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撒切尔∶压垮苏联的铁娘子

世界观网综合

题记∶

撒切尔说∶“在与苏联的斗争中,我总认为,最坚强盟友是普通大众”

戈尔巴乔夫说∶“我们之间逐渐地建立了个人联系,这种关系后来变得越来越好。最终我们达成了相互理解,而这也对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气氛的改变和冷战的终结做出了贡献”。

在英国已不是日不落帝国的20世纪,英国这位女首相,她在美苏两国冷战的夹缝中,通过斡旋改变著两个国家和世界的命运。如果说苏联的解体是因它自身出现的问题,那压垮苏联这头庞大骆驼的加速剂毫无疑问,就是这个被苏联人称之为“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

“西方大多数人对苏联的情况知之甚少”

二战结束后,撒切尔夫人对于发生在苏联集权体制下的残酷现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我读过阿瑟-凯斯特勒的《正午夤夜》一书,该书对共产党人主持的一次装模作样的审讯作了生动透彻的描述。几年以后,我任反对党领袖时见到了凯斯特勒。我对他说,我感到他的作品很有震撼力,并询问他是如何想像出拉巴斯夫以及对其施加折磨的那帮人的形像的。他告诉我∶并不需要什麽想像力,那些都是真实的。”

但是她发现,“西方大多数人对苏联的情况知之甚少”,“例如,《每日电讯报》对斯大林30年代的清洗就没有给以突出的报导,甚至在1939年8月的《莫罗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之后,该报也只是奇怪地把苏联对波兰东部的入侵说成是它与希特勒关系紧张的表现。”

苏联军事威胁黑云压境

《雅尔塔协定》的签订引起了撒切尔夫人对于“共产主义军事威胁”的深思。共产主义现实上的其他一些特点也在她的脑海里一点一点地联系起来。1946年3月5日,英国首相丘吉尔发表了著名的“铁幕演说”,即∶“从波罗的海沿岸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的特里尔这一横跨欧洲大陆的地区上,已经落下了一道铁幕,在俄国人支配下的这些国家中盛行警察政府的统治。”撒切尔后来回顾到∶“现在看来,丘吉尔的那次演说具有惊人的先见之明。但在当时,它却受到了北大西洋两岸评论家们的严厉批判,认为它大肆叫嚣战争论。不过没过多久,苏联在希腊和东欧地区的意图照然若揭,这些人的笔锋也随之而改变。”

1956年,匈牙利布达佩斯事件发生,撒切尔夫人在回忆录中写道∶“斯大林去世后,苏联一直努力改善其形像,而它对匈牙利采取的残酷的、野蛮的侮辱使其以前的努力化为乌有。数年后,我同鲍勃-康奎斯特谈起我当时的反应。我后来任反对党领袖时,鲍勃-康奎斯特给我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他在60年代后期写的《大恐怖》首次全面揭露了斯大林残杀大量无辜的情况。他说,我们在与苏联人打交道时犯的典型错误是我们认为他们会像西方人处在他们的形势时那样行事。影响他们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残酷得多的政治文化。”

“依靠镇压的体制不可能有诚信”

1975年,美国、加拿大、苏联和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议,会议达成了《赫尔辛基协议》,协议里写入了西方长期坚持的“尊重人权”、促进“人员和文化交流”的要求。但是,撒切尔对于苏联人并不信任,她认为,“既然他们的整个制度依靠的是镇压,也就很难看出他们如何可能遵守协议。我认为,对那些出席赫尔辛基会议的许多人——而且不仅是站在共产主义这一边的人——来说,关于人权的承诺可能会被视为天花乱坠的词藻而不是必须加以严格监察的明确条件。所以我特别提到∶我们必须为紧张局势的真正缓和而努力,但是在我们同东方集团的谈判中我们决不能把言词或姿态当作真正的缓和接受下来。除非苏联领导人表明他们固有的态度确实正在开始变化,否则来自首脑会议滔滔不绝的言词将毫无意义。”这无疑是她强硬的来源之一。

“要表明自己不是软弱可欺的”

1960年代,在与英苏关系议员小组的接触中,一些抱有和撒切尔同样反共心态的人向她建议,“首先我不应该让苏联人负担我的机票费,第二我应坚持要求访问几个教堂,我接受了他的建议。他还告诉我赢得他们尊重的唯一办法是明白无误地向他们表明你不是软弱可欺的。这一切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撒切尔向身为英国保守党领袖的希思发起挑战,成为保守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领袖。随后她接连两次出访美国。在那里,她就凯恩斯主义的失败和苏联威胁等一系列问题发表的大胆言论引起了轰动。当美国媒体问及她对女权运动的亏欠时,她生气地回答说∶“在妇女解放运动的概念被提出之前,我们就有人在身体力行了。”她一回国就让保守党的媒体顾问重新设计自己的形像。她的发型、声音和服装都作了修改,以便使她看起来更像一位政治家。撒切尔夫人的新形像是在苏联媒体戏称她为“铁娘子”的时候定格的。

“铁娘子”对决“北极熊”

撒切尔把欧共体视作分化瓦解苏联的前沿,“我并不把欧洲经济共同体仅仅看作是一个经济实体∶它具有更广泛的战略目的。作为毗邻苏联控制的东欧的一个民主、稳定和繁荣的地区,它既是一个显示西方生活方式的窗口,又是一块把各国政治家和人民从共产主义拉开的磁铁。”

扶持欧洲右派对抗苏联

20世纪70年代中期,鉴于在欧洲的地中海地区一些共产党似乎即将进入政府。撒切尔夫人认为,只有北约的决策和重新注入活力的美国领导人才能与之搏斗并扭转这一状况。“与此同时,欧洲右派不得不在政治战线上进行一场恶战。”在向英国贸易商会发表讲话时,撒切尔表示∶“我急切地希望┅┅共同体内思想相同的政党之间有更加密切的合作,我当然知道历史在我们的道路上设置了障碍┅┅不过,我确信在我们检查我们的政策时我们会发现我们之间的共同点比我们在开始时所料想的大得多。”在她的努力下,“来自奥地利、丹麦、芬兰、德国、冰岛、挪威、葡萄牙、瑞典和英国的基督教民主政党和保守主义政党还是一致同意成立欧洲民主联盟。我出席了1978年4月在萨尔茨堡的成立大会。”

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关于核裁军的谈判,牵动著这位以美英和英苏“中间人”自居的撒切尔夫人的敏感神经。通过在西欧部署美国的巡航导弹和潘兴式导弹,西方终于迫使苏联坐到谈判桌前来,同意撤除它在欧洲部署的中程导弹。

提出“超越遏制战略”

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对苏政策表现为两个阶段:前期是强硬基础上的缓和对话,后期随著戈巴乔夫上台,特别是在他提出改革与新思维后,则以和平演变为主,与其相对应的里根政府时期对苏联斗争的主要手段是军备竞赛,力图用军备竞赛拖跨苏联,和平演变没有被置于十分突出的地位。他的这一思想和撒切尔夫人是十分一致的。布什上台后,提出了“超越遏制战略”。这一战略的基本目标是:在不放松对苏军事遏制的同时,抓住苏联进行“改革”的时机,以经济援助为诱饵,采取政治,经济,文化和意识形态等诸多手段,使东欧脱离苏联的影响,从内部搞垮苏东国家,布什的对苏政策和撒切尔夫人后期的对苏政策在本质上是十分吻和的,即加大和平演变的力度。正是在他们的联手作用下,加速了苏联的解体。为此撒切尔夫人自认为“在构建冷战后的世界这一历史重任之中她应有一席之地。”
苏联解体时撒切尔夫人怎麽说?

“苏联人民对民主有了更多感受”

对于苏东剧变,撒切尔夫人后来回忆道∶“1991年8月在苏联发生了政变,西方一些领导人显然情愿"坐视"政变的领导人是否会成gong,而没有在道义上充分支持在俄国白厅聚集在鲍里斯-叶利钦周围的抵抗力量,我对此感到惊愕。因此,我一核实当时所发生的情况后就立即在大学院街我办公室的外面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并继续接受了一连串的采访。我说,很清楚,在莫斯科发生的事情是违反宪法的,俄罗斯人民现在应该接受民主选出的主要政治家鲍里斯-叶利钦的领导。在这一新的、危险的形势下,我们自己计划削减防务的做法现在一定不能继续下去。但是我告诫说,不要认为政变会成gong。苏联人民现在对民主已有了更多的感受,他们不会愿意失去它。他们应该像中、东欧的人民所做的那样来保卫民主——走上街头,让世人知道他们的想法。”

“对冷战没有任何怀念”

苏联解体后,撒切尔夫人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在乌克兰亲眼看到反对前苏联的民族主义浪潮是多麽强烈。正如我在最后一次参加的那次欧洲理事会开始时对雅克。德洛尔所说的,我不认为应该由西欧人对苏联未来的模式或它的继承者发表意见,而应当由有关的民众对它们作出民主的选择。我不相信我们能够了解未来,更不用说有信心去塑造未来,但这没有减少我对正在发生的变化所感到的满意。苏维埃帝国和它附属国的无数臣民曾经被剥夺了基本权利,现在他们生活在自由民主的国家之中。曾经被核武器武装起来的这些新的民主国家,放弃了它们反对西方的、侵略性的军事同盟。这些是在人道和安全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无论在那时或以后,我对在外交上比较简单但却具有致命危险的冷战时代没有任何的怀念。”

结语∶

“在与苏联的长期斗争中,我总是认为,我最坚强的盟友是东方集团里的普通人民大众。虽然真正的差异将不同的国家和具有不同文化的人们分隔开来,但我们的基本需求和愿望是非常相似的∶一份好的工作,一个充满了爱的家庭,孩子们能过上更好的日子,一个人们能支配自己命运的国家”——撒切尔夫人。

专题引用资料∶《通往权力之路——撒切尔夫人自传》、《唐宁街岁月》、《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的英美特殊关系》(作者雷剑锋)、人民网报道。

2013.04.10/ Vol.375

原载∶世界观网 http://news.sohu.com/s2013/shijieguan-375/

2013-04-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