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三妹就斯诺登事件批评叶宁糊涂(通信)

三妹(刘晓东)/ 叶宁(律师)

三妹给叶宁的信∶

叶宁∶

人民的生命受到恐怖威胁时,你高喊的所谓“自由”只是空洞的口号。我非常反感这种不求自由的实际意义的大而空高调。我还怀疑你是否真的清楚知道美国对百姓电邮和电话的监控的细节做法∶只是储存亿万电邮和电话记录,以备出现恐怖事件时能够查找证据。这些亿万记录中,在去年只有三百多个记录真正受到监控。美国这种监控方式连我们的隐私都谈不上侵犯,何谈侵犯了我们的自由?更何况这方法是为了保护人民和国家的安全。

我二十几年前就知道美国有保护人民安全的电话监控。八十年代末我刚来美国时,就有民运朋友告诉我,如果你被那些拥共分子电话威胁,你可以打电话给FBI,告诉他们电话的日期和时间,他们就可以从储存库中找到此电话并找到打威胁电话的号码和人。这种监控难道不是保护我们的人身自由吗?

相反,中共对百姓的电邮电话却是进行骚扰、破坏和攻击,那才是严重侵犯自由的恶性。从五月中到三天前的七月五日,我的电脑就受到两次破坏性的袭击。这种袭击经常发生,每次都是中国方面的袭击,有一次AT&T还查出,我发出的电邮都被发到中国的一个邮址处。我用电脑近二十年来还从来没有遭受过你所谴责的美国方面的对自由的侵害。

你心目中的英雄斯诺登为什麽乞求中共的帮助?

由于你的来信是公开的文章,不是什麽私信,所以我群发给几个朋友共同讨论。

祝好

三妹


公民自由的利益高于生命的价值

叶宁

今天高科技时代的人们是否已经忘记美国革命时期汤玛斯潘恩的口号∶“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freedom or give me death!”)?一场911恐怖袭击,几个暴徒的胆大妄为,正在改变,或者已经改变著自由价值和生命价值两者间的平衡。人类为一小撮恐怖分子,是否付出得太多,太不成比例?而今天出现的居里安-阿桑吉和爱德华-斯诺登们,似乎正试图以自己的体重去改变一个打著保护生命的旗号向着不自由倾斜的天平。

英国政治讽刺批评大家乔治奥维尔在他的政治幻想小说《1984年》中描绘未来极权主义政体对子民的监控情形∶“大阿哥正在时刻注视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具有绅士文明的英国,没有少出揭露本国或者别国统治集团弊病的思想家,批评家。几乎与乔治-奥维尔同时代的另一位英国哲学家在上世纪40年代预测到∶未来的人类,无需按照各自的姓名来甄别∶每人一个号码就够了。诚哉斯言。詹森总统在位期间,果然就把这位英国哲学家的幻想变成了现实。其间只隔了二十多年。从今天算起,再过二十多年呢,为了俺们大家的安全,每个草民身上植入一块矽片,让大阿哥们在电脑另一头,仔细扫描观察我们的脑电图。从此这世界上再也不必上演员警叔叔抓强盗的活剧。因为拜先进科技所赐,任何不稳定因素都已经被消灭在萌芽状态。多谢了,大阿哥!

当自由人类还能直面自己身上的脓疮,还能产生政治幻想,还能产生并且容忍能够把这种幻想传染给邻居的思想家,批评家时,这样的世界是生机勃勃的,是充满生命活力的。

自由人类,比照极权主义王朝,之所以一线生机尚存,就是因为在这片自由的地土,不仅存在一班身居庙堂,手握神器,自许为了保护治下的人民安全而身背践踏公民隐私权利駡名的政客,同时还居然依然能出现敢于挑战那种被几个恐怖分子及其一大帮合谋者改得面目全非的人类安全秩序的类似居里安-阿桑吉,爱德华-斯诺顿这样的深喉咙批评者,揭露者,捣蛋鬼。有人说他们无愧为当代的普罗米修士。此话一点不过分。澳大利亚人民,美国人民,难道不应该为了自己伟大的民族不仅享有了自许人民安全守护神的宪政民主政府,而且同时也涌现出了咬住病树机体不放的啄木鸟而感到欣慰?

回头看看那帮只知道一味痛駡“叛徒”“叛国”的保守派政客,加上一班来自中国大陆,对人类进步事业百无一用的所谓精英民运公知,“理论家”,跟屁虫们跟着人云亦云。尽管了无新意,倒也着实热闹。这些可怜的脑袋瓜始终不能开窍的是∶上帝所以造就美国成为一个伟大的民族,不正是因为这个民族不仅产生了以监控民众为己任的主流“爱国”者,同时还恩赐给这个民族以诸多有如啄木鸟式的另类“爱国”者吗?这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至于我们这些身受过极权独裁压迫,对统治者滥权有过切肤之痛的幸存者们,对于自由比生命更重要的道理,本应该更加明白。因此更不应该教训美国人民去放弃对自己统治集团的警觉。



三妹 : 斯诺登事件的三个关键

二0一三年五月二十日,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合同工斯诺登由夏威夷抵达香港,入住设施豪华的美丽华大酒店。六月五日,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爆出美国的“ 镜计划”内幕,引发世界轰动。六月九日斯诺登出面承认,此内幕是他五天前透露给该两报。斯诺登爆料之时正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前夕(习近平六月七日至八日访美)。

六月十日,斯诺登停租美丽华酒店,搬入一位支持者家中,同时寻求维基解密的帮助。香港一般居民的鸽子笼住宅想必是来自住房宽裕的美国的斯诺登难以想像的。据报导,斯诺登在美丽华大酒店居住期间,一直有中国官员陪住。此后,美国政府对斯诺登提出起诉,并吊销了他的护照。六月十八日是斯诺登的三十岁生日,他决定离港,当晚发表两个小时的公开讲话,斯诺登的代表律师何俊仁在场。

维基解密及时地帮助斯诺登在香港取得了一份特别难民旅行证。据何俊仁律师称,斯诺登只是一个孩子,这样的严重后果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六月二十一日,美国通知香港引渡斯诺登。

香港在得知引渡通知后,未经香港议会讨论,未经香港法院裁决,在四十八小时内即决定放走美国的通缉犯,六月二十三日斯诺登离开香港。曾经严格堵截异议人士入境的香港当局解释说,因为技术原因没法阻止泄密的斯诺登出境。明眼人都看得出,放走斯诺登是北京的指示。

此段时间,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纷纷极尽渲染之能事,不遗余力地炒作∶斯诺登金蝉脱壳,斯诺登涮了记者一把,普京称斯诺登已抵俄/任何指责都是废话,┅┅。六月二十五日我听到CCTV报导此事件时评论说∶当记者询问欧巴马有关斯诺登事件时,欧巴马轻描淡写地把这个烫手山芋推给了法院。CCTV的这个误导令我喷饭,美国是司法独立的国家,这类事件当然由法院决定处理,总统怎能乱说干扰司法程序。

虽然这类事件一进入美国司法程序就变得分外繁杂和缓慢,但此事件仍会使人们自然联想到三个关键。

关键一∶谁是斯诺登事件背后的真正策划者?

斯诺登比我的女儿还小两岁。在美国生活几十年的人都知道,连我们自己都因长期生活在人事关系单纯的美国而变得头脑简单,更不要说我们的孩子一代。在我看来,我的女儿就是个空气头,虽然她是名牌大学毕业,又取得名牌大学的经营管理硕士学位。回头再看那个连高中文凭都没有,一直做看门门卫的会玩电脑的斯诺登,如果背后没有人挑动他并给他出谋划策,他这样的“美国孩子”会采取这种极端行动吗?我们还知道,美国的年轻人都储蓄不多,他们不懂节省和存钱,斯诺登一直收入低微,直到四年前他得到这个合同工的工作才宽裕起来。如果没有一个令他相信的方面向他保证,保证他在香港的生活和旅行费用,他再空气头,也自然会担忧香港的高消费会很快耗尽他的储蓄。更何况,他是向公司请假一个月,说是去香港医治他的癫痫病。他是不是被人忽悠得真以为人家会包他在香港治病!何俊仁眼中的这个孩子哪里能想到,忽悠他的人榨干他就踢开他,他惹下祸只好自己逃,哪还有治病的份?

谁会挑动和忽悠斯诺登?俄国?古巴?或者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这类反美左倾的南美国家?非也。这些国家要挑动忽悠斯诺登,绝不会安置他去香港,那是中国的地界儿,只有中共政府才独具这个嫌疑。虽然当前美国政府还不可能发表详细指证,但已有美国议员直指中共政府是背后策划人,还指出,斯诺登把他的存款转入中国,自己学习中文,他的女友与中国有关系。

关键二∶美国 “ 镜计划”真的如斯诺登所言是危害人民隐私的邪恶计划吗?

英国《金融时报》的名为《斯诺登不是英雄》的社评指出∶“他(斯诺登)向《卫报》(The Guardian)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披露的信息,凸显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窃听活动的普遍性。但他所揭露的那些行为并没有任何违反美国法律之处,泄密内容也并未让国家安全局努力做的事情失去正当性。┅┅在国家安全局的 镜计划(Prism)和其他电话及网络通讯监听计划中,美国公民隐私受到的保护远强于外国公民,这理所当然地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关切。美国必须对这种关切作出回应。它还必须出台更严格的措施来保护美国公民的隐私。但在将斯诺登当作一个英雄般的告密者之前,我们应该记住∶他寻求庇护的那些政府,却很少关心本国民众的权利。”

被人们认为早已收入中共旗下的《世界日报》也承认,斯诺登事件后的美国民意测验显示,百分之六十二的被调查者宁愿隐私受损也不愿再发生九一一。

九一一以后美国政府加大的监控计划都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安全的必要之举,只是还做得不够,最近发生的波士顿爆炸案就说明美国政府做得不够。炸死的三人中还有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美貌的优秀女留学生。我认为,死亡家属应该状告美国政府失职,要求赔偿。

我的电脑定期遭到病毒袭击,每回都有不同花样的病毒。我每每给AT&T打电话要求帮助,他们会告诉我,袭击来自中国,你在他们的袭击名单上。远在美国的我都不放过,身在中共国的人民又怎能幸免?中共政府这种对人民骚扰和破坏式的监控是出于维护极权统治的稳定——维稳。他们花中国纳税人的钱不受监督,为所欲为,其能量和gong效可谓巨大,尤其对欧洲和美国学术界、政界的收买和渗透,经过二十几年的经营,更是游刃有余,滴水不漏。其对美国情报系统的收买和渗透也绝不会放松。

关键三∶窃取哪种情报是严重侵犯国际关系底线的?

为了国家安全而监察和窃取它国情报已被各国视为常态,因为它并没有触犯国际关系的底线。但为什麽中国窃取情报的行为却遭到以美国为首的诸多国家的严重抗议和警告?因为,中国总是窃取它国尤其是美国的技术产权即智慧财产,也就是窃取人家的高科技新技术,等于去电脑中偷人家的存款(高科技财产)。中国方面的这种行为使美国高科技公司一片怨声载道,美国的警告也给中共政府极大压力,这次习近平访美与欧巴马会谈也不会躲过这个话题。巧的是,斯诺登此时给美国来了个大歪脖。反倒是习近平得到爆料反守为攻,及时地在美中习欧会谈时义正言辞地抗议美国。没有预谋策划哪会来得那麽巧!

挺谁谁就倒的中国将军张召忠这次又挺斯诺登了。他说,斯诺登 密等于美国损十个重装甲师。殊不知,斯诺登只是个合同工小人物,他接触的情报级别很低,他哪有张召忠吹嘘的那个威力。相反的是,斯诺登事件使我们又一次清楚地看到,在维护国家和人民安全之时,美国上下左右团结一致的美国面貌。

我在感动之余也劝告美国,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这二十年来贪图经济利益而被中共政府拉向堕落,斯诺登事件应该使美国政府和国民警醒,由此认清共产极权国家的虚假面目。

三妹于芝加哥

二0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2013-07-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