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南京龙∶就埃及局势驳《人民日报》和何清涟

作者∶南京龙

动荡的埃及令人纠结。因为,作为茉莉花革命的一部分它直接关系到这场革命的价值和意义的评判。令人目瞪口呆的是,同一天,我们官媒的评论与著名异见人士(何清涟)发表的观点的荒谬竟然惊人的一致。

3月20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发展中国家应警惕“民主陷阱“》,断言“早产”的民主超越了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让仍处于“前现代阶段”的社会难以承载。说埃及,其实是在说中国——中国和中国人还没有资格享受民主。而异见人士(何清涟)发表的《埃及军政府还魂的教训》一文妄称,2011年埃及革命,就是在这种内部民主意识发育不充分状态下发生的。这种情况下建立的民主制,有如流沙之上的建筑┅┅并大言不惭地作出结论∶埃及人不懂如何守护民主成果。真是笑话,一个正在为民主和自由而斗争的民族不如一个坐在电脑前的撰文者懂得守护来之不易的民主,这太夸张了,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傲慢和偏执。

且不说埃及还没有实行军事独裁的端倪,退一万步说,即使出现军事独裁又会怎样呢?是军事独裁可怕还是宗教教义治国可怕?军事独裁最起码不包括思想控制和舆论一律,而宗教教义治国那就对不起了,那不但要限制你的人身自由,还要剥夺你的思想自由,强迫你和当局同思同想,不服从者不得食。宗教教义治国与一个绝对主义治国是人类政治史上的最极端的专制,并发展为现代极权。一旦建立现代极权,不但所有的自由民都要沦为奴隶,而且很难打破奴役和被奴役的僵死局面。殷鉴不远,德国法西斯竟然将世界拖入一场险像环生的战争,苏联红祸蔓延半个地球为祸将近一个世纪,至今尚未绝迹。而当代以教义治国的伊朗和以主义治国的朝鲜等国都在不时搅动世界的安宁,引起全人类的不安和无奈。

纵观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军事独裁有时是不得而已的选择。尤其是在宗教势力和一个绝对主义政治势力威胁社会稳定、问鼎政权甚至掌握政权的时候,职业军人的干预——废黜最高领导人取而代之或扶植政治傀儡,直接或间接控制国家机器,往往使得一个国家获得培育、发展政治民主、经济自由的时间和空间。退守台湾实行铁腕统治的蒋介石父子,靠政变上台的南韩总统朴正熙,推翻智利推行社会主义的民选总统阿连德的皮诺切特,还有当今缅甸军人出身的总统吴登盛,在他们治下的人民谈不上自由,但无论如何,处境却要好过在希特勒、斯大林、齐奥塞斯库、波尔布特、萨达姆、卡扎菲极权统治下的近乎绝望的状态。两害相权取其轻,暂时进入不了民主自由的优良境界,宁愿军人控制局面,也不能落入教义和主义神棍的魔掌。

自辛亥革命以来100多年了,中国进一步退两步,至今没有穿过历史的三峡,这是这个民族的大不幸。回首北洋军阀统治时期,那也是职业军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动荡时期,但那时的民间社会的自由却相对充分得多。由于普遍缺乏妥协包容的精神,加上偶发的世界性事件影响和红祸的蔓延,酿成了一场又一场内战,“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成为真理教教徒的教义之一。当真理教教徒夺取政权后,人民就再也没有力量与当局抗衡,不但失去了原来对土地和财产的支配权,也失去了人身和思想的自由权,任其宰割。就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远不如过去的埃及,更不如当今的埃及。阿拉伯之春显然使中国人在绝望中看到光明。埃及解放广场仿佛就是我们占据的广场,埃及人民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埃及的坏消息令我们痛苦,但埃及的二次革命至少避免使国家沦入教义神棍之手。穆兄会将埃及变为第二个伊朗的企图终于破灭。

这是埃及不幸中的万幸。即使发生内战,埃及也会获得新生;即使走向军事独裁也比被穆兄会绑架这个国家要好。但愿埃及的选择虽然不是最好,但也不是最坏。应该相信,令集权统治者万分恐惧的茉莉花革命并没有终结,更不会走向反面,这场革命不但给争取自由的人民以鼓舞,而且展示了争取自由的斗争的多姿多彩的侧面和曲折反复的走向,它教会了远不如埃及人民境遇的其他地区人民如何争取民主和自由,如何扭转败局,如何脱离险境,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树立了古国告别专制脱胎换骨的样板。

让那些愚不可及又狂妄自大的评论家统统见鬼去吧。你们的论说不是奴才的鹦鹉学舌就是神思迷乱的谵妄呓语,而埃及人民用鲜血书写的争取民主自由的斗争将永载史册!

2013年8月21日

——原载《博客中国》,原题∶埃及万幸,没有落入极权陷阱!

2013-08-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