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同情斯诺登的知识分子是专制的帮凶

作者∶南京龙

亡命天涯的文明世界的叛徒斯诺登不断搞出一些动静,以吸引全世界的眼球。他维护人权和隐私权包装他叛逃的险恶用心,竟然使得一批幻想在地上建立天堂的乌托邦梦游者为之喝彩。他们无视这样的事实∶无论是斯诺登,还是他们自己,能找到一个比美国更尊重人权更保护个人隐私的国家吗?答案是否定的。

有人会说,美国难道就不能指责,这个国家的政府不能背叛吗?美国的麦卡锡主义、种族歧视、越战不都遭到过人民的反对,最终,正义不是都在反对者这一边吗?问得好。美国的高度文明正是在人民和政府不断博弈中,在自由民主的政治框架下,在一个相对公平的司法平台上建立和不断完善起来的。那些参与博弈的领军人物还成了美国英雄。比如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后来成为美国民主演进史上不朽的人物。而斯诺登在干什麽?他在向专制国家泄露国家安全的机密,向恐怖分子交底,在国际流窜犯陪伴下,编织维护世界人权的花言巧语,挑起世界对当今文明最坚强的后盾——美国的仇恨,向最无人权可言的极权主义国家提供攻击羞辱美国的炮弹。

斯诺登难道是为了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免于 镜监控而战斗吗?在这个恐怖分子和极权主义势力拼死抵御文明大潮,在野蛮、横暴、独裁、专制于多个地区肆掠,在北非和中东自由还很脆弱、黑暗势力还可能卷土重来的严峻时刻,多少独裁者、恶棍和流氓梦寐以求民主带头大哥美国拆除 镜,解散联邦调查局对敌间谍网,也就是解除世界文明保护者的武装,拆除自由世界的防护罩。此时斯诺登的登场令他们欢呼雀跃一点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一些呼唤自由的人们,那些饱学多识的知识分子,也在跟著起哄,并不失时机地贩卖他们超离现实的价值观。

斯诺登其实就是个反叛上帝的路西法,徒有天使的外形,却是反对上帝规则的撒旦。他离开天堂,走向的正是地狱。令人不解的是,那些身处地狱呼唤自由的混球却依然把他当做天使来歌颂。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中的一段话可以作为他们这种乖谬行为的注脚∶

为什麽所有这些社会哲学都支持这种对文明的背叛?它们深受欢迎的秘密何在?为什麽它们能吸引和说服如此之多的知识分子?我倾向于认为原因在于它们对一个不符合、也不可能符合我们的道德理想和尽善尽美之梦想的世界,表达出一种深切的不满。历史主义(和相关观点)支持对文明的背叛这一趋势,或许应归因于这个事实,即历史主义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我们文明及其对个人责任感的要求这一特性的反抗。

何为历史主义?在同一本书里,波普尔是这样简要描述的∶在他们看来,个体的人是一个工具,是人类总体发展过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工具而已。他还发现,历史舞台上真正重要的演员要麽是伟大的国家或伟大的领袖,要麽就可能是伟大的阶级或伟大的观念。无论如何,他想试图理解历史舞台上演的这幕戏剧的意义;他想试图理解历史发展的法则。如果他在这方面获得了成gong,他当然就能预测未来的发展了。那样,他就可以给政治学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并给我们提供可行的忠告,告诉我们哪些政治活动可能成gong,哪些政治活动可能失败。

中国近代以来,尤其是五四以来,思想界就是在这种历史主义阴云的笼罩下走到今天的。一部分知识分子甚至至今还沉浸在无政府主义及其孪生兄弟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梦魇中。网友十分形像地讽刺为∶吃地沟油的命,操地球人的心!在斯诺登泄露的那些国与国之间正常的鸡零狗碎的谍报面前,竟然惊疑不置,张皇失措,以致毫无心肝地将民主世界的自卫手段与极权主义的专制手段相提并论,等量齐观。在这时,他们俨然站在最高的道德审判台上,指点世界和人类,吹捧一个叛离文明世界的人渣,一个名副其实的罪犯。他们不知不觉地站到了极权主义一边。这样的低能儿,你能指望他在民主狂飙到来时有所助益吗?恐怕他能不阻挡、不反水、不捣乱就万幸啦。

——原载《博讯》2013年7月3日

2013-07-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