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从斯诺登事件看中国民主斗士的犯浑

作者∶南京龙

斯诺登究竟是个什麽人?五毛病态的喧嚣不值一谈,可以不论,问题是一些民主斗士也犯浑了,也竟然对斯诺登的行为大赞特赞。他们的理由无非是,作为一个个人敢於挑战强大的政府,而且是为捍卫美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隐私权。他们还引用美国第三届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名言“信赖在任何场所都是专制之父┅┅”,梭罗《伦公民的不服从》中的“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等警句,要求底层屁民不要一味地选边站,不要认为凡是美国的都是好的,错了就是错了,不因为干这事的是你心目中向往的自由之邦,就死不认账。他们大义凛然,仿佛站在人类道德、公义的制高点俯瞰全球。他们清高自负得离谱,幼稚可笑到了极点。这其实是多年被洗脑的严重後遗症之一∶在他们的脑海里充斥的还是乌托邦那一套,接近无政府主义的那一套,马教的历史主义和牵强附会的唯物史观。他们丧失了起码的认知能力。

问题很简单,斯诺登果真是个英雄,为什麽不在美国本土发难,而跑到一个专制国家的管辖地来爆料。美国的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警察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不动声色地将他关押或者干掉,然後用威胁和封口费让他的家人和媒体都闭嘴?斯诺登叛逃之前存在这样的危险吗?果真他说得有道理,为什麽美国人不群起响应?难道美国人在个人权利的维护上不敏感、不开化,还处在自由意识的蒙昧阶段?那美国还是美国吗?

说得难听点,斯诺登就是个犹大式的人物,为了三十块金币出卖了耶稣後自觉愧悔的犹大。他以为美国的对立面不但为他喝彩,还会待他如上宾,给他住进可以抚弄孔雀羽毛的宫殿里。不幸他打错了算盘。他的结局也许和最终在树上吊死的犹大相似。客气点说,这个脸色惨白目光忧郁的年轻人也许是一个心理疾患严重的病人,他跨出出卖他祖国利益这一步时完全是神经的短路。他企图挑动大国之间的战幕并没有拉开,不但没拉开,简直是纹风不动。此刻,他在香港的藏身地一定是处在极度绝望中。上哪儿去呢?冰岛还是死亡之乡?

如果我们把18世纪中叶以来一切批判“资本”制度的主义理论抛开,我们会很清楚地看到,人类的政治文明是怎样走到如今这一步的。从十三世纪那一次英王约翰被迫签署大宪章以来,人类进行了8个多世纪的拉锯战,经过一场接一场血与火的洗礼,特别是二战以来,第三波、第四波,以致阿拉伯之春,包括正在进行中的叙利亚民主和独裁的决战,终於实现了绝大部分国度由宪法和法律来限制国家权力、让统治者不得不屈从民意。这是人类争取最佳政治形态不懈努力的硕果。正像美国前总统布什在一次演讲中所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弗兰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是有道理的。不仅是当下的世界,回溯几千年人类走过的道路,反复比较各种政治制度和政治实验以及政治幻想,进行千百万次的试错,没有理由不认为达到这样的政治文明不是一个新境界。

只有顽固的历史主义者,那些由於利益驱使死抱著已经被证明破产的意识形态的政治集团还在用空洞的美好未来迷惑人民,用超越当前最高政治文明的虚幻图景招摇撞骗,绑架役使人民。他们拒斥宪政,就是不想已经拥有的特权受到任何约束,变换手法相继开出大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小康和实现什麽什麽梦想的空头支票,处心积虑地抹黑迄今所达到的最高政治文明,连政治文明基本常识和普世价值的词语也不许讲。在这种情况下,斯诺登出现了,他们如获至宝,好像美国跟他们相比不过半斤八两,而他们许诺人民的将会是超越当代政治文明的天堂里才会有的民主和自由——历史已经证明那些不过是一个个美丽的泡影。

一些才装了一点民主墨水的民主先生虽然没有这样的不良动机,却惊呼当代的政治文明缺失,可是他们连选票都没有,在上网都要实名制的情况下,对美国政府设置用於维护安全的 镜计划也表现得怒不可遏,义愤填膺,对揭露此事的斯诺登高度评价。这些人怎麽会这样的呢?斯诺登叛逃泄密难道是想进一步去恶扬善,提升美国的政治文明?美国的政治文明往哪儿提升?民主先生预设的理想境界在哪里?是在无政府主义的蓝图里,还是在乌托邦的小说中?在 镜的照射下,他们显出了历史主义思维的庸俗心态和丑恶嘴脸。如果说早先一批社会主义者是出於天真浪漫和悲天悯人,那麽,现在视斯诺登为英雄的民主先生们不过是一批脑残和白痴。

2013年6月22日

——原载 [博讯] boxun.com;原题∶ 镜映照出一批脑残和白痴

2013-06-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