传中,承认金在女人问题上有“致命弱点”,他目睹了金一天之内在房内换了三个女人,但他的解释是,由于金的精神压力过大,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排解情绪。FBI曾抖出过猛料,金用筹集来的公款召白人妓女来玩SM。

支持金的记者卡尔•罗文曾记述了这麽一件事,1964年,国会议员约翰•鲁尼告诉他,他从FBI局长胡弗那里听过一盘录音带,里面金正在跟一对夫妇谈话,金用相当下流的语言对另一男子(好像是阿拉内亚)道∶“操你个大黑妈,快来让我吸你的大JB”。罗文当然很惊骇,但他辩解说,这可能仅是一句下流对话。民权运动史学者泰勒•布朗切的研究还显示引用过一对夫妻与金的某些对话∶“为了上帝我要操”,“今夜,我不是黑人”。

金的支持者,历史学者和作家大卫•加罗专门对金的抄袭进行运研究,金在波士顿大学拿到博士学位,他的博士论文有一半多内容抄自该校学生杰克•布泽尔的论文。此事波士顿大学后来还组织过调查,承认存在抄袭。

《我有一个梦想》则有很多内容剽窃黑人牧师和律师阿奇博尔德•凯利在1952年共和党全国大会上的同题演讲。金的演讲中,与凯利演讲“不一样”的部分,在修辞与立意上亦非常相似。

研究者们还发现,在金的很多作品中,抄袭是经常发生的现像,并不仅仅是博士论文和《我有一个梦想》。

如何评价金的品德与事业的确是个难度极大的活儿。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私德与公德或公共问题的诉求完全是两码事儿,必须分开对待,甚至认为在西方国家,所有人都分得清楚。不能否认这种观点有其正确的成分。即便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主张人应该健康的活著,人不该去吃屎,我们也不能因他的品德败坏而否定这种主张的正确性。

对待一个人的品德问题,通常符合这样一种规律,此人的价值观与已相近,则对其私德更顷向于宽容,价值观与己相悖,倾向于穷追猛打或把其品德败坏当作谈资笑料。这是人性使然,中外皆同,咱也无法完全克服。如果所有西方民众真的把私德与公德及公共诉求分得清清楚楚,自由派法官则完全不必对涉及金老师的文件实施封存,金老师也不必在私底下才使用那些令人惊骇的淫词艳语。

最自由民主的国家,政治上的反对派同样乐于抓住对手哪怕私德上的把柄抖给公众,从传播学和大众心理的角度说,就算属于私德问题,同样会给对方的公众形象造成一定程度损害,从而使反对方受益。尤其对于公众人物,人们的道德要求通常更高,这也是公众人物必须付出的代价。

当代社会除了极少数“超级道德卫士”,对人性中难以克服的一些小毛病,大多数人的确不会过于斤斤计较,必竟大家都“年轻过”、“糊涂过”,也许还一直“身体健康著”。

有些情况下却会让人相当计较,一个明星白天是“反吸毒形象大使”,晚上在家用海洛英;一个名人天天鼓吹“保护儿童和妇女权益”,自己在家却天天虐待老婆孩子;一个公众人物呼吁禁绝卖淫嫖娼,私底下却总是召妓,还玩SM。这个时候私德与公德已难划清界线,私德必定严重损害公德,虽然不必上纲上线地全面否定此人的道德,但至少可以认定他在这方面的言行是不诚实的,相关的公众形象也是虚假的。

金老师不是木子美姐姐,木姐姐撰写床评,引导人们及时行床笫之欢,而她自己身体力行,多麽滴表面如一。金老师作为一名已婚的教会牧师,经常性抄袭与滥交跟教会和教职的规定,以及他对公众宣扬的道德观念格格不入,至少可以从他的私德否定他的公职,认定他是个伪君子。

金老师一方面高喊和平与非暴力,一方面却力挺地球另一个地区正在制造血腥的某群人,他们最终导致印度支那数百万人遭清洗,数百万人家破人亡,上百万人投奔怒海(有不少人葬身鱼腹),当地的经济文化倒退几十年。试想,假如一个人在美国从事犹太人权益保护运动以及和平运动,而身边的心腹都是Nazi份子,并且他称赞著元首的伟业,这是多麽一件滑稽的事儿。是的,你会觉得这样很滑稽,因为它不符合二战后西方的“政治正确”。

绝不因为金老师是个伪君子而否认美国民权动运中关于种族平等和人类自由的诉求,这是我们需要把握的尺度。

2013-08-28

——原载作者博客(作者为香港《凤凰周刊》记者,前《新京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2013-08-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