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扁案」到底是什麽性质


《台湾海外网》编者按∶陈水扁前总统申请重新加入民进党引起争议,关键点是如何看待「扁案」。陈水扁贪腐吗?有罪吗?曹长青先生在扁案早期曾写过数篇分析文章,本网重发几篇,来共同探讨「扁案」到底是什麽性质。

陈水扁「罪」在哪里

曹长青

陈水扁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完全是预料之中。一年多来,从检方到法院,在扁案审理过程中的种种践踏司法公正原则的行为,早已注定了今天这个审判结果。事实上,在扁案尚未被正式起诉时,陈水扁的罪早已被定好了。台湾经过二十年的民主转型,今天司法仍成为国民党的工具,这不仅是台湾的悲哀,而是台湾的悲剧。

国民党在台湾专制五十年,对台湾人民镇压、迫害、歧视、洗脑,造成无数生命损失和家庭悲剧。但陈水扁代表民进党执政後,不仅没有对国民党残害台湾人民的行径进行清算,反而一路尽最大努力缓和冲突,试图使这个转型过程更平和。陈水扁政府对国民党的巨额党产问题、宋楚瑜的巨额海外汇款问题等等,都没有采取任何激烈手段。这些做法是否正确,有待商榷。但它反映出陈水扁政府期待缓和两党冲突,稳步走向正常两党政治的意愿。

●马政府已成北京傀儡

但国民党的马英九政府上台後,不仅不悔改以前国民党给台湾人民造的孽,用重新执政的机会,证明国民党要以新的民主政党的面目对待台湾人民,却是立刻制造一个杀气腾腾的清算氛围∶继陈水扁之後,起诉一连串的绿营领导人。随後就越来越嚣张、越来越频繁地跟对岸共产党政府合作,直到今天,刚执政一年,已经成为北京傀儡政权的地步。陈水扁案的每一步,不仅有马政府的直接干预,更有北京政府的鬼影一步不离地跟著。

陈水扁家族如果贪污,当然应该审判,无论前朝国民党官员是否也贪腐。但问题是,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审理就违反程序正义。在这样的前提下,今天这个案子已经完全面目皆非。如果检方理直气壮、一切证据确凿,他们完全没有必要通过媒体定罪、硬换法官、长期羁押、押人取证、篡改审讯笔录等一系列违规、违法行为,更没有必要刻意把陈水扁的自我陈述故意拖到後半夜,等媒体都截稿了,记者都撑不住了,而且也把被告拖到精疲力尽的程度才让他说话。审判长如果很自信,应该不害怕陈水扁的自我辩护让更多的民众知道。但检方这一系列严重违反司法程序正义和卑劣的小动作,都只能让人们更相信∶在陈水扁案件中绝对没有司法公正可言!而且贪腐只是他们借刀杀人的武器。

●台独被等同恐怖主义

他们选择在九一一这天判陈水扁,就是要清清楚楚地告诉台湾人民∶陈水扁是恐怖分子。在他们眼里,陈水扁就是窃取过总统位子的恐怖分子。当年马英九在哈佛读书时不就写了把台独运动等同恐怖主义的英文论文吗?国民党是一直把搞台独的人当作恐怖分子的,两蒋时代是,今天也是!在国民党政权前所未有地亲共、联共的现状下,陈水扁成为首先被屠宰的对像,实在毫不奇怪。

绿营当然也有相当一些人对陈水扁家族严重质疑,对扁案给绿营的重创十分愤怒,这些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陈水扁有没有可能贪污?当然不排除。但这是第二步的问题。我们首先必须追求的是司法公正的环境,只有在司法公正的前提下,才能再来谈陈水扁是否贪污的问题。在目前司法巨大不公的现状下,在目前这个已经被审理得面目皆非的案件中,人们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做出正确、公正的判断。陈水扁案是无法探讨的。我们绝不可让第二步才应该追究的问题,来阻碍了我们视线、搅浑了我们的思维、阻止了我们对第一步司法公正的追求!

●办绿不办蓝政治清算

正如很多西方左派并不促使中国和中东国家走西式民主道路,理由是西方并不完美,美国也问题多多。但这是第二步的问题!等我们有了自由,有了选举,再让我们来探讨下一步的完善问题。别拿第二步的问题来阻止我们走第一步!今天,谁拿陈水扁家族可能严重贪污的议题,来削弱我们对第一步司法公正的要求,这就不仅头脑不清,更是正中马英九政权下怀。

扁案除了司法严重不公的事实之外,这里面还有一个历史共业的问题。无论检方指控的陈水扁贪污是否真实,在国民党官员一概逍遥法外,办绿不办蓝,而让陈水扁上绞刑架的做法,是毫无疑问的政治清算。检方在此案中一系列的公然滥权,远远比任何个人的贪污行为都对台湾民主具有更强烈、更久远的破坏力。而这种政府利用司法进行政治报复所造成的危害,是千百个陈水扁即使贪污也完全无法比拟的!其分量的轻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台独是罪!入联是罪!

在马英九国民党主导下的扁案的性质,我想再一次用原中共外交官陈有为在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的文章提醒大家记住∶陈水扁的罪行不仅是经济的,而且是政治的。八年来,他强力推行「一边一国」的台独政策,在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领域中大搞「去中国化」,进行「入联」活动,推行金钱外交妄图扩展国际空间。他是台湾有史以来给人民带来最大损失、最大灾难与最大痛苦的领导人。

大家清楚了吧∶台独是罪!一边一国是罪!台湾入联是罪!这是一语道破国共两党联手重判陈水扁的经典宣言。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9年9月13日「星期专论」


国民党「灭扁」计划的背後

曹长青

陈水扁家庭海外汇款案,简直像是一场没有间歇的连续剧,几乎每天都有「爆料」,用一种铺天盖地的煽情文化,未审先判、舆论定罪。表面看,这是义正词严地打击贪腐,但其实剧本背後,有著深远的政治背景和阴险的党派企图∶

八年前,由於李登辉没有重用宋楚瑜这个「美丽错误」,导致国民党分裂;准备还不那麽成熟的民进党,在只得近四成选票下获得执政权。对国民党来说,他们更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根本无法接受;这种政党轮简直是台湾本地人「窃国」!於是他们先把怨气发在李登辉身上,围攻他的住宅、逼他离开国民党,尽管李登辉是一心一意支持连战的。经过四年集结,曾相互对骂的连宋在「仍计前嫌」的情形下联手,要再造党国,以为双方加起来起码有近六成选票,结果又是完全没想到「连战连败」。可想而知,他们怎能咽下这口气?於是本土政权的代表陈水扁,自然就成了国民党发泄愤怒、甚至仇恨的目标。

先是以枪击案是「自编自演」的荒谬理由,大闹天宫,再次拒不接受选举结果。但两、三年下来,国民党「真调会」的各种努力都无法证明「自编自演」的指控。这条把陈水扁扯下台的路走不通了,又想在立法院罢免总统,但无法拿到规定的三分之二票;法律上又走不通了,就发动「倒扁」,想用街头运动推翻民选总统。但这不仅没有获得多数民众的认同,反而刺激了绿营的凝聚力。红衫军以一败涂地收场,又是一股咽不下去的气。然後,在马英九「特别费」直接汇私人帐号而判无罪的情况下,要用特别费定罪陈水扁,更凸显「双重标准」,会使绿营群情激昂,这个案子就很难硬办下去。

●煽出「杀人舆论」再办「性骚扰」

在这种背景下,出来了「陈家海外汇款案」。这个案子的「问世方式」就很不寻常∶它不是由检方根据已掌握的证据,认定陈水扁嫌疑违法,用正式起诉他而公开宣布此案,而是由国民党的立委出面开记者会「爆料」。然後通过媒体不断渲染,煽动情绪,形成舆论定罪。

但现在「舆论」有了,愤怒情绪也基本形成,马政府却要回头去重点办「国务机要费案」。这一点非常值得人们深思∶「国务机要费案」才四十万美元,而海外汇款案有两千多万,不仅数目悬殊,且後者涉「洗钱」,量刑程度当然更不同。如果说国务机要费案是「性骚扰」,洗钱则像「杀人」。现在放著可能「杀人」不重点办,却回过头来先办「性骚扰」,显然不符合基本的逻辑和常识。因为只要查实「杀人」,就可能判死刑,根本就没必要办那个「性骚扰」了。

但马政府为什麽不按常理出牌呢?奥秘就在这里。首先,为什麽采取爆料的方式?正式起诉多有力呵。但他们不能。因为没有拿到陈水扁家庭贪污和洗钱的证据。我们设想,如果他们有清晰的线索和证据,会这麽著急吗?绝不会!而是会悄悄地、稳步地,把所有罪证都拿到手,然後一锤定音,打死陈水扁。但为什麽不这麽做呢,就是因为没有「洗钱」的证据。所以他们才用找人爆料的方式,用媒体炒作的方式,在没有拿到罪证之前造成轰动效果,让舆论、大众给陈水扁定罪。

舆论定罪的目的之一,就是利用「义愤」,解除绿营对陈水扁的支持,然後对「孤立」的陈水扁可任意政治凌迟,以解他们对绿营拿去八年政权的心头大恨。煽情起到了相当效果,连绿营理论家都认为「这个家庭比国民党更可恶」,台独元老更高喊要陈水扁「跳海」自我了断。连绿营精英都这样激动、愤怒,这足以证明他们把绿营百姓的情绪调动到何种地步。

●要挺「司法公正」原则

在达到了这个目的之後,现在他们再回头办「国务机要费案」,自然就不再有绿营的群情激昂和杯葛抗议了。因为他们已经用爆料方式的舆论定罪,把绿营的人都吓住了,吓跑了,甚至唯恐不及地要和陈水扁切割。主题跟「挺扁」毫无关系的八三零大游行,绿营的四大天王,除了游锡堃,其他都不见踪影。而这也正是国民党要的「效果」∶让陈水扁吓死你们!没经济问题的,要以「和陈水扁切割」树立自己的「反贪腐」爱清廉的形像;有潜在问题的,更要和陈水扁划清界限,期待蓝营放过他一马。在这种情况下,陈水扁已是孤家寡人,任蓝营宰割。

在红衫军倒扁的时候,我曾写过几篇星期专论,主要强调两个原则,我们不是支持陈水扁这个人,而是支持两个原则∶一是不可用街头运动推翻民选总统的宪政民主原则;二是支持陈水扁政府所代表的台湾国家正常化的方向。今天同样,我们也不是要支持陈水扁个人和他的家庭,如他们违法,绿营绝不可包庇和护短,必须支持独立司法审判。但在台湾这种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人们更要挺的是「司法公正」的原则。在马英九把特别费当作私财申报了都无罪情况下,怎麽还要追究同性质的绿营领导者的「特别费」?这不是赤裸裸的用司法做工具进行政治清算吗?

●「爆料煽情」是「麻醉剂」

国民党用爆料煽动起「恨扁」情绪,就等於给绿营整体打了一支「麻醉剂」,在整体没有知觉之後,他们就可以对任何绿营领袖任意动刀了。陈水扁後面,还有一长串的名单——游锡堃、陈唐山、杜正胜、吕秀莲等最坚定的台湾派,都被「特别费」起诉,都可能被以此类推、定罪。这样,国民党就可以铲除本土精英、摧毁绿营士气;让你们一蹶不振,元气长期恢复不起来,於是达到他们连续掌权的战略目标。

六十年前的「二二八」,台湾精英几乎被杀尽之後,才有了国民党外来政权的长期统治。今天,卷土重来的国民党,要再次清算本土精英,灭掉你们的元气。只不过这次先用「煽情麻醉剂」让台湾人失去要求司法公正的警觉,然後再用「司法」软刀子屠宰你们。而面对这种屠杀,绿营还得说「该死」。这真是令人恐怖。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9月7日「星期专论」


从海外看陈水扁案

曹长青

陈水扁案三审定谳後,当事人被正式迁往监狱服刑。纵观扁案,起码在五个方面值得重申和重视∶

第一,违反程序正义、政治干预司法。扁案先被舆论审判,後押人取供、长期羁押等,都让人想到中国文革时毛泽东打倒政敌的方式,完全是意识形态压倒司法。而临时撤换(凭抽签拿到审理权的)法官,让判马英九无罪的人来审理、判决马英九的政敌,这是政治干预司法的明显标,从而使扁案毫无公正公平可言。在三审定谳前夕,马英九总统宴请司法界高层主要人物,对扁案下指导棋,说什麽「国民的期待」。最基本的司法常识是按事实审理,简直不可想像,一个哈佛毕业、做过法务部长的现任总统,居然要求司法界按所谓人群的「期待」判案。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如此明火执仗地用行政权力干预司法,实令人瞠目。

●为什麽马英九不被带手铐?

第二,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陈水扁最早是因总统特别费案被起诉,随後立刻被戴上手铐。但马英九也因首长特别费案被起诉,司法机关为什麽没有按照同等原则,给马英九戴上手铐?这本身就是司法双重标准!陈水扁被起诉後,就被羁押,在三审定谳前,被羁押两年多,理由是担心他「逃跑」。但马英九特别费案被起诉後,怎麽不被羁押?为什麽不担心马会「逃跑」?而且马英九还有美国绿卡,他妻子也不残障,更有「逃跑」条件。这样两种对待,完全违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第三,利用制度漏洞打击政敌。无论是特别费案,还是政治献金等,都是国民党独裁统治时代留下的後遗症,有严重的制度问题,应从政治层面进行改革,而不应用它作手段打击政敌。在马英九特别费案遭起诉时,我曾撰文,马英九不应因此被定罪,因这是制度漏洞的政治问题,不宜司法审理。任何政党拿司法做工具,损害的都是民主制度。扁案的主要症结,是如何看待政治献金问题。如认定陈接受政治献金是「受贿」,那为什麽送钱的人不算「行贿」?实情是,如法律追究「送钱者」,势必牵扯出∶他们也给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送了钱」,而且数额可能更高。送钱者不是行贿,拿钱者却是受贿,如此缺乏逻辑的判案,哪有最起码的司法公正?

●滥用司法比贪腐更可怕

更有甚者,马英九拿到的那些政治献金为什麽就不是「受贿」?根据媒体报导引述的李远哲和柯建铭的披露,马英九在选总统时,就有科技界等大老,给了他约十六亿台币。而马英九夫妇按规定公布的他们个人的十多个帐号中,根本就没有这十六亿。那这些钱都在哪里?当然马夫妇不用把钱汇到海外或把现金藏到银行金库,因为没有人敢查他们的账,国民党从来都是清算别人。

第四,政权滥用司法远比贪腐可怕。我在评论陈水扁案时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即使、假设陈水扁有贪腐,它造成的损害,只是毁掉个人;而马政府和国民党利用司法做打击政敌的工具,践踏司法而造成的损害,毁掉的是台湾的司法机制,毁掉的是整个国家的民主制度!中国传统文化向来推崇「先圣後王」,过於强调人的道德性,什麽圣人、完人等。而西方则是追求制度的完善,相信制度的保障,而不是什麽圣人。相信「圣人」是制造和保护腐败的最大温床。国民党遗留下来的千苍百孔的制度,是远比清算陈水扁更严峻、更当务之急的问题。在野党对此议题不仅鲜有抗争的声音,甚至近乎成为顺应国民党宣传的牺牲品。

●撕裂族群的马政府

第五,扁案处理强化蓝绿对立,有损族群和解。一个谁也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台湾蓝绿的对立,带有强烈的族群分裂色彩。马政府在扁案过程中的肆无忌惮,不仅表现了强权的霸道,也彰显了一个族群对另一个族群的毫不在意。陈水扁没被定罪前,被非法羁押七百多天;送进监狱後,还被和其他犯人关进一个房间。这实在过分!在南韩,全斗焕总统不仅被控贪污两亿美元,更有光州血案责任(下令镇压,导致几百平民丧生)等叛乱罪,但被判处死刑後不久就被减刑,一年後就被特赦;在关押期间,他也没有受到任何羞辱和虐待。陈水扁执政八年,没有任何血债,所谓贪腐,也主要是政治献金,在相当程度上是制度使然、历史共业。现在,还要把他的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残障妻子关进监狱,而不顾台湾的现有法律(生活无法自理的残障人士可不用进监狱服刑),这不是更刺激蓝绿对立的挑衅行为吗?

只是上述五点,就清楚地表明,陈水扁案不是一个司法案,而是一个政治清算案。但整个华人社会对这个严重违反司法程序正义的操作,远没有对所谓的贪腐愤怒,这个现状是华人社会习惯「人治」而漠视「法治」的最典型一例。

在整个扁案审理过程中,民进党始终没有对司法机关的违反程序正义和司法公正原则作出强有力的抗议;在五都竞选中甚至对这麽重要的议题完全回避,对国民党狂热煽动扁案,以此转移它自己是最大的腐败、利益集团这个事实,既没有警觉,更没有勇气挑战。这不仅是绿营的悲哀,更令人对台湾的民主制度能否保住而忐忑不安。(作者曹长青为独立评论员)

——原载《自由时报》2010年12月12日「星期专论」

2013-05-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