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王康∶认毛作父的刘小枫是邪恶精神怪胎

作者∶王康(重庆)

今天得知刘小枫称毛为“国父”,称孙中山比毛差十万八千里。这个博学之士终于正式堕落。

去年老友毛喻源说起刘已变得面目全非,我还不相信。20年前与其见面,只觉《拯救与逍遥》的作者正在经历某种内心蜕变。他回避64话题——我想他没有参加,现在看来,他绝不会参加。这个小市民的儿子靠外语走上“学术”像牙塔,大概一直在校正人生座标。几天前在郑州与蒋庆说起刘,蒋不置可否。这一代人都在寻找,刘最后认毛作父,“这一代的爱和怕”原来在斯!这给人们一个崭新的教训。一面仰望“十字架上的真”,一面呕歌跨过鸭绿江的毛军;一面厌恶海德格尔,一面称誉卡尔•施密特;一面思念冬妮娅,一面美化切瓦拉。现在终于沦落到为毛招魂的田地,每况愈下至此,已不能用人格分裂甚或无耻之尤来形容了。


想想,刘的演变其来也有自。1999年天安门广场祭出毛思万岁方阵,薄熙来唱红打黑,新国际主义派全身心投靠当局,刘的怪异也就那麽回事。其不为外人道所在,他以塔西陀、修息底德、施密特等帝国史家的传人自命,欲做有史以来最大帝国精神教父。《圣灵降临的叙事》、《儒家革命源流考》都是刘为自己特殊身份设计的符号和阶梯。他不能总是用当局看不懂的神学、哲学把自己包裹得难以辩认而误了卿卿好事,于是渐次脱去神学伽纱,游讲青年学子,好一条现代终南捷径!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刘所知,本来杂遢漫漶,从不识“仁”为何物,远离中国困难与使命。不过,刘确实高出甘阳司马南孔庆东等浅薄肤表之辈,他看出毛对红色帝国的首要价值,全部意识形态才有“道成肉身”式的神圣性。为此,刘不惜以美国国父华盛顿、林肯为例,声称他们都通过战争而为国父。而毛更胜一筹,他既是中国独立战争(反抗西方)又是中国解放战争(内战,类比美国南北战争))统帅。此外,毛是儒家“汤武革命,顺乎天应乎人”的集大成者。不止于此,毛还是柏拉图《理想国》两千年来唯一的现世“哲人王”。公正地说,刘从来不属“自由派”、“儒派”,也不属“毛派”、“左派”,他大概骨子里看不起这些派人,他要重新塑造毛泽东,为还未完全矗立的现代东方大帝国立心。刘对毛的评价,令林彪的四个伟大相形见绌。人们不可一笑置之。

没有商鞅、李斯,秦始皇未必能横扫六合一统天下,没有戈培尔、罗森贝格,希特勒恐难成气候。刘小枫也许早已立下“学好文武艺,货以帝王家"之志,常言道,不能流芳千古也要遗臭千年。读遍东西“圣贤书”,终于有拼将赌注虽千万人不顾的良机。曾经在刘眼皮下滑过去的耶稣、苏格拉底、奥古斯丁、康德、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索洛维约夫、梅涅日科夫斯基、舍斯托夫┅┅,你们的德慧才智,怎麽哺育出这样的怪物!

人们不可一笑置之。刘接下来一定会发表他“准确、完整、科学、系统”地重新评价毛泽东的著述——我愿为他的新著作免费预告。那时,就不是朝野争看《旧制度与大革命》,而是类似《我的奋斗》(当然更有文采,更有理论深度,更神圣)那样重新唤醒全体中国人的“大书”。刘小枫如果不走出这一步,依然有一搭无一搭地客串现实政治,他就实在无趣了。

我跟刘小枫同为重庆人,算一代人。我以此为耻。当然,在此地出生和来过的不都是毛泽东、薄熙来和刘小枫式的人物,蒋中正、卢作孚等就曾为这座云横雾纵的伟大城池曾添过不朽光荣。

刘小枫当然有权利认毛作父,但我坚信所有了解历史真相的同胞不会 同。相反,经历了毛暴虐统治的中国人,正在清算并将审判毛。苏联从1956年苏共20大开始,用了近40余年时间埋葬了斯大林主义,中国将用同样长的时间把毛的政治僵尸移走。如果刘小枫押注成gong,毛派复辟,中国人将再次承受浩劫,那将引发大分裂乃至内战,最终的结局也绝不是秦始皇—毛泽东“万世一系”的天下。

2013年5月18日星期六

——原载《博讯》

维基百科的介绍∶王康∶1949年出生於重庆的学者,曾任重庆陪都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

何新网站对刘小枫的介绍∶

刘小枫,中国当代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56年4月生于中国重庆。1978年就读于四川外语学院获文学学士学位。1982年就读于北京大学,获哲学硕士。19**年就读于瑞士巴塞尔大学,获神学博士。著有《诗化哲学》(1986年)、《拯救与逍遥》(1988 年)、《走向十字架上的真》(1990年)、《这一代的怕和爱》(1996年)、《个体信仰与文化理论》(1997年)、《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现代性与现代中国》(1998年)、《沉重的肉身》(1999年)、《刺猬的温顺》(2002年,大学演讲集)、《圣灵降临的叙事》(2003年)等著作。

2013-05-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