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埃及是在前进而不是在后退

作者∶南京龙

在埃及问题上,如同在斯诺登泄密问题上一样,专门对付网民颠倒舆论指向的五毛们突然变成了民主程序和自由的卫道士了。他们拿军队干预说事,企图搅浑水,抹黑西方特别是美国,向普世价值泼脏水。令人惊讶的是,就因为军队介入,撸下民选总统,一些民主歌德派也很是不爽,嘟嘟囔囔起来。因为对军人干政、走上军事独裁道路的担忧,使得他们质疑埃及二次革命的正当性∶埃及会不会因此走上邪路?他们不担心,假使穆尔西赖在台上,让穆兄会一步步控制埃及政权的后果有多麽可怕。

20世纪以来,民主共和国被恶势力控制转向、变质走向反面的事例层出不穷。最令人记忆犹新的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后的十月政变,十四国的武装干预都没有拿下它。从此俄罗斯被淹没在血泊中70多年;1933年在魏玛共和国,以希特勒为代表的纳粹党通过民选上台,只不过12年,将世界拖入一场空前的大灾难。而1978-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君主立宪制,建立的却是徒有其表的异化的政教合一的共和国,使得伊朗这个中东的重要国家成为国际邪恶势力的代表。

在2011的阿拉伯之春民主大潮席卷下,埃及这个在独裁和民众痛苦指数相对不太高的国家,仍然揭起自由的旗帜,逼迫一个贪腐独裁的统治者放弃了权力。这是自由的胜利。但不幸的是,在不成熟的民主程序的行进中,一个十分危险的组织推出的领导人赢得了大选。

成立85年的穆兄会(Muslim Brotherhood)绝非“弱势群体”,而是一个覆盖中东、培养出哈马斯等极端组织的激进宗教势力。 这是一个以伊斯兰逊尼派传统为主而形成的政治团体。其目标在于让《可兰经》与圣行成为伊斯兰家庭与国家最主要的核心价值。

2012年6月24日,穆兄会成员穆罕默德•穆尔西就任总统。在长达一年的任期内,他虽然没有大的过错,但它的内政和外交处处与民意与普世价值背道而驰。2012年11月下旬,他颁布新法令赋予总统新权力,包括可解除穆巴拉克时代的总检察长及任命新人选,自称法老。

2013年6月他发布政令决定调任及任命17名省长,这成为二次革命的导火索。2200万人署名,1400万人聚集广场,要求罢免总统。可是署名再长、吼声再响亮,在位者会因此放弃权力吗?特别是这种极端势力的代表人物,绝不会乖乖顺从民意,让出总统的位子。怎麽办?走什麽样的民主程序能两全其美——既让大多数民众反对的统治者下台,又不至于发生内乱?请问可爱的照本宣科的民主先生们,用军人干政就会导致军事独裁来吓唬争取自由的民众的民主书虫和大腕们,你们能贡献什麽样的良策和妙法呢?在十月政变、纳粹上台、霍梅尼激起宗教狂热以后,你以为你是谁?你还能宣传民主理念,你还能公开争取自由,你还能挥舞旗帜走向解放广场?身处鸡国的人们体会最深的就是,你连在键盘上敲字也会被带走,你的身心将被统一的主义和教义控制,你不得不匍匐在统治者脚下,不服从不得食,你连活命都难啊。你不过是一只蚂蚁,一只臭虫,至多不过一个只需自律就能噤声的屁民┅┅处在危急中的埃及幸亏有军人伸出援手,才避免了刚刚获得的民主毁于一旦,避免走回头路,避免走入比威权统治更黑暗的极权统治的深渊。对这样的军事干预感到恐怖的只有极端主义势力,而不会是争取自由的民众。

对埃及走上邪路的担心是多余的。穆巴拉克实行的威权统治尚且不得人心,被硬生生拉下马,那穆尔西企图实行政教合一的统治,埃及人民能答应吗?难道前门驱虎后门迎狼?没错,民主了,但不能失去自由。这就是埃及发生二次革命的理由。站在民众一边支持二次革命,军人是好样的。正因为军民联手,挽救了经历阿拉伯之春的埃及。埃及是在前进,而不是在后退。即使发生不幸——穆兄会组织武装反抗,燃起内战的战火,他们也会在高度警惕的埃及人民和军队的反击下被打垮,最终落得作鸟兽散的下场。不要忘了,美国正是经历了内战的洗礼才解放了黑奴,使自由民主制度登上了一个新台阶,成为真正的自由之邦。

2013年7月15日

——原载作者博客∶http://nanjinglong.blogchina.com/1574694.html

2013-07-1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