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曹长青访谈】中国的“底特律”怎麽不破产?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静汝

根据美国媒体最近报道,被称为美国汽车城的底特律政府因为欠下2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无法偿还而不得不申请破产。据悉,美国底特律政府宣布破产引起了大洋彼岸中国网民的热议。有网友感到疑惑发帖问,根据中共官方不完全统计,中国地方政府欠债问题十分严重,甚至超过美国的底特律政府,但好像并不存在破产的危险。而且,很多地方官员并没有因为地方政府欠巨债而影响他们在官场上的升迁。那麽,中国为什麽和美国不一样呢?在今天希望之声电台的【曹长青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曹长青先生来做进一步的透视分析。

记者静汝∶曹先生,就您所了解的,美国的底特律政府破产是怎麽发生的?

曹长青∶过去三十年来美国发生过城市破产,但都是些小城市,底特律是知名的汽车城,美国三大汽车总部都在那里,所以引人注目。

底特律的破产,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是连锁反应,起码有四个原因∶第一,作为知名的汽车城,没有及时经济转型。底特律经济好时,有二十多万汽车工人。后来日本、南韩等国的汽车打入美国市场,而且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发生危机,由于福利太多,成本太高,工会罢工等,竞争力下降,导致相继要申请破产。在这种情况下,底特律没有城市经济转型,还是依赖单一汽车业,结果汽车行业一衰败,整个城市就走向破产。美国全国平均失业率是7.6%,而底特律是18.4%,高于平均值一倍多。一个城市应是多元的,仅靠单一行业,这个行业出问题,这个城市就可能垮了。

第二,人口下降。像美国大的城市,人口一般都逐年增加,好的城市大家都去,不好的大家要逃离。美国有几个大城市的人口一直下降,像底特律、新奥尔良、芝加哥这三个黑人比较多的城市。底特律是人口减少最严重的之一,高潮时有180万,现降至80万,一半以上都逃走离开了。一个城市人口大幅减少,纳税的底座就小了,交税底座萎缩,政府的财力来源就降低了。

第三,治安不好。在美国,如果不说政治正确的话,一般黑人多的地方,治安都不好。人口降低,人逃走了,很多房子空下来,长期没人维修,破旧的空屋像鬼房,虽还敢来投资?政府又没资金,现在底特律市40%的交通灯不亮,车祸更多了。公共设施这个关了,那个没钱办。破烂建筑到处都是,房地产完全崩盘。美国城市的房价多在上升,因经济在复苏,一般房价是一平米100到200美元,而底特律的房子现在每平米平均10美元。甚至一栋楼只卖一块钱,都卖不出去,因为你要交税,承受不了。商业、服务业、娱乐业、房产业要倒闭了,整个城市怎麽能不破产?

第四,是最重要的原因。底特律的市长,议会、政府等,多年都是民主党(自由派,左派)执政。因为底特律黑人多,黑人多支持民主党,奥巴马连任拿到93%的黑人票。民主党喜欢大政府,在经济这麽不好情况下,还是扩大政府开支,底特律光政府职员就有一万多,这一万多人的薪水,平均每人保守说五万,一万个五万你说年薪多少啊,庞大的数字。底特律外债接近200亿美元,根本没法还,所以不得不申请破产。美国有破产法,允许申请破产。

记者∶这种破产对底特律的官员会有什麽影响?

曹长青∶有根本性影响。底特律的市长、副市长、检察长等等,今后别再想竞选公职了。因为你哪怕到一个小镇参选,人家一说他是那个把底特律搞破产的市政官,你就别想选了,因为已没有信誉,不会有人再投票给他,仕途没了。包括美国总统,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那时的总统胡佛,至今还被人当作反面教材。胡佛是共和党籍,现在民主党开全国助选大会,还动不动把胡佛搬出来,吓唬选民说,你们要选胡佛那样的总统吗,那意思是还要大萧条吗?美国根本不会像中国那样,官员出事了,城市经济要崩盘了,还什麽事都没有,照样当官。

记者∶底特律政府破产对当地的居民福利、养老金等会有什麽影响?

曹长青∶一般中国老百姓听到底特律申请破差,以为完了,底特律老百姓倒楣了。不是的!这个破产对当地老百姓的福利、养老金等,不会有重大影响。为什麽?市政府申请破产,并不等于这个城市没有了,而是要重组政府,重组资金,包括解决掉债务等,城市谋求新生。

就像美国三大汽车要申请破产,并不是汽车公司就消失了,而是这个名牌还在,只是重组汽车公司的领导层,重组债务。由于申请了破产,法院通过了,那麽原来欠的债务就可免除,利息可降低,等于重新融资,重组董事会。美国很多大企业破产后反而获得新生。

底特律的债主多是资本家、大企业家或公司,他们的投资可能拿不回来,会倒霉。但一般老百姓的福利养老金等受联邦政府的法律保护,不会受实质性影响。

记者∶像这样的情况,美国联邦政府为什麽不插手呢?

曹长青∶这和美国的社会制度有直接关系。美国全称叫“美利坚合众国”,是50个州国(state)组成,每个州都是一个国或一个邦,50个国和邦的联合,成为联邦。美国的州或者说邦国,是充分自治,地方放权,联邦政府一般不会直接插手地方事务。美国财政底座很大,就是有100个小城市破产,也全都可财政包干解决,但联邦政府不会这样做。

底特律全部外债才200亿美元。而美国打一场伊拉克战争,几星期就超过200亿。美国军费开支去年5000亿。200亿只是一个小零头,但联邦政府不会这样插手,包括911美国遭恐怖袭击,纽约两座世贸大厦被炸,联邦政府给纽约的紧急救助款才是40亿美元,没说两座大厦的重建联邦政府负责,虽然美国政府有一定责任,没有保护好国家。地方自治,是美国制度的一大特色。

记者∶我看到很多来自大陆的报导。指中国地方政府欠债数额巨大,而且是个普遍现像,但为什麽中国没有出现像底特律破产这样的事件?

曹长青∶中国的地方债务问题相当严重。据今年三月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审计署副署长董大胜提供的数字,现在中国的省市县的地方债务高达10多万亿人民币。地方债务这样严重,中国的城市怎麽不破产?因为中国跟美国的制度设计不一样。美国是地方自治,中国是上下一体的党国体制。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共产党说了算。严格说,中国没有“地方”,完全是中共当局的上下一体结构。所以才不会出现美国那样哪个城市破产的问题。如果按美国方式,中国好多城市都破产了,严重的外债根本没法还。

记者∶就您所了解的,中国地方政府欠债的原因和美国底特律有什麽不同吗?

曹长青∶中国地方政府的欠债,跟美国不同。中国地方的钱,是从国营银行借来的,银行的钱是国家的,而国家的钱哪来的呢?是老百姓的税款。最后欠债会转嫁到百姓身上。中国的地方官员只要跟上级拉好关系,出了什麽事,地方不论怎麽破产,他们都照样当官,或者“平调”到其他省份当官,根本不会受到惩罚。这跟美国有本质性的不同。

记者∶您刚刚提到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对当地官员的仕途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有可能还会得到升迁。您认为这是什麽原因呢?

曹长青∶当然是一个政治制度问题。底特律破产了,那里的官员再没有当选、当官的可能。中国就不一样了,中国没有民选制度,当官的不需对百姓负责,他们的升迁靠对党的忠诚,跟上级的关系,向上行贿送红包的程度。

中国的报纸是官办的,对这些腐败无法全面公开报导。像底特律,债主是些大公司、大资本家,他们倒楣。中国是老百姓倒楣,政府欠开发商的钱,开发商欠承包工头的钱,包工头又把这些债务转嫁到农民工的工资上,转来转去,倒霉的是老百姓。包括中国地方政府把土地从农民手中廉价收购后,用高价卖给开发商,开发商盖出高价房推到市场,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而不是共产党官员,更不是中央政府了。所以从底特律的破产更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制度的根本性不同。

记者∶和美国相比,在中国,地方政府的欠债最后是谁还?

曹长青∶底特律申请破产,主要由于那里一直是民主党当政,施行大政府、高赤字的政策,不平衡预算造成的。但这些还是个政策理念的问题,底特律官员没有行贿贪腐,不是贪腐造成的,是政策方向造成的。

中国就不一样了,中国不是走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而是官员以权谋私、塞满自己腰包主义,中共官员无官不贪,全面制度性贪腐。所以,如果中国的政治制度不改变,不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没有新闻自由的监督环境,没有政党轮替,中国这些问题都没办法解决。中国无数的城市都是底特律,每一天都在破产,那为什麽没马上倒了?它把破产危机、最后买单都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了。所以中国苦的是老百姓,富的是那些高官和太子党。

(文字稿根据录音整理,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3-07-27

——原载“希望之声电台”

2013-07-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