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刘小枫“国父”论,引起网友批评、愤慨


(一) 刘小枫“国父”论

刘小枫∶今天宪政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评价毛泽东(http://t.cn/zTs2SA6),实际上毛泽东是中国学界和中国历史上的大问题,问题就在于,谁是中国现代的国父?从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中考虑,蒋介石已经被开出去了,那我们说是孙中山接着毛泽东,孙中山比起毛泽东差十万八千里。

(二) 网友留言,评述刘小枫“国父”论

萧-_-瀚微博212世∶这是被自己的智力优越感和无知双重毁掉的典型例子。前者因为看不上自由主义所喋喋不休的简单常识,所以要独辟一径——哪怕那是条死路也在所不惜,因为至少显得与众不同;后者是刘小枫号称研究宪政,但于制宪并未下过gong夫,完全外行。他将专制与共和设为二元对立,牛头不对马嘴,

慧心J∶这个国家有多少学术精神。不过都在拿著学术阐发自己的思想。历史不过是他们眼里的小姑娘。//

万吉庆∶刘小枫的言论与基督徒背景的知识分子很不符。 (4分钟前)

焦大太爷∶如果没有科学精神,又没有悲天悯人的人文思想支持,文人就是狗,连狗都不如,就是狗摇的尾巴尖。

基督徒曼德: 刘小枫疯了,羞辱了他早年研究基督教的美名。私欲坏胎、生出罪来。认魔鬼为父,注定灭亡。

红红钱∶那就做你的父吧,有良知的国民不会认贼作父。 (40秒前)

三新堂∶专家=脑残疯子。

萧-_-瀚微博212世∶这表明堕落确实是会无底线的,现在的刘小枫是不是应该把他早年写的那些书全部烧掉绿色的

江南风∶看了原文,有一些有意思的观点,比如一个国家需要有独立的国防,不能依靠别国解决自己的问题,要独立等。但是都是侧重谈国际势力对中国的影响,至于一个国家内部自身的理念和势力变化基本没有谈。外交和内政是不同的领域,适合不同的理念和方法,不能因为列强的干涉就否认普世价值。此文逻辑混乱。 (4分钟前)

辛普森的逆袭∶你见过送出去几百万公里土地的国父麽?你见过饿死几千万人口的国父麽?你见过到死不肯放下权力的国父麽?你见过认斯大林做干爹的国父麽? (16分钟前)

兔子老愚: 认贼作父!哲学研究到最后竟成白痴!可叹!

中华亲爱家∶ 我对刘小枫本文的初步评价是∶这是一篇邪恶和无耻的文章。不要以为,你有一大堆的理论和词语,你看不出你文字中的邪恶和无耻。或者,用赵本山某小品的话说∶不要以为你穿上了马甲,人家就认不出,你是王八。刘小枫的神学著述,是冒牌的,可称刘忽悠,刘小枫用神学理论,来忽悠缺乏神学gong底的中国大陆学人。

罗小白同学∶刘小枫近日的一番尊毛言论,居然成为了微博热点。在我个人的思想成长过程中,他应该是影响最大的一位学者,所以才会特别感慨。从他去重庆,讲抗美援朝与大国崛起等等举动,我对他喊要尊毛毫不意外。从他开始推崇保守主义的施密特与施特劳斯开始,自由主义脑残粉的我就知道,我只能目送而非跟随他了。

长津英豪∶当初很多人说喜欢他,唯独我对他嗤之以鼻,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福瑞德∶看到说政治是个非常非常复杂的东西这句话就没往下看,凭这句话就能知道刘小枫是什麽人。

赵楚∶刘小枫说二战战后中国的国际处境比一战更为不公正,是彻底的胡说八道,kui对数百万战死英灵,也kui对数千万战时死去的同胞。一战后在中国治外法权依然故我,青岛由德国转给日本,二战后名列四强,近代第一次达到完全主权。刘为讨好现实如此颠倒黑白,真可谓丧心病狂。

freeheart1 刘的干爹是腊肉

邝海炎∶刘小枫的书触碰过我青春的敏感部位。在把宗教当精神鸦片、视公意和历史必然律碾压个体为当然的国度,冬妮娅让我感受到宗教温情,玛丽昂让我明白自由伦理与人民伦理的纠葛,牛氓让我懂得怨恨与社会主义精神的关联。如今,“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刘小枫却栖于“国父论”,精神病医院到了!

地下青年∶看了刘小枫最近的一些言论,很不理解。决定明天扔掉他这本《拯救与逍遥》,本来之前还有本《诗化哲学》的,借丢了。刘小枫本来擅长神学、美学与哲学,可偏偏去政治学与历史问题上胡说。此举没什麽别的意思,只是想到他最近的一些言论,再看到自己书架上竟然还有他的书,很是别扭,故决定扔掉。

曾广乐∶刘小枫这种人的危害之大,还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到。这种投机分子国外国内到处跑,从不踏踏实实地看书做学问,但很会搞东西——一会二组织一班人马编一套丛书,一会儿又组织一班人马翻译一套书等,很会做一些沽名钓誉的事情,而实际上他始终是一个没有真正学问的人,所以才会有如此脑残的思想与言论。

秋风论道∶从未读过刘某一个字。不知为什麽,从一开始,对刘即无一丝一毫兴趣。 (5月20日 09:59)

张闳∶从前,刘一直披著哲学或神学的外衣,或用借用晦涩隐喻,或扮演幕后师爷,很少直截了当讴歌暴君。这一回脱了外衣直接上,可见是“时间紧任务急”。

SamuelTwitter∶以前也买过他的书看,觉得神神叨叨的,看不下去,后来刘瑜一篇文章直接把他裤子给扒了下去(见 http://t.cn/GAlPT )。左派右派每个国家都有,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中国的很多所谓的左派根本就是讨厌摆事实讲道理,一门心思媾和著要用权力摁死你,笑。

兰陵老夫子∶无耻舔菊,没有人格。 (16分钟前)

山阴道士∶ 刘小枫杂七杂八的学了很多,喜欢乱扯。但他基础的文化历史修养还是太差,李泽厚就批判他“缺乏历史感”。他就只能东抓西抓各种半通不通的东西来讲什麽“哲学”“神学”或者“人性”“现代性”之类的概念,算是走火入魔,废了。

老桥∶一直以来,我以对毛的评价作为判断人的标准,凡拥毛、赞毛、粉毛的,不是无知,就是不诚实,非此即彼。认同。

说书者一枚∶不是小枫,而是大疯 (5月20日 09:05)

豆豆他爸2005∶拜读过《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的真》,感觉刘先生是个相当有思想深度和睿智的人,莫非发表这个言论的是同名同姓的其他人? (5月20日 09:08)

Raymond_HSIA∶附庸之辈,书白读了!!! (5月20日 09:38)

 纳森∶成堆的这种软骨病患者继续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这才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 (5月20日 09:54)

明伦书院弘毅∶人而不仁,如学何!//杨骞翮∶文人无行,于今为甚。 (5月20日 11:05)

老马迷途1: 刘小枫是披学者外衣的佞臣典型。 (5月20日 11:03)

沛三头∶作为学者,心要正,嘴不能歪。应言之有据,用事实说话。不是为那个党派服务的,是为社会服务的。 (5月20日 12:26)

丹青神韵∶从《耻辱者手记》《不死的火焰》那个愤世嫉俗的摩罗堕落为真正的耻辱者和死灭的火焰,再到《拯救与逍遥》的刘小枫,不但没做到真正的逍遥,更没拯救自己!结论∶堕落耻辱的时代,能持守住才是真英雄,一如高氏、书海等;沉沦的,从中不仅可窥见人性之幽暗和复杂,更可证明极权机制对人性之超强吞噬力!

苏家桥: 我一直是刘小枫的粉丝。他的 《这一代的怕和爱》、《沉重的肉身》等著作至今我仍爱不释手。他现在变得如此面目全非,我想只有这样两个原因。一是他真的疯了。天才与疯子原本只隔一层纸。不知为什麽这层纸破了。刘变成了智障。二是乡谚所谓“读书读到牛屁眼里去了”!

田园将芜-: 90年代末读书的中文系学生,也曾争相阅读享有盛名的刘小枫、摩罗、孔庆东等人的书,过了十多年,这些作者让我们都不认识了。他们转向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单纯用文艺思维去理解现实,已经太不够用了,他们失去了解剖现实提出建议的能力,只好通过偏激虚妄的话语维持自己的话语权

liking ∶一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而已,逻辑混乱,偷换概念,看完让人恶心

涂鸣华∶刘小枫只说毛泽东是国父,但没有拿希特勒比,他不会弱智到那样,萧翰的微博好像对刘不太公正。但毛是我极度讨厌的人,因为他是我的老熟人,每天都可以在同胞的灵魂里看见,我宁愿看到更多孔子的教养、庄子的飘逸、佛陀的慈悲,也不要毛的流氓和霸道。

杜导斌∶刘小枫先生的脑袋进水了?为什麽非得有个国父?如果生前是个给亿万国民造成灾难的国贼,能仅仅因他是开国太祖而命名为国父?国父不以是否执掌大权命名,美国国父许多都非总统,而是得以造福于国民和其子孙后代成立。 (40分钟前)

宋石男_ 刘小枫确有才华,对读书界也有相当贡献,但近年在政治上的堕落却不堪入目,不久前他更公开称毛为国父,真是丢我大乐山的脸啊。看来一个人仅仅有才华是不够的,他还得有稳定的价值观和独立的立场,最起码不要因为帝王师之梦而薰心残脑。

哲学老农∶2010年,他(刘小枫)为耄的朝鲜战争辩护,叫嚣什麽“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枫林仙∶【革命伤员的现代迷途 ——评作为精神事件的刘小枫丑闻】刘小枫丑闻标示的不过是现代中国在精神上的无能,中国知识分子的愚蠢和不负责任,中国现代虚无主义顽固的巨大在场。

削梨飞刀∶ 刘小枫真的有才华?您看过他写的论著?一个抒情风格的比较学的弄辞者而已。唉,欺世盗名者之所以横行于庙堂与江湖上,主要是虚名被口耳相传,而评论者没有真正研读其招数就预先认同了。

中华亲爱家∶ 刘小枫的著述,其实是一个文化泡沫。书籍写得多,文字数量大,但华而不实。与余秋雨,很类似。为什麽出版社喜欢他这样的人?为什麽《读书》等许多读书杂志,喜欢他这样的人的文章?为什麽有那麽多人购买他的书籍,读他的著述,把他当做优秀的学者?上述种种问题,值得深思,值得反思!

刘耘博士 文革中一批打砸抢烧抓分子疯狂地加害他人,给社会和受害者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和苦难。由于对文革的清算限于表面,反思不够,今天文革余孽沉渣泛起,勾结不肖文人,利用改开以来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裹挟无知者公然为文革招魂,在网络上下鼓吹暴力。不彻底清算文革,国家极有可能堕入灾难深渊。警惕啊人们!

余世存非常道∶刘小枫读了一辈子书,这一次终于忍不住,露出了货于帝王的嘴脸。教化政治并不丢人,但做罪恶者的同道则是帮凶,是读书人的“无耻之尤”。毛时代有文、武“不要脸”之人,当下这种人也多了起来。包括我在内的人对刘一度宽容,一如抗战初知识界对周作人之宽容,但他们还是作孽去了。

plcood ∶刘小枫没有学术成就、没有思想,胡写乱抄袭,出版一大堆文字垃圾!

龙洲剑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看这几年刘小枫跟随混在一起就知道他是什麽货色了。在香港他的死党是甘阳,在海外有张旭东,国内有王晓明。这些人在重庆大学由林建华做东搭起了一个窝“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一年开起惊人的薪水,只为打飞的来往两三次碰头。而和他们在一起的喽啰和狗仔们基本上都是喊著资本主义腐败,社会主义伟大的混混。

夏商∶惊闻刘小枫在某讲座上竟称毛 为国父,其性质比之前作家们抄延安讲话更恶劣。刘之译著《20世纪西方宗教哲学文选》是我的人文启蒙读物之一,当年我们这些文学小青年谈起刘无不敬仰。我不知道这些年在刘身上发生了什麽,使之丧失了最起码的价值观的判断而成为毛粉,卿本佳人奈何做贼,这让吾辈情何以堪。

罗宾汉唐∶这货竟说文革也是民主,是为文革招魂吗。 (5月18日 08:47)

北岭渔樵∶我是来看评论的。微博的一大好处是很容易让人找回心智上的自信。 (3分钟前)

孙海峰: 很正常,刘小枫们是价值幻灭而精神丧父的一代,“寻父”是其苍白余生的必然主题。哪怕认贼作父也要填充这个空虚,不然将无以受虐而死不瞑目。//

花木兰妮999∶刘小枫,你疯掉了吗 (7分钟前)

小英博士∶看来他的中国梦也是当鞋教教主,^_^看来书读得多少有时真的不重要,^_^ (19分钟前)


(三)凯迪网友“竞选参议员”四年前对刘小枫的评论:


文章提交者∶竞选参议员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很多的中国精英包括刘小枫在内,他们利用对这个所谓右的施密特的研究来转弯抹角的为专制和极权政治辩护。像刘小枫这样有著基督教色彩的精英对国内的知识分子和读书青年有著很大的影响,他们多少填平了因十年浩劫所带来的对官方继续赤裸裸的国家主义教育的反感和不满。不能不说刘小枫这些精英们的水平和技巧相当高,刘小枫一再声称施密特的政治理论极其复杂和高深,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其实这些中国精英们维护和宣扬的施密特复杂思想理论有一部分就是“出口转内销”的毛主义。

竞选参议员 加帖在 文化散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应该指出,朱学勤与刘小枫是有差别的。朱学勤还是看出法国大革命的本质,在他的“风声、雨声、读书声”里已经揭示了断头台的恶性循环。而这些朱学勤仍然是按理性逻辑推导出来的,在后来朱学勤显然是退化了,这也是事实。而刘小枫就不一样了,他是一头扎在德国理性主义的至酷里...人们一开始还以为掉进蜜糖里后来才有人发现时糖衣毒药,不过至今还有很多人吃了刘小枫的糖衣毒药还不知不觉并且发酵著。这其中王怡多少也是中毒者,但王怡至今认识不清。


(四)网友谈文化基督徒、宗教信仰:

信仰文摘∶什麽是最可怕与危险的人呢?就是懂得许多信仰知识与热心,却没有爱心的人。他们可以给人制造一种很强烈的信仰形像,但无法使人产生真实的信仰,他们的火热可以影响人,但带来的却是不正常的结果。

基督艺术M-M月刊∶研究不能带来信仰,信仰不是学术,唯有真心相信有上帝,被上帝光照,愿中国兴起真基督徒的神学家,就如欧美历史。

凌琳_活石律师:文化基督徒(刘小枫和王怡等人,自称文化基督徒)是个什麽玩意儿?基督徒就基督徒,难道基督徒之间还分等级?自称自己是文化基督徒的往往是自认比其他弟兄姊妹高,骄傲的心就给魔鬼撒旦留下破口。

心_岳∶“文化基督徒”这个词据说是丁主教发明的。后来在香港有过一场论争,都有记录。这个概念目前已经废了。因为不能用来指特定的人群。目前不妨使用∶基督徒学人;基督教研究者。前者指有信仰的,后者指没有信仰的

盐光水灵∶知识不会自然而然带来生命的改变,信耶稣才会。一切的知识如果不能引导到对神的敬虔,亦是惘然。

张千帆∶对于世风日下的当代中国来说,信仰宗教的自由尤其重要。正统马列毛已经没谁信了,那些叫嚷著“信”的人不是脑子进水,就是别有用心;刚批完了克林顿,就出国和美国人结婚。这到底是在“信”什麽?自己不信,还不让人信,甚至变相让更多的人去信“国权主义”(其实就是法西斯主义)这套有害的东西.

基督徒曼德∶说实在话,刘小枫对我们这代人成为基督徒影响很大。他是最早在国内介绍基督教神学的学者。我当时看他的《走向十字架的真》《拯救与逍遥》非常感动,我信主过程,他的书起了不小作用。但他只是文化基督徒,他不信。文化基督徒从哲学、道德、政治意义上来认同基督教,但没悔改重生无教会生活、并非基督徒。刘小枫认魔为父给中国基督徒的启示∶没有悔改重生经历和教会生活的文化基督徒的确不可靠,甚至成敌基督走狗

凡高举自己的必被贬抑∶但愿中国多点林昭这样的真正基督徒,而不是刘小枫这样的所谓“文化基督徒”。 (今天 07:58)


(五)其他网友谈当代中国学术与文化∶

谓贤∶在这个国家,每一种学问都必须为政治服务,政治需要什麽样的历史,学者就会创作什麽样的历史;政治需要有什麽样的经济学,学者就会发明什麽样的经济学;大人物可以随意发明真理,这些真理适用于任何一个领域,能够指导这个国家的政治工作、经济工作、文化工作,甚至能够指导动物交配。

【葛兆光∶绝不接受“文革”还有可取之处的说法】 复旦文史研究院院长葛兆光说∶“如果有人要说‘文革’还有可取的地方,我绝不会接受,我在‘文革’那十年经历过很可怕的岁月,从很多历史资料里面,我也认识到那个时代是很可怕的。不知道为什麽,有人能够活生生地跟自己的生活经验脱节”。

都是路过∶ 知识分子靠人民大众的劳动养活,原本应该成为社会的良心。但大多数知识分子却为了自身的安全与利益,站在了与公民为敌的立场上。他们的脊梁已经被恐惧打断,他们的眼睛已经被利益蒙蔽,即使是汗牛充栋的著述、论文、成果,也不足以洗刷他们的羞耻。

何兆武先生一句话∶“真理不在于它是不是符合国情。假如它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话,那麽要加以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要改变真理。国情要适合真理,而不是真理要适合国情”。——窃以为,特色是支流,是细枝末节,通行原理是主流,是主干。以特色拒绝通行原理,动辄“绝不照搬”,是一种诡辩!

山鸡情爱∶在事关全民幸福尊严和子孙后代权利的十字路口,学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的良知和底线。张千帆先生用自己的话,大胆表达出自己的观点,证明了他的勇气和良知,更证明了他是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公知,哪怕他是小学毕业,在我心目中,他也堪比圣贤。不替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这个年代,缺的正是他这样的人。

陈平福∶我们这些从弱智和呆子的沉睡中醒悟过来的人都知道,毛时代是愚昧、弱智、疯狂、野蛮的时代,可是有些“人”依然提倡唱红歌,吹捧红色经典,大搞红色文化,其实那是红色恐怖,是企图让我们的社会倒退到那个愚昧疯狂的时代!

旁观者马勇:重庆模式说没有就没有了,不从政治上清算或许另有苦衷,但那些风尘仆仆前往雾都站台的知识人应该忏悔,至少应该反省在多大程度上出于公心,多大程度上看中了私利。

南京师范大学哲学教师翟玉章: 中国很多的所谓学者,既没有学问,又没有良心,只是投机客而已。和他们讲道理是徒劳的,本就不是一股道上的人。

程益中∶一华裔德籍女士给我讲了一个很令她气愤和费解的事情。前不久在北京举办的德中媒体交流会上,某顶级喉舌报的老总对德国同行说,他非常崇拜希特勒,敢干够狠。举座错愕,国际友人面面相觑。该女士当场怒斥此言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责令其立即道歉。这位粉丝几百万的老总只得收回对希魔的赞美,放进肚中。

——原载《凯迪社区/原创评论》2013/5/19,作者∶中华亲爱家

2013-05-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