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曹长青



《纽约时报》的评论说,薄熙来在重庆打黑,可他自己的做法“却像个黑社会老大”。岂止是像,薄案展示的许多细节让人看到,根本就是∶

比如原来传说中的薄熙来打王立军一个耳光的事,现在王立军当庭作证∶薄熙来在其他官员面前对他大声叫骂,并且一拳打在他脸上。打得他“嘴角流血,耳朵流东西。”

堂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中国只有25个),共产党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市委书记,居然在办公室出拳打人。这难道不像街头痞子、黑道流氓吗?

不仅打人,就从他们之间的称呼上,也可以闻到这种黑道味道。王立军居然称薄熙来的妻子为“五哥”或“瓜妈”。这种称谓本身,哪里是政府机构官员对同事、上级的妻子的礼貌相称,而是黑道“哥儿们”圈里、江湖义气场上对“大哥”的老婆的“戏称”或“昵称”。

谁都知道,黑社会成员才热衷拜把子、称兄道弟,按地位排“大哥、二哥”等。像多年前纽约华人黑道的老大被称为“五叔”、当年六四事件后营救异见人士的香港的“六哥”等等,都是这种按江湖上辈份、地位弄出的叫法。

而谷开来则把王立军称为“鬼子”,据说是对王的昵称。在堂堂的中共重庆市委大院里,竟充斥这种“五哥”、“瓜妈”、“鬼子”的叫声。恐怕黑社会也没有这麽随便吧。今天连薄熙来都承认,谷开来和王立军的关系是一场闹剧。

我们再看,没有官职的谷开来,居然可以随意指挥(甚至调换,搜查)重庆的官员!明摆着,这不是一个“大姐大”,而是薄熙来的“分身”。

王立军帮她把杀死英国商人尼尔的事隐匿下来(以酒后猝死结案,并隐匿谷开来到过现场的证据),希望得到“奖赏”升官。第一次是通过自己女儿(王本人也在场)向谷开来提出,当副市长不如当市委常委。后来王直接向谷提出,自己能不能当“常委”,还不是薄熙来一句话,希望谷开来在“薄书记”那里给他说句话(以提升)。谷开来简直成了比重庆市委组织部长还有权的人物。

当谷开来对王立军不那麽信任之后,她就居然可以调换、审查王立军身边的四名工作人员。在王立军去北京开会期间,她还带人以查“贪污腐败”为名搜查了王立军的公安局长办公室!而且之前还带人去搜查了重庆市委秘书长徐鸣的家和办公室。还曾下令王立军抓自己的四姐谷望宁,甚至还让王立军抓薄与前妻的儿子李望知┅┅

谷开来的这种种出格、离谱、越线的举动,难道薄熙来不知情?怎麽可能!那些被撤换、被搜查的官员们之所以被迫接受,敢怒不敢言,当然都是清清楚楚∶没有“薄书记”的默许或支持,谷开来怎麽敢?!整个重庆市委,就像黑社会一样,被薄熙来、谷开来这个夫妻店掌控。王立军等下属,简直就是他们的“家奴”。

北朝鲜的金正日曾对手下的将军们说,“没有我的信任,你们就是一堆行尸走肉。”这的确是实情,那些“将军们”的权力,都来自金家三代的信任,这种体制跟黑社会本质是一样的。

薄熙来敢当著其他官员的面,挥拳打王立军,就是这种心理∶你小子王立军不是靠老子我薄熙来一手提拔起来,哪有你的今天?现在居然不全力以赴把什麽“杀人”的破事儿压下去,居然还敢有其他想法,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反儿了天了你!扇你一巴掌,打你一拳头?老子要你死,你就得到地狱里去找文强喝酒去。

这不,吓得王立军连滚带爬逃到美国领馆,精神症状都吓出来了。而且年纪轻轻,居然得了中风,这次坐轮椅来给薄案作证,曾被薄熙来这“老大”吓破胆的后遗症真不轻呵。

但你说他们是“黑道”吧,可薄熙来们连黑道的规矩都不守。大家都熟悉电影《教父》吧,你看人家正规黑道,绝不把妻子这种“女人家”扯进任何自己的“生意”。自己多狠、多毒、多脏,也要把老婆孩子保持得干干净净,因为让他们“干干净净”才能最起码地保证他们的安全。

哪像薄熙来这种“土匪”黑道,任凭老婆跟黑道哥们“亲密无间”,甚至怂恿她利用自己的“老大”地位来谋取私利。结果怎麽样,不仅把自己彻底栽进去,也把老婆送上死路——没有多年霸道嚣张的历史,没有和公安局长王立军那种称兄道弟的铁哥儿们关系,谷开来怎麽敢杀人!“杀人偿命”是中国人心里的一条定理。可以把如此严重的定理都抛脑后已经太可怕了,而亲自动手把毒药灌到那个英国人嘴里,天哪,谷开来自己已经成了毒药了!

人家“教父们”的妻子从来不“问政”(更别说干政),更绝不会同意杀人(别说亲自动手了),她们甚至都不被允许询问丈夫的“事情”。哪像谷开来,简直像毛泽东的女人江青那样指手画脚,用薄熙来的势力敛钱谋利、飞扬跋扈(王立军证词)。借丈夫势力而嚣张的女人,十有八九都是灾星。好男人会被拖下水,坏男人就只有迈向通往地狱的路。

我在上篇《薄熙来是共产党的缩影》中提过,薄熙来代表共产党的全部特色∶表面仁义道德,背后男盗女娼;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薄熙来、王立军、谷开来们的做法像黑道,可他们到了共产党监狱,则立即尝到更大黑社会的“黑”。

很多人分析薄熙来为什麽当庭翻供,薄自己说有两条原因,一是中纪委调查时有“不正当压力”;二是“明确的诱导因素”。我在上篇文章中分析了所谓“诱导”可能是用“党内处理”诱导他“坦白交代”,而党内处理就不会走刑事处理的路。薄熙来说这是他当初“拿了两个大单”(认了两个受贿罪)的原因。但对什麽是“不正当压力”,没有听到薄熙来的解释。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据他们从出席庭审者那里获得的信息(官方法庭微博没有播出,显然被删掉),薄熙来在庭上说,不正当压力是,中纪委“警告”他,如不坦白认罪,就可能连累他的妻儿,“他妻子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刚从哈佛毕业的儿子可能会被带回中国受审。”在这种威胁下,薄熙来屈服了。《纽约时报》说,“薄熙来用一句中国俗语告诉法庭∶‘我感觉自己一身系两命’。”

《纽约时报》的报道还说∶这两位与薄家相熟的人士透露,在周五的记录中漏掉的另一个细节,也涉及薄熙来描述的调查人员向他施加的压力。他们透露,薄熙来在陈述中说,自己被讯问了数百次,并且晕倒了27次。

尽管我认为薄熙来不仅对谷开来的贪污全部都清楚,而且他的罪行远远、远远比目前起诉的严重,但共产党那种拿妻儿等亲人做“人质”,甚至威胁“绑票、撕票”,不仅完全是黑社会做法,而且是那种最没人性的流氓手段。人们常从电影中看到,那些黑道或罪犯,把刀架在对方亲人的脖子上,让人屈服的场面。共产党今天就是这样对付薄熙来的。

毫无疑问,他们对谷开来也会是同样。在中国一胎化的政策下,独生子简直成了“小皇帝”。在薄熙来夫妇眼里,他们的宠儿“薄瓜瓜”可能比“党中央”的档次还高,要什麽给什麽,近乎三千宠爱集一身了。谷开来杀人,是为了儿子;今天给薄熙来案作证,也是为了儿子。无论薄熙来和谷开来之间有多少夫妻纠葛(纽约时报报道∶“薄熙来家庭的一个熟人透露,薄熙来和谷开来在2000年之前都有外遇。”),他们在保住儿子薄瓜瓜上应是绝对一致的。

谷开来这次在法庭上作出不利于薄熙来的证词,简单的推测就可以得出,她这麽做,只能是由于当局抓到她作为女人和母亲的情感最脆弱之处,即用她的独生子做“人质”来威胁,她才不得已而就范、配合当局。谷开来是律师,无论从哪个角度,她都应该清楚∶做不利丈夫的证词,等于帮助检方给丈夫定罪。她再对薄熙来有怨恨,但他毕竟是她的丈夫。在她自己已经是死刑犯的时候,有必要再给薄熙来一刀吗?

在世界文明国家,法律保护配偶不去法庭做“不利于”丈夫或妻子证词的权利(一是不让配偶之间发生咬杀的残酷;二是配偶之间可能有怨恨,证词未见得真实),但配偶可以做“有利于”丈夫或妻子的证词。谷开来已是毫无反抗能力的阶下囚,中共把她不利于薄熙来的证词拿到法庭,下手是够狠的。尽管常理判断她说的是实话——薄熙来对她拿钱、受贿等等都是清楚的、认可的,甚至是鼓励、怂恿的。但无论谷开来的证词真实与否,这里要谈的是共产党使用的手段。

这种拿孩子做“威胁”的手段,这种强迫选择方式,证明共产党本身就是黑道。西方的名著《索菲的选择》(Sophie’s Choice)就提出这个问题∶纳粹在集中营要母亲索菲在两个孩子之间做选择,要哪个(只能带一个,另一个意味著死亡)。索菲为她做出的要了儿子(放弃女儿)的选择而终生痛悔。事实上,当时无论作出怎样的选择都是痛苦,因为这个选择的“前提”就错了,世上不应该有这种逼迫父母“选择”的残忍。

小时候读过红色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里面的革命者杨晓东被日伪当局抓到后,他拒不交代,结果日寇把他的老母亲抓来,当众要羞辱。面临“索菲式的选择”,也就是中国古语的“忠孝两全”要哪一头时?认可母亲被辱,是不孝;交代同志,是不忠(自己的革命信仰)。小说作者对这个“两难”的处理,是安排革命者的母亲为了保护儿子而自己跳楼自杀了。

当然有人会说,那都是文学作品,而且书中角色都是正面人物。薄熙来案是真人真事,而且薄熙来是真坏蛋。但真人真事太有、太多了。仅举斯大林对布哈林等的“大审判”一例∶当年斯大林们就是利用他们的妻儿做要挟,最后布哈林等就范“认罪”的。布哈林的遗嘱是让妻子背下来的,否则根本无法留下。这种利用亲情做手段就是共产党的本质,黑道的本质。

但薄熙来值得同情吗?一丝一毫都不值得!因为当年薄熙来主导的重庆司法机关对司法局长文强所做的,和今天审判薄熙来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文强一开始死不认罪,后来重庆公安局把文强的儿子抓起来,羁押了十个月之久。听说儿子被抓,成了人质,文强立刻全部“招供”、顺从、服从。但他大概绝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无论文强多贪腐,他没有命案。中国法界不少人士认为对文强量刑过重,文强罪不至死。也有网民评论,中共太残忍,太没人性了。更残忍的是,在文强死前,他们甚至都不让他见妻子一面。

文强的妻子也是在被捕后,当局拿出文强搞女人的内容,利用她的激愤情绪,逼迫她交代文强。但她绝没想到自己的证词是把丈夫送上刑场。后来她一直要求见文强一面,但完全被薄熙来的司法部门拒绝了。这个表示下辈子还嫁文强的妻子,在丈夫最后时刻,也没被允许见个面、道个别;甚至连看一眼丈夫遗体的机会都不给,只送她一袋骨灰。这些都是薄熙来干的!

我曾在《文强案的三个荒唐》中写过,“共产党的狠毒,从对文强的处理上,再次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文强被押到歌乐山处决时,“可能会仰天长叹,千错万错,错在加入了共产党这个邪恶集团,最后成为恶的一部分。结果是大恶灭了他这个小恶。大恶毒起来,小恶只有束手待毙。”

今天,同样的命运落在了薄熙来的头上。就像刘少奇、彭德怀、胡耀邦、赵紫阳等等,无论他们被塑造成什麽形像,事实都是,他们一方面全身心地和毛泽东一起建造了那个黑社会式的杀害、迫害了无数人的残酷制度,最后自己也成了那个制度的祭品——自己用双手铸造了一个碾死自己的机器。

当然,相比之下,薄熙来的命运比文强要好。对文强的审理没有公开,对王立军等人的审判过程也都没有微博直播。于是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今天的皇上是开明、进步了很多的。事实上,薄熙来能得到“特殊待遇”,完全是由于他的“特殊身份”。

我在《薄熙来是共产党的缩影》一文中说过,共产党官员的贪腐和清廉的区别,就是“被抓住”和“侥幸逃脱”之间的差别。没有王立军进美国领馆,今天就没有薄熙来案。而薄熙来案,是在牵扯到外交事件而无法躲藏的情况下,逼著中共处理的。但怎麽处理共产党的官员,全看那个当事人的“上层关系”如何,有没有人保他。上层要想保,他杀了人也可以变成他把人救活。这里起码有两点理由,导致薄熙来有保他的“尚方宝剑”。

第一,从人脉上,文强和王立军,都是完全没有家庭背景的,从草根出身,靠自己一路打拼起家。一旦“犯事儿”,也毫无上层人脉保护和求情,让你死,你就得死;给你条活路,你就只有磕头感恩的份儿。而薄熙来就太不一样了。他的太子党背景使他一路都有靠山,那些看著他长大的叔叔阿姨们还没死绝呢,更何况现在的主要当政者中,有一大堆都是他同样背景的“哥儿们”,怎麽也得对他手下留点情。因为把他这个太子党的形像弄得“过于”恶劣,会影响整体太子党的形像。

第二,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做法,是符合共产政权的意识形态、和目前主要当权者在一个思维状态下,一个思想路子上。而文强、王立军们,是没有多少意识形态的,就是专制机器上的零件而已,没有什麽发动机的力量。薄熙来是不同的。虽然有人恨他的左倾和张扬,但更有共产党官欣赏他对维护中共政权的努力。所以,薄熙来能得到“半公开”审理的优待,应该是上层“保薄”和“弃薄”较量的一个妥协的结果。但无论“保薄”和“弃薄”,都跟“改革”没有关系,而只跟高层人脉和党内权谋较量有关。

所以,薄案的审判根本不是什麽共产党司法有进步、有了透明度,什麽共产党内有改革派、保守派之分等等。共产党就是黑社会,在这点上,他们从来都是一派。正如原加拿大广播公司驻北京记者白龙(Patrick Brown)在评薄案时所说∶“对薄熙来的审判无疑是一出精心编排的闹剧”,在决定怎麽处理薄熙来时,“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就像是围坐在一起的黑手党大佬们”。

今天的文强、薄熙来就是那个制度的缩影。从中央到地方小镇,大大小小,中国有数不清的文强、薄熙来。只要这个制度存在,他们就像韭菜一样,永远也“割”不完。只有刨根挖底,铲除贪官们的底座共产党,中国成为民主国家,才会减少这种黑社会式的官员,远离黑社会式的法律!
曹长青的推特

2013年8月26日于美国

2013-08-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